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五章 孽緣 下

怨魂靈鬼 第五章 孽緣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沒有任何意外,聶瞳的父母在潛逃的途中被刀疤臉以私自逃跑的罪名殺害了。只能旁觀的聶瞳感覺到心中傳來莫名的刺痛,他看到整個世界瞬間黑暗無邊。可他偏偏能夠看清一切,地上冰冷的尸體,以及正在從尸體里冒出來的飄忽身影。一個長發白袍,一個青袍散發。

    一個人頭大小的漩渦突兀地出現在半空,漩渦里傳出無比威嚴的聲音:生死由命,魂魄永恒,放下執念,轉世托生。這聲音如鐘波般罩向那兩道飄忽的身影,滌蕩神魂,沖洗怨念。白袍身影首當其沖,慢慢飄向漩渦。

    “不——我不能放過那個孽種!”

    白袍身影大聲尖叫,聲音攪亂了鐘波,身影擺脫了吸力。它驀然轉身,迅速撲向青袍身影。“都是你的錯,種下那樣的孽種!”白袍身影長發翻飛,露出慘白的面龐,它咆哮著,張開黑洞般的大口吞向青袍。

    青袍身影卻一動不動,任由白袍身影將其逐漸吞食。它突然看向聶瞳,喃喃出聲:“都是我的錯,我愿以殘魂償還。但愿你放下怨念,放下執著。聶家不能絕后,孩子沒……”青袍的身影消失了,聲音也戛然而止。白袍體內,一縷金光乍現,將身影照得透亮。

    乍現的金光將漩渦扭曲,讓鐘波消散。白袍身影也突然看向聶瞳,怒吼著撲了過去:“孽種,我恨你!老娘吞了你——”

    南山頂上,陸老頭看了看拘在手中的怨魂,又看了看飄在身邊小人狀的聶瞳,嘆了口氣,道:“你怨他恨他,卻令他陰神出游;他因你而生,自有因緣果報。孽緣亦是緣,緣由命數,山人緣何插手?罷了,老頭子不管了。”

    言畢,老頭松手放開了怨魂。怨魂脫困,立即撲向小人。小人吃了一驚,閃電般射向木屋。

    “陰神出游,平添閱歷。陰神……有意思。”陸老頭捋了捋發白的胡須,閉上了眼睛。

    “不——”

    小木屋中,聶瞳大叫一聲,睜開了眼睛。眼角依舊掛著淚水,他從夢中驚醒。木屋的門敞開著,一陣風吹來,在木屋中打了個漩兒,吹落了眼角的淚滴。聶瞳看了看外面,流泉細碎如夢,夜幕依舊籠罩山谷。

    恍然一夢間,幾年人生歷歷在目。夢中發生的一切,清晰地留存在聶瞳的腦海里。他知道父母已經死去,而白袍女子就是生母的魂。只是他不明白,她遭遇了不幸,為什么卻要怨恨到自己頭上?

    清晨的山谷依舊靜寂,只有落泉聲,沒有鳥鳴。陸老頭送來早飯,同時還拿來了一本手寫經書。略微泛黃的封面紙上寫著三個字——清虛經。自此,聶瞳又開始認字抄書。

    不知是不是有意而為之,老頭子拿來一本又一本,聶瞳就抄寫不斷。什么皇帝陰符經、抱樸子內篇、枕中五行記、玄女經等道經就不必說了,老頭子連四書、五經等儒家學說都拿來讓聶瞳抄寫。

    半年多,聶瞳抄寫了無數經書,認識的字夠多了,書中的道理也漸漸明白了一些。他還發現自己有一種能力——過目不忘。無論什么書,只要看過一遍,內容就清晰地印在腦子里。

    白袍怨魂盡管曾被老頭子拘禁過,卻從未放棄尋找殺害聶瞳的機會。小木屋周圍,只要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都成了白袍女子藏身的所在。可是,她卻一直沒找到機會。

    聶瞳書寫的時候,她害怕紙上發出的金光,不敢靠近;藥浴或者晚上打坐休息的時候,老頭子就陪在身邊,她也不敢靠近;聶瞳書寫累了,時常扶著床沿鍛煉腿力,這時,聶瞳就會把筆墨紙硯放在床邊,她仍然不敢冒險。但是,她始終執著一念。殺死聶瞳,成了她唯一的目標。

    陸老頭說不管,就真的不管了。白天,他經常玩失蹤,讓聶瞳獨自練字,獨自練腿力。

    聶瞳先練習站功。雙腿分開,與肩同寬,雙手自然下垂,就這么直挺挺地站著。開始時,咬牙堅持半柱香的時間,就兩股戰戰,坐倒在地。打坐休息,扶著床站直身子再練。一炷香……兩柱香……直到能夠站立很久。

    雙腿越來越有力量,他開始練習走路。沿著床邊走……扶著墻壁走……最終,聶瞳什么也不扶,都能在屋里走動了。一個來回……兩個來回……

    每一次堅持,都伴隨著汗水;每一次成功,都會有滿腔的喜悅。能夠走路了,自然就想走出去。聶瞳第一次憑借自己的力量走到了門外,看到了山谷內的風景。陽光照在臉上,格外的溫暖。一陣風吹過,山泉的水氣撲面而來,一股清爽沁人心脾。聶瞳非常開心。

    看著聶瞳舒心的模樣,陰影中的怨魂暴躁異常,卻又無可<!--中间广告位置-->奈何。因為陽光,正是陰魂的克星。

    日子過得舒心,難免會得意忘形。這一天,天空陰云密布,聶瞳好奇地走到門外觀看。白袍女子終于等到了機會。她瞬間撲上來,一把將聶瞳拽了下去。

    “嘭!”

