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六章 語塞

紅塵煉心 第二十六章 語塞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聶瞳御馬而行,瞬息之間就追到那幾個膀大腰圓的壯漢身后。幾個大漢聽到馬蹄聲,連忙閃在一旁,讓出了道路。白馬疾馳而過,如同一陣風,迅速追至奔跑的少年身后,眼看就要踩踏到少年的身上。

    看到這種情形,聶瞳焦急萬分,卻不知道該如何令馬匹停住。千鈞一發之際,空氣中傳來了劉芳亮的口哨聲。白馬聽到哨聲,一聲長嘶,前蹄人立而起,驟然停止奔跑。聶瞳猝不及防,頓時被掀落馬背。

    逃跑的少年聽到馬嘶聲,連忙回頭看去,一眼就認出了掉在地上的聶瞳。他迅速轉身跑向聶瞳,想把他攙扶起來。聶瞳卻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滿臉漲紅地對著少年喊道:“快……快……”他想讓少年快點跑,情急之時,更是喊不出完整的話語。

    哪知那少年看到聶瞳著急的樣子,非但沒跑,還一臉喜色地搶上前來,一下撞入聶瞳的懷中,緊緊地將他摟住。

    “好弟弟,總算找到你了!”

    直到這時,少年也沒舍得扔掉扒來的燒雞,弄得聶瞳背后的衣服被油污了一大片。聶瞳伸手去推少年,卻被抱得緊緊的。無奈之下,他趕緊在少年的背上寫道:你快跑,我來擋住他們。少年卻只是搖頭,抱得更緊了。

    這時,那幾個大漢趁機圍攏過來,將摟抱著的二人圍在當中。劉芳亮飛奔而至,站到了二人身前。這時,他也認出了少年是誰,于是拱手說道:

    “幾位大哥,這二人是在下的小弟,有什么對不住的地方,還請幾位大哥見諒。那燒雞多少錢?我們出就是。”聽了大漢的叫喊聲,再看到少年手里的燒雞,他頓時就把事情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幾位壯漢看到劉芳亮腰懸寶劍,臨危不懼,一時也不敢近前。但是他們仗著人多,又欺幾人年少,卻不肯就此放過。先前叫囂之人指著少年惡狠狠地喝道:

    “那小崽子敢到老子的店里搶白食,老子必須教訓他!”

    劉芳亮聽到對方一口一個老子的喊著,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不客氣地問道:“那你們想要怎樣?”

    “怎樣?哼!老子打斷了他的狗腿,你們再乖乖留下所有的銀兩,老子就作罷。否則,嘿嘿,你們就都給老子留下來吧!”那壯漢說完話,招呼一聲同伴,齊齊向前靠攏,就要動手。

    劉芳亮將抱在一起的二人推到馬腹處,自己則站在他們身前,既不拔劍,也不擺開架勢,就那么素手而立,等待著他們出招。他的隨意反而讓對方不敢輕易動手。

    其中一個大漢沉不住氣,叫喊著撲了過來,一拳搗向劉芳亮的心窩。劉芳亮并不與他硬碰,一閃身躲過對方的拳頭,腳下用力一掃對方的腳踝,那人就撲倒在地。劉芳亮也不轉身,就像身后長了眼睛一樣,倒退半步,一腳踏在對方的小腿肚子上。

    “啊——疼死我啦!”那大漢大叫著,雙手抱住受傷的那條腿,疼得直在地上打轉。

    “好你個小兔崽子,敢傷咱們的兄弟!弟兄們,一塊上,宰了這個兔崽子!”始終叫囂的那人慫恿著眾人上前,自己卻站著沒動地方。

    劉芳亮本來就聽不慣那人的話語,現在聽到對方連自己也咒罵在內,哪里還忍得住心中的怒火?他不等對方圍攏過來,竟率先沖了過去,搶先出手,一拳打中一個大漢的額頭,將對方放倒在地。其他大漢見狀,全都大叫著沖了過來,拳腳齊出,圍攻劉芳亮一人。混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劉芳亮盡管年齡還小,卻也是經過了多次戰火洗禮的猛將。他閃展騰挪,速度極快,拳腳也很有力度,每打出一拳,每踢出一腳,都能命中對方的要害,令對方痛倒在地,再無還手之力。

    反觀那幾個大漢,雖然人長得粗壯,卻只是在市井之中充英雄的地痞,莽漢。他們只會亂打一氣,卻連劉芳亮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頃刻工夫,就被劉芳亮放倒在地。他們倒在地上,全都蜷縮著身子,痛苦地哀嚎著。

    “起來再打,小爺還沒過癮呢!”劉芳亮如同戰神一樣站在幾人中間,個子雖然不是太高,卻顯現出了一股英勇無敵的豪俠氣概。

    “不打了!”

