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十三章 入世行

紅塵煉心 第十三章 入世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丑鳥飛到肉眼不可見的靈氣漩渦里面,跟聶瞳搶奪天地靈氣。聶瞳也不以為意,依舊一遍遍地演練著五禽導引動作。因為丑鳥的加入,靈泉所蘊含的水之精氣、藥田樹林所散發的草木精氣等天地靈氣,被聶瞳更加快速地吸引過來。

    陸老頭輕輕飄落在地,看了看漸漸失去光澤地藥草,皺了皺眉頭,沒有阻止聶瞳的舉動。他心里暗想:是時候帶他離開這里了。這種奪天地造化的事情,若是讓他再來一次,我這些珍貴的藥草可受不了。

    聶瞳沒有注意到草木的變化,更不知道陸老頭心里想什么。他的心神專注于體內真氣的運行狀況,漸漸進入了云淡風輕物我兩忘的超然之境。這種狀態就如同打坐中的櫻寧,全身自主而動而心無所覺。他身心合一,動作純熟自然,毫無阻滯。

    四年來,他每天都在習練五禽導引術,每一個動作早已爛熟于心,整套動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揮灑自如。在練習時,他還有意識地于體內運轉大小周天,從而避免了枯燥的打坐練功。正因為有了時間的累積,他才能做到心無掛礙地重復著習慣性的動作。

    外來的精氣進入體內,跟體內的真氣交融,運行于經絡之間,潛移默化地拓寬著經脈,營養著全身的筋骨血肉。大小周天自主運行,將精氣源源不斷地輸送進丹田里,被真氣漩渦所包容。而漩渦內的靈丹吸收轉化了太多的天地靈氣,逐漸變大。

    靈丹在變大,包裹靈丹的漩渦變得更大。丹田的空間有限,漸漸容納不下變大的漩渦,而經脈里的真氣仍然持續不斷地輸送進來。這就導致漩渦越來越凝實,越來越厚重,而旋轉的速度就越來越慢,最終對靈丹形成了擠壓,讓靈丹也變得凝實,濃縮。

    當丹田內的漩渦不再吸收外來真氣后,聶瞳從天人交合的狀態中超脫出來。他感覺精氣神格外充足,全身舒暢無比,充滿了力量。神識內視丹田,靈丹大了一圈,隱隱透出光澤。他明白,自己的靈丹距離還轉金丹又近了一步,但是要想將靈丹完全轉換為金丹,修煉的路程還長著呢。

    道家修真,講究以自身為爐鼎,煉形悟道,尋求長生。一千多年來,很多得道成仙的修士總結自己的修煉心得,流傳后世,形成了道家獨特的修煉體系。“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長生路千難萬險,非大毅力難以證道,得見不朽。聶瞳有幸踏上了修真的道路,盡管僥幸結丹,壽增遐齡,也只是才起步而已。修真的路,何其遠兮!

    陸老頭看到聶瞳收功,立即沉聲說道:“不入世,難證大道。明日帶你回柳花村。”說完話,老頭子升空而去,看得聶瞳羨慕不已。他心想:我什么時候才能像師傅一樣來去自如呢?

    柳花村,聶瞳是知道的。他于夢中陰神出游,得見生母怨魂的經歷,知道柳花村是自己的出生地,但也僅僅是出生地而已。對于柳花村,他沒有特別的印象。與柳花村不同的是,他在小山谷里生活了將近十年,早已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家。而今就要離去,還真有點兒依依不舍。但是他向來聽話,陸老頭怎么說,他就怎么做。

    來到寒潭邊,看著丑鳥,他想表達明天離去的意思,卻不知道該怎么說。無奈之下,他只好坐在潭邊,對著丑鳥念誦了一遍道經五千言:“道可道,非常道……”

    丑鳥照例對著他唧唧叫了兩聲,就不再理會他。他也不想想,即便是他能對丑鳥說出離開的意思,人鳥不同類,丑鳥能聽得懂嗎?

    回到小木屋里,摸著曾經扶過的墻壁,看著曾經滾過的地板和床鋪,他有一種莫可名狀的情緒。再寫一遍五千言吧,看著墻邊自己寫過的一摞摞紙張,他心里想到。默默地爬上床,拿過木板和筆墨紙硯,再次坐到經常練字的位置,他熟練地書寫起來。時而快,時而慢,似乎在回憶著曾經的過往。

    入夜,沒有風,只有寒潭水散發出來的潮氣,細碎的飛瀑聲愈發襯托出山谷的靜謐。小木屋中,毫毛摩擦紙面的聲音與呼吸的氣息相和,顯得格外清晰。

    一抹曦光映進山谷的時候,陸老頭來了。

    “瞳兒,該走了。”老頭子只說了一句話,就沒了下文。

    聶瞳一夜未睡卻毫無困意,他摸了摸懷里的小塔和“人間有仙”,摩挲著相伴近十年的木板,最終用一沓子寫過的紙張包裹住毛筆,揣在了懷里。默默地走出木屋,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就從木屋上滑了下去,徑直走到寒潭邊。他靜靜地看著丑鳥,然后指了指它,又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示意它飛過來。

    丑鳥唧唧叫了幾聲,撲閃著翅膀在藥田上方盤旋了兩圈,又飛回寒潭里。它不再理會聶瞳,似乎不愿意離開。

    陸老頭走過來,拉住聶瞳的手,腳尖一點地就飛了起來。聶瞳不愿<!--中间广告位置-->意丟下丑鳥,著急地回頭喊道:“哎——哎——”

