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一章 手心字,姐弟情

紅塵煉心 第二十一章 手心字,姐弟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聶瞳看到,數不清的騎兵奔馳而來,臨近村莊時,齊刷刷勒馬急停。有三四個年輕小將策馬前驅,直奔村內而來,邊跑邊喊道:“均田地,免賦稅;迎闖王,不納糧。”呼喊的幾人嗓門很大,聲音清晰地傳進村內。其中一員小將路經聶瞳所在的小院,被葉無悔的哭聲吸引,看了過來。看清里面的狀況,他翻身下馬,走了進來。

    “小兄弟,怎么回事?”來人十五六歲,長得眉清目秀,身材挺拔,他大步走來,開口問道。

    聶瞳碰了碰葉無悔,示意有人過來。葉無悔抬淚眼看去,抽噎著說道:“大哥哥,我的娘親被強盜殺害了!”

    小將看到無悔姑娘,頓覺眼前一亮,感慨小姑娘面容姣好的同時,對梨花帶雨的小姑娘產生了莫名的同情。他俯身看了看地上還在流血的尸體,惋惜地嘆道:

    “我們來晚了一步,要不然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闖王,專管世間不平事。”

    他又看了看聶瞳,對他們說道:“死者為大,入土為安。唉!你們姐弟難過也于事無補。我看,還是把你們的娘親埋葬了吧!你們等一下,我去請示了我們闖王,就來幫助你們。”小將轉身離開,策馬返回。

    聶瞳被小將誤認為是死者的孩子,也不以為意。目送小將離開后,他想勸慰無悔姑娘卻表達不出,情急之中想到自己會寫字,就用手指碰了碰葉無悔,在地上書寫起來:我叫聶瞳。他看了看無悔,見她點頭,又接著寫道:你別太難過!大哥哥說得對,把你娘埋了吧。葉無悔停止了哭泣,又點了點頭。

    聶瞳見交流很順暢,就接著寫道:你爹是誰?在哪里?

    葉無悔知道聶瞳耳朵沒有問題,就說道:“我父親叫葉成嗣,聽說是洪總督手下的總兵大將軍,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說話間,她也在地上寫了幾個字:葉成嗣,總兵,不知在哪里。她寫的是時下流行的正楷字,字跡娟秀工整。看得出來,她既會認又能寫,肯定也是在字上下過功夫的。

    看到聶瞳點頭,葉無悔忽然抓住聶瞳的小手,在他的手心里寫道:聶瞳,謝謝你陪著我!寫完字,她才補充道:“地上臟,娘親經常教我在手心里寫字。”

    聶瞳的手第一次被外人抓住,他本能地往回縮了縮,卻沒能縮回去。感覺到對方小手的柔軟無骨,以及指尖劃過手心的癢癢的感覺,他頓時被對方新奇的舉動所吸引,認真地感知著對方所寫的字。得知了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他連忙搖了搖頭,表示沒什么。

    這時,葉無悔又真誠地重復道:“聶瞳,謝謝你陪著我!”聶瞳又搖了搖頭,也學著無悔的樣子,在她的手心里寫道:“不用謝!玉佩是信,你收著。”

    無悔點點頭,將玉佩從她娘親的腰間解下,看著玉佩,淚水又如泉水般涌出。聶瞳見狀,一把抓住玉佩,在無悔錯愕之際,迅速打了一個結,并親自戴在了無悔的脖子上。看到悔兒姑娘哭聲不止,他又抓起她的小手,迅速在手心里寫道:我十歲,你呢?

    心神被聶瞳轉引,無悔就在他的手心里寫了“十一”兩個字。聶瞳點點頭,又繼續在她的手心里寫道:姐姐。他邊寫邊說,就好像是在叫葉無悔“姐姐”一樣。悔兒姑娘被這一聲“姐姐”刺激了神經,她喊了一聲“弟弟”,就緊緊摟住聶瞳,失聲痛哭起來。

    驟然失去最親近的人,這一聲“姐姐”,或許讓受傷的幼小心靈得到了一絲慰藉吧!葉無悔的淚水就像打開了閘門的河水一樣,傾瀉而下。

    聶瞳突然被小姑娘摟住,內心有點兒小尷尬,又有點兒緊張,但更多的是傷心的共鳴。他嘴里喊著“姐姐”,手指慣性地在葉無悔的脊背上寫道:姐姐別哭。哪知,悔兒姑娘哭得更厲害了,肩頭聳動,聲淚俱下。聶瞳受到感染,也暗自垂淚。

    這相擁而哭的一幕,恰巧被走進門來的小將看到。他大踏步走來,一只手里拿著鐵锨,另一只手拿著一塊木牌。看到此情此景,他立即阻止道:“小弟弟,小妹妹,你們別哭了。咱們趕緊把你們的娘親埋了,大部隊很快就要開拔了。”

    小將也不管他們同意不同意,徑直走到靠近大門的墻角處,挖起坑來。他邊挖邊解釋道:“事情緊急,只好就地掩埋。哭有什么用?還不如加入咱們義軍,學些本領,等長大了,再找那些強盜報仇。”

    小將一邊挖坑,一邊說話。聶瞳和葉無悔知道了他叫劉芳亮,而劉芳亮也知道了他倆的名字以及他倆并非親兄妹的關系。當得知葉無悔是總兵葉成嗣的女兒時,劉芳亮愣住了。

    “葉成嗣,義軍人人痛恨的葉將軍?你們……你們不能加入義軍了!假如被別人知道你是葉成嗣的女兒,還不生吞活剝了你啊!”

