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九章 人間有仙

怨魂靈鬼 第九章 人間有仙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啊——”聶瞳大叫著摔了下去。稚嫩的尖叫聲滿含著驚恐,回蕩在小山谷,蓋住了細碎的流泉飛瀑。他覺得,這回絕對慘了,即便摔不成肉泥,渾身也得散了架,尤其是屁股先著地的話,肯定摔成十六瓣了。

    樹上的“丑鳥”似乎沒有放過聶瞳的意思,飛速地追擊下來。在聶瞳即將著地的時刻,它的兩只爪子卻一下子抓住了聶瞳的頭發,翅膀飛快地扇動著,竟然想把聶瞳拽上去。

    感受到頭皮被拉扯的劇痛時,聶瞳同時又感覺到身下突然冒起一股柔和的風,將他的身子輕輕托了一托。

    南山頂上,陸老頭收回揮出的手臂,捋了捋山羊胡,微微點頭,自語道:“嗯,維護契約精神,很好!”

    山谷內,“啪嗒”一聲輕響,聶瞳輕飄飄地落到地上。“哎喲!”他習慣性地哀嚎,卻沒感覺到屁股上經常傳來的那種酸爽得直叫人發狂的痛感。

    說來話長,其實這一切都發生在聶瞳即將落地的瞬間。一只手本能地往頭上抓去,另一只手又習慣性地揉了揉屁股,聶瞳什么也沒抓住,就順勢撫弄了幾下頭皮,抬眼看去,就看到那只灰不溜秋的“丑鳥”徑直飛進寒潭,降落在水面上。

    “你——”聶瞳拔腿追了過去。他想表達點什么,卻不知道該怎么表達。(怪老頭,都怨你!讓那孩子都不知道該怎么交流。“阿嚏!阿嚏!”打坐的陸老頭莫名其妙地打了兩個噴嚏。他狐疑地看了看四周,嘟囔道:誰在念叨我?老頭子招誰惹誰了?)

    聶瞳追到岸邊,看到丑鳥獨自在水里游來游去,看都不看他一眼。凝神細看,發現它的眼神中竟暗含著一絲淡漠。聶瞳的心里莫名地一痛,仿佛感同身受一般,體會到它很想記起什么,卻怎么也回憶不起來。

    它想記起什么?為什么會有這種神情?聶瞳的心莫名地受到感染,竟凄惶起來,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身父母雙亡的情況。他有些黯然,一股悲意不能自已,流下了幾滴清淚。

    “丑鳥”似有所感應,沖著聶瞳“唧唧”的叫了幾聲,聲音里含著無奈,透著悲意,很是落寞。

    一切似乎都沒來由,但總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線將聶瞳與丑鳥牽連在一起,讓他們彼此有所感應,同病相憐!

    聶瞳很想對丑鳥說些什么,卻不知道該怎么做。他索性坐在岸邊,對著丑鳥習慣性地念起了經文:“道可道,非常道……”

    “唧唧!”丑鳥又叫了兩聲,游得離聶瞳近了一些,算是作出了回應。對于經文,它似乎不怎么感興趣。

    看到山谷內的怪異現象,陸老頭不由地啞然失笑。他長身而起,徐徐降落山谷。手指沒有掐訣,腳下沒有祥云,就連空氣都沒有產生大的波動。

    寒潭中的丑鳥好像感受到危險一樣,突然寒毛倒豎,炸翅驚飛。它“嘎嘎”叫著,驚恐飛逃,閃電般竄進樹林。似乎覺得有什么不妥,它又瞬間飛回,降落到聶瞳的頭頂。眼神死死地盯著從天而降的陸老頭,鳥喙里發出驚恐的鳴叫,翅膀拼命扇動,爪子卻緊緊地抓住聶瞳的頭發。

    聶瞳的頭皮被抓得生疼,卻沒有感受到丑鳥的惡意。他強忍著疼痛往上看去,就看到陸老頭一臉微笑地降落下來。

    “爺爺。是爺爺。”聶瞳喊話間,抬手撫了撫丑鳥的腦袋。丑鳥似乎對聶瞳很是信任,任憑他撫摸了幾下,漸漸安靜下來。

    “嗯,跟我回木屋。”陸老頭沒有理會丑鳥,扔下一句話,就飄進了小木屋中。

    丑鳥看到陸老頭離開,又飛進寒潭里去了。聶瞳看了看丑鳥,轉身走向木屋。有了爬樹的經驗,他三兩下就爬了上去。剛一進入木屋,就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他竟然看不到周圍的墻壁,只看到陸老頭呈打坐姿勢懸在半空,正一臉嚴肅地看著他。凝神再看,周圍的一切好像都不見了;側耳細聽,瀑布聲、風聲都聽不到,耳朵就好像失聰了一樣。

    “瞳兒跪下,給師傅磕頭。”陸老頭說道。聲音里包含著不容拒絕的威嚴,影響了聶瞳的身心。

    聶瞳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心里卻在納悶:師傅是誰?難道爺爺就是師傅嗎?

