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三章 陰陽兩界觀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三章 陰陽兩界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闖王一把抓住聶瞳的手臂,使勁往懷里一帶,卻沒能及時拽過來。他看到葉成嗣竟然同時抓住了聶瞳的另一只胳膊,立即一劍削向葉成嗣的手臂,而劉芳亮也及時揮劍斬向葉成嗣的脖子。葉成嗣一只手護住葉無悔,看到二人同時攻擊過來,連忙撤手,閃身躲過二人的攻擊。聶瞳被闖王搶了過去,一把按在身前的馬背上。

    “殺!”

    闖王大喝一聲,揮劍沖殺向前。葉成嗣不肯放過闖王,緊隨其后,卻被其他義軍騎兵擋住去路,捉對廝殺起來。闖王勇猛無敵,帶領騎兵闖入阻擋的官兵大軍之中,如一股洪流傾泄而過,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他們愣是豁開一道口子,殺出峽谷口外。

    聶瞳掙不脫闖王的大手,只好乖乖地待在馬背上,利用神識關注著戰場上的變化。他看到葉成嗣擺脫了義軍的纏擾,繼續追趕著闖王,而葉無悔手里拿著玉佩,正在對葉成嗣訴說著什么。晶瑩的淚珠掛在葉成嗣的臉上,讓堅毅的面龐多了一絲柔情。

    丑鳥似乎忘記了保護聶瞳的使命,它嘎嘎地叫著,歡快地穿梭在峽谷的上空。這個丑陋的“烏鴉”,完全無視戰場的血腥,迅速吸納著即將消散于空中的殘魂。

    闖王帶領將士突圍而出,卻又毫不猶豫地廝殺回去。他完全不顧及自己的生命,絲毫不理會手下阻止的話語,義無返顧地殺了回去。盡管全身染血,傷痕累累,卻毫無顧忌。他如同一位視敵人生命如草芥的無敵戰神,無情地收割著官兵的生命,拼盡全力,殺向峽谷深處,試圖力挽狂瀾,挽救部下。

    可是,幾十萬義軍已經完全陷入了死亡的陷阱,掙扎著,哀嚎著……整條峽谷里,到處回蕩著慘叫聲,廝殺聲,飄散著血腥味。鮮血染紅了峽谷,血水流淌成河,生命變得脆弱不堪。

    戰斗異常慘烈,殺伐始終在繼續,從上午直到黃昏。夕陽被紅霞遮蔽,天上地下,到處是刺眼的紅!丑鳥卻如同幽靈一般來回穿梭,嘎嘎叫著,仿佛為亡魂奏響著凄涼的挽歌。

    聶瞳不愿意看到殘酷的血腥的場面,痛苦地緊閉著雙眼。哀傷的情緒彌漫了心神,他陷入到無邊的悲痛之中。然而神識卻不受控制地看到了暗黑的世界,無數的怨魂飛舞著,如同水流般涌向一個個往生的漩渦。更有數不清的怨魂不肯離去,嘶吼著撲向敵人,被煞氣擊散,魂飛魄散!

    他看到,丑鳥只是吸收那些散碎的魂魄,并不碰觸完整的有意識的靈魂。隨著不斷地吸收,丑鳥的軀體竟然在慢慢變大,肚子也因吸收了太多的靈魂精氣而變得圓滾滾的,如同一個鼓脹的氣球。

    看著丑鳥上下翻飛,時而光亮,時而灰暗,穿梭在光明與黑暗之間。聶瞳忽然發現,那些脫離了肉*體的魂魄只適合待在暗黑的世界里,它們一旦進入光亮的世界,即便沒有被士兵的煞氣擊中,也會在陽光下慢慢消散。而暗黑的世界里看不到那些活著的士兵們,他們似乎不屬于那個無處不在的暗黑世界。

    夜幕降臨了,戰斗仍在繼續。義軍的大批步兵幾乎傷亡殆盡,只剩下幾千騎兵守在峽谷口,拼死抵抗,等待著闖王帶領著殘部返回,逃亡。闖王始終不肯舍棄聶瞳,他覺得聶瞳會是自己的護身符,是自己逃出生天的籌碼。

    而聶瞳卻無視了廝殺的場面,無視了生離與死別的殘酷。他的神識徘徊在光明與黑暗的世界之間,觀察著,思索著。他覺得自己所在的空間里,應該存在著兩個世界。一個是五彩繽紛的光明世界;一個是靈魂歸依的暗黑世界。光明的世界里也有黑夜,但是這黑夜絕對不屬于暗黑的世界。盡管靈魂可以長期躲在漆黑的夜里,但是唯有進入漩渦,進入暗黑世界,才能轉世托生,才是它們真正的歸宿。

    多次看到不同地點出現的漩渦通道,聶瞳認為暗黑的世界跟光明的世界之間,也許是對立的兩面,也許是交融在一起的不可分割,但是它們是真實存在的。盡管他看不到漩渦通道通向哪里,但是他想象得出,那個世界里應該不會有光亮,應該不會讓靈魂消散于無形。

    他能感覺出,那暗黑的世界,是凡人所看不到的,也許只有擁有神識的人,才能見到那個世界的存在。數次得見漩渦,而今終于領悟到還有另外的世界。從此,在聶瞳的眼里,世界已經變得不同。這盡管無關現在修為的提升,卻是實實在在地開闊了眼界。

