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十章 有圖有真相

怨魂靈鬼 第十章 有圖有真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陸隨風看出聶瞳是先天道體,從小就為他打通經絡,熬煉形體,為他步入修真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但是,作為師傅,他除了讓聶瞳打坐練字以外,還不曾耳提面命地教給聶瞳如何修煉。

    因此,聶瞳并不知道人體是可以吸收天地靈氣為己所用的,更不會什么導引術。這就導致體內的先天真氣后繼乏力,他只勉強看完了第一面的內容,就難以為繼了。饒是如此,他也開闊了眼界,了解了一些修真的法門。

    這第一面講述的,正是修真入門的“人仙”境界——筑基與結丹。書中講到,凡有九竅者,皆可修仙。而一個凡人一旦筑基成功,也就踏入了修真的大門,能夠內視,煉形,退病強身,壽命無形中得到增長。若能再進一步,僥幸結丹,就能保命固形,做到八邪之疫不害,壽增遐齡。盡管有形之軀終必壞,但是相比于人生不過百年的凡人來說,也算是凡間的“仙”人了。

    筑基階段,由打坐開始,經歷心齋、櫻寧,最終達到坐忘的境界。這第一關實際就是心關。凡人(欲)念叢生,心便不能安寧。而修真就是要返璞歸真,做到心境淳和,無私無垢。修煉的第二關是煉形,退病強身。第三關是聚人體大藥,為沖擊下一境界做好準備。這一階段需渡人劫天劫,渡過去了,壽命延長;渡不過去,嗚呼哀哉。所以這一階段中的修士其實跟凡人的區別并不大,甚至于有的修士遭遇劫難,還不如一些凡人活得長久。

    修士結成內丹,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人仙”。修士信心苦志,潛心修煉,令氣血旺盛,形體更為牢固,若氣運加身,復得外藥,靈丹初成,才算進入結丹期。內丹若止于靈丹,則修為止步。只有修成金丹,令自身爐鼎固若金湯,才有望結成圣胎,進入“地仙”境界。也就是說,結丹階段也有三關要渡。第一關,結靈丹;第二關,轉金丹;第三關,結圣胎。

    人仙境界的顯著特點就是能夠煉精化炁。無論是筑基階段還是結丹階段,都需要修士逆天而行,于體內逆行小大周天,煉先天之精為炁,穩固爐鼎,延年益壽。

    人總是有好奇心。就如同一件事,你越是不說,他就越想知道。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價后,得到答案反而后悔不已,也不愿意被別人蒙在鼓里。聶瞳也是這樣,明知道紙張里隱藏著與修真有關的內容,哪里還按捺得住好奇心?

    還沒等到精氣神完全恢復,他就迫不及待地去看第二頁內容,可是無論怎么看,都看不到片言只字。神完氣足之后再看,仍然看不到。

    他有些沮喪,卻又無可奈何,只好把目光投向了第一頁的反面。這回倒沒失望,他看到了上半頁的三幅人形圖。第一幅圖是一位道士在打坐;第二幅圖很是特別,竟是一個裸*體的道士打坐圖,圖中的男子盡管雙腿盤坐,卻難掩雙腿間的一柱擎天;第三幅圖畫著一位道士,好整以暇地站立著。

    他覺得下半頁上應該還有內容,卻依然無法看到絲毫,只好作罷。

    目光集中到第一幅圖,那道士竟如同復活一般躍然紙上,吐氣開聲,講解著打坐的姿勢與心路歷程。姿勢分交疊和盤臥兩種,配合著兩種手勢,各有姿態演示。而心路歷程則從心齋到櫻寧,再到坐忘,講述了各個階段的身心感應與呈現的狀態。

    道士的語調平緩,聲音卻很有感染力。聶瞳不由自主地依言而行,跟隨道士的演示而演練起來。他曾經在打坐練字的時候不自覺地進入到物我兩忘的境界,體內的先天真氣自主運行,讓他踏足到筑基階段,后因生母怨魂的原因而重新跌落凡塵。機緣巧合之下,他因“丑鳥”而遭遇劫難,反倒成全了他,使他再次筑基成功。因為境界已到,所以一經修煉,自然水到渠成。

    他還小,身心未曾蒙塵,所以也沒什么欲*念妄想,所謂的心齋,對他來說根本形不成阻礙。這倒是應了那句“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佛家偈語。

    心齋無礙,打坐櫻寧。櫻寧,櫻寧,櫻而后寧。這一過程,其實就是由靜到動,再由動入靜的身心歷程。打坐時,并不是閉上雙眼,眼不視物,而是調心入靜,心神不被外物所擾,尋求心境上的平和,在清靜無為中修養身心,達到修煉的目的。然而,越是想入靜,心神越是容易念及紛擾。因此,調心入靜很難,而由動入靜就更難了。

    好在聶瞳的經歷不多,只止于陰神出游所見所思,而且他的心神正隨著道士的言行而走,心神就有所依傍,兼且他本性質凈,未染纖塵,因而并沒有因外物的紛亂而產生幻<!--中间广告位置-->象,失去本真。他安神守竅,真氣自動運行小周天,一遍一遍地沖刷經絡,沖擊穴道,漸次錘煉筋骨血脈,改變著體質。

