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七章 應劫煅體 下

怨魂靈鬼 第七章 應劫煅體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木水靈駕鶴而歸,越過重重殿宇,直奔玉山主峰的山巔。山巔有一棵松樹,長得枝繁葉茂。樹下有一中年模樣的道人正在打坐。道人的面前放著一個蒲團。除此之外,別無長物。

    “老爹,看靈兒拿來了什么?”木水靈一抖手,小黑球飛向道人。她往下一躍,輕飄飄地落在蒲團上。仙鶴輕盈地盤旋一圈,飛走了。

    中年道人袖袍輕揮,將小黑球定在眼前,仔細地端詳著,沉吟道:“渡劫失敗?元神離體?好厲害……咦?水靈體……因緣線……嗯,亦劫亦緣……”道人忽然長身而起,倏忽間沒了蹤影。只余下話語在空中飄蕩,消散……

    “靈兒,安心打坐,采藥歸壺。老爹設法去滋養它……”

    “哼!又故弄玄虛。”木水靈嘀咕了一聲,抱元守一,開始打坐練功……

    無名谷,聶瞳像餃子一樣在寒潭沸水里上下翻滾。同樣起伏翻滾的,還有一個嬰兒拳大小的半透明圓球。

    陸老頭一臉嚴肅地站在潭邊,還不時往水里投放著各種藥草。呵呵,難不成這老頭子想要熬煉一整潭的人肉草藥粥?還是想把聶瞳煉成“人丹”?

    寒潭很小,潭水持續滾沸,經久不息。泉眼細流,補充著寒潭水源,一時間也難以讓水溫驟降。

    陸老頭盯著上下起伏的小圓球,喃喃自語:“唉!渡劫神鳥,元神脫逃。劫來,緣來,獎賞來,因緣際遇。這孩子……人劫身受,天劫煅體,好劫啊,好劫!經此一劫,道體初成,應該可以提前修煉了。”老頭捋著山羊胡,靜靜地看著水中的情況。

    火候還不夠啊!看來還得加把火。老頭心里想著,朝潭水單手虛劃兩圈,整個潭水就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大水漩兒。另一只手向前一推,一團無名虛火直射水漩兒底部,燃燒起來。

    潭水慢慢垂落,卻沒有水花四濺的現象發生。那團無色虛火依舊在水底燃燒,并不熄滅。這個怪老頭,跟飛仙宗木知秋相比,恐怕境界也不低。

    幾柱香時間后,虛火熄滅。老頭點點頭,低喝一聲:“瞳兒還不醒來——”聲音渾厚,聚音成線,直貫聶瞳雙耳。

    聶瞳被生母的怨魂逼出了眼神通,又因眼神通消耗元氣過大而昏迷不醒,但是他體內的先天真氣還在自主運行,護持著全身,同時也在抵消著侵襲而來的熱氣。所以,他只是進入了龜息狀態,是昏而不死的。陸老頭一聲道喝,立即喚醒了他的意識。

    聶瞳一蘇醒,就感覺到渾身被燙的難受。但是,他并不知道身在何處,本能地睜開眼看,頓時被熱流沖擊了眼球,他大叫了一聲“哎呀!”趕緊閉上了眼瞼。好在從小就接受藥浴,眼睛已經習慣了熱度,并沒有受到多大傷害。只是別人會大聲喊“燙”,他卻只會“哎呀”一聲。陸老頭的話語,一向金貴的要命。

    “凝神內視,側耳傾聽。水涼了自己爬上來。”陸老頭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聶瞳依言而行,果然就看到了身體內的情形。真氣所到之處,都能被他清晰地看到。一條條經脈,一根根血管,遍布全身。他已經能夠陰神出游,神識視物的本領早就擁有了。所差的,也就是老頭子的點醒而已。

    事情有時候就是這樣,一層窗戶紙而已,不捅不破,一經提點,頓時恍然大悟。因此,他不但看到了真氣在體內的運行路線,更是看到真氣與外來熱氣之間以皮膚以及筋脈為戰場的交鋒。

    熱氣氣勢如虹,沿著全身毛孔與各大竅穴長驅直入。真氣雖少卻也能嚴防死守,逐漸消減熱氣的溫度,最大限度地減弱了熱氣對身體的傷害。而長時間交鋒的結果就是,他的皮膚筋脈更加柔韌,更加具備耐受力。

    非但如此,他還詳細了解了體內的結構,以及五臟六腑的具體位置,更是聽到了心臟強有力的跳動聲:怦怦,怦怦……

    聽到來自體內的聲音,聶瞳想起了老頭的交代——側耳傾聽。他有意識地氣貫雙耳,靜聽響聲,就聽到了嘈雜的震耳欲聾的水沸聲,猶如千軍萬馬在奔騰,在嘶吼。

    嘶吼聲雖盛,卻掩蓋不住戰鼓聲——怦怦,怦怦……那鼓聲竟與自己的心跳聲頻率相同,似乎產生了共鳴,一起脈動。

    那是什么聲音?聶瞳納悶,神識尋聲而去,就看到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小圓球。小黑球上下翻飛,自身還發出有規律的律動,如同自己心跳的和聲。哦,原來我是<!--中间广告位置-->在水潭里。難怪爺爺說水涼了就爬上去。