    多番廝殺,闖王收拾了所剩無幾的殘部,趁<!--中间广告位置-->著夜色逃出了峽谷。官兵們在后面追擊,幾千義軍在前面逃亡。十幾萬的起義大軍,不幸鉆進了官兵的“口袋”里,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譜寫了一曲悲壯的、凄婉的離歌。

    闖王緊咬著牙關,默默地驅趕著戰馬,堅毅的臉龐上掛著無聲的淚水。幸存的將士們也默不作聲地跟隨著,悲痛刻在每個人的臉上。后面的喊殺聲,馬蹄聲越來越遠,零星的箭矢射落在地,找不到攻擊的目標。

    聶瞳在馬背上顛簸著,意識卻沒有回歸現實。多次見到血腥場面,他選擇了閉上雙眼的逃避。為了不讓自己面對現實的殘酷,他把自己的心神放在了探究未知的世界上。直到剩余的義軍開始擺脫官兵的追擊,沒有了死亡,沒有了脫離軀體的靈魂,他的心神才回歸現實。然而,一個問題還是縈繞在心頭:他們為什么要爭斗?入世尚淺的小聶瞳,糾結著,得不到完美的答案。

    “小子,你和葉成嗣是什么關系?”

    闖王的問話聲打斷了聶瞳的思緒,將他徹底從心神的游離中拉了回來。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表達,只好搖了搖頭。他想回去看看葉無悔的情況,甚至于想要回到柳花村去找師傅,可是對方還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烏鴉”在天上跟隨,始終不肯落下來。

    闖王看聶瞳只是搖頭卻不說話,就強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盡量和顏悅色地問了他一些其他的問題。諸如他的姓名,是哪里人,家里都有誰等等。聶瞳張著嘴,只蹦出了自己的名字,剩下的就是搖頭不語,臉色漲紅。闖王見問不出什么,就又把他交給劉芳亮來照管,卻絕口不提放掉他的意思。

    義軍接連十多天輾轉轉移,一路東行。中途休息時,總會有人擔任警戒。每當這時,他們就把聶瞳圍在中間。聶瞳想溜也溜不掉,只好聽之任之。一路跟隨下來,他對義軍們的所作所為又平添了一些好感。這些義軍跟一些小股的流寇截然不同。他們殺富濟貧,將地主富豪的田地錢財分發給窮苦的老百姓,得到了勞苦大眾們的擁戴。義軍的隊伍又慢慢壯大了一些,人數已然過萬。

    經過長時間的接觸與觀察,聶瞳發現包括闖王在內的很多將領,在休息時經常做惡夢。利用神識查看,他看到,每當夜深人靜之時,就會有很多怨魂纏繞著將士們,讓他們睡不安寢,惡夢連連。

    聶瞳知道自己的小塔能夠收取魂魄,覺得自己能夠幫到義軍,就悄悄跟劉芳亮寫字溝通。劉芳亮也了解到他不善言談,但是對于他能給義軍們治病的事卻不大相信。

    聶瞳見大哥哥劉芳亮不相信自己,就不再寫什么。他抓住一次機會,趁著夜色漆黑無人注意之時,悄悄用意念控制著小塔圍繞著睡夢中的闖王旋轉了一圈,果然將那些始終纏繞闖王的魂魄收了進去。甚至于闖王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煞氣,都被小塔吸走了一些。闖王的惡夢當即停止,安靜地睡了很久。

    翌日,將士們看到闖王精神飽滿,恢復了往日的神采,都感到很高興。尤其是劉芳亮更是滿臉驚疑地看了看聶瞳。聶瞳沖著劉芳亮俏皮地擠了擠眼睛,示意是自己的功勞。劉芳亮有點相信他了,就暗自跟他寫字溝通,問他是怎么回事。聶瞳搖頭不語,卻提出了自己的條件:放了自己。

    劉芳亮將信將疑,就私自答應他,只要他能幫助所有的將領治好做惡夢的毛病,就放過他。聶瞳自然高興萬分,跟這些將士們在一起時間久了,他覺得心總是揪著,很不自由,很不自在。這也難怪,一個從小就待在與世隔絕的小山谷里的人,卻整天跟居無定所的士兵們待在一起,不習慣是很正常的。

    又是一個夜深人靜的夜晚,聶瞳等到義軍們都睡著以后,悄悄御起小塔,無聲地搜捕著纏擾將領們的怨魂,吸收著他們身上的煞氣。看著一個個將領變得安靜沉睡,聶瞳輕輕地舒了口氣。

    天亮了,將領們沉睡了一夜,精神格外舒爽。這一切都被劉芳亮看在眼里,心里嘖嘖稱奇,不由地相信了聶瞳所說的話。如此過了十多天,聶瞳讓劉芳亮跟他一起守夜,親眼看著闖王跟將領們安穩熟睡。劉芳亮確定將領們真得再沒有做惡夢,就偷偷帶著聶瞳離開了大軍,讓他重獲自由。

    聶瞳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回柳花村找師傅。他按照記憶中的來路回返,走著走著就迷了路。正當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身后傳來了呼喊聲:“小兄弟,等一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