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七章 執子之手不相離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七章 執子之手不相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聶瞳驚訝地看著滿臉憤怒的葉無悔,看著低頭不語的劉芳亮,一時不知怎么辦才好。他想要調和二人的尷尬局面,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只能滿臉漲紅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連脖子都慢慢漲紅了。他覺得他倆說得都有道理,卻又找不出導致尷尬局面的根源在哪里!

    不得不說,葉無悔跟父親相認的短短時間里,葉成嗣對女兒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大到劉芳亮救了她,她都不跟他共坐一桌;大到她對義軍充滿了敵意。這也難怪,她的血脈親人,如今就只剩下了父親。她覺得,如果不是為了剿滅“流寇”,他的父親也許早就接她們母女回家了;如果不是還要抗擊外族入侵,她和父親也不會再次分離。

    劉芳亮豪俠義氣,言出必行,數次救助聶瞳與葉無悔,但是他畢竟也才十五六歲年紀,仍是少年心性。要不是他多說了一句話,也不會引起葉無悔連珠炮般的反問,也就不會讓氣氛如此尷尬。他一時語塞,陷入深思,思索著葉無悔那出于義憤卻又是實情的話語。

    葉無悔的這番話,對他后來的行事影響很大。據史料記載,闖王兵敗戰死之后,他曾率領部眾竭力抗擊外族,但是為了避免無謂的犧牲,為了天下盡早太平,他選擇了息兵止戈,選擇了投誠!這當然是后話。

    店主也不等他們點餐,很快就親自送上了肥雞美酒,四菜一湯,還有三大碗噴香的大米干飯。飯菜全都擺放到劉芳亮的面前,店主點頭哈腰,卻逃也似的溜回去了。他現在生怕惹惱了“小煞星”,招致酒館遭受無妄之災。他的出現,倒也稍微緩和了尷尬的氣氛。

    葉無悔氣呼呼地將劉芳亮面前的四菜一湯端走,卻將自己還沒吃完的少半只燒雞貫到了他的面前。聶瞳覺得不好意思,紅著臉,想要把燒雞換回去,卻被葉無悔阻住。劉芳亮看著桌上已經變成雞架的半拉燒雞,苦笑著自斟自飲起來。

    不大一會兒,店主又諂笑著送來了幾道菜,看到下酒菜都放到了兩個小孩子面前,他就將菜肴重新擺到了劉芳亮面前。他想不明白,為什么只有三個人卻要分坐兩桌?

    吃完飯,劉芳亮將一錠銀子放到桌子上,便要接著幫聶瞳去找柳花村。葉無悔拉住聶瞳的手不松開,卻執意請劉芳亮離開。她說自己認識路,能夠陪伴聶瞳回家,就不用勞煩劉大哥了。

    劉芳亮爭執了半天,也沒拗過葉無悔,只好答應離去。臨行前,他將錢袋送給聶瞳,說是闖王的意思。聶瞳不肯要,正要拒絕時,錢袋卻被葉無悔搶了過去。“不要白不要,我替你收下了。”葉無悔說話間,將錢袋藏入懷中。聶瞳知她是女子,不好去拿回來,搖頭之時,身體就被劉芳亮緊緊摟住。

    “二位小弟,就此別過。你們萬事小心,不要輕易相信陌生人!遇到強盜,千萬莫要逞強,能躲就躲,不能躲,也要想法跑掉……”

    劉芳亮說完話,拍了拍聶瞳的背部,又悄悄在聶瞳的耳邊問出了自己多日來的疑惑:“聶老弟,能告訴哥哥你是怎么治好闖王的頭疼病的嗎?”

    聶瞳只是搖頭,并不與劉芳亮寫字溝通。能夠用小塔收魂,是他這個蹩腳修士的秘密,自然不能告訴劉大哥這個凡人。其實聶瞳就算告訴了劉芳亮,劉芳亮也操控不了小塔,更別說收魂了。

    劉芳亮見聶瞳不肯說,知道這是人家的秘密,也不強求,又囑咐了二人一番后,便告辭離去。他上得馬去,正要離開,葉無悔卻將他喊住,鄭重其事地沖他鞠了一躬,說道:

    “劉大哥,謝謝你多次相助!我……恨你們義軍,但是我……不恨你!”

