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十九章 有女無悔 上

紅塵煉心 第十九章 有女無悔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沖進門來的士兵中,有幾人發現了正在奔向墻邊的聶瞳,立即大聲喝喊著追來:“有刺客!包圍客棧!”“刺客,哪里跑?”那幾人個個體型彪悍,步履生風,其中一人跑得最快,幾步就竄至墻邊,一劍刺向聶瞳。更多的人圍攏向墻邊的聶瞳,形成了重重包圍。門外的兵士有一部分闖進客棧,其余的士兵慌亂中迅速將客棧包圍起來。

    聶瞳快速趕到墻邊,奮力向上跳去,他想攀住樹枝,爬出墻去。但是他的身材較矮小,接連跳了兩次,都只差一點兒而夠不著樹梢。眼見帶著寒光的寶劍刺來,危急關頭,他猛地蹲下身子,堪堪躲過劍影,腳下用力一彈,身子頓時彈起,雙手一下抓住了樹梢。樹枝一沉,他的身體又跟著墜落下來。

    那士兵第一劍落空,連忙抽劍斜削,劍刃泛著寒光抹向身體下墜的聶瞳。此時,聶瞳無處借力,無法閃躲,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他想解釋,他想大喊,卻只能暗嘆一聲:我命休矣。他緊張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無情之劍的死亡宣判。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丑鳥突然閃現,鳥喙對準劍尖,閃電般地啄過去。每啄一口,劍體就縮短一截。瞬間功夫,寶劍就只剩下了短短的劍柄。士兵看到這種狀況,連忙撤劍撒手,險之又險地躲過鳥喙的吞食。看到丑鳥振翅飛向高空,手臂僥幸保住的士兵連忙擦了一把冷汗,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其他士兵陸續圍過來,看到丑鳥吞食寶劍的怪事,頓時都愣了神,感到無比的震撼。但還是有幾桿長槍帶著寒芒刺向聶瞳。被拽沉的樹枝開始反彈,將聶瞳彈了上去,以毫厘之差躲過了長槍的直刺。情況危險至極!

    聶瞳沒有感覺到身體的疼痛,連忙睜開眼睛,就看到幾桿長槍出現在腳底。他腳尖一點槍桿,雙臂同時用力一拽樹枝,整個人頓時彈高,又拽住了其他樹枝。丑鳥飛過來,雙爪抓住了聶瞳的頭發,展動翅膀騰空而起,越過高墻飛出了客棧。聶瞳頭發被抓得生疼,心里恨恨地暗道:該死的黑東西,又抓我頭發!

    也許是丑鳥感覺到了聶瞳的恨意,爪子一松,聶瞳就掉了下去,正好落在一匹馬的馬鞍上。馬匹受驚,一聲驚嘶,前蹄剎那揚起。慌亂中,聶瞳抓住韁繩,用力一拽,戰馬前蹄落地,沿著街道飛奔而去。

    “抓住刺客……”客棧內的士兵大聲呼喝著奔向門外。墻外的士兵們也有人看到飛出客棧的聶瞳,他們也大聲喊叫著涌向聶瞳,“別讓他跑了!快抓住他……”看到聶瞳駕馭著戰馬狂奔而去,他們叫囂著,追了下去。

    聶瞳身體較輕,雙手死死地抓著馬鬃,雙腿又緊緊夾住馬肚子,短時間倒也沒有掉下去,一路顛簸著策馬狂奔。小鎮本來就不大,戰馬載著聶瞳很快就奔出了小鎮,沿著大路向前跑去。

    夜色中,戰馬跑得極快。聶瞳的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馬蹄奔跑的震動聲以及身后雜亂的人吼馬嘶聲。零落的箭羽帶著尖嘯聲劃過夜空,射在馬匹周圍的地面上,驚得戰馬不住地狂奔。

    也不知跑出了多遠的距離,反正聶瞳的神識已經看不到身后的小鎮。他看到道旁有一片樹林,縱身一躍,就地一滾,爬起來,閃身鉆進了樹林內,不辨方向的朝樹林深處跑去。戰馬繼續朝前奔跑,而追趕而來的官兵們呼嘯而過,繼續追趕著馬匹。夜色中,他們看不出戰馬上是否還有人在。

    聶瞳沒頭沒腦地奔跑了很久,跑出了樹林,跑過了荒野,直到跑進了一個村莊,累得實在跑不動了,才停下來。一屁股坐在一所房子的墻根處,呼呼地喘著粗氣,心臟砰砰跳動著,既有害怕,又有疲累。不大一會兒,困倦之意上涌,他昏昏睡去。丑鳥落在房頂上,抖了抖翅膀,也一動不動了。

    官兵們沒有追蹤到人,只好沿途返回。途中,也曾搜索了道旁的樹林,自然毫無收獲。他們只知道從客棧里逃出了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卻沒有看清面容。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孩子養著一只很神奇的“烏鴉”,忠心護主,關鍵時刻救了主人的性命。

    留在客棧里的官兵們,看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他們的首領心臟處插著一把致命的匕首,身旁卻躺著一個全身赤*裸的老太太,他們那光鮮靚麗的“女軍師”不見了。首領死不瞑目,臉上留存著驚訝的表情。老太太皮膚松弛,滿臉皺紋,身體上還留有一絲余溫,顯然剛死去沒多久。