    丑鳥看到聶瞳真得升空而去,這才顯出著急的樣子。它不甘心地對著藥田嘎嘎叫了幾聲,飛快地向著聶瞳追去,最終落在了聶瞳的肩頭。

    丑鳥選擇了追隨,聶瞳的心情頓時放松下來。回頭再看時,只看到水天一色的一線寒潭,就被動地橫向飛去。

    盡管不是自己飛上高空,聶瞳也難掩心中的激動與好奇。往遠處看去,大如車蓋的太陽剛剛躍出云層,光線還不太刺眼;往下看去,連綿起伏的群山掩映在云山霧鎖的云靄之中。視野很開闊,景象很奇妙!初出茅廬的聶瞳感覺一切都非常新鮮,一切都充滿了神奇。

    仔細看了看陸老頭,他一臉的平靜淡然,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他的腳下,既沒有可御使的飛劍,也沒有色彩斑斕的祥云,然而飛行卻很平穩,速度更是一閃而逝般飛快。

    眼前所見所感,令聶瞳心潮澎湃,波瀾起伏。御空而行,真是太美妙了!天馬行空,自由自在。自己什么時候也能像師傅這樣呢?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修煉,爭取早日實現心中的愿望。

    咦?速度這么快,為什么感受不到拂面的風?漸漸平復了激動的心情,聶瞳就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神識一掃,他明白了。原來,在他們身體的周圍,還有著一層無形無色的氣墻。他們就好像處在一個球形的氣泡里一樣,不受外界的影響。

    “氣泡”飛快地飄過群山,降落在一個山坳里,柳花村到了。聶瞳凝神觀看,村外柳樹茂盛,村中桃花嬌艷,一條小溪從山巒內流出,流經小村,流出村外。視線轉過山川屏障,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鋪展在眼前。這里的景色之美,竟堪比山谷內的洞天。

    “瞳兒,師傅會飛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

    陸老頭一臉嚴肅地告誡一聲,徑直走向柳花村。聶瞳點頭答應著,神識掃視村內,便找到了那個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那個所謂的“家”,自己出生的所在。看到陸老頭走進村子,他加快腳步,追了上去。丑鳥拍了拍翅膀,在村子上空盤旋了一圈,飛向小溪去了。

    陸老頭剛走進村子,就被村口一個倚墻而坐的邋遢老頭看見了。這老頭七八十歲的樣子,衣著破爛,兩眼昏花,頭發亂糟糟的,看情形好似沒有子嗣的孤寡老人。他看到陸老頭,似乎很興奮,顫顫巍巍地扶著墻站起身來,聲音顫抖著說道:“陸神醫……回來啦……你看看我……是不是也中了……瘟疫……”

    陸老頭掃了一眼邋遢老頭,笑著說道:“老哥,你沒兒沒女,又沒人愿意接近,怎么可能中瘟疫呢?你……沒什么事的。這是一顆解餓的藥丸子,你吃下去吧。”陸老頭說著話,將一個鵪鶉蛋大小的丹丸彈進了老頭的嘴里。他從老頭身邊走過,沒有停留。

    那老頭聽了陸老頭的話,眼神一亮,又坐了下去。嘴里咀嚼著丹丸,嘟噥道:“人老了,反而怕死了……”陸老頭幾句話一說,這老頭連說話都不打顫了。他瞅了聶瞳一眼,沒有打招呼。

    聶瞳從老頭身邊經過,也用神識掃了老頭一眼。他看出老頭的機體很衰老,卻不知道有沒有毛病。一只大黑狗趴在一戶人家的門口,沖著聶瞳“汪汪”了兩聲,又趴下不動了。

    聶瞳眼神掃過房屋的陰暗處,感覺有人影晃動,仔細再看,卻什么也沒有。他狐疑著,跟著陸老頭來到了老頭子的家門口。

    一位中年男子走出門來,看到陸老頭,突然神情激動起來。他興匆匆的跑過來,邊跑邊大喊:“呀!陸神醫回來啦!快,快點跟我回家看看,我兒子和老婆快不行了……”

    陸老頭連家都沒進,就被人拉走了。至于無關緊要的聶瞳,中年男子無暇理會。男子的叫喊聲驚動了村中的很多人家,不大一會兒,各家各戶都有人走出來,急匆匆地去尋找陸老頭。村中的產婆開門看到聶瞳,趕緊又關上了門。

    聶瞳也注意到產婆,恍惚間似乎看到產婆的身上有一層虛影在晃動。他還沒來得及細看,產婆就不見了。看了看師傅緊閉的家門,他搖了搖頭,向著自家的大門走去。

    小院不大,圍墻低矮,房屋不高,窗戶很小,整個院落顯得破敗不堪。屋里的采光肯定不好,聶瞳心里想著,下意識地用神識掃了掃屋內,頓時看到陰暗的屋子里很多虛影晃動。難怪那半年我經常啼哭,他心里暗想。那些晃動的虛影讓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苦瓜的文字如果有幸被書友瀏覽,那是苦瓜的榮幸!苦瓜在此致謝!并懇請書友為苦瓜投上一張寶貴的推薦票。推薦票人人都有,不花錢的。收藏更是只需輕輕一點。您的支持,是苦瓜碼字的動力。)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