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十四章 產婆的秘密

紅塵煉心 第十四章 產婆的秘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見過了生母的怨魂,聶瞳猜測那些晃動的虛影也是人死后的鬼魂。他認為鬼魂不會無緣無故地加害于他,要不然他也活不到現在,再加上本身又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所以他也沒多想,直接就推門走了進去。那些“鬼魂”聽到門軸的響聲,齊刷刷地看向門口,看到聶瞳后,頓時一哄而散,鉆入墻壁的縫隙中去了。真是一群膽小鬼!聶瞳若有所思地看向屋內。

    屋頂很低,窗口又小,而且正值驕陽初升,光線還未能斜射進屋內,房間里光線暗淡,顯得陰森森的。屋內家徒四壁,只有一座土炕還在對抗著不時侵襲的風雨。多年無人居住,糊在窗戶上的紙已經被風雨吹毀,只有零星的紙片還粘在干裂的木質窗欞上。糊墻的紙早已發黃,破落,露出了泛白的土坯。房屋的四角已經裂開,黑幽幽的縫隙很是嚇人。

    聶瞳對于這個“家”沒什么認同感,看到房屋的破敗也不以為意。土炕與小木屋里木床的位置相同,都是在北面。他習慣性地爬上炕,倚著墻坐在了土炕的中間。感應了一下丑鳥,聯系清晰真切,說明丑鳥離得很近,他放下心來。左右無事,他開始整理自己的物品。

    首先拿出的是有點兒沉的“小塔”。這東西胡蘿卜大小,有節有棱,通體青白色,塔底有一個圓洞。他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就擺楞起來。小塔十三節,八面八棱,棱錐體。塔尖上有一個葫蘆,與小塔連為一體。

    最初發現它時,也曾研究過,那時還不習慣用神識觀察。如今用神識掃視,仍然看不透塔體。這讓他很納悶。他的神識能夠穿透厚厚的墻壁看清外面的事物,竟然看不穿這細如蘿卜的小塔!然而,越是看不透,越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塔身看不透,那就看塔底。神識順著圓洞往里面看去,他立即看到了一個廣闊無邊的世界。咦?怎么里面的空間這么大?他感到奇怪,就凝神往更深處看去。神識受意念的操控,看得越來越遠。當達到神識所能看到的極致時,他看到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塔”字。這個字比房屋還大,貼在漆黑的巖壁上,愈發顯得光彩奪目。

    “塔”?難道這個東西叫“塔”?“塔”又是什么東西?正當他疑惑不解之時,忽然感覺到更深處傳來熟悉的精神波動,似乎在召喚著他。

    這種感覺怎么這么熟悉?不是黑東西,難道是……娘親?一想到可能是娘親,聶瞳就著急起來。他睜大了雙眼,集中精力,目不轉睛地往里面看去,希望可以解除自己的疑惑。可惜的是,直到他把眼睛瞪得疲憊不堪,也沒能看到深處有什么。但是他仍然不肯放棄,就這么直直地盯向遠處。

    也許是用眼過度,耗盡了眼球內的精氣神,體內其他地方的先天真氣就沿著經脈補充過來,導致了真氣在經絡里的流動。真氣的流動帶動了丹田內的漩渦,而漩渦的運轉又帶動了靈丹的旋轉。就這樣,體內的真氣以丹田為中心,在全身的經絡里自動運轉起來。一縷丹田之氣逆流而上,飛快地補充到眼球里面去了。

    此時,眼內的雙瞳重合起來,眼睛瞬間閃亮,他的視線如閃電一般射向更深處,看到了更深處的一個字——“鬼”。這個字同樣閃著耀眼的金光,卻比“塔”字小了很多。在看清“鬼”字的剎那,他感覺到那熟悉的精神波動似乎正是從“鬼”字上面發出的。只是“鬼”字閃耀的光線太明亮,他看不清上面有什么。

    他的重瞳只維持了一息就瞬間散開,再也看不清塔內的一切。一股更深的疲憊彌漫雙眼,他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雙眼太累了,自動開啟了自我保護模式。

    盤腿打坐,閉目養神的時刻,他的心思電轉:讓我感到熟悉的,一個是娘親的魂,另一個就是黑東西。難道娘親真的跑到這東西里面去了?那她為什么不出來呢?“塔……鬼”,難道這東西叫做“塔鬼”?不對,我是倒著看的,那么,它應該叫“鬼塔”才對。“鬼塔”?難道這東西是專門用來裝鬼的?哎呀!娘親不會是被裝進去出不來了吧?想到此點,他更加著急了。

    可是,著急又有什么用呢?他現在連看都看不清,又有什么辦法?怪只怪自己功力不夠!也許……師傅能有辦法吧?聶瞳放心不下,就想起身去找師父。他睜開雙眼卻沒感覺到光,眼前一片漆黑,還是什么也看不到。無奈之下,只好繼續閉目養神,爭取早點看到路,也好去找師傅解決問題。

    縫隙里的“鬼魂”看到聶瞳坐著不動,又都露出頭來。有的呲著牙,有的伸著舌頭,有的沖著聶瞳做鬼臉……各種樣子都很瘆人。聶瞳因為精氣神消耗過度,神識也無法視物,所以看不到各種“鬼樣子”,也就無所謂害怕了。

    “鬼魂”們看到恫嚇無效,而聶瞳又毫無反應,就都大著膽子撲了上來。有咬鼻子的,有咬耳朵的,有掐脖子的,<!--中间广告位置-->還有的去咬聶瞳下面的“小弟弟”……但是它們沒有實際的身體,物理攻擊力就差了太多,一時半會兒還造不成多大的傷害。