    官兵們將客棧內洗劫一空,然后又以搜捕逃犯為名將小鎮內的家家戶戶搜刮了個遍,最終在街道的墻壁上留下一紙緝捕公文,方才馱著首領的尸首滿載而歸,回歸本部兵營。緝捕文書上,畫著一個小孩的背影,頭頂上有一只“烏鴉”,正抓著小孩的頭發。<!--中间广告位置-->畫面粗糙,怪異,令人不忍卒睹。

    小鎮上的人們對官兵畏之如虎,恨在心里。官兵剛走不久,就有大膽之人將緝捕公文撕得粉碎。很多人搖頭嘆氣,一些人恨恨地罵著:“這些該死的官兵,比強盜還狠!”“難怪到處有人起義,老子再年輕十歲,也……”假如聶瞳真的藏在小鎮上,估計人們也會加以保護,甚至會暗自贊嘆他的英勇舉動。

    “小弟弟,醒醒,醒醒,小弟弟……”一個身穿粗布水田裙的小姑娘搖晃著墻根處的聶瞳。小姑娘看樣子有十歲左右,長得眉清目秀,面容白凈。身材略顯纖瘦,卻比聶瞳還要高一些。

    陽光照在聶瞳臟兮兮的小臉上,他被搖醒了。睜開雙眼,聶瞳便看到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盯著自己看。他懷疑自己是在做夢,連忙揉了揉眼睛,繼續看去,果然有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半蹲在自己身前。

    “呀——”小姑娘驟然看到聶瞳的雙眼,頓時吃了一驚,一下子站起身來,逃也似的跑進了院內。

    聶瞳不明究竟,又揉了揉眼睛,站起身來。他伸了個懶腰,舒展了一下筋骨,就聽到肚子里傳來咕咕的叫聲。拍了拍不爭氣的肚子,他伸手往懷里摸去,沒有摸到吃的東西,這才想起師傅給準備的干糧已經跟邋遢老頭分著吃了。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他確實餓壞了。不知道能不能要到吃的?聶瞳心里嘀咕著,朝門口走去。

    半掩的房門處,露出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腦袋兒,小姑娘撲閃著一對大眼睛看過來。看到聶瞳走來,她有點膽怯地問道:

    “喂,你……怎么睡在那兒了?”

    再次看見小姑娘,聶瞳有點兒不好意思起來。他突然意識到,是自己的眼睛嚇到了對方,連忙瞇起了眼睛,生怕再嚇著人家。這時,肚子又不爭氣地咕嚕起來,聲音之響,就連躲在門內的小姑娘都聽到了。

    “咯咯,小乞丐,肚子餓了吧?你等著……”小姑娘笑著,閃身跑走了。

    聶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無聲地笑了笑。他覺得有點兒害羞,又有點兒尷尬。自己渾身上下臟兮兮的,衣服上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掛了幾個口子,果然像個活脫脫的小乞丐。

    不大一會兒,小姑娘跑了出來,手里拿著兩個苞米餅子,一把塞到聶瞳的手里,說道:“小乞丐,給你,快點吃吧。”

    “悔兒,不得無禮!”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話語里帶著些許嗔怪。

    “娘,你看他……”叫悔兒的小姑娘指著聶瞳說道。

    聶瞳正要吃苞米餅子,聽到聲音,抬眼看去,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婦女款款而來。這女子身穿素白襦裙,腰束粉色束帶,右側束帶上掛著一個翡翠吊墜,吊墜垂至裙擺。女子的衣服雖是粗布麻衣,卻很干凈整潔,既能較好地襯托出身材的勻稱,又顯示出主人的干凈利落。

    聶瞳從沒見過長得如此精致的女子,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幾眼。是的,這年輕婦女給人的感覺就是精致。精致的五官,均勻地排布在白皙的面龐上。雖不施粉黛,卻愈發顯得清純秀美。

    產婆楊花絕對算是美女了,但是和眼前同樣三十出頭的女子相比,顯然是多了一些妖媚,而少了一些清純。如果說美艷的楊花如雨中百合,會讓男子想入非非,那么眼前的女子就如同清水中的白蓮,美得令人不忍褻瀆。

    女子對著聶瞳略帶歉意的笑了笑,攬住悔兒姑娘繼續指責道:“娘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對人要有禮貌。這小兄弟劍眉星目,一看就是人中龍鳳。窮困潦倒,只是一時的現象罷了。悔兒,還不快向這位小兄弟道歉?”

    悔兒姑娘緊靠著娘親,撒嬌般地說道:“好啦,娘親,悔兒知道錯了。”她沖著聶瞳俏皮地眨著眼睛,語氣貌似真誠地說道:“對不起啦,人中龍鳳,我……不該喊你小乞丐的。”

    聶瞳想張嘴表達什么,卻不知道該怎么說。他尷尬地舉著苞米餅子,臉卻漲得通紅。

    “悔兒,你……別鬧了。”女子有些嗔怒了。

    悔兒姑娘聽了娘親的話,立即變得嚴肅起來。她一本正經地伸出白嫩的小手,說道:“你好,我姓葉,樹葉的葉,叫無悔,就是不后悔的意思。無悔錯了,咱倆握手言和好嗎?”

    聶瞳愈發不知如何是好,連脖子都漲紅了。他看到悔兒姑娘伸出了手臂,也學著伸出手臂,嘴里憋了半天也只是憋出一個字:“我……”

    突然,遠處傳來了雜亂的馬蹄聲。聶瞳頓時緊張起來,神識一掃,便看到幾十個帶著兵器的莽漢策馬飛奔而來。他一把抓住面前的悔兒姑娘,一個箭步跨進院內,嘴里焦急地喊道:“快……”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