    “不敢打了!”

    “英雄饒命啊!”

    ……

    躺在地上的幾人慌不迭口地叫喊著,誰也不敢站起身來。他們生怕再惹惱了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煞星”,萬一對方一生氣,沒準就要了他們的命。對方的腰間,可是懸著寶劍的。他們想不明白,對方明明年齡很小,又只有一個人,怎么就這么厲害呢?

    從酒館里涌出來看熱鬧的人們,開始的時候還在指指點點,后來看到一個少年將幾個大漢瞬間放倒在地,全都驚訝地看著這里,再也不敢亂說話。

    聶瞳和那少年已經不再摟抱,他們親眼看到劉芳亮的壯舉,也是驚訝不已,進而喜形于色。少年更是用拿著半拉燒雞的手指向地上數人,喊道:

    “一只燒雞被你們賣出了鮑魚燕窩的價錢,本小……少爺看不下去,才搶來吃掉的,也省得你們再坑害顧客……”

    少年開始時理直氣壯,聲音很大,說著說著,聲音卻越來越小,最后干脆不說話了。也許他也覺得自己的理由牽強附會,有些不好意思說下去了。不過,他還是一口咬下一大片肉,狼吞虎咽地咀嚼著。

    聶瞳看著少年的吃相,暗自嘆氣。他心想:看這吃相,肯定是餓壞了!可是,你放著堂堂葉家大小姐不做,怎么跑到這里來了?難道就是為了來找我?找我干什么?難道你們葉家也有人被怨魂<!--中间广告位置-->纏擾?沒錯,這少年正是女扮男裝的葉無悔葉大小姐,帝國總兵葉成嗣唯一的女兒。聶瞳心里有疑問,卻也知道此時不是交流的時候。

    劉芳亮聽到葉無悔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微笑著搖頭,接過話茬說道:“好吧,這只燒雞多少錢?我來出。”說話間,他從懷里摸出一錠銀子,話鋒卻當即一轉,繼續說道:“不過,若是鮑魚燕窩的價格嘛……”

    地上的幾人看到劉芳亮拿出銀兩,全都擺手。那疑似店主的叫囂之人更是連忙說道:“既是小英雄的兄弟,吃了也就吃了,我們不收錢了。”

    “是不敢要?還是真的不想要了?”劉芳亮慢條斯理地問道,同時將手里的銀兩掂了掂。

    “不敢,不敢!哦,不,不,不,是真的不想要了!”那人聲音里含著苦澀與不甘,雙手卻搖得如同風車轉動。

    “真的嗎?”

    “真的,真的,是真的。”地上所有人竟一起喊起來,生怕店主會反悔似的。

    “哼!你們聽好了,小爺是闖王座下,白馬銀槍劉芳亮。你們今后若想尋仇,就去闖王軍中去找我。”劉芳亮劍眉倒豎,冷哼一聲,道出了自己的名號。

    “啊?”

    地上幾人集體失聲,只有疑似店主的家伙搖頭擺尾地說道:“不敢,不敢,不敢找您尋仇!”他的聲音里只剩下了苦澀,連不甘都不敢有了。他們是真的不敢了!去闖王的軍中找人尋仇?那可真是壽星佬上吊——嫌命長了!

    “哼!諒你們也不敢!好了,都起來吧,別跟一群娘們似的,在地上哼哼唧唧!小爺餓了,就到你們的酒館去吃些東西吧!”劉芳亮說完,牽著馬,率先朝酒館走去。聶瞳拉起葉無悔的手,也朝酒館走去。葉無悔似乎不想跟去,卻又舍不得離開聶瞳,她跺了跺腳,又啃了一口雞肉,極不情愿地跟了上去。

    “啊?”

