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三十三章 簫聲咽,荒草孤墳

紅塵煉心 第三十三章 簫聲咽,荒草孤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對鴛鴦在高空盤旋飛舞,不時歡鳴。三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在官道上行走。聶瞳一行人終于走出了草原,沿著大道,走向人群聚居的村鎮。聶瞳和葉無悔始終手拉著手,顯得很是親密。木水靈亦步亦趨地跟在一旁,不斷與聶瞳溝通,試圖了解聶瞳的修為境界,試圖帶走灰鴛鴦。

    聶瞳謹記師傅的教誨,既不透露師門姓氏,又展現不出修士的神通。至于賣掉灰鴛鴦的事情,他是斷然不會答應的。盡管他也知道了灰鴛鴦跟五彩鴛鴦是一對,盡管他也不忍心讓它們分開,但他就是不舍。他早已習慣了跟灰鴛鴦朝夕相處的日子,怎么舍得舍棄?

    木水靈其實是能夠伙同五彩鴛鴦將灰鴛鴦綁架走的。她之所以沒有這么做,是因為她初入凡塵,尤其是對戰爭充滿了好奇,才決定跟聶瞳他們在一起,一起游歷。

    聶瞳和葉無悔的游歷是漫無目的的,他倆都厭棄戰爭,所以一致決定向西行走。木水靈想要見識一下戰爭的情況,卻不了解時下的形勢,也只好暫時跟他們在一起。看到葉無悔跟聶瞳始終手拉手,她也想去拉聶瞳的手,但是她剛剛拉住聶瞳的手,就被葉無悔給分開了。

    葉無悔很感激木水靈的救命之恩,卻不愿意讓木水靈接近聶瞳。每當木水靈想要去拉聶瞳的手,她就加以阻止。后來,為了避免他倆拉手,干脆自己拉住了木水靈的手不放開。這樣一來,就成了她一手拉著一個人,將聶瞳和木水靈分在了兩邊。木水靈見拉不了聶瞳的手,也不再堅持。聶瞳純凈得如同一張白紙,自然毫不在意。三個人手拉手,一起朝前走去。

    官道很長,兩旁是荒蕪的田野,一個小村落比鄰著官道。看到村莊,葉無悔興沖沖地跑了過去。她感到餓極了,他們僅有的干糧已經給了那個“怪老頭”。她想到村內討點吃的,可是,入目盡是斷壁殘垣,村內早已沒了人煙。

    失望的葉無悔拉著聶瞳繼續上路,尋找下一個乞食的目的地。道路綿長,荒野無盡,遠處的青山隱隱現出輪廓。時近正午,烏云卻漫上天空。要下雨了。

    “這樣走太慢了,還是讓我的鴛鴦載你們一程吧。”木水靈似乎走得不耐煩了。她一聲清嘯,招來了天空中飛翔的五彩鴛鴦。或許是為了試探聶瞳,她只是拉著葉無悔騰空而起,穩穩地落在鴛鴦背上。五彩鴛鴦振翅高飛,向著前方飛去。

    聶瞳卻不會飛行,眼睜睜地看著葉無悔與木水靈被五彩鴛鴦載著飛走了。其實,以他現在的能力,是能夠短時間的御物飛行的。可是,他既無物可御,又沒人點撥他如何御物飛行,所以他空有金丹大成的修為,卻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看著木水靈飛走。木水靈有飛天綾,他卻連一把木劍都沒有。

    灰鴛鴦跟隨五彩鴛鴦飛行了一段距離,又飛了回來。它終究沒有舍棄聶瞳,振翅飛回,習慣性地用雙爪抓住聶瞳的頭發,拽著他追向五彩鴛鴦。

    “放我下去!看到沒有?人家是用……馱的。”

    聶瞳感到頭皮生疼,立即大叫起來。可是,無論他怎么大喊大叫,灰鴛鴦都沒有反應。他趕緊用手抓住灰鴛鴦的細腿,盡量減輕頭皮的痛感,嘴里卻兀自喊個不停:“你是小了些,還馱不了我……可是,你好歹……抓著我的衣服呀!干嘛……飛得抓著我的頭發……”

    木水靈和葉無悔看到聶瞳被灰鴛鴦抓著飛行的情景,心情又各自不同。

    木水靈覺得聶瞳不凡,看到聶瞳的樣子只是感覺好笑。她笑著說道:“好特變呀!咯咯,被自己的鳥兒抓著飛行,果然不同凡響!”

    看著聶瞳被灰鴛鴦抓著吊在半空,葉無悔滿臉焦急,緊張地大喊道:“弟弟,你千萬要抓緊了啊!灰鴛鴦,降下去,快點降下去呀!”看到灰鴛鴦毫無反應,她立即央求木水靈道:“木仙子,咱們也別飛了,快點下去吧?要不然……弟弟會摔下去的……”葉無悔緊緊拽著木水靈的胳膊,害怕自己掉下去,但是她更怕聶瞳掉下去。她已經失去了娘親,再也不想失去這位值得信賴和依靠的“親人”了。

    “咯咯,葉姐姐,沒事的。快下雨了,咱們到那邊的山腳下去找個避雨的地方。沒事,很快就到了。”木水靈笑著回應道。看到聶瞳只是抱怨,卻并不害怕,她一點也不著急了。要不是為了葉無悔,她連雨都不用避。身為水靈體,她從來就不怕雨淋。

    一行人有驚無險地飛在空中,若是有人看到,恐怕會引為奇景。幸虧那時候還沒有手機,否則,他們還不拍照留念啊!

