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二十章 有女無悔 下

紅塵煉心 第二十章 有女無悔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哎呀!你干嘛?”葉無悔被聶瞳突兀地拉進院內,頓時驚叫出聲。悔兒的娘親皺了皺眉頭,趕緊走進院內,立即閂上了房門。她也聽到了馬蹄聲,邊走邊著急地吩咐道:“悔兒,快,快躲起來。”

    “不知道是官兵,還是流寇?為什么總來騷擾我們?”葉無悔生氣地說著話,甩開了聶瞳緊握的手,跑到院內的墻角處,掀開一個倒扣的竹簍,鉆了進去。

    聶瞳不久前才見到血腥的場面,看到帶武器的團伙就覺得害怕。他看到墻角處放著一大一小兩個竹簍,也跑了過去,學著葉無悔的樣子,將自己藏在里面。

    葉無悔的娘親看著他們藏好身形,仍然不放心地囑咐道:“悔兒,不管發生什么事,你們都不要出來。你還小,保護不了娘親的。”

    “嗯,知道了。娘,你也趕緊藏起來吧。”無悔連忙答應,語氣明顯有些緊張。

    悔兒娘搖了搖頭,快步走進屋內,反手又把屋門閂住。她走到堂屋的桌旁坐下,忐忑不安地嘀咕道:但愿來的是官兵,憑借他的威名,或許可以免于打擾。來的若是義軍,應該也沒事。他們只不過是征走些糧草罷了,應該不會禍害百姓。但是千萬別來流寇或強盜,那些該死的家伙可是百無禁忌的!想到這里,她來到灶臺邊,伸手摸了一把鍋底灰涂在臉上,這才重新坐回去。

    “他會來接我們娘倆的……”少婦嘟囔著,陷入到對往事的回憶。

    十幾年前,一伙強盜搶劫了她家所在的小山村。強盜頭子看中了她的美貌,就想把她強行帶走。父母不愿意女兒被強盜糟蹋,拼命阻攔,竟被殘忍的強盜殺害了。這時,打獵歸來的葉家男兒恰巧路經此地,見到強盜強搶民女的舉動,立即挺身而出,率領一眾家丁與強盜周旋。葉家男兒英姿颯爽,武藝超群,單槍匹馬殺死十幾個強盜,將她救了下來。

    她親眼目睹了男子的英勇無敵,頓時芳心暗許,況且父母慘死,已經家破人亡,她就提出了以身相報隨侍左右的想法。葉姓男子見她生得美艷,就答應了她的請求,將她帶在身邊。

    葉姓男子是福州大戶人家的嫡親子嗣,長子長孫,其祖父曾是三朝元老兩任宰相。男子將她帶回家中,葉家人并不在意。葉家男子對她有救命之恩,她自然是精心照料,侍奉飲食起居。男子對她也是異常喜愛,關懷備至。不久,兩人意亂情迷,珠胎暗結。

    男子決定娶她為妻,就向家人提及婚事。不料,葉家人竟一致反對他們在一起,并將她趕出了家門。男子跟她情投意合,就反出家門,帶著她來到了這個偏僻的小村,定居下來。幾個月后,她順利生下女兒。男子對于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毫不后悔,就為女兒取名“無悔”,以表達自己對她和女兒的真情實意。

    她多次勸男人回家,或者去博取功名,千萬不要受自己的拖累。男子沒有離開,卻也有著自己的想法。一年后,男子不愿意讓母女二人始終無名無份,就決意投身軍營,去建功立業。等到功成名就之時,他就親自來迎接母女二人回歸家族,為母女二人正名分。她知道自己的男人英明神武,自然支持男人的決定,并親自將男子送出村外。

    臨行前,兩人深情相擁。女子告誡男子萬事小心謹慎,男子也深情地表白:“愛妻,你等著,我一定會回來接你們母女回家!”兩人熱烈擁吻,灑淚而別。男子策馬而去,卻一直沒有回來。

    “嘭!”