    地上幾人又齊聲驚呼。還是那個家伙反應得快些,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略帶諂媚地說道:“哦,有請,有請,小英雄能到酒館用飯,是小的們的榮幸……”

    幾個大漢哼哼哧哧地爬起來,灰溜溜地跟在后面,一起朝酒館走去。

    那些看熱鬧的人們看到這種情況,頓時一哄而散,瞬間走得無影無蹤。估計好多人都沒給飯錢。那個帶頭的家伙看在眼里,卻只能在心里嘆氣,絲毫不敢表達出一絲一毫的不滿。

    酒館里擺著十幾張桌子,如今卻空無一人。每張桌子上,都擺放著酒食飯菜,有些已是殘羹冷炙。劉芳亮隨便找了一張桌子坐下,招呼聶瞳和葉無悔也坐過去。聶瞳坐到劉芳亮的身邊,而葉無悔卻坐到了旁邊的桌子上,還一臉氣鼓鼓的模樣。劉芳亮感到奇怪,就笑著問道:

    “小……小弟弟,哥哥替你解了圍,你怎么還……”

    “哼!”葉無悔氣呼呼地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不再看他。

    聶瞳走過去拽她,她愣是不動地方,還不滿地嘟噥著:“流寇!國賊!罪人!”聶瞳不明究竟,又問不出話來,見她不動,只好作罷。他沖著劉芳亮拱了拱手,也陪著她坐在了一起。

    劉芳亮開始見她不動地方,就以為是小孩子置氣,也不在意。可是當聽到她后面嘟噥的話語時,頓時大怒起來。他一拍桌子,騰地一下站起身來,指著葉無悔喊道:“你……你罵誰?”作為義軍當中的一員,他最聽不得的,就是別人罵他們“流寇……”

    正走進酒館的幾個大漢看到劉芳亮拍桌子,全都嚇得一哆嗦,不知道怎么又惹惱了對方。看到劉芳亮指著的人是那個少年,他們才長呼了一口氣,趕緊躲到酒館后廚去了。

    聶瞳也被劉芳亮嚇了一跳。他吃驚地看著這位行俠仗義的大哥哥,不知道他為什么就怒了。哪知葉無悔絲毫不懼,竟也站起身來,指著劉芳亮喊道:

    “我爹爹說了,帝國現在內憂外患,尤其是外族入侵,邊關告急,你們卻還要在國內搗亂,你們……你們不是‘國賊’?你們不是‘罪人’?那你們這些‘流寇’又是什么?”

    聽了葉無悔的話,劉芳亮一時語塞。他頹然地坐下去,沉默了一會兒,嘆著氣說道:“狗皇帝荒淫無度,朝廷不施仁政,又趕上連年大旱,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但凡有口飯吃,能夠活命,誰還會起義?”他的聲音低沉,像是在自言自語。

    聶瞳不知道整個國家的現狀,卻也知道劉芳亮說的沒錯。看到這酒館里的桌子上杯盤狼藉的樣子,就知道那些有錢人的生活還是過得去的。可是路有凍死骨的慘狀卻時常看到,窮人的生活確實苦不堪言!

    葉無悔也坐了下去,沉默不語。不知道她是覺得自己的話說重了,還是覺得劉芳亮的話有道理。聶瞳不善表達,只好保持沉默。

    劉芳亮看到葉無悔不說話,又嘀咕了一句:“你要不是餓壞了,也不會搶人家的燒雞吃。”

    哪知他這句話似乎又觸動了葉無悔的神經,她沖著劉芳亮憤怒地喊道:

    “我不過是搶了人家一只燒雞,可是你們這些‘流寇’又做了些什么?難道你們沒有搶奪老百姓?難道你們沒有屠戮村民?你們這么厲害,怎么不去駐守邊疆?怎么不去抗擊外族入侵?”

    聽了葉無悔連珠炮般的話語,劉芳亮頓時語塞。他低著頭,沉默了很久,也沒有說出反駁的話語。這回他是真得語塞了!

    (求點擊,求推薦,求加入書架收藏!看著可憐的點擊數據,看著作者后臺可憐的收藏數據,苦瓜也很語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