    劉芳亮表情錯愕的時候,葉無悔已經拉著聶瞳頭也不回地跑走了。聶瞳本想告別,卻說不出話來,只好漲紅著臉,被動地跟著葉無悔跑。

    葉無悔拉著聶瞳一路狂奔,直到累得實在跑不動了,才沿著官道慢慢走去。聶瞳盡管從小就被爺爺浸泡藥液易筋伐髓,但是因為先天軟骨的原因,也是跑得氣喘吁吁,疲憊不堪。他的手被拉著,跑得很不自如,幾次想要抽出手來奔跑,卻被葉無悔死死攥住。

    “除了爹爹,你就是姐姐最親的人!你別想自己跑掉,姐姐再也不想離開你!”葉無悔盡管也跑得很辛苦,但就是不肯放手。

    聶瞳無奈,只好任憑她拉住自己的手。他早就想問她為什么會離開葉家,如今左右無事,就想跟她寫字溝通。哪曾想,他的拇指還沒有碰觸到葉無悔的手心,葉無悔卻突然摟抱住他,失聲痛哭起來。淚水流淌成河,很快就打濕了聶瞳背后的衣裳。

    “弟弟,你是姐姐的親弟弟,不要離開姐姐好嗎?”葉無悔一邊哭,一邊呢喃著,雙臂卻將聶瞳摟得更緊了。

    聶瞳想到她母親慘死的貞烈,又想到她與父親短暫相聚卻又離別的身不由己,不由地同情起她的遭遇,受到她的情緒感染,也流下了幾滴清淚。他說不出安慰的話語,只好輕輕拍打著她的脊背,以示安慰。另一只手臂,也緊緊摟住葉無悔的腰肢。這一刻,他理解了葉無悔那一句“親弟弟”的話語內的含義,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重要。

    聶瞳從小就被父母拋棄,之后就被沒有血緣關系的陸老頭帶到了小山谷里。大多數時間,他都是一個人獨處,早已習慣了安靜的生活。因為陸老頭的存在,他并不感覺到孤獨。或者說,因為他的年齡小,因為他的無緣與世人接觸,致使他的詞典里根本就沒有“孤獨”這個概念。他覺得生活本來就是這樣,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挺好!

    此刻,葉無悔的緊緊摟抱,葉無悔的“最親的人”的話語,讓他體會到了不一樣的人生境界,體會到了作為<!--中间广告位置-->一個人,處于人與人之間感情節點的重要性。他莫名的感覺到自己對于葉無悔的重要性,正如陸老頭作為“爺爺”作為“師傅”在他人生中的重要性一樣。

    平心而論,親生的父母,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是不可替代的。可是對于葉無悔來說,娘親已經慘死,而父親又無暇照顧自己。因此,聶瞳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凸顯了出來。盡管他們只是短短幾天的聚首。

    在葉無悔的心中,強盜揮刀砍向母女的一刻,聶瞳挺身而出的無畏,早已定格在她的心中。后來的舍命相隨,峽谷中的舍命撲救,更是讓葉無悔每每回想起來,后怕之余,更是感覺到聶瞳的英勇無畏。聶瞳,已經成了葉無悔心中可以依賴的存在。盡管這些舉動,對于聶瞳來說只是出于本心。

    短短的幾個月里,葉無悔經歷了親人的生離死別。回到葉家,卻沒有感受到家的溫暖,能夠感受到的,唯有孤獨。因為孤獨,她倍感痛苦。同樣因為孤獨,讓她鼓足了勇氣,去尋找那可以讓她受傷的心靈得以停靠的港灣。思來想去,父親遠在北疆抗擊外族,她不能去讓父親為她分心;而不似親人勝似親人的聶瞳,就成了她唯一可以尋找的目標。

    緣分這種東西,誰能說得清?但是不得不說,葉無悔跟聶瞳是有緣的。她離開葉家去尋找聶瞳,心中唯一的線索就是,聶瞳是跟著義軍一起逃出那個峽谷的。至于義軍會逃向哪里,聶瞳是不是還跟他們在一起,這些都不好說。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她只能一邊打探闖王義軍的動向,一邊尋找聶瞳的下落。而今誤打誤撞地碰到了聶瞳,也只能說是歸功于緣分。

    終于找到了聶瞳,葉無悔再也不肯放手。官道之上再無旁人,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摟住聶瞳大哭起來。多日來的悲傷與委屈,終于找到了傾訴的對象,化作了無窮的淚水傾瀉下來。

    “弟弟,陪姐姐去祭拜了娘親,姐姐就跟你回家好嗎?”哭過之后,葉無悔拉住聶瞳的雙手,對他說道。略帶傷感的大眼睛里滿含著期盼,讓人不忍拒絕。

    聶瞳認真地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葉無悔的請求。葉無悔再一次緊緊摟住聶瞳,真誠的道謝,然后又拉著聶瞳朝前跑去。

    “謝謝你,好弟弟!”

