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十六章 禍亂柳花 中

紅塵煉心 第十六章 禍亂柳花 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世外桃源般的柳花村失去了往日的平靜。早在第一批人疾馳而過的時候,馬蹄聲就攪擾了山坳里的安寧。柳花人從睡夢中驚醒,心慌意亂地躲在巢穴里,猜測著可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有個別機警者,更是開始潛藏食物,以備不時之需。這里盡管閉塞,對外面的局勢還是有所了解的。

    第二批鐵騎仿佛踏在了柳花人的心里,尤其是那飛揚跋扈的呼喝聲此起彼伏,更是令人心驚膽顫。

    “所有人到村口集合,違令者——殺!”

    一戶戶人家相互攙扶著,瑟縮著身子,陸續走出家門。一些人面色潮紅,一些人酸軟無力,更有甚者,捶胸頓足咳嗽不斷,吐出一口口的血沫子。一百多戶,幾百口人,匯成了一條病殃殃的人流,涌向村口。空氣里,彌漫著令人作嘔的氣息。

    陸老頭混在人流中,佝僂著身子,也顯得很是老弱無力,仿佛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產婆走在最后面,眼神不時地看向騎兵的首領,表情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至于聶瞳和邋遢老頭,早已被押解到首領面前。這一老一少,騎兵們怎么看都像流浪至此的乞丐。因為老的邋里邋遢,走路顫顫巍巍,少的灰頭土臉,肩膀頭上還待著一只灰不喇唧的“烏鴉”。

    首領看了看面前奇葩的二人,示意手下問話。原先喊話之人就問他們看沒看見一伙匪徒逃進了這里,他們是躲在村內,還是逃進了山里面。

    老頭一臉驚恐地看著官兵,渾身顫抖著,哆哆嗦嗦地指了指耳朵,示意自己聽不清。聶瞳一下子見到這么多渾身充滿煞氣的官兵,也害怕得很。他本來就不善于表達,現在更是說不出話來。手臂抖動著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我……我……”“我”了半天,也沒蹦出一句完整的話。

    問話之人啐了一口,罵道:“媽了個巴子的,原來是個啞巴!白白浪費老子的時間。”他作勢拔刀,想要威嚇老頭時,卻被首領喝止:

    “行了!留著精神問別人吧!別讓那些人靠得太近。”

    首領顯得有點不耐煩,揮了揮手。端詳著那些自動停下的柳花村人,他皺了皺眉頭,捂住鼻子,哼出兩個字——瘟疫。

    專職喊話的手下策馬趨前幾步,喊道:“爾等聽著,我們是日月帝國洪總督座下參將李志大人的先鋒隊。李大人保家衛國,親自帶兵追擊流寇至此,若爾等包藏禍心知情不報,小心你們的腦袋不保!”他看了看人們驚若寒蟬的樣子,冷哼一聲,道:“村長是誰?出來答話。”

    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正要邁步走出,卻聽到有人大聲說道:“村長,就是前面那個裝聾作啞的老頭子!”中年男子看著走上前去的楊花,猶豫了一下,終究沒有走上前去。柳花村的人們不解地看著楊花走過去,沒有阻止。有幾個男子伸了伸手,又縮了回去。

    前頭的官兵們看到妖嬈多姿的楊花,全都眼前一亮。他們的眼睛早就逡巡著柳花村的年輕女子們,心里已經充滿了失望。這桃紅柳綠的小山村風景如此秀麗,怎么就沒出落出一個花姿招展的美女呢?

    看看這些女子,要么粗皮糙臉,要么笨頭笨腦……即便是身材較好一點的,也是灰頭土臉,一副病怏怏的樣子,一看就是禁不住“家伙兒”的貨!現在竟然主動走出一位“美女”來,他們的心就飄了起來。即便是他們的首領,也看得目瞪口呆忘記了答話。怪只怪楊花早先站在人群后面,他們沒能看到。要不然,估計首領早就點名并親自問話了。

    看到官兵們的表情,楊花“撲哧”一聲笑了,玉手連忙輕掩櫻桃口,腰肢如風拂柳枝般輕輕擺動。這看似不經意的動作,頓時令她媚態百生,風情無限。直看得官兵們齊齊咽了一口吐沫。見慣了胭脂俗粉的首領忽然覺得,眼前的女子恰似雜草叢中綻放的百合,愈發顯得嬌艷不可方物。

    楊花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凌厲,旋即俯身施了一禮,說道:

    “各位官爺萬福,小女子親眼看到一百多流寇進入山內去了。這位老將軍,那山谷深處是一個死胡同,中間卻有一個隘口,是一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所在。將軍若一味進逼,流寇必然會死守關隘而負隅頑抗。將軍,與其損兵折將,不若聽小女子一言。”

    楊花說完話,又施了一禮,就靜立不動。官兵們聽了楊花的陳述,紛紛點頭。他們若是知道這如雨潤百合般的女子原本是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嫗,不知道心里會作何感想?

