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四章 孽緣 中

怨魂靈鬼 第四章 孽緣 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看不見的,不一定不存在。正如光的存在,讓我們看到了眼前的現實世界,而我們視線看不到的地方,你若說他不存在,那就是唯心主義。

    陸老頭回來了,沒有可口的美味,只是一碗散發著怪味的藥粥。他只說了一句“喝下去”,就轉身離開了。

    聶瞳早就餓了,端起碗來一口氣喝光。至于難聞的氣味,他不在乎。總算平息了肚子里的抗議,卻又遭受到“瞌睡蟲”的猛烈襲擊。來不及回想今天的可怕遭遇,他就一頭栽倒在床上睡著了。

    都說人生如夢,其實夢境中照見的,又何嘗不是人生?不管是莊周夢中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于夢中變成了莊周,莊周當然知道人是會做夢的。年僅五歲的聶瞳卻只知夢的存在,而不知道自己會做夢。但是,他真的做夢了。

    在夢中,他看到自己被那個讓他喊爹的男人放在了大石頭后面,卻被爺爺抱了回去;他還看到那個男人又把他放到了草地上,仍就被爺爺抱回了娘親身邊。

    不知為什么,那兩個讓他感到親切的人看到他后就跑了。他很著急,就在后面追。盡管那兩人跑得很快,他卻始終能夠跟在后面。因為他發現自己不是像他們一樣在跑,而是飛在他們身后。他想喊住他們,卻喊不出來,情急中想起了爺爺,就看到爺爺正在身邊。

    “爺爺,他們……”

    “嗯,瞳兒,他們就是給了你生命的父母。你喊,他們也聽不到,因為你在做夢。所以,你只能看著,卻沒法幫忙,著急也沒用。爺爺也不能做什么,只能陪著你看,順便告訴你一些你沒有經歷過的事物。”陸老頭居然在笑,難得地解釋了幾句。

    “哦,我……”不善交流的聶瞳思考著老頭的話語,朝前追去。

    那對男女奔波了很長時間,去到了一個小鎮。累餓交加的兩人在街旁的小攤點要了兩碗湯面,剛吃了一半,就聽到有人奔走叫喊著:“流寇來了……”街道上的人們頓時慌亂起來,紛紛收拾東西,東躲西藏。

    攤主顧不得收拾碗筷,拔腿就跑。聶瞳的父母不了解流寇,又舍不得半碗面條,結果還沒來得及喝面湯,就被幾個騎馬的流寇圍了起來。

    刀架在男人的脖子上,叫囂聲如雷貫耳,男人瑟縮著,被迫交出了不多的錢幣。頭目狀的刀疤臉獰笑著,徑直走到女人身前,伸手去摸那因年輕而光滑的臉蛋。女人下意識地躲避,身體卻在發抖,胸前那一對因奶*水充盈而格外鼓脹的雙峰顫抖得尤其顯眼。

    “再敢躲,老子就活剮了你們。”

    看著那一道傷疤斜貫滿臉的猙獰面孔,聽到惡狠狠的可怕話語,女人頓時嚇得全身驚悚,再也不敢躲閃。她哪里見過這種陣仗?

    刀疤臉如愿以償地摸了摸臉蛋,雙手就向下游走,在人們認為他會肆意揉捏的時候,他卻粗暴地一把撕開了女人的胸衣。兩個圓滾白皙的玉兔一下子跳脫出來,帶動出令人眩暈的誘*惑。

    “啊——”

    女人尖叫著,身子向后倒下去,卻被刀疤臉的胳膊抄住。刀疤臉的另一只手已經覆蓋住一只飽滿的玉兔,嘴巴卻捉住另一只飽滿吮吸起來。

    眼前的一切令男人怒目圓睜,拼命掙扎,卻掙不脫那幾只強勁有力的大手。女人無助地流著淚,徒勞地扭動著身軀,卻打不破命運的牢籠。

    “啊——”

    聶瞳怒不可遏,大叫著撞向刀疤臉。身體毫無阻礙地穿透過去,什么也沒有撞到。陸老頭皺著眉頭,嘆了口氣,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做。

    “風緊!扯呼!闖賊來啦……”一人驚慌地喊叫著,策馬疾馳而過。

    刀疤臉的手已經下移,去解女人的褲腰帶,聞聽此言,嚇得臉色一緊,扔下女人,搶上馬去,帶著手下幾人一溜煙地逃走了。

    一臉凄惶的男人踉蹌著跑過去,趕緊為女人束攏衣服。那哆嗦的雙手出賣了內心的軟弱。

    “啊——都是你……都是因為那個怪物……”女人哭喊著,瘋狂地捶打著男人,發泄著心中的憤怒。

    聶瞳環繞著二人飛來飛去,焦急萬分,卻什么也做不了。至于“怪物”是什么,他不了解,自然心無掛礙。

    “老婆,都是我不好……咱們還是回家吧……”男人痛苦地摟住女人,小聲地勸說著。

    “老娘死也不回去!都是那個小孽種害的……”女人奮力掙脫懷抱,發瘋般地跑走了。

    男人跺了跺腳,趕緊追了上去。聽到娘親的怒吼,聶瞳愣了愣神,又追了下去。

    聶瞳的父母如<!--中间广告位置-->今身無分文,只好餐風露宿,沿村乞討。接連走過了幾個村莊,他們也沒有要到吃的。無奈之下,兩人就拿野菜青果充饑。男人偶爾偷得一兩穗玉米棒,還要冒著被大狗追出半里地的風險。即便如此,兩人分食的時刻,也是喜意盈懷,難得片刻的歡心。

    不是人們沒有悲憫之心,也不是舍不得施舍,而是沒得施舍。周圍的村莊都遭遇旱災,糧食難獲豐收,再加上流寇不斷地襲擾搶劫,村子里的人大多自顧不暇,又怎么可能高尚的施舍別人?