    “嗯,從今以后,爺爺就是你的師傅。你記住,人前喊我爺爺,但要把師傅放在心中。”

    “現如今,拜師修真的規矩是:拜天、問道、受戒。你既已拜了師傅,就不必拜什么天了。從今而后,你只需拜師長,其他任何情況下都無需跪拜,也不能跪拜。這一點你要切記,如有違反,師傅立即將你逐出師門,永不承認師徒關系。<!--中间广告位置-->”

    老頭子言辭犀利,不容置疑。聶瞳非常認真地點了點頭。

    陸老頭繼續說道:“問道,就是你提出一個不解的問題,師傅會給你解答。現在,你就問吧。”

    俗話說,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聶瞳的心門是敞開的,眼窗和耳窗也開得很敞亮,但是這一張嘴卻好像生銹的鐵門一樣遲遲不能很好地開啟。

    他有很多疑問,比如娘親的魂魄哪里去了?那個黑東西怎么變成一只鳥了?我為什么對它有親近感等等。可是,他愣是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嘴張了很長時間,也說不出話來。

    正當他憋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陸老頭捋著山羊胡微笑道:

    “嗯,很好!你現在還小,不問是對的。等將來對道的理解加深了,再提出有深度的問題來,才更有意義。那么,師傅就說一說‘受戒’的事。受戒呢,就是要你遵守一定的規矩。唉!其實很多規矩都不必遵守的……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三點:尊師,重道,不以法術嘩眾取寵。瞳兒,你記住了嗎?”

    聶瞳懵懂地點點頭,脖子也漲得通紅了。

    “好了。你既已拜我為師,師傅也不能不表示表示。這是師門令牌和修真秘笈,你且拿好。”陸老頭說話間從懷里掏出兩件東西來。一個普通的玉石吊墜,一本泛黃的紙書。他往前輕輕一送,兩件物品就懸在了聶瞳的眼前。

    玉石吊墜形似扇貝,薄如紐扣,只有兩個拇指蓋大小,半透明狀,表面為灰白色,稍厚的部分呈灰綠色,用一根紅線串著。調動神識去看,吊墜內的空間竟如同一方小世界,灰白的是天空,灰綠色的是懸空的山脈,山脈的主峰上,刻著一個大大的“陸”字。

    雖然聶瞳不知道這吊墜有什么作用,但既然是師傅所賜,他就理所當然地掛在了脖子上。伸手去拿紙書,手臂立時被紙書墜得沉落。幸虧另一只手也瞬間捏住紙書,紙書才沒有脫手墜地。他沒想到,看似只有十幾頁的紙書竟這般沉重。

    另外,他還發現了一件怪事。整本書的紙張都很厚,雖已泛黃,卻并無損壞。但是,無論是紙書的封面、封底、書脊,還是里面的十數張厚紙,統統沒有顯現出哪怕是一個字來。

    聶瞳捧著紙書研究了半天,也毫無頭緒,正納悶時,陸老頭又鄭重地解釋道:“師門令牌只是證明你師門身份的一個小物件,并沒有多大用處。你不必輕易示人,但要妥善保管,不容輕失。至于那本書,只要用心鉆研,師傅相信你一定能夠看到里面的內容的。此書是師門秘寶,不能有失,更不能讓外人翻看。為師說的話,你一定要牢記在心。這就是尊師與重道。”

    認真傾聽著師傅的話語,聶瞳頻頻點頭。等到師傅不在繼續說話,他抬頭再看師傅,就看到師傅并沒有懸空,而是端坐在木床上,正看著自己微笑。

    木屋的墻壁映入眼簾,流泉飛濺的聲音鉆進兩耳。他的視覺和聽覺又都恢復了正常。神情錯愕的當口,師傅的身影從身邊飄過,閃出門外不見了。只留下一句話語回響在耳邊:“你接著研究秘笈吧……”

    聽了師傅的話,聶瞳尋思道:師傅既然說里面有內容,那就一定有內容,只是我還沒找對方法,才看不到。我該怎么辦呢?眼神不經意地掃過床頭,他看到了那塊寫字時常用的木板。仿佛流星劃過夜空一般,一個念頭在他的腦海里閃現:嗯,我若是按照以往寫字的姿勢來看書,是不是就能看到書上的內容呢?

    心有所動,聶瞳立即付諸于實際行動。他迅速拿過木板,來到經常練字的墻邊,雙腿交疊盤坐,將木板平放到雙膝上,再把紙書平放在木板上。他沒有急于求成,再盲目地去翻看那本書,而是安心打坐,閉目調神。

    等到神完氣足之后,他沒有睜開眼睛,而周圍的一切卻盡在眼底。這種法門正是神識視物,觀遠知微。聶瞳既能神識內視,當然也能神識外放,只不過他自己并不知情罷了。

    神識掃向紙書,他仍然什么也沒看到。怎么還看不到?他心內狐疑,突然想起燒毀娘親衣服的事情,依稀記得好像是一股清涼之氣灌注了雙眼,才導致了那種狀況。心念一動,竟然感覺到真的有氣流流向雙眼。奇跡出現了。他看到,紙書的封面上真的有字跡顯現:人間有仙……陸隨風。四個篆書大字寫得輕靈飄逸,三個楷體小字透著率性本真。

    聶瞳心內激動起來,迅速翻開一頁。一行行娟秀的小字頓時映入眼簾:筑基與結丹,仙凡一步間。煉精還為炁,性命兩交關……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