    “你想讓本將軍放過他們?”首領回過神來,臉現不快地問道。

  <!--中间广告位置-->  “不是。”楊花連忙回應。一陣風吹來,吹動了荷裙,愈發顯現出身姿的曼妙。楊花攏了攏鬢角的發絲,鎮定地看著首領。

    “那……引蛇出洞?”首領沉吟道。

    “將軍英明!”楊花立即拱手贊道。

    “好!本將軍可以依你。但是,本將軍雖是參將,身邊卻缺少一位足智多謀的女軍師。姑娘心思縝密,正可為朝廷效力。”首領語氣果決,似不容拒絕。

    “賤妾久居深山,故土難離。”楊花卻不為所動,果斷地拒絕。稱呼也不再是“小女子”,而是變成了“賤妾”。

    “主簿,為何帝國版圖中沒有標注這個村子?”首領扭頭問道。

    “回稟李將軍,此地群山連綿,小村又偏居一隅,恐怕是……”

    “好了。凡帝國境內的村莊,都需為國效力。此村人丁興旺,卻多年無視朝廷,不服兵役,不交賦稅,留它何用?來人呀……”首領盯著楊花,氣勢咄咄逼人。

    “將軍,這里正鬧瘟疫,會傳染各位軍爺……”楊花似生出懼意,尖聲喊道。

    “區區流感,藥到病除。本將軍不缺藥物,缺的是軍師。”首領絲毫不為所動。

    “賤妾只是一個山野村婦,沒什么見識,不值得將軍厚愛……”楊花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聲音卻越來越低。

    “刀劍準備……”首領大喝一聲。

    “慢著!將軍……待將軍剿滅匪徒之后,賤妾定會……”楊花連忙阻止,語氣有些慌亂,有些遲疑。

    “好!一言為定!傳令前軍,撤!”首領看了看柳花村人,把手一揮,率先調轉馬頭。不大一會兒,官兵們走得一干二凈。

    柳花人紛紛對楊花道謝,贊頌著她的義舉,各自攙扶著散去。陸老頭看了楊花一眼,也隨著人流歸去。聶瞳仍然傍在邋遢老頭身邊,重新回到墻根處。老頭的神情更添憂傷,嘴里不斷地叨咕著:“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

    時隔不久,追蹤流匪的兩列騎兵也撤了出去。柳花村重新歸于平靜。然而,柳花人的心卻很難平靜。因為最早進去的那一撥人還沒有離去,他們才是這場禍亂的根源所在。

    一天過去了,那伙“流匪”沒有出來。兩天過去了,山村里依然平靜。是夜過半,幾條人影晃進村內,一道人影竟直奔山外。這些人沒有驚動村民,只是引起了幾聲犬吠。

    第三天的黎明,“流匪”們策馬馳來,分散到各家各戶,開始搶食山村人家的早飯。看到明晃晃的刀劍,看著流匪們兇神惡煞的模樣,柳花人不敢反抗,乖乖地獻出食物,眼瞅著他們狼吞虎咽卻不敢作聲。

    填飽肚子以后,流匪們的“流”性暴露了。他們開始為自己儲備食物,頓時鬧得山村里雞飛狗跳。年輕的女子們也遭了秧!流匪們滿足了口腹之欲,還要滿足自己的性*饑*渴。手無寸鐵的山野村民,哪里是刀山血海里討生活的流匪們的對手?但凡反抗者輕者重傷,重者白白丟掉了性命。

    “刀疤臉”頭領自然是進入到最具姿色的楊花家中,飽餐了食與色。心性早已大變的楊花非但不會拒絕,還刻意逢迎配合著“刀疤臉”的動作,讓雙方都得到了精神和肉*體上的滿足。

    “刀疤臉”飽餐秀色的后果就是,頭昏腦漲,精神萎靡,變得如同丟魂失魄的行尸走肉一般。他機械地重復著一句話:“村口小孩的小塔是寶貝。”然后翻身上馬,招呼著手下直奔村口而去。

    陸老頭似乎很幸運,他治病的那一戶人家沒有匪徒光顧。不過,即便是有匪徒光顧也沒事,因為匪徒們不會對滿臉褶子的老頭老太太感興趣的。

    當匪徒們趕到村口的時候,聶瞳正在熟睡。他擔心鬼魂們攻擊老頭,整晚上都沒休息。天光大亮的時候,鬼魂們不敢出來,他才放心地睡著了。丑鳥感覺不到聶瞳有危險,又飛進小溪里戲水去了。

    一個匪徒將明晃晃的大刀架在老頭的脖子上,老頭子便噤若寒蟬,瑟縮著身子不敢出聲。“刀疤臉”很順利地從聶瞳的懷里掏出了小塔、“人間有仙”和黃紙包裹著的毛筆,脖子上掛著的玉墜盡管很小,也被“刀疤臉”拽下來,放進了自己的兜里。他看了看紙筆和空無一字的黃紙本,厭棄地扔在地上,拿著小塔擺楞了幾下,看不出是什么寶貝東西,但終究沒有丟棄,揣在了懷里。

    “刀疤臉”再也沒有搜到什么東西,立即翻身上馬,大手一揮,流匪們絕塵而去。他們不知道,山外面,正有一個大口袋張著口,等待著他們鉆進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