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八章 成仙意

怨魂靈鬼 第八章 成仙意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陸老頭一整夜都沒回小木屋。聶瞳就在打坐中睡著了。一夜無夢,直到陽光照進山谷,他才醒來。睜開眼便看到床頭上放著糕點,量很大,足夠吃好幾天。

    爺爺給我準備了這么多吃的,想來應該是好幾天都不會回來了。聶瞳吃著糕點尋思著。老頭沒給他安排事做,他反而很不適應,心里總覺得不夠充實。

    看自己抄寫的書,沒意義。那些書的內容早已經印在腦子里了。左右無事,聶瞳只好打坐。坐著坐著,忽然想起那個“黑東西”來,心里就納悶不已:我怎么會對那個黑東西有親近感呢?怎么感覺跟娘親的那種親切感又有點兒不一樣呢?難道娘親的魂魄也被那個東西給吸收了?

    想到這種可能,聶瞳頓時全身發緊心里發慌。他不愿意娘親有這樣的下場,就趕緊用心去感應那種親近感。也許是離得太遠了,那種感覺若有若無。若非仔細感應,根本就感應不到。

    為了弄清真相,聶瞳來到了那棵樹下。向上看了看,鳥巢還在,黑東西依舊一動不動地待在里面。他決定爬上去,近距離看一看“黑東西”,再次感受一下那種水**融的親近感。

    大樹很粗,大概需要三五個成年人才能合抱過來。大樹很高,大約有七八十米高。光是樹干就有五六十米,而且沒有分叉。想要爬上去,難度特別大。但是聶瞳不怕,因為在他的腦海里還沒有困難這個概念。

    他說干就干,開始手腳并用地爬樹。樹皮粗糙干裂,有凹溝,有凸棱,形狀極不規則,盡管增加了摩擦力,但是也很容易造成皮膚擦傷。好在聶瞳的皮膚柔韌而致密,不容易擦破皮,再加上爬小木屋的經驗,他很快就爬了四五米高。

    可是,再往上爬就困難了,因為他的體力不夠。又勉強往上爬了兩米左右,他已經手腳無力,難以為繼了。手臂和大腿的肌肉開始發抖,一陣陣酸痛的感覺刺激著心神。他拼命抱著樹干,咬牙堅持著,不肯輕易放棄。雙腿費力地夾住樹干,一只手臂剛剛抬起,身體就開始下墜。聶瞳一禿嚕到底,一屁股坐到地上。

    “哎呀!呼——呼——”手心傳來撕扯般的疼痛,聶瞳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他趕緊吹了吹小手,又揉了揉大腿和屁股,半天沒能站起來。他疼得要命,累得夠嗆,短時間沒法再爬了。

    我一定要爬上去,仔細感應一下那種感覺,看看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娘親盡管恨我,怨我,但娘親就是娘親。那黑東西如果真的吸走了娘親,我一定想辦法讓它還回來。聶瞳心里打定了主意,開始專心靜養,恢復體力。

    兩柱香時間后,聶瞳站了起來。他毫不猶豫地抱住大樹,又開始攀爬。心里認定了做這件事,單純的聶瞳就付諸實際行動,至于有沒有危險,他根本就沒考慮。像上次一樣,爬了有六七米高,他又掉了下來。

    他一邊休息,一邊琢磨:總是掉下來可不行,萬一我要是爬到很高的地方,又掉了下來,還不把屁股摔成八瓣啊!怎么辦呢……對了,如果我只讓雙手使勁,累了就用腿使勁夾著大樹休息,然后再接著爬,沒準就能爬高了。

    想出了辦法,聶瞳又開始實踐。這回連原來的高度都沒爬到就摔了下來。沒辦法,只讓手使勁,累得更快。雙腿趕緊夾住大樹休息,手還沒緩過勁來,腿也累了,于是就步了前塵。怪就怪這先天軟骨,太不給力了!盡管能夠走路了,力量還遠遠不夠。

    不行。看來還是得手腳一起用力才好。嗯,我就以雙手用力為主,雙腿幫著用力。等累了以后,我再以雙腿用力為主進行休息,然后再往上爬。休息夠了,就開練,聶瞳的爬樹大業又開始了。還別說,這次還真讓他多爬了半米多。結果呢?一樣是屁股著地,呲牙咧嘴。疼啊!爬得越高,摔下來就越疼。

    勁兒小是吧?那我就拿你來練勁兒了。聶瞳一邊休息,一邊沖著大樹發狠。休息夠了,他又開始了攀爬……

    聶瞳的一舉一動,都被南山頂上的陸老頭看在眼里。他捋了捋山羊胡,感嘆道:“一人一山,為之仙。一人援木求巢,升高亦為仙。這孩子,已經有了成仙的意愿與機緣。且看他的毅力如何,若真能辦到,老頭子我……就正式授徒!”說話間,一陣山風吹過,吹得老頭子須發飛揚,道袍飄飄,還真有點兒仙風道骨的樣子。(注:仙的繁體字寫做“僊”,右半邊的意思是人爬到高處取鳥巢,加上“人”字旁,表示人升高成仙。)

    聶瞳鍥而不舍,一爬就是一整天。掉下來,休息休息,接著往上爬。爬了一天,也沒超過八米。盡管成績不如意,他也不氣餒。事關娘親,他說什么也不能放棄。

    第二天,天剛放亮,聶瞳就開始爬樹了。爬上去,禿嚕下來。繼<!--中间广告位置-->續爬,繼續禿嚕……他一邊爬,一邊總結經驗,手腳開始協調起來。無奈體力有限,一天下來,成績依舊不理想,但總算超過了小木屋的高度。