    聶瞳的心神有了目標,那種全身滾燙難忍的感覺反而消失了。殊不知,陸老頭趁他不注意,又給潭水加了把火,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這老頭,也不怕把聶瞳燉熟了。那可就真成了好大一鍋人肉湯了。

    潭水熱度不減,持續熬煉著聶瞳的身形。潭水里的藥液浸潤著他的皮膚,絲絲縷縷地滲入進去。而長期的藥浴導致藥力過剩,相當一部分藥力沉積在他的筋骨血肉里面,沒能完全轉換為精氣為他所用。

    現在被陸老頭像煉丹一樣的熬煉著,他體內沉積的藥力開始了緩慢的轉化。草木的精氣逐漸轉變成真氣,補充到先天真氣的大軍之中,成為了維護身體的中堅力量。慢慢的,真氣越來越多,充盈在經絡里面,達到飽和狀態以后,一些真氣開始在丹田內積聚,隱隱有結成丹丸的趨勢。

    聶瞳現在剛不到六歲,自然不會意識到,他下面的小弟弟已經驕傲地挺直起來,生動地顫抖著,持續不斷地昂著高傲的小頭。他還小,根本就不知道這物件除了撒尿以外還有什么別的用途。正因為小而單純,才不會出現管溢現象,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就實現了煉精化氣的筑基過程。

    水慢慢變涼,聶瞳爬上岸來。他感覺到衣服里有什么東西硌著他了,伸手摸索,就掏出一個硬物來。

    這東西小塔形狀,(聶瞳沒見過塔,自然不知道塔是什么形狀的。)胡蘿卜大小,通體漆黑,有節有棱。他不知道這是什么,就翻來覆去地研究。牙咬咬不動,磕它它不折。看到底部有個圓洞,手指頭伸進去,夠不到底。弄不明白,索性又放回了懷里,回頭讓爺爺看看就是了。

    聶瞳站在岸邊,看向水潭,就看到整個潭水都綠乎乎的,水面上漂著那個黑不溜秋的圓東西。不知怎的,他感覺自己對那“黑東西”有一種親近感,似乎他們之間存在著什么聯系一樣。

    黑東西在水面上慢慢地轉動,所過之處,綠水頓時變得清澈透明。水里的草木精氣好像都被黑東西吸干了似的。聶瞳明白了,一定是藥草讓潭水變綠了。回頭一看,整個藥田變得慘不忍睹。很多藥草都變成了“光桿司令”,一些藥草甚至只剩下埋在土里的一截草根,但凡成熟的藥果,一律消失不見。難怪水都綠了!聶瞳感嘆道。

    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為什么能夠看到埋藏在土地下的草根,為什么能夠真切地聽到黑東西有規律的律動聲。他更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站了很久,卻一點都沒感覺到累。不知不覺間,聶瞳已經做到了聆音、細視,連筋骨都變得強健有力了。

    黑東西就像個貪吃鬼,無底洞,持續不斷地旋轉,吸收,似乎不把藥液吸凈絕不收兵。隨著不斷地吸收藥液,它的體積慢慢變大,而且吸收的速度越來越快。當潭水都變得透明,黑東西已經變成籃球大小,它安靜地漂在水面上不動了。

    也就兩柱香的時間過后,“籃球”突然滾動起來,“嗖”的一聲落在藥田里。

    “哎呀!藥草……”聶瞳意識到不妙,拔腿沖向藥田。他還是慢了一步。那“籃球”已經在藥田里滾動了幾圈,許多幸存的藥草也已經變成了埋在地下的草根。

    也許是因為聶瞳追了過來,也許是它已經吸足了藥草精氣,黢黑的“籃球”旋轉著,升到了半空。位置剛剛好,聶瞳來到黑東西下面,伸手夠不到,跳腳也夠不到。正當聶瞳不知所措的時候,黑東西又往上升去。

    小木屋旁邊的大樹頂上,茂密的樹冠的枝杈間有一個鳥巢。聶瞳看到,那黑東西心安理得地鳩占鵲巢,落到鳥巢里不動了。看了看幾十米高的參天大樹,聶瞳搖了搖頭,邁步回到小木屋下。他又犯了愁。木屋離地面四五米高,他該怎么上去呢?

    陸老頭每次抱著他,都是腳一點地就上去了。老頭不在,他只好自己試著跳了跳。還別說,他真的跳了半米多高。可惜他這一米多點的小身高,還差得遠,怎么也夠不到。

    沒辦法,爬吧。聶瞳想出了辦法,開始付諸于實踐。爬了一米不到,他就跌了下來。接著爬,一米多,兩米多……幾經反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總算爬了上去。氣喘吁吁地趴在門外的木頭上,聶瞳開心地笑了……

    夜幕降臨山谷,聶瞳盤膝坐在小木屋的床上,他四下里看了看,心里感到奇怪:娘親……哪里去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