    在葉無悔的緊張與焦慮中,三人很快降落在山腳下。葉無悔急匆匆地跑向聶瞳,為他撫弄著亂糟糟的頭發。

    “弟弟,你沒事吧?抓疼了吧?可惡的灰鴛鴦,再讓它抓幾次,還不把你的頭發抓沒了啊!”葉無悔關切<!--中间广告位置-->地說著話。

    “沒事,沒事。弟弟的頭發……堅韌著呢,沒事的。”聶瞳腳踏實地,心里也松了口氣。他還真怕灰鴛鴦抓不住他,把他摔成一灘爛泥。連日來的練習,他現在說話已經順暢多了。

    木水靈沒有理會兩人,她在尋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你們聽,好像有吹簫的聲音。哦,在那邊。”木水靈說話間,沿著山腳跑去。

    “是嗎?有簫聲,就說明有人家,我可是餓壞了。”葉無悔聽到木水靈的話,連忙拉著聶瞳跟了上去。

    聶瞳用心凝聽,也聽到了斷斷續續的簫聲。他加快了腳步,跟無悔并駕齊驅,朝前追去。

    烏云壓得很低,有零星的雨點降落下來。嗚咽的簫聲卻漸漸清晰起來,傳達出孤寂難名的哀傷。

    “在這里。”木水靈身影一閃,隱入山中。

    聶瞳和葉無悔很快也追了上去,看到了山壁遮掩的一處小谷地。這處谷地,只有十丈方圓,入口狹窄,僅容一人一馬可以通行。整個谷地被山壁圍攏,若不是簫聲吸引,他們很難發現這處所在。木水靈就站在入口處,沒有深入。聶瞳和葉無悔差點就撞到她的身上。

    雨點打在三人的身上,他們卻沒有前行,只是看著谷地內的一切,全都默不作聲。簫聲嗚咽動聽,從谷地盡頭的茅草亭子里傳過來。亭子由四根木頭支撐著,頂部是由木棍搭建,上面覆蓋著茅草。亭內有一個身材修長的青年男子,神情落寞,正端坐在亭內專心吹簫。他的身前有一木幾,上面放著古琴。木幾旁邊豎著一把寶劍。亭子一側的柱子上,拴著一匹棕紅色的馬。

    谷地的中間處有一座孤墳,周圍種植著成片的野菊花。朵朵黃色的野菊花爛漫開放,每一朵都仿佛情人的眼神般,燦爛奪目。雨點落在黃花之上,恰似多情的淚珠,令人傷感無限。外圍的荒草盡管茂密,卻仿佛成了陪襯,愈發襯托出野菊花的璀璨。孤墳的內側,豎著一塊墓碑,因墓碑向內,看不到上面的碑文。除此之外,小山谷里別無他物。

    雨點密集成線,三個人仍舊沒有走去草亭避雨。那青年男子一曲簫音吹罷,抬頭看到谷口的三人,點點頭說道:“你們既然能找到這兒,就請過來避雨吧。但不要喧嘩嬉鬧,擾了愛妻沉眠。”

    聶瞳三人點點頭,悄悄走了過去,進入草亭避雨。那青年沖他們點點頭,便不再理會他們,徑自彈奏起木幾上的古琴。

    琴音同樣低沉婉轉,似在傾訴著什么。三個小孩似乎受到氣氛的感染,全都保持著沉默,靜靜地傾聽著琴音。他們看到,那墳前的墓碑上刻著一行大字:愛妻李婉秋之墓。

    墓碑前面的地上,擺放著幾碟水果供品,因為雨水的沖洗,那些水果顯得格外誘人。

    葉無悔看著那些水果供品,眼神里透出一絲光芒,肚子更加饑餓難當了。不要看,那些東西不能吃的。她心里想著,眼神卻總是不由自主地看向那里。聶瞳也有些餓,但是饑餓的感覺卻并不強烈。木水靈真的如同一位下凡仙女一般,靜靜地站在男子的身后,專心地聽著琴音。身上有可以補充元氣的靈石,幾天不吃飯,是常有的事。

    青年男子似乎忘記了身邊三人的存在,竟和著琴音唱了起來。聲音婉轉凄切,如泣如訴。

    “鐵劍豪情閑置久,買醉推杯,思念還依舊。月下花前相思柳,凄風冷雨獨消瘦。荒草孤碑心碎酒,舊恨新愁,憔悴難辭咎。春暖花開化蝶秀,雙飛雙宿黃昏后。”

    亭外雨聲沙沙,卻掩蓋不住歌聲中透露出的悲切凄涼。這歌聲低沉而緩慢,似道不盡心中的追憶,唱不完難言的哀愁。琴音亦清幽舒緩,挑撥著脈動的心田,偶有清越激昂的弦音,亦如水花飛濺般轉瞬即逝,攪亂了心湖。

    男子渾然忘情,反復撫琴吟唱,一遍又一遍,仿佛在追憶著曾經的美好,昔日的柔情,又好像在訴說著心中的不甘,無限的悔恨。

    三個避雨的小孩不知道在男子的身上曾經發生了怎樣悲慘的故事,但是看到那孤零零的土墳,看到青年男子傷心欲絕的樣子,又聽到如此纏綿哀婉的歌聲,全都受到了感染,不知不覺間流下了淚水。

    雨越下越大,地上已經有了水洼。雨水落在水洼里,濺起一個個水泡。男子唱到聲音沙啞,淚流滿面。他拿起身邊的酒葫蘆,一連喝了幾大口。旋即沖進雨幕,沖到墓碑前,一邊喝酒,一邊訴說著情話:

    “婉秋,沒了你,我豈能獨活……等我報了仇……就回來找你……咱們再也不分離……”

    一葫蘆酒很快就喝干了,男子醉倒在墓碑前,雙手摟抱著墓碑,如同摟抱著久別重逢的情人。雨水落在他的臉上,他的身上,卻沒能把他澆醒。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