    破門聲將少婦從回憶中拉回現實,緊接著就聽到院內傳來的叫囂聲:

    “交出金銀財寶,饒你們不死!想要命的,趕快開門獻寶……”

    少婦聽到外面的話語,頓時緊張起來。她壯著膽子喊道:“我是福州葉宰相家的人,我的男人是葉成嗣葉將軍,請幾位大哥看在我家男人的面子上放過我。”少婦用這句話震懾過幾波官兵和義軍。可惜這回卻不起絲毫作用,尤其是說話的聲音更是暴露了她的年輕。

    “喲嗬!還是個小娘們。弟兄們,砸門,讓老子看看長得漂不漂亮?”門外的人叫嚷著,語氣中帶著興奮。

    “嘭!嘭……”砸門聲音異常刺耳,震得少婦心里發顫。她趕緊找出一把剪子,拿在手中。

    屋門很快就被砸開,幾個滿臉橫肉的大漢闖進屋內。他們看到,一個滿臉黑灰的女人站在屋內,手里拿著一把剪刀逼著前方,聲音顫抖著喊道:“別過來……我男人是葉將軍……他正帶兵趕過來……”

    “哈哈,什么鳥將軍?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們怕過誰?”一個刻著紋身的壯漢在門外喊道。屋內立即響起了幾聲肆無忌憚的大笑。

    “喲嗬?還把臉抹黑了,看來是個漂亮娘們。弟兄們,把這小娘們弄出來。外面地界大,咱們也好挨個施展手腳。”紋身漢繼續喊道。

    屋內的幾人立即將少婦圍起來,靠里的一人故意拿刀朝少婦的身后劈砍,嚇得女人連忙躲開。可是,女人躲向哪里,哪里的人就拿刀虛砍,沒幾下就把女人逼向了門外。

    門外的紋身漢突然欺身而進,一把抓向女人手中的剪刀。女子慌亂中腳下被門檻絆住,身子頓時前撲,反倒躲過了紋身漢的手爪。她連忙就地一滾,又站起身來,驚恐地叫喊著:“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自殺。”女子說著話,反手將剪刀對準了自己的腹部。

    躲在竹簍里的葉無悔透過竹簍的縫隙看到娘親的危險處境,她萬分著急,可是看到惡徒手里那明晃晃的大刀,她更是害怕<!--中间广告位置-->極了。她很想沖出去保護娘親,但是想到娘親剛剛囑咐的話語,又強行壓下想要沖出的沖動。

    聶瞳也很害怕,同時也擔心葉無悔會不顧一切地沖出去。他明白,面對窮兇極惡的歹徒,他倆都沖出去也于事無補,甚至還會白白丟了性命。

    “誰先奪了這娘們的剪刀,誰就他娘的占據第一炮。弟兄們,上啊!”紋身男慫恿道。

    “小娘子,別頑抗了,沒用的。”

    “小娘們,身材不錯嘛!哥哥一會兒就疼愛你,嘿嘿!”

    “臭娘們,再不給老子扔了剪刀,老子他媽的干死你!”

    ……

    幾個惡徒聽了紋身男的話,呼喊著,獰笑著,一步步向前逼近。

    女子害怕地倒退著,慢慢退到墻邊。她的心里充滿了絕望,看著逐漸逼近的歹徒,她把心一橫,雙手緊握剪刀,一下刺進了自己的腹部。

    “娘!不要啊!”葉無悔忘記了娘親的囑咐,驚叫著站起身來,快速跑向娘親。

    “不……”看到葉無悔沖出去,聶瞳著急地阻止著,也奮不顧身地沖了出去。

    聽到叫聲,幾個惡徒齊齊看去。看到嬌小漂亮的小姑娘,他們頓時眼放賊光,忘記了自己的任務。紋身男更是激動地叫囂道:“老的不知趣,又跑出來個小的。嘿嘿,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帶回去養兩年,一定非常受用。弟兄們,抓住那個小妮子。”

    惡徒們立即轉身,奸笑著,向葉無悔逼去。

    “不要!”

