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三十二章 你的鳥兒,賣么?

紅塵煉心 第三十二章 你的鳥兒,賣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山洞里彌漫著令人作嘔的腐臭味,讓人嗅到一絲就忍不住想要逃離出去。地面上空留著一堆炭灰,沒有一絲熱度。幾根嶙嶙白骨散放在炭灰旁邊,光潔的不剩一點肉渣。

    炭灰旁邊,一個渾身赤*裸的老嫗背靠著巖壁,胸前松弛的老皮緊貼著嶙峋的瘦骨,面部褶皺而蒼白,皸裂的嘴唇上,沾著一莖半干的草根,唯有一雙眼睛直視著洞口,空洞的眼神里透著一抹期盼。她一動不動,氣息全無,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一個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側臥在老嫗身旁,頭枕在老嫗干瘦的腿上,面容蒼白,一雙凸出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洞口,卻沒有一絲神采。

    這小孩五六歲年紀,也是全身赤*裸,皮包瘦骨,手里兀自抱著一個分辨不出類別的獸頭骨。一只只綠頭蒼蠅趴伏在獸頭骨上,一條條蛆蟲在七竅里鉆進鉆出。整個頭骨森白可怖,散發著一陣陣難聞的惡臭。

    這一老一小,赫然已經病餓而死,卻又死不瞑目,顯現出對食物的渴求,對生的渴望。

    聶瞳、葉無悔和木水靈三人看到山洞內呈現的慘狀,全都目瞪口呆,心中五味雜陳,難以平靜。

    “老婆子!我可憐的孫兒!”

    “怪老頭”哭嚎著沖了過去,使勁地搖晃著氣息全無的老嫗。

    “老婆子,醒一醒,你怎么就忍心先走了呢?”

    “怪老頭”隨即又抱住小男孩,親吻了一下那面無血色的臉頰,然后就心疼地摟在懷里,就像平常哄孩子睡覺一般地輕輕搖晃著。

    “乖孫兒,你怎么也睡著了?乖孫兒,醒一醒,看爺爺給你帶什么回來了?”

    “你看,這是雪白的饅頭,還有香噴噴的肉干。乖孩子,你快點醒過來,嘗一嘗這人間的美味……”

    “怪老頭”一邊輕語,一邊把饅頭和肉干往小孩的嘴邊送。縱橫的老淚滴落在小孩的面頰上,打濕了在洞口處觀看的三個小孩的心。

    綠頭蒼蠅早已嗡聲四散,森白的頭骨滾落在地上。而小男孩卻毫無反應,就如同可以隨意擺布的玩偶,任你萬般傾訴,它卻依然如故。

    “啊——我活著還有什么用?”

    “怪老頭”突然悲痛欲絕地仰天大吼,一把拋開孫兒,一頭撞向堅硬的巖壁。

    “嘭!”

    伴著頭顱破碎的聲音,血花飛濺,巖壁上留下鮮艷的紅!“怪老頭”癱軟在地,一命歸西。

    “不要!”

    聶瞳等三人異口同聲地喊道。可是,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就連木水靈木仙子都沒來得及救援,“怪老頭”就撞到了巖壁上。他們誰也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聶瞳壯著膽走上前去查看,發現“怪老頭”腦漿迸裂,已經氣絕身亡,救無可救了!血淋淋的場面令他驚悚,同時,心里也生出一股悲憤。他真想大喊一聲,為什么?抬頭卻看到巖壁上還寫著幾個大字。

    “狗皇帝,賊寇首,不得好死!”

    幾個大字通紅如血,雖然字跡已干,卻仍舊散發出絲絲血腥味。這些字顯然是用鮮血寫成的。字跡潦草,筆畫彎曲,但是那憤恨的詛咒之意卻透壁而出。

    感受到幾個大字所傳達出的恨意,聶瞳不由地怔住。似乎受到字跡的感染,心里也涌起一股怒意。

    葉無悔和木水靈看到聶瞳對著巖壁發呆,也向巖壁上看去。看到巖壁上的幾個大字,二人也沉默起來。

    三人之中,只有木水靈對俗世的戰爭知之甚少,所以她率先喊道:“咱們還是出去吧,這里的味太難聞了!待久了,對皮膚不好!”她捂著鼻子,轉身跑了出去。聽了木水靈的話,葉無悔回過神來,上前拉住聶瞳的手,也拽著他跑了出去。

    呼吸著洞外的新鮮空氣,三個人仍舊沒有說話,各自想著心事。

    木水靈對于戰爭不太了解,但是聽了“怪老頭”對于戰爭的怒吼,看到了巖壁上的字跡,她也是有所感觸。戰爭究竟是怎樣的?為什么帶給人這么大的傷害?難道是“狗皇帝”與“賊寇首”之間發動了戰爭嗎?她心里想著,卻得不到答案。

    葉無悔對于戰爭帶給她的痛苦,至今都不能釋懷。她也是非常痛恨戰爭的!要不是因為戰爭,她也不會親人離散,無家可歸!看了巖壁上的血字,她也在心里詛咒著發動戰爭的罪魁禍首。

    聶瞳對于戰爭也有著深刻地印象,但是他卻覺得無能為力,心里充滿了無奈。像他這樣的小孩子,又能做些什么呢?看到“怪<!--中间广告位置-->老頭”一家人的慘狀,他突然覺得,即使爺爺不在身邊,但是只要爺爺還活著,就是值得慶幸的!他感覺自己很幸運,心里充滿了莫名的幸福感。

    “請問,那只灰鴛鴦是誰的鳥兒?”