    真誠的話語飄進聶瞳的心神,如同一股暖流,溫暖著他的心。身邊多了一個伴兒,滿眼的陽光都顯得格外璀璨!

    一路上,葉無悔如同解開了心結一樣,打開了話匣子,講述了自己幾個月來的遭遇。從與父親的相見,想認,講到與父親離別的無奈;從進入葉家,一直講到自己的逃離;從尋找聶瞳,直至講到重新與聶瞳相遇。

    葉無悔被官兵護送回葉家,葉家的掌舵人,葉成嗣的祖母看到了葉成嗣的親筆信,熱情接待了官兵,也假意接受了名不正言不順的曾孫女。官兵們因為軍情緊急,只留下吃了一頓飯就離開了。這頓飯,也是葉無悔吃過的最好的一頓飯,讓她知道了什么是鮑魚,什么是燕窩。

    官兵們一走,葉無悔就被冷落在一旁。她無意間聽到了葉家人的議論,說什么堂堂朝廷總兵不應該有一個私生女,這樣會讓人說閑話,會影響葉家的聲譽,甚至還會影響葉成嗣將軍的娶妻納妾。葉家人一致決定,將葉無悔這個私生女偷偷處理掉,千萬不能讓外人知道。等到葉成嗣回家來,就說孩子生病死掉了。

    聽到這一番議論,葉無悔頓時渾身發緊,一股涼氣從心底冒出來。她連忙拿起自己的衣物,逃出了葉家。為了避免被葉家人追蹤時認出來,她又女扮男裝,并連夜逃遁,一直逃出了很遠的距離,直到跑得饑腸轆轆為止。好在包裹里還有父親送給她的銀兩,讓她不至于連飯都買不起。可是,也正是因為吃飯時露出了銀兩,結果連包裹都被人搶了去。葉無悔只好沿路乞討,尋找著聶瞳的下落。碰到聶瞳時,正是她實在忍受不了饑餓而搶了酒館里的燒雞。

    聽了葉無悔的講述,聶瞳也是不勝唏噓。他萬萬沒想到,葉無悔回歸葉家會有這樣的遭遇。這讓他對人性,又多了一層理解。丑惡的人們,為了金錢、美色,甚至是為了名譽,都可以毫不猶豫地揚起手中的屠刀!

    到了葉無悔娘親的墳前,葉無悔又大哭了一場。聶瞳也恭敬地拜了幾拜。他覺得這個女人是可敬的,盡管他說不出理由。

    葉無悔沒有留戀,祭拜之后,就拉著聶瞳去尋找柳花村。一路上,不管是走路,吃飯,還是睡覺的時候,她始終都拉著聶瞳的手不肯松開。好像只要她一松開手,聶瞳就會不翼而飛一樣。

    聶瞳其實也愿意被葉無悔拉著手,那種柔軟溫潤的感覺讓他覺得心里暖暖的,很是舒服。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了陸老頭讓他讀過的詩經里的句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他不知道詩經里的這句話是歌頌戰友之情的,還是什么別的意思,但是他覺得真要是有這么兩個人始終牽手不相離,這種情意也是值得稱道的。

    聶瞳與葉無悔幾經波折,真得找到了那個有著“好再來客棧”的小鎮。沿著舊路回返,聶瞳甚至還找到了那個他曾經躲藏的草叢。可是,他卻怎么也找不到回返柳花村的山坳。柳花村,似乎從日月帝國的版圖上消失了一樣。任憑他如何尋找,就是找不到。

    丑鳥在高空中盤旋,偶爾也會落在聶瞳的肩頭,但是,它卻不能為聶瞳指點方向。聶瞳無法對它說出心中的意思,寫字又于事無補。他只能干著急,卻毫無辦法。

    (碼字真得很辛苦,思路總是時斷時續!寫了一個近四千字的較大章節,厚顏求點擊,求推薦,求加入書架收藏!)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