    女人尖叫著往前沖去。她一把拔出腹部的剪刀,顧不得去捂激射而出的鮮血,絕望地叫喊著沖向歹徒。

    “我跟你們拼了!誰敢動我的女兒……”

    歹徒們看到女子發瘋般地沖過來,竟然嚇得躲了開去。女子瞬間跟女兒匯合到一起,一把摟住女兒。另一只手握著帶血的剪刀,向前胡亂揮舞著。

    “誰過來,我就殺誰!”

    葉無悔拼命按住娘親的傷口,哭喊道:“不要流……不要流啊……”

    聶瞳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下子跑到母女二人的前面,伸開雙臂阻攔著。

    “不……不……”

    他的心里除了害怕,還是害怕,想出聲阻止,卻說不出完整的話語。

    惡人們回過神來,立即逼上前來。其中一人一腳將聶瞳踹飛,揮刀向著女人砍去。女人害怕地倒退著,手臂卻胡亂地舞動不停。那人瞅準機會,一刀將女人手中的剪刀劈飛,又一刀砍向女人。

    聶瞳突然跳了過來,正好攔住歹徒的刀鋒。丑鳥從房頂飛撲過來,卻已經來不及救援。意想中血花飛濺的場景并沒有出現,歹徒手中的刀卻被磕飛了。但是大刀砍過去的力量,也將聶瞳震退,一下子砸在母女二人的身上。三個人一同倒在地上。

    “啪嗒!”小塔從被刀砍破的衣服里露出來,掉在了地上。聶瞳連忙將小塔撿起來,依然擋在了惡徒們的面前。他的腿不由自主地哆嗦著,他的心也在顫抖,但是他依然站在了母女的前面,希望能攔住惡人們。

    “風緊!扯呼!”大街上響起了強盜們獨特的撤退信號。正要再次動手的歹徒們不甘地撤出門外,罵罵咧咧地上馬逃走了。

    “娘,你怎么這么傻啊,娘!不要流啊,不要流……”

    淚水流淌在葉無悔的臉上,她卻顧不得擦拭。她傷心的哭喊著,雙手使勁捂住娘親的傷口。可是,鮮紅的熱血仍然從她的手指縫里流出,任憑她怎么捂也捂不住。

    聶瞳從小就被泡在藥桶里,也認識很多藥草的名稱,但是面對悔兒母親流血的傷口,卻不知道該怎么做。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悔兒娘親的魂魄漸漸離開肉*體,又盤旋著不肯離去;也只會陪著悔兒一起流淚,一起傷心。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會做,什么也做不了!

    “悔兒……你知道為什么……你父親給你起名……叫……叫無悔嗎……”

    “娘,你別說話,娘。沒事的,娘,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娘。”

    “孩子……因為你父親……你父親不后悔……認識了娘……也不后悔……生下了你這個……你這個女兒……”

    “我知道,娘。娘,你別說話,娘。小弟弟,你幫幫我呀……我娘她……”

    聶瞳看到世界漸漸黯淡,半空中的漩渦隱隱顯現出來。他無奈地搖著頭,黯然垂淚。

    “小兄弟……謝謝你……救了悔兒……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帶她……帶她……去找……去找……她的……她的……父親……玉佩……玉佩是……信……”悔兒的娘親用盡了生命最后的力氣,斷斷續續地說著話,直到話語戛然而止。

    聶瞳看到漩渦已經成形,吸力已經產生,悔兒娘親的魂魄慢慢地升向半空。但是那魂魄始終在看著聶瞳,等待著他能夠答應。聶瞳默默地點了點頭,就看到臨近漩渦的魂魄滿意地笑著,瞬間被吸入漩渦。

    “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娘……”葉無悔拼命搖晃著娘親,聲嘶力竭地哭喊著。可是,她的娘親已經閉上了眼睛,永遠地閉上了眼睛,臉上卻呈現著滿意的笑容。

    “娘……”葉無悔悲痛欲絕地趴在了娘親的身上。

    震撼大地的馬蹄聲由遠而近,震驚了整村還沒平靜下來的人們。聶瞳默默地站在葉無悔的身邊,神識往遠處望去。他想看看,來的到底是什么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