    還是木水靈打破了沉默的氣氛。她出行的目的就是幫助五彩鴛鴦尋找愛侶,如今已經順利找到,她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想法將兩只鴛鴦都帶回宗門去。

    她知道自己的五彩鴛鴦是潛力巨大的神鳥,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那么,作為它的愛侶,那只灰鴛鴦應該也不會差多少。

    她看得出來,那灰鴛鴦始終盤旋在眼前的兩個同齡人的身旁,說明那只鴛鴦應該也是其中一個人的靈寵。于是,她就問了起來。

    “是我的。仙子問這個干什么?”聶瞳的心情平靜了,說話也順暢多了。

    “請問,你的鳥兒,賣么?”

    木水靈也覺得應該是聶瞳的。能承受她的一掌而沒有大礙,說明他也不是凡人。木水靈仔細觀察了這兩個人,發現葉無悔只是女扮男裝的凡俗小孩,可是,無論她怎么查看聶瞳,都看不透聶瞳的境界。聶瞳的周身仿佛被一層光霧籠罩,讓人看不清楚體內的狀況。盡管聶瞳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普通小孩,但是直覺告訴她,聶瞳絕對是修士,而且背后肯定有一個實力強大的師傅。

    “不賣!”聶瞳回答得很果斷。他心里想到,難得有這樣一只跟我格外親近的鳥兒相隨,挺好的,我為什么要賣呢?

    “價錢你隨便開,要靈石也行。你說吧,要什么?只要你肯把那只鳥兒賣給我。”木水靈試探道。她知道,聶瞳若真的是修士,就不可能輕易放棄自己的靈寵,但是她也不想讓五彩鴛鴦跟自己的愛侶再分開,所以她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得到那只灰鴛鴦。

    “零食?你在糊弄小孩子嗎?一點零食就想換走我弟弟的鳥兒,你想什么呢?”葉無悔不知道修士口中的靈石是什么東西,就錯把靈石當作了“零食”。

    “那鳥兒是我的親人,我……不會賣的。”聶瞳也沒見過靈石,不過,即便是知道靈石對于修士的作用,他也是不會賣掉灰鴛鴦的。

    “零食?咯咯,你們姐弟弄錯了,我說的是這個靈石。”木水靈見葉無悔插嘴,知道他們領會錯了,就拿出一塊靈石出來讓他們看。

    “這是什么?”聶瞳感受到靈石內的靈氣,就好奇地問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姐姐的?”葉無悔幾乎跟聶瞳同時發問。她覺得自己明明是男孩打扮,對方不應該看出來才對。

    “這就是靈石呀?你沒用過?怎么會?”難道他真的不是修士?這怎么可能?木水靈看到聶瞳發問,覺得很是不可思議。她見聶瞳一臉真誠,不像是說謊,就解釋道:“這就是靈石,靈氣的‘靈’,石頭的‘石’。這可是好東西,你懂的。怎么樣?賣么?你說個數?”木水靈沒有理會葉無悔,只是盯著聶瞳,心里充滿了期待。

    葉無悔見木水靈不理會自己,就有點急了,“問你呢,快說,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咯咯,對我來說,你再怎么打扮也沒用的。咯咯,不信,你問他。”木水靈笑著,卻沒有直接回答葉無悔的疑問。

    “為什么?”葉無悔被說得渾身不自在,摸摸這兒,拽拽那兒,問了木水靈,又看著聶瞳。

    “我……我……”聶瞳被瞅得不好意思,卻又沒法解釋。他總不能說他擁有神識,什么都能看透吧。

    “好了,你也別難為他了。其實我也是猜的。看你細皮嫩肉的,長得又這么白凈,不是女的才怪了呢!”木水靈知道聶瞳也說不出口,趕緊替他解圍。她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趕緊轉移話題,就繼續問聶瞳道:“那鳥兒,你到底賣不賣呀?”

    “不賣!無論你拿什么來,我都不賣!”聶瞳一口回絕,語氣果決,沒有絲毫回旋的余地。說完話,拉著葉無悔朝前走去。

    木水靈沒有辦法,又不忍心把兩只鴛鴦分開,只好跟著兩人一起走。沒走多久,他們就互相認識了。聶瞳和葉無悔知道木水靈是來自西部玉山山脈的飛仙宗,此番就是為了尋找灰鴛鴦。而木水靈也知道了二人的姓名以及二人并非親姐弟的關系。

    途中,木水靈跟她的五彩鴛鴦暗自溝通,想讓五彩鴛鴦把灰鴛鴦拐帶走。可是,灰鴛鴦雖然跟五彩鴛鴦很是親近,但就是不跟五彩鴛鴦一起離開。聶瞳死活不賣,五彩鴛鴦也不肯獨自離去。這可難壞了自問聰明伶俐的木水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