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十七章 禍亂柳花 下

紅塵煉心 第十七章 禍亂柳花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流匪們前腳剛走,邋遢老頭就推醒了聶瞳,并且告訴他,“刀疤臉”搶走了他的兩樣東西。聶瞳撿起地上的寶書、紙和筆,二話沒說就追了出去。那兩樣東西,他都不能失去。吊墜是師門信物,不容有失;小塔里面很可能裝載著娘親的魂魄,更是不能失去。丑鳥看到聶瞳向山外奔跑,立即扇動翅膀追了上去。

    聶瞳邊跑邊用神識查探,終于在跑出山坳后鎖定了流匪們。就這么一會兒工夫,流寇們已經跑了很遠的路程。要是沒有神識觀遠知微的能力,他還真發現不了流匪們逃跑的蹤影。神識是鎖定了匪徒,但是聶瞳卻追不上他們。盡管他拼命地追趕,兩條腿還是沒能跑過四條腿的馬匹。

    沒過多久,遠處就響起了喊殺聲,匪徒們遭遇到大批步兵的阻擊。箭羽聲震動長空,射落了幾名匪徒。匪徒們連忙折轉方向,亡命逃竄。但是,無論他們逃向何方,都遭遇到大批士兵的阻擊。匪徒們最終選擇撤回山坳,據險死守。可惜,退路也被封死,一千多騎兵迎頭殺來。匪徒們被官兵包了餃子。

    聶瞳看到自己也被圍在包圍圈內,連忙隱藏在一簇草叢中。好在他距離戰場還有一段距離,目標又小,且躲藏得及時,才沒有被雙方發現。

    匪徒們負隅頑抗,拼死搏殺,終因寡不敵眾,迅速敗亡。聶瞳躲在草叢里,看到了令他終生難忘的殘酷畫面。刀劍無情,血光四射,人頭被殘忍地割離軀體,血腥的場面令人慘不忍睹。

    聶瞳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在顫抖,陰神不由自主地鉆出囟門,驚恐地看著戰場上的慘像,看向戰場的上空。他的身體瑟縮成一團,雙手緊緊捂住嘴巴,不讓自己驚叫出聲。

    世界在聶瞳的眼中迅速變得灰暗,他又看到了黑暗世界里顯現出的人頭大小的漩渦,懸在半空;聽到了漩渦內傳出的神念波動:生死由命,魂魄永恒,放下執念,轉世托生。

    隨著匪徒相繼被殺,一個個魂影升到空中。有的魂影被吸入漩渦消失不見,有的魂影心有不甘,掙脫吸力的束縛,又撲向戰場中的官兵。

    每一把刀,每一柄劍,每一桿槍,都帶著冰寒的煞氣,帶起凌厲的勁風,迅疾地劃過長空,很多反撲的魂影當即被士兵無意中的動作攔腰斬斷,被煞氣震散,頓時魂飛魄散,永遠地失去了轉世重生的可能。沒有被兵器波及的鬼魂盡管攻擊到目標,卻因抵受不住煞氣的侵蝕而不得不放棄。

    丑鳥似乎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它迅速從草叢中飛出,翅膀輕展,輕盈地飛向空中,張嘴一吸,那些散碎的魂魄就被它吸入口中。灰不溜秋的丑鳥似與黑暗世界的顏色融為一體,就如同一個長著翅膀的灰色精靈,翱翔在光明與黑暗之間。它上下翻飛著,肆無忌憚地吸收著魂魄精氣。那些帶著無邊煞氣的兵器,根本就傷不到丑鳥絲毫。

    聶瞳看到丑鳥無恙,頓時長舒了一口氣。陰神自主歸位,他回過神來。黑暗的世界不見了,陽光照耀下的戰場顯得格外刺眼。鮮血浸染著大地,流血的尸體橫陳,無主的戰馬驚慌地四處奔逃。唯有一只丑陋的“烏鴉”,嘎嘎叫著飛向高空,為血雨腥風的戰場增添了別樣的旋律。

    “刀疤臉”是唯一沒有被殺害的匪徒。他被士兵們五花大綁地推搡到首領面前。首領習慣性地把手一揮,命令道:“搜身。”

    手下立即搜遍“刀疤臉”的全身,搜出了玉墜、小塔以及錢袋。當手下將三樣物品雙手呈給首領時,丑鳥突然從高空直直沖刺下來,一下子叼住玉墜,箭一般地飛走了。

    “嘣,嘣……”

    箭羽聲響起,幾支利箭射向丑鳥。

    丑鳥就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樣,時機恰當地振翅高飛,輕松躲過利箭的射擊。當它飛過草叢時,鳥喙張開,將吊墜丟了下去。聶瞳連忙意念操控,將吊墜攝入手中。他調動意念去操控小塔,但是距離太遠,意念鞭長莫及,小塔無法御使回來。

    首領看了看遠去的丑鳥,沒有在意。他伸手拿過小塔,掂了掂,感覺有點沉,卻看不出是什么名貴物品,但是想到此物是從匪徒的懷中搜出,又覺得它肯定不是凡品,就收了起來。至于錢袋,他懶得理會。手臂一揮,他繼續下令道:

    “人是你們擒獲的,錢幣就由你們分了吧。這人是流寇軍中的頭目,也由你們幾個協助大軍押送回營,留待候審。你們,押走吧。”

    “是!將軍。”幾名手下齊齊應答,紛紛翻身上馬。一名手下將“刀疤臉”提到馬背上,幾人策馬而去,直奔步兵大軍。

    “走!隨本將軍去接軍師。”