    第三天,聶瞳繼續跟大樹較勁。征服這棵大樹,成了他現在唯一的目標。一天過去了,成績有所提高,他爬到了一屋半的高度。說來也怪,鳥巢里的黑東西始終一動不動,如同進入了冬眠一樣。

    轉眼間,五天過去了。功夫不負有心人,聶瞳爬到了樹干的三分之一處。他感覺到手腳的力量增加了,體力逐漸變強。

    但是新的問題也出現了。越往上爬,對體力的要求就越高,爬起來就越是吃力。而且隨著高度的增加,禿嚕下去的速度也越快,摔得也就越疼。以至于他再也不敢隨便往下禿嚕了。

    可是,往上爬不爬在他,禿嚕不禿嚕,卻由不得他來選擇。每次禿嚕下來,都摔得他呲牙咧嘴好半天。那滋味,要多酸爽有多酸爽,酸爽的就差哭爹喊娘了。不過,他依然選擇了堅持,痛并快樂著,磨練著體質,磨煉著意志。

    十天過去了,聶瞳還在往上爬。“放棄”這個詞,在他的詞典里找不到。每一米的堅持,都伴著無數的汗水;每一次揮動手臂,都伴著筋肉的酸痛,全身的顫抖;每一回墜落,都伴著靈魂的顫栗,撕扯的痛苦,以及撕心裂肺的哀嚎。可喜可賀的是,他也終于爬過了樹干的一多半距離。

    陸老頭在山頂上默默地關注著聶瞳,每一次堅持都讓他怦然心動,每一回墜地都牽扯著他的神經,不知不覺間,眼角掛上了無聲的淚花。他很心疼孩子,卻選擇了默然以對。修真的路千難萬難,如果沒有頑強的毅力做后盾,如何能破繭成蝶化凡為仙?

    樹干越往上越細,過半的高度上,聶瞳已經能夠雙手雙腳同時環住樹干了。這種情況,對于爬樹的人來說就有利多了。聶瞳雙手死死抱住樹干,就可以讓雙腿得到緩解,而雙腿盤住樹干,也能讓手臂得到調整。如此一來,他掉下去的機率就小了很多。但是,體力不支仍然是阻礙他向上的最大障礙。他照樣還要面對禿嚕下去的后果。

    半個月以后,雙手、雙臂內側以及大腿內側都磨出了厚厚的繭子,尤其是手指肚上還擰出了血泡,只要跟樹皮接觸,稍一用力就會傳來鉆心的疼痛。不過,聶瞳已經不在乎這些,因為勝利已經在望了。他已經攀住了樹冠上的樹杈,爬上去就可以從容歇息了。

    聶瞳總算坐到了最下層的樹杈上。鳥巢就在上方第四層的樹杈上,那種親近的感覺格外強烈起來。聶瞳沒有急于攀爬,他身心疲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養足精神。再說,他的目的并不是掏鳥窩,而是要近距離地體驗那種感覺,尋找他心中問題的答案。

    聶瞳一邊休息,同時細心地感應著。這感覺確實很親切,似乎我們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系,但是娘親給我的感覺是血脈想通的。這兩種感覺并不一樣,看來娘親并沒有被它吸走。聶瞳分析出結果,心情便放松下來。但是他心中仍有一個疑問:為什么我和它會有親近感呢?

    出于好奇,他決定親眼看一看那個“黑東西”。有樹杈可以借力,聶瞳很快就接近了鳥巢,看到了里面的大“籃球”,耳邊又聽到了那強有力的跳動聲:怦怦,怦怦……

    突然,“籃球”動了起來,旋轉著升起一米多高,又一下子落到鳥巢里,晃動了幾下,又不動了。聶瞳新奇地看著這一切,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還沒摸到,他就停住了。因為他聽到了“嗒嗒”的敲擊聲,就如同雛鳥在敲擊著蛋殼。

    不大一會兒,黑殼果然裂開了縫隙,一個尖尖的鳥喙露了出來。鳥喙黑中透青,尖細而鋒利。只一露頭,它又縮了回去。“嗒嗒”聲繼續,黑殼裂縫越來越大,很快就完全裂開,一只灰不溜秋的“丑鳥”露了出來。

    “丑鳥”見到聶瞳并不害怕。它撲楞了兩下翅膀,也盯著聶瞳看起來。也許是聶瞳的重瞳看著很詭異,“丑鳥”直沖過來,尖細的鳥喙刺向聶瞳的眼睛。

    聶瞳本能地用手去擋,結果腳下一滑,整個人就摔了下去。還好拽住了一根樹枝,聶瞳吊在了半空中。他使勁蕩著樹枝,想重新回到樹上。可惜樹枝有點細,不堪重負地斷掉了。聶瞳真得掉了下去……

    (題外話:苦瓜認為世上真的有仙人。因為仙人不一定就是那種騰云駕霧住在仙界的人。世間那么多參禪悟道的高人,總有幾個證道成仙的。只不過他們神通不顯于人前,我們又無緣接觸罷了。一家之言,千萬別較真。

    另外,也不是隨便某個人爬上樹去掏鳥窩就具備了成仙的機緣。還要看你掏的是什么鳥,身邊有沒有仙師,關鍵是你有沒有仙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