    不知何時,聶瞳的全身竟毫無先兆不由自主地顫動不已。幸虧他雙腿盤臥,不能起身,否則,說不定會手舞足蹈起來。然而這些他都無所覺,心境早已進入無知無覺的忘我狀態。

    也許是因為身體顫抖得厲害,抑或是顫抖的時間有點長,他懷里的小塔竟從衣襟里露出了大半,用不多久就會掉落下去。但是,他的身體卻慢慢停止了顫動,顯然是由動入靜了。那小塔也終究沒有掉下去。

    一般的修士打坐,都是在師門的授意下,刻意在子午之時或卯酉之時修煉,以期達到最佳狀態。但是紙書上并沒有交代打坐所需的時間段,陸老頭也沒有特別強調,看來這打坐修煉是隨時隨地都能修煉的了。

    心神無覺,坐忘無時。很多人一旦坐忘,若無外物打擾,便很難從其中超脫出來。有的人一坐幾年,甚至有的人打坐幾十年,仍然沉浸其中,難以蘇醒。

    聶瞳也是這樣。打坐之初,眼神不離道士的身形,兩耳專注道士的話語。漸漸的,他的心神進入定靜狀態,道士不見了,聲音消失了,身體如同進入虛空,周圍深邃幽靜,什么也感知不到。而后,世界失去了形跡,就連自己的身體都感知不到了。他進入了坐忘之境。若這種狀態維持的時間過長,心神就有可能迷失,也是相當危險的。

    長時間的打坐,衣襟終究沒能承受住小塔的重量,那小塔無聲地墜落下去,落在了聶瞳的雙腿之間,砸疼了他的“命根子”。心神受到外物的刺激,聶瞳醒了過來。他不但沒感覺到疲憊,反而覺得通體舒泰,精氣神十足。

    睜開雙眼,他看到了一個寧靜祥和的夜晚。微風輕拂無聲,飛瀑如匹練般晶瑩潔白,幾顆疏星點綴的晴空上,一輪明月撥灑著清輝,照亮了南山峰頂。咦?師傅怎么坐在山頂上?

    陸老頭似有所感,看了聶瞳一眼,贊嘆道:“先天道眼果然神奇,片刻功夫就堪破了秘密。這小子資質也不錯,頭一回修煉就坐忘成功。入定三天,收獲果然不小,都能看到老頭子我了。”

    聶瞳不知道自己一坐就是三天,他覺得神清氣爽,就看向第二幅圖。第二幅圖中的道士也如同賦予了生命一般靈活起來。他閃著金光,懸于空中,口中振振有詞:

    “內照煉爐鼎,周天需逆行。尾閭夾脊關,玉枕匯泥丸。通督接任脈,退病復強身。煉精還為炁,聚藥下丹田……”

    隨著話語聲,那裸*體道士的身體上顯現出督脈與任脈的運行路線與各大要穴的具體位置。

    聶瞳過目不忘,只看了一遍,就記住了小周天循行的路線與各個穴道的名稱。他開始按圖修煉,很快就進入狀態。他的境界就在這里,也曾不自覺中進入過“一陽生”的境地。如今有意識地內視,就發現真氣果然是逆流而上,所過之處,穴道噼啪作響,如歡呼,似吟唱。

    一個周天運行完畢,第二個周天自動接續,如此循環往復,周而復始。聶瞳感覺到一股股熱流流遍全身,最終匯于下丹田,而圖中那一柱擎天的怪樣子,也同樣顯現在他的下體。慢慢的,他感覺到體內的先天真氣越來越充盈,丹田內的真氣更是越聚越多。

    天亮了,陽光照進山谷,聶瞳停止了周天的運行。連續修煉了一夜,他不但沒有困意,反而感覺精氣神更勝從前。站起身來,舒緩了一下有些麻木的雙腿,來到門外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他覺得身心格外放松。水潭里,那只丑鳥獨自游來游去,似乎很喜歡待在水中。

    聶瞳不知道,他這不急不躁的心態,又得到了山頂上陸老頭的贊許。其實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有張有弛,急功躁進反而失之下乘,于身心更是毫無益處。

    第三幅圖不再是打坐修煉。那站著的道士被激活以后,立即做著各種動作,卻沒有吐氣開聲地講解。他一會兒如猛虎撲舉;一會兒如靈鹿奔抵;一會兒如熊晃;一會兒似猿提;一會兒如鶴飛……各個動作連貫施展,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聶瞳過目不忘的本領又彰顯了威力,他只看了一遍就記住了各種招式。當然,為了熟記于心,他還是多看了幾遍。

    小木屋里地方有點窄,他決定到寒潭邊去嘗試練習動作。可是,他再次看向水潭時,卻發現那只丑鳥不見了,抬頭看了看樹上的鳥巢,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聶瞳頓時著了急。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