    聶瞳感覺到身體上的異樣,就揮舞著小塔去驅趕。個別倒霉的“鬼魂”不幸被小塔底部的圓洞圈中,再也沒有出現。這一現象被其他“鬼魂”發現,頓時一哄而散,在遠處呲牙咧嘴地威脅著,卻再也不敢靠近。

    過了一會兒,有一個“鬼魂”壯著膽子飄到小塔底部,想要看個究竟,結果剛一靠近圓洞,就被吸了進去。其他“鬼魂”見狀,剎那間驚惶逃竄,躲進縫隙里去了。

    夕陽隱入山巒,夜幕籠罩山村。聶瞳的雙眼還沒有完全恢復,看東西模模糊糊的,神識也難以及遠。他只好繼續打坐恢復,消耗著漫漫長夜……陸老頭一直在忙,無暇理會他。

    山坳深處,產婆所在的小院里,一棵茂密的大桃樹幾乎籠罩了整個小院。房屋不高,僅有的一個窗口也被磚頭堵死了。此刻,夜深人靜,遠處傳來幾聲犬吠,愈發顯現出夜的靜謐。但是,小院里卻是鬼影晃動,帶起陣陣陰風。無數鬼魂飄浮在半空,齊刷刷地看向屋門,靜靜地等待著什么。

    村口倚墻而坐的孤寡老頭往村莊深處望了一眼,嘆了口氣,又閉上了眼睛,嘴里猶自嘆息著:“楊花……我的楊花……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老頭嘴里的“楊花”,就是村中唯一的產婆。老頭與楊花原本是一對恩愛夫妻,男的英俊,女的貌美如花。兩人相濡以沫,相敬如賓。唯一令人感到惋惜的是,兩口子始終沒有子嗣,但是兩人始終不離不棄,愈發恩愛有加。也正因為如此,更讓村里的人們羨慕不已與嘖嘖稱道。

    不料,三十年前,楊花竟莫名其妙地得了一場大病,而陸老頭恰巧又不在村中。老頭焦急萬分,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守著時而大喊大叫時而痛苦呻*吟的妻子獨自嘆息,暗自垂淚。

    病情只持續了兩天,楊花又奇跡般地好了起來。當時,正趕上一個年輕的小媳婦生孩子難產,而村中的產婆卻恰在此時去世了。適逢其會的楊花竟然非常大膽地為女子接生,并讓女子順利產下一子。自此,楊花就順理成章地成了村中不可或缺的產婆。

    但是,病好了的楊花卻性情大變,不但對著丈夫大吵大鬧,而且還把丈夫趕出了家門。非但如此,余韻猶存的楊花竟開始勾三搭四,不斷將精力過剩的男子引入家中享樂。而一些男子竟然像著了迷入了魔一般,接連不斷地偷入門庭,意亂情迷地行那茍且之事。

    而年近五十的楊花得了雨露的滋潤后,居然奇跡般地回返青春年華。皺紋減少了,皮膚滑膩了,看起來就像三十剛出頭,活脫脫一幅成熟水蜜桃的模樣,愈發的吸引人了。一時間,狂蜂浪蝶蜂擁而至,晝夜不歇。

    丈夫盡管被趕出家門,卻不愿意就此離去。他整日間徘徊在家門外,自然就發現了事情的異常。為了維護妻子的聲譽,也為了保存自己的顏面,五十出頭的丈夫只好忍氣吞聲,暗地里哀求,勸說,希望妻子能夠回心轉意。

    但是,無論他是哭天抹淚地勸說,還是捶胸頓足地哀求,都無濟于事。楊花就好像長蟲吃稱砣——鐵了心,照樣我行我素。對于丈夫的百般阻撓,她還暗地里指使那些狂蜂浪蝶出手教訓于他。輕則鼻青臉腫,重則骨斷筋折。

    柳花村的人們漸漸發現了異常。但是,無論是旁敲側擊委婉勸說的,還是親眼目睹當場點醒的,這些人無一另外地都受到了教訓,而且事后還會失去應有的記憶。很多婦女及家人想要集體討伐她,卻苦于沒有證據,只能作罷。

    這楊花雖然行為不檢點,但是每次給人接生卻都能夠順利完成,讓人家皆大歡喜。因而很多人對于她的行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何況這楊花盡管與人歡好,卻從不過度索求,不會對男子造成太大的傷害。再說村里也不能沒有接生的穩婆,沒辦法,只好順其自然。

    等到陸老頭回到村里,楊花突然收斂了,再不敢胡搞亂搞,但是仍然不讓丈夫踏入家門。丈夫去求陸老頭給說情,陸老頭搖頭拒絕,聲稱自己只管行醫治病,不管人間感情的糾葛。丈夫早已看出此楊花已非彼楊花,卻又無計可施,只好守在村口,每日盼著妻子能夠回歸昔日的溫情款款。一直守到現在,已屆耄耋之年!

    門開了,產婆一躍而起升上房頂,立即對著院子里晃動的鬼魂們頤指氣使地發號施令:村口那個老頭子早晚會壞了老娘好事,你們現在就去除掉他!那個新來的孩子,老娘看著不順眼,你們盡快趕走,實在趕不走……也除掉好了!

    “是,上仙。”滿院的鬼影一起點頭,迅速分成兩撥,飛快地飄走了……

    (新書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