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八章 稚子咿呀

紅塵煉心 第二十八章 稚子咿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山還是那座山,甚至因夕陽的暈染而變得更美;草原還是那片草原,野草茂盛,野花爛漫;溪流也還是那條溪流,水流緩慢,清澈見底。可是,聶瞳循著流水溯源,小溪竟變成了從山洞內流出,原本存在的山坳不見了。柳花村,自然也就隨著山坳的消失而失去了蹤跡。即便是用神識搜索,聶瞳也沒看到柳花村的影子。

    “爺爺——爺爺……”

    聶瞳對著原本應該是山坳的地方大喊了幾聲,卻連一絲回聲都沒有。找不到柳花村,見不到爺爺,聶瞳頹然地坐到地上,心里充斥著迷惘。為什么找不到回家的路?爺爺也拋棄我了嗎?幾次見到血腥爭斗的場面,他只想回到柳花村,回到爺爺身邊,安靜地生活,遠離那些打打殺殺的紛擾。

    葉無悔看到聶瞳傷感的模樣,也坐在山腳下,伸手將聶瞳的頭攬過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弟弟,別難過!也許,是咱們找錯地方了。不著急,姐姐陪著你,慢慢找……”葉無悔安慰著聶瞳,心里卻想道:難道咱倆都成了無家可歸的人了嗎?想到傷心處,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怕被聶瞳發現,她悄悄地將眼淚拭去。

    聶瞳忽然想起爺爺說過的話語,“瞳兒,遵循本心,勿做惡事。盡管去游歷,不必記掛師傅。等你能夠跟鳥兒溝通,它自能帶你回來。”爺爺這是讓我在游歷中修煉啊,等我修煉到能夠跟鳥兒溝通,自然就能見到爺爺了。想到這里,聶瞳豁然開朗,心情大好起來。我要游歷世間,我要勤加修煉!聶瞳在心里喊道。

    聶瞳坐正了身子,隨手撿起一塊石子,趁著入夜前的最后一絲光亮,在地上寫道:“姐姐,陪我去游歷好嗎?”

    葉無悔看著地上的字,點了點頭,說道:“姐姐反正無家可歸,弟弟去哪里,姐姐就跟著去哪里。”說完話,她摟住聶瞳的胳膊,腦袋靠在了聶瞳的肩膀上。

    夜色漸深,群星密布蒼穹。兩人相互依偎著,因疲累而進入了夢鄉。空曠的山腳下,兩人的身影被夜幕籠罩,融入到暗夜之中。半拉月亮悄悄爬上夜空,將清輝撒向大地,映射出山腳下兩個幼小的身影。夜涼如水,溫度漸低。葉無悔將身子蜷縮進聶瞳的懷里,沒有醒來。

    半夜過后,月亮漸漸爬上穹頂。聶瞳醒了。他已是金丹之境的乾元之軀,早已寒暑不侵。夜晚的清寒,對于他來說,不起絲毫作用。看到葉無悔幾乎把整個身子都貼進他的懷里,聶瞳又摟緊了一些。

    興許是聶瞳摟得力度有點大,葉無悔也從睡夢中醒來。她習慣性地往聶瞳的身上貼了貼,突然又將聶瞳的身體推開。她似乎有點尷尬,轉過頭去,不敢去看聶瞳。

    聶瞳不了解她的心理變化,看到她的身體有點發抖,知道她是受不了曠野的寒冷,就尋思道:怎樣為她驅寒呢?也許活動活動就不冷了。我會導引術,不如就教給她吧。反正師傅只說秘笈不能讓人隨便翻看,又沒說里面的東西不能教給別人。想到這里,他抓起葉無悔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寫道:我教給你一套動作,你活動活動,沒準就不冷了。

    葉無悔感覺出聶瞳所寫的字,就點頭應道:“好啊,確實感覺有點冷。呵呵,我還沒教你學說話呢,你倒先教給我東西了。”說著話,她站起身來,順手將聶瞳從地上拽起來。

    聶瞳沖葉無悔點點頭,開始做出“五禽導引術”的動作。他先將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地演練一遍,讓葉無悔有一個總體的印象,然后就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教。他的每一式動作都做得很慢,盡量讓葉無悔看得清楚明白。

    葉無悔跟聶瞳對面而站,依樣葫蘆地跟著練習。她不求跟聶瞳似的將每一個動作都做得虎虎生風,只求把每一個動作都做對,做到位。聶瞳教得仔細,她也學得認真。月夜下,兩個幼小的身影對稱地做著各種動作,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聶瞳盡管教得很用心,但是他絕對算不上一個好老師。五禽導引術共有五十四式,動作如此之多,葉無悔一時之間哪里能記得住?他既沒有告訴葉無悔這是“五禽導引術”,對應的是虎、鹿、熊、猿、鶴五種禽獸的動作,又沒有分門別類按部就班地教,葉無悔的學習效果又怎么可能好得了?