    每當看到父母饑腸轆轆的樣子,聶瞳就暗自心焦,卻又無計可施。他心里難過,卻無淚可垂,只能默默地跟著,默默地看著,默默地傷心……

    流浪的途中,男子多次勸說女人回家,而女人卻鐵了心不再回去,男人只好作罷。兩人商定,只要找到一個較大的集鎮,他們就去打工糊口。可惜天不從人愿,集鎮是找到了,但是依舊蕭瑟破敗。別說打工,沒有冷眼相對就不錯了。

    也有好心的老人看他們年輕,就建議他們去投靠義軍。既能混口飽飯,沒準還能賺到銀子。男子自幼在柳花村長大,不曾舞槍弄棒,而女人也怕老公投靠義軍后性命朝不保夕,所以,兩人都不想選擇這條道路。

    命運往往捉弄人。你想做什么,挖空心思也不一定有機會;不想做什么,命運卻偏偏找上你。半年多的流浪生涯中,二人每每遇到流寇搶劫或者義軍征兵。他們東躲西藏,膽戰心驚,飽受饑寒。女人實在忍受不了了,就萌生了回柳花村的念頭。正當他們下定決心想要回去的時候,一隊自稱“黃虎軍”的義軍將兩人圍了起來。兩人被強征入伍,男的要上陣殺敵,女的就隨軍后勤供應。

    值得慶幸的是,兩人入伍后并沒有遇到大規模的戰事。男的戰前訓練,女的隨軍做飯,總之是既能喂飽肚子,又不必居無定所。可惜好日子沒過多久,煩心事就自動找上門來。一次訓練時,男子無意間瞥見,偶爾來巡視的“頂頭上司”竟然是那個讓他恨不得抽筋拔骨生食其肉的刀疤臉。

    這賊子不是流寇嗎?怎么又成了黃虎軍闖將的手下?乍見刀疤臉,聶瞳的父親就手腳發軟,差點將手里的刀掉到地上。幸虧上司離他較遠,沒有注意到他的手足無措。他很想痛殺此賊,又怕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私下里告知了老婆,女人咬碎銀牙,徒增忐忑。兩人商量,有機會就一起逃走,萬一被刀疤臉發現了他們,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兩人還沒等到逃跑的機會,就被刀疤臉發現了。自從那次摸了那女人的胸部后,刀疤臉就后悔當時沒有抓著女人一塊逃走,如今發現這女人就在身邊,頓時心癢難耐想入非非。只不過,他不敢明目張膽地胡作非為罷了。

    時隔不久,黃虎軍與日月王朝官兵交鋒,黃虎軍大敗,男子成了俘虜,而刀疤臉卻逃了回來。他讓心腹手下將女子騙到荒野之中,強行奸*污了女人,并且趁手下毫無防備之時,一刀將手下殺死。自此,刀疤臉就帶著女人一路向西,想找個沒有戰亂的地方定居。

    女人虛與委蛇,一方面博取信任,暗地里卻在尋找殺死刀疤臉的時機。半年后,刀疤臉對女人放松了警惕。在客棧投宿時,他喝的大醉。女人趁機拔出他暗藏在靴子里的匕首,胡亂在他的身上刺了幾下,搶了他的錢袋就奪門而出,騎著他的馬匹逃走了。

    女人邊逃邊打探黃虎軍的情況,希望探聽到與丈夫有關的信息。后來聽說黃虎軍竟然被官兵收編了,她覺得丈夫可能沒死,就開始尋找收編黃虎軍的隊伍。

    她的丈夫果然沒死,被收編以后,發現軍營根本不是他這樣的人該待的地方,更何況他每時每刻都在掛念著老婆的安危,就偷偷逃了出來,四處尋找老婆的下落。

    女人因不幸的遭遇而心生怨恨。她覺得只有丈夫才是值得信任的親人,而那個讓她離家出走的怪物導致了一切不幸的開始。她恨刀疤臉,恨這個動亂的時代,更恨那個給她帶來不幸的該死的小妖怪。尋找親人,成了她活著的動力,而怨恨卻成了她生活中的主旋律。幾經波折,在她這棵大白菜又被豬拱了幾次后,一對親人終于重逢。

    這回不等丈夫勸說,她就主動要求回柳花村。可是,事與愿違,他們在返回的路上,再一次被強行征招入伙,成了李闖將隊伍中的成員。

    在義軍中提心吊膽了兩年多,隊伍被打散了多次,又重新整編了多次,兩人竟僥幸存活下來。可是,命運卻給他們開了一個更大的玩笑。因為他們發現,重新整編以后,他們的首領……正是刀疤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