    聶瞳掉在地上。他呲牙咧嘴,還沒來得及喊叫出聲,怨魂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手指勒緊,獠牙撕咬,怨魂的樣子可怕至極。

    聶瞳的面皮柔韌如皮條,被犬牙扯起老高,愣是不破皮,不出血。怨魂將聶瞳的腦袋啃了個遍也無濟于事,只好無奈地怒視著他,手指愈發用力。

    聶瞳不能呼吸,憋得臉紅脖子粗,雙眼鼓起,血絲密布。雙手無力地掙扎著,想要將怨魂甩脫。可惜怨靈沒有實體,他徒勞無功,怎么也抓不著。

    幾分鐘后,聶瞳的雙手垂落在地,不再掙扎,眼內的瞳孔開始渙散,大腦的意識也變得模糊。他無力回天,眼見不活了。

    怨靈仰天大笑,顯得無比暢快。殊不知,聶瞳的血液循環、呼吸系統趨于停止的時候,他體內的先天之氣卻沿著全身經絡緩慢地運行起來。而先天精氣在任督二脈內的運行速度尤其快速,幾乎是呼吸之間就運行了一個來回。這內循環的作用就是安神守竅、固本培元,暫時吊住了聶瞳的性命。當然,如果外循環長期阻滯不通,性命自然不保。

    俗話說,長不習武,少不煉丹。聶瞳卻是既不能習武,又不能煉丹。然而陸老頭是有先見之明的。他給聶瞳藥浴,就是在固本培元的基礎上熬煉形體,兼且易筋洗髓打通全身經絡,目的就是為聶瞳將來的修煉打下良好的基礎。也正因為如此,在這性命交關之時,讓聶瞳的性命得以暫時無憂。

    看著一動不動的聶瞳,怨靈笑著笑著又哭了起來。也許是怨念得到了宣泄,此時反而沒了暴戾之氣。她摟住聶瞳抱了一會兒,又小心翼翼地將他放在地上。這時,先天的母性似乎占據了主導,她俯下身子,在聶瞳的臉蛋上親了親,然后就靜靜地看著聶瞳發呆。

    聶瞳的雙眼緊閉著,沒人看到他雙眼內的變化。他的瞳孔渙散開來,兩個瞳孔慢慢交融在一起。先天之氣恰巧在這時補充進來,使得原本渙散的瞳孔得到了滋養。瞳孔瞬間有了神采,但是兩個瞳孔并沒有分開,而是迅速重疊起來。

    突然,聶瞳睜開了眼睛。雙眼如炬,真的有火苗在瞳孔內升騰。他看向白袍女子,女子的白袍頓時燃燒起來。

    “啊——”女子痛苦地尖叫著,電射而去,一頭扎進寒潭之中。

    興許是消耗過大,瞳孔內的火苗一閃而滅,雙眼瞬間失神,聶瞳又暈了過去。

    過了很久,白袍女子才從水里飄出來。火焰熄滅了,衣衫卻不再完整,上身只能罩住胸部,下身卻露出了大腿。

    女子憤怒地撲向聶瞳,拽起他的大腿就往水里拖去。聶瞳依舊昏睡不醒,被怨魂徑直拖到了水中。聶瞳慢慢沉向水底,女子卻仍不肯放手,一幅聶瞳不死她就不肯罷休的樣子。

    南山頂上,陸老頭盤膝而坐,嘴里喃喃自語:“眼神通也被逼出來了!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唉!神通提前出現,這天劫怕是不遠了!”

    仿佛為了應驗老頭子的話語,烏云密布的天空突然閃電劈空,雷霆驚世,一團火光電射而下。老頭子抬頭看了看,身形巋然不動,又閉上了眼睛。

    那火光速度極快,看方向竟是直奔山谷而來。眨眼間,火光臨近,成火球狀,竟有人頭大小。

    “轟!”

    火球來勢兇猛,剎那間砸落寒潭之中,濺起幾十丈高的浪頭,流泉飛瀑都被淹沒其中。

    水中的怨魂遭了殃!她的心神都放在聶瞳身上,茫然之中被火球瞬間穿透身形。火球擦著聶瞳的身子斜射潭底,僥幸沒有洞穿,但也擦破了皮,流出了一些鮮血。

    “嘭!”

    火球砸到潭底地面,整個水潭霎時倒卷而上。火球的沖擊力太大了!聶瞳與怨魂都被反震上去,遭受了無妄之災。同時被反震出來的還有一個小塔形狀的東西,塔底露出一個圓洞。

    聶瞳皮糙肉厚,又陷入昏迷,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是怨魂本就沒有實體,根本就抵受不住這等強大的沖擊。此時的她猶如過街的老鼠,恨不得有個洞鉆進去。恍惚間,她看到一個洞口,“嗖”的一下,鉆了進去。

    小塔跌落,正巧落到聶瞳的懷里。聶瞳也跟著潭水一起跌落下去,潭水卻瞬間沸騰起來。如同大鍋里的水被燒沸,熱氣彌漫山谷。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