    首領一拽馬韁繩,率先朝柳花村奔馳而去。馬嘶聲中,千人鐵騎策馬狂奔,端得是聲勢浩大,氣勢如虹。

    草叢中的聶瞳看著不同方向的兩撥人馬,猶豫起來。陰神出<!--中间广告位置-->竅之時,看到廝殺中的“刀疤臉”,他頓時恍然大悟:難怪我看著他眼熟,這人不正是殺害自己父母的“仇人”嗎?此時,一邊是殺害自己父母的仇人,另一邊的首領拿走了可能裝載著母親魂魄的小塔,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跟蹤哪一邊了。

    遲疑了片刻,他就做出了決定,朝著柳花村的方向跑去。盡管他很想殺死“刀疤臉”為父母報仇,但是他覺得憑他現在的力量根本做不到。再想到其他匪徒都被殺死了,官兵們沒有理由會放過“刀疤臉”,自己殺與不殺,他都死定了。于是,他選擇了跟蹤首領,先伺機奪回小塔再說。

    剿滅匪徒的戰場離柳花村本來就不遠,騎兵們很快就趕到了山坳里。聶瞳盡管被甩開了一段距離,但是他的神識始終能夠鎖定首領。丑鳥沒有跟隨聶瞳,獨自飛到從山坳里流出來的溪流中去了。

    騎兵剛到達柳花村,產婆楊花就挎著一個小包袱走了出來。村里很多人也聽到了馬蹄聲,他們害怕地躲在家里,祈禱著災難不要降臨到自家人的頭上。看到走向村口的楊花,沒有一個人出來送行。整個柳花村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幾只不安分的狗狂吠了幾聲,就沒了動靜。

    走到村口,楊花瞥了一眼邋遢老頭,嘆了口氣,扔給老頭子一袋東西。她轉身走到首領跟前,欠了欠身子,說道:“賤妾依約而來,還請將軍以后不要打擾山村里平靜的生活。”

    “呵呵,只要軍師肯聽從本將軍的安排,本將軍也一定會讓軍師滿意的。來,本將軍親自載你回軍營。”首領伸出了手臂,臉卻笑成了一朵菊花。

    “嗯。”楊花低應一聲,伸手搭住了將軍的手臂。首領順勢一拽,她就落在了馬背上,靠進了首領的懷里。

    “哈哈哈……回營。”首領大笑著扭轉馬頭,領頭馳去。

    “駕,駕,駕……”士兵們緊隨其后,帶起一路風塵。

    邋遢老頭打開袋子,看到滿滿一袋子白銀,頓時老淚縱橫。

    “老伴沒了,要銀子有什么用!”

    老頭子突然來了力氣,用生命奔跑起來。他迅速跑出大山,顫抖著身子停下來,直直地盯著遠方,黯然神傷……“楊花……我的花……”

    隱藏在山腳的聶瞳看到邋遢老頭,突然想起師傅是讓自己保護這個老頭的。他正猶豫自己是不是應該追上去的時候,耳邊又傳來了師傅的聲音:去吧,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聽了師傅的話,聶瞳毫不猶豫地追了上去。他下定了決心,不管會遇到什么困難,他都要拿回那個小塔。丑鳥看到聶瞳奔跑,振動翅膀追了上去。

    也許是怕楊花受不了馬上的顛簸,首領的馬跑得時快時慢。聶瞳跑得氣喘吁吁筋疲力盡,總算沒有跟丟,眼看著一千多騎兵馳入一個小鎮,來到了一個客棧門前。首領扶著楊花進入客棧,手下們立即將客棧團團圍住。街道上的行人,遠遠地看到官兵,早就躲了起來。

    聶瞳躲在離客棧不遠處的墻角,認出了客棧門匾上的字跡——好再來客棧。他正打算用神識去鎖定首領時,就看到首領又走出了客棧。首領把手一揮,對手下吩咐著什么。聶瞳意念鎖定首領,凝神傾聽,就聽到首領命令道:

    “……滅了那個村子,軍師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聶瞳驟然聽到這句話,霎時驚得寒毛倒豎,渾身發緊。這個惡魔將軍,為了一個軍師,怎么還要滅掉整村人?不好!他們要滅的是柳花村,師傅還在那里,我得趕緊去報信。

    聶瞳聽到滅村的話語,撒腿就往回跑。這時,他忘記了身心的疲累,顧不得奪回小塔,心里只想著趕緊回去送信。師傅是從小養育自己的“爺爺”,是自己最親近的人,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一想到官兵屠殺匪徒的血腥場面,他就感到后怕。他甚至已經想象到滿村人皆被殺害的可怕場景,身心就開始發緊,呼吸都變得不夠順暢了。他感覺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冒著寒氣,令肌肉痙攣,讓手腳麻木。他很想停下來休息片刻,但是內心深處卻有一個聲音不斷地告訴他:跑下去,趕快回到村里,不能讓慘案發生……

    長時間的奔跑,先天軟骨的弊端就顯露出來,本就沒怎么休息的聶瞳最終困頓在地,昏睡過去。

    下雨了。聶瞳抹掉臉上的雨水,睜開眼就看到丑鳥正在空中沖著他噴水。丑鳥看到聶瞳醒過來,立即振翅飛走了。聶瞳看了看天,夕陽即將下山。他頓時著急起來。壞了,師傅,柳花村……他一骨碌爬起來,拼命朝柳花村的方向跑去。

    我怎么睡了這么久?我為什么要睡這么久?要是師傅有個三長兩短……聶瞳一邊自責,一邊不要命地奔跑。

    跑到山腳下,跑進山坳里,突然,他頓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了一幕……非常詭異的畫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