    更何況這個家伙練著練著就入了神,竟然自顧自地習練起來,越做動作越快。到后來,動作簡直如行云流水一般,全然忘記了他的任務是教導別人。還是聰明伶俐的無悔看出了問題,及時地喊停,才讓他回過神來。

    “喂——喂——停!停!停!你這么快,誰能跟得上?”看到回過神來的聶瞳尷尬地摸著腦袋,葉無悔知道他不是故意如此,但還是忍不住笑著戲弄了他一下:“咯咯,你這家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老實的聶瞳聽聞此話,腦袋搖成了撥浪鼓,連臉都紅了。好在月光總<!--中间广告位置-->歸比不過陽光的明亮,葉無悔看不太真切。

    “弟弟,你做的這套動作,是不是四種走獸和一種飛鳥的動作?”葉無悔看了聶瞳翻來覆去的演練,倒也看出了一些門道。

    聶瞳見無悔轉移了話題,連忙點了點頭,心里卻暗贊她的聰明。她只看了一兩遍,就看出了這些動作是模仿了五種鳥獸的動作。

    其實,若論對自然事物的見聞和為人處世的社會經驗,葉無悔可要比聶瞳懂得多多了。畢竟她的娘親跟聶瞳的師傅可不一樣。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陸老頭對待聶瞳,那是如同放羊似的扔在小山谷里放養,是任其自然生長。而無悔的娘親為了讓孩子將來回歸葉家后不被看輕,那可是從小就悉心教導,精心呵護的。

    如今的葉無悔不僅能寫會畫,對于自然界中各種飛禽走獸的習性也是有著聶瞳所無法比擬的認知的。也正因為如此,她才能夠看出了一些門道。

    “那你就一類一類地慢慢教,等我學會了一類動作,再去學下一類動作。這樣循序漸進,我才能學得又快又準確。瞳瞳小師傅,記著要慢慢來喲!”葉無悔還是忍不住又戲弄了聶瞳一回。

    聶瞳經無悔的提醒,也覺察到自己這個“小師傅”當得不大稱職。他吸取教訓,先將“虎戲”的動作慢慢演示一遍,然后紅著臉走到無悔的近前,通過手心字告訴她這是“虎戲”,讓她跟著自己一式一式的學。葉無悔點頭表示明白,卻對聶瞳的會寫不會說感到嘆惋,心里就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快教他學會說話,學會與人交流。

    改進了教與學的方法,動作少了,演練的遍數多了,葉無悔的學習效果顯著提高。等到天光放亮,無悔已經將一套“虎戲”練習得有模有樣。身體早已不再發抖,甚至鼻尖上還顯露出些許汗滴。折騰了半宿,葉無悔的肚子也不爭氣地咕嚕起來。

    “餓,好餓呀!”無悔摸了摸肚子,拿出早就買好的饅頭和肉干吃著,繼續說道:“瞳瞳小師傅,辛苦你啦!你也趕緊吃點東西,咱們邊吃邊走,開始游歷天下如何?”

    聶瞳又看了看原本應該存在山坳的地方,無奈地點了點頭,也拿起干糧吃著,另一只手就被無悔拉住。二人一邊吃東西,一邊西行而去。他們都去過了東邊,一致決定朝西走。

    對于草原來說,無所謂路不路。因為朝哪里走都是草地,朝哪里走,都可以看成是路。兩人也不走官道,直接穿行在大草原上。

    葉無悔聊以果腹之后,就笑著對聶瞳說道:“你既然當了我的‘武功師傅’,那么我就當你的‘說話師傅’。這樣,咱倆的身份就對等了。你要認真跟師傅學習,師傅說什么,你就跟著說什么。”葉無悔一口一個“師傅”,尤其是后面的話語以老氣橫秋的語氣說出來,儼然有了一個“師傅”樣。

    聶瞳趕緊點頭,卻又被無悔奚落了一番:“你還是用嘴說話比較好,老是這么點頭搖頭的,腦袋就真成撥浪鼓了!我比你大一歲,是姐姐,就先教你喊‘姐姐’好了。‘姐姐’,來,你喊‘姐姐’。”

    “姐……姐。”聶瞳口吃地喊了一聲。盡管有些吃力,但總算是喊了出來。這樣簡短的話語,他還是能夠憋出來的。

    “好樣的!來,再喊一遍,‘姐姐’。”第一次被人喊姐姐,無悔很高興,連忙讓聶瞳繼續喊。

    “姐姐。”聶瞳繼續喊著,第二次呼喊,就順暢了些。

    “好弟弟,記著,我是你姐姐,今后你就喊我‘姐姐’。來,接著喊。”被喊了“姐姐”,葉無悔感到心理無比滿足。

    “姐姐,姐姐……”聶瞳看著無悔,很是認真地喊著。

    葉無悔看著聶瞳,聽著他真誠而稚嫩的呼喊聲,突然感覺到眼前的少年格外親切,心里竟涌動起莫名的情緒。她一把摟住聶瞳,激動到近乎哽咽地說道:“好弟弟,親弟弟!從今以后,你就是姐姐的親弟弟!姐姐……絕不會讓人……欺負你!”兩行熱淚,流淌在她的臉上。

    聶瞳被無悔緊緊摟住,受到她的情緒感染,心里暗道:姐姐,我也絕不讓別人欺負你!

    葉無悔很快就雨過天晴,繼續教聶瞳學說話。她說一句,就讓聶瞳跟著學一句。一個慢慢教,一個輕松地學。教得很認真,學得很仔細。

    “親姐姐。”

    “親……姐姐。”

    “葉無悔”

    “葉……無……悔”

    “弟弟。”

    “弟……弟。”

    “親弟弟。”

    “親弟……弟。”

    ……

    兩人手拉著手,向著西方走去,漸行漸遠,直至被茂盛的野草同化了身影。微風吹拂,草原上,留下了一路……稚子的咿呀聲……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