<!--中间广告位置-->   劉芳亮的話讓葉無悔和聶瞳都呆住了。葉無悔更是既驚且怕,不知如何是好。還是劉芳亮點醒了他們:“你們還是躲起來吧,等大軍開拔了,你們就趕緊離開。如果闖王問我,我是不能說謊的。還有,小妹妹,你還是扮作男孩吧,長得太漂亮,難免讓人心生歹念!”

    聶瞳聽了劉芳亮的話,連忙拉著葉無悔重新藏到了竹簍里。劉芳亮也不做聲,將尸體掩埋好后,就走了出去。至于那塊木牌,本來是想要當作墓碑來用的,知道了悔兒姑娘是葉成嗣的女兒,也就仍在一邊了。不大一會兒,劉芳亮又走了回來,扔下一身男孩衣物后,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聶瞳神識關注著劉芳亮離去,且看到義軍并無進村的動向,趕緊鉆出來,在地上寫字,讓葉無悔趕快進屋換上衣服。葉無悔拾起地上的男孩裝扮,閃身跑進屋內。聶瞳則背對著屋子,守在門口,緊張地注視著義軍的一舉一動。

    葉無悔很快就走了出來。男孩的衣服,男子的發型,卻仍然掩蓋不住那勻稱的身材和潔凈美白的面容。聶瞳覺察到不妥之處,急忙走進屋內,出來時,迅速在葉無悔的臉蛋上揉了兩把,一張黑乎乎的臉頓時讓她容顏驟減,失去了應有的神采。

    “你……”看到聶瞳手上的黑灰,葉無悔想象到自己臉上的狀況,立即出聲,想要指責聶瞳。聶瞳卻沒給她指責的機會,一把抓住她的小手,飛快地朝門外跑去。義軍大部隊在東邊,他們就向著西邊跑。

    兩人一路向西奔跑,直到跑得筋疲力盡,才在一座山前停下來休息。葉無悔從來沒有這樣奔跑過,反倒不如先天軟骨的聶瞳更能持久。看著悔兒姑娘因為擦汗而形成的黑一片白一片的面容,聶瞳不覺啞然失笑,這么漂亮的小姐姐,偏偏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他利用神識查看了一下前方的地形,發現山中有一條峽谷可以通行,就又在葉無悔的手心里寫道:前面有峽谷,咱們穿過去。

    葉無悔心里納悶,這小弟弟寫的字很好看,說明有人教他認字,他明明也不是啞巴,可為什么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呢?想到這一點,她在聶瞳的手心里寫道:從小,我娘就教我學說話學寫字,你為什么不太會說話?

    聶瞳搖了搖頭,寫道:爺爺很少說話,只教我寫字。

    無悔邊說邊寫道:說話很容易的,別人怎么說,你也怎么說,就會了。有空我教你。

    聶瞳點著頭,在無悔的手心里寫道:好!咱們該走了。寫完后,他站起身來,拉著葉無悔就跑。葉無悔還覺得很累,根本跑不動,就往聶瞳的背上躥。聶瞳沒有防備,被壓得踉蹌了一下,差點沒摔倒。不過他也沒有將她放下來,直接背著她往峽谷方向跑去。

    因為多了一個人的重量,他跑了一百多米,實在是跑不動了,只好背著葉無悔走。葉無悔卻賴著不肯下來,對他說,等她徹底歇息夠了,就背著他走。聶瞳也不反對,速度卻越來越慢,喘氣聲都變得粗重起來,葉無悔這才不好意思地出溜下來,卻不肯背他,獨自往前跑去,邊跑邊說:“你追上姐姐,姐姐就背著你。”

    沒有了負重,聶瞳也能慢跑了,他就在后面不緊不慢地追趕。葉無悔開始跑得很快,漸漸地,速度也慢了下來。兩人一前一后跑進了峽谷。

    從遠處看著是峽谷,其實里面的道路還是比較寬闊的。若是十人并排著騎馬,估計也沒問題。只不過,兩岸都是高山,若是被兩頭堵住,他們可就沒處躲藏了。

    他們不知道,就在他們跑出村子沒多久,義軍的大隊人馬就開拔了,方向也是向西,直奔這條峽谷而來。尤其是騎兵更快,他們剛跑進峽谷,騎兵們就趕到了峽谷口。但是他們沒有深入,而是派出兩人先行跑進峽谷查看情況。

    兩個探路的騎兵快馬加鞭,很快就超越了聶瞳和葉無悔。他們看了看兩個小孩,沒有停留,一溜煙跑向峽谷的另一頭。聶瞳和葉無悔被嚇得不輕,好在那兩人沒有理會他們,他們趕緊朝前跑去,生怕后面有人追趕。

    過了兩柱香的時間,那兩個騎兵又返了回來,路經二人身邊時,其中一人吆喝道:“喂,小屁孩,快點跑,一會兒大軍過來,會碾死你們的。”那兩人馬不停蹄,呼嘯而過,留下一路煙塵。

    聶瞳聽了那人的話,趕緊拽著葉無悔拼命往前奔跑。峽谷的道路逐漸開闊起來,聶瞳利用神識查看,卻發現前方的道路已經被大批的士兵堵住了。他頓時愣了神,趕緊拽著葉無悔停下來。神識往后看去,竟發現來時路也有大批義軍趕過來。

    他們倆……真的被堵在了峽谷里面,插翅難飛了。丑鳥在高空盤旋,沒有絲毫要落下來的意思。

    (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6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