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三章 孽緣 上

怨魂靈鬼 第三章 孽緣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聶瞳的骨頭太不給力了!筋肉的那點力量沒有骨骼的支持,就如同一灘軟泥。兩腿一彎,膝蓋就碰到了硬實的床幫,聶瞳被反彈出去,一屁股坐在了木頭地板上。幸虧藥浴的功勞導致皮肉筋骨柔韌結實,才沒有出現骨斷筋折的慘狀。

    陸老頭不在屋內,他也沒哭。翻過身揉了揉有點酸痛的屁股,他就爬向床邊。不能直接走,那就扶著床練,早晚有一天能像爺爺那樣走路。他心里想著,伸手扒住床沿。床不高,坐在床邊能露出多半個腦袋。但是,他費了半天勁也沒能爬上床去,索性就倚著床幫休息,等攢夠了力氣再說。

    聶瞳心無雜念,很快就進入到深層次的靜養狀態,不知不覺間,雙腿就聚攏到一起,雙手平放在大腿上,成了往日打坐的樣子。

    時間悄然逝去,夜幕籠罩山谷,小木屋掩映在黑暗之中。聶瞳靜坐了很長時間,睜眼看到天色已晚,心里就納悶,爺爺怎么還沒送飯來?他真的餓了,肚子里都有了抗議聲。近兩年,陸老頭時常外出,卻不曾忘了給聶瞳送飯。今夜也不知怎么了,老頭還沒回來。

    越想越餓,就越是盼著爺爺快點回來。聶瞳眼巴巴地瞅著門外,渴望著爺爺帶回可口的飯菜。陸老頭每次外出歸來,總會帶回不一樣的美味,讓他吃得口齒生津,倒有點盼著爺爺外出似的。

    南山的清泉飛瀉,如碎珠落盤,聲響不大,反而更加襯托了山谷的幽靜。聶瞳忽然看到一道白影虛浮在潭水上方,他懷疑自己看錯了,揉眼再看時,那白影又不見了。

    不是爺爺。爺爺的衣服沒有那么白。看起來像是個人影,會是誰呢?聶瞳心內狐疑,眼睛卻一直看向門外。門外的木頭上突然閃現一道身影,長發遮面,全身白袍,雙足赤裸,足不沾地,看樣子是個女人。

    陰風撲面而來,聶瞳被突兀出現的女子嚇了一跳,心里卻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他想跟那女子交流,卻不知道該說什么。(這得怨陸老頭,他從來就沒教過聶瞳怎么跟人溝通。)

    “該死的小妖怪,老娘總算找到你了!都怨你……”那白袍身影突然情緒失控,大叫著,朝聶瞳飛撲過來。長發飛揚,露出慘白的面龐,雙手前屈成爪狀,指甲尖細鋒利。

    “哇——啊——”

    白袍女子突然的舉動一下子把聶瞳嚇哭了。哭聲凄厲,令人毛骨悚然。飄飛而來的女子還沒抓住聶瞳的脖子,卻被這滲人的哭聲嚇得倒飛而回。

    “哇——哇……”聶瞳看清了女人的容貌,那種親切感愈發強烈起來。這不是我的娘親嗎?他想叫,卻不知道該喊什么,只好繼續哭喊,聲音就柔和了許多。

    “啊——該死的妖怪啊!你還來嚇老娘,我要你死——”飄蕩在空中的女子怒吼著,剎那間撲擊過來,雙手掐住聶瞳的脖子,使勁掐起來。尖利的指甲深陷進去,卻沒能刺破聶瞳的皮膚。這不得不歸功于老頭的藥浴。

    強大的擠壓之力讓聶瞳喘不上氣來,他張大了嘴,卻哭不出聲音,眼睛漲得滾圓,四個瞳孔齊齊瞪著疑似娘親的女人。她不是喂我乳水的娘親嗎?為什么卻要掐我?

    白袍女人被瞪得發滲,愈發的怒氣上涌。她憤怒地將聶瞳舉起,使勁往地板上摔去,雙手卻始終掐住脖子不放。如此數下,聶瞳就像一個柔軟的皮偶一樣,被摔來摔去。雖無骨斷筋折血流滿地的慘像,卻也被摔得七葷八素氣若游絲了!

    突然,一個同樣慘白的頭顱生生從女人的脖子里冒出來,他看了看青筋爆眼的聶瞳,似有不忍之意,遂沖著女人央求道:“老婆,別摔了,他好歹是聶家的后代,殺了他,聶家就真的絕戶了!”

    “不!要不是這個孽種,咱們也不會離家出走,平白遭受那么多的磨難,更不會含冤受辱,暴尸荒野!都是他,都是這孽種造成的!”女人越說越怒,狠狠地將聶瞳摜到地板上。

    “老婆,也不能都怨孩子。我當初把孩子扔出去,就有些后悔,離家出走后,也曾勸你回去。你執意不肯,要不然……也不會發生后來的事情……”男子頭顱一臉后悔的望著女人,似也不愿意提及往事。

    然而往事卻令女子更加憤怒起來,她歇斯底里地嘶吼道:“怨他,怨他,就怨他!他要不是個怪物,老娘怎么會離家出走?又怎么會發生那樣的事情?誰讓你露頭的?老娘不愿意徹底融化你,你卻來阻擋老娘,老娘現在就吃了你!”女子越吼越有氣,竟真的抱住男子的頭顱撕咬起來。

    沒有鮮血四濺的<!--中间广告位置-->場面,男子的頭顱卻被女子尖細的獠牙啃噬得越來越小,扭曲變形,不成樣子。但是,男子卻一直說個不停:“他總歸是個孩子,又有什么錯?咱們不該那么狠心的……”

    且不說空中那詭異到令人頭皮發麻的場面,地板上的聶瞳并沒有昏死過去。早在他被摔來摔去的時候,他那丹田內曾經凝聚不散的先天真氣就被震散了。真氣四散,自動地還哺身體,從哪里來,又回到了哪里去。這先天真氣真是好東西,重新返回四肢百骸后,竟猶如氣泡一樣的存在著,緩沖了因為劇烈運動而造成的對身體的傷害,自動保護了聶瞳的五臟六腑筋骨血脈,讓他只是承受了皮肉之苦,卻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不過,令人可惜的是,聶瞳不知不覺間形成的筑基境界,也被折騰的打回了原形,他現在又變得跟凡夫俗子差不多了。

    聶瞳瞅著空中漂浮著的詭異畫面,感受著令他感覺到親切的氣息,聽著空中傳來的爭吵聲,他害怕極了,本能地想哭,又怕因哭聲而遭到更加可怕的傷害。他不敢再看空中的可怕景象,緊緊地閉起雙眼,可是那詭異的畫面卻異常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他想逃避卻動不了,不想看卻不知所措。無可奈何之際,就習慣性地背起了經書: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當“母”字發出以后,空中的身影莫名地悸動了一下。女子停止了啃噬,疑惑地看了看聶瞳,又看了看已經小得如同燈泡大小的男子頭顱,她嘆了口氣,將那小頭顱摁進了身形之中。她終究沒有忍心將那男子啃噬干凈。說來也怪,那男子頭顱盡管變得很小,卻是五官俱在,只不過整體變小了。

    解決了男子的聒噪,白袍女子余怒未消,繼續撲向聶瞳。這時,或許是聶瞳的誦經聲起了作用,亦或者是陰風攪動氣流所致,床上那些聶瞳所寫的一張張道經文字竟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光芒讓女子感到渾身不舒服,甚至于連氣力都減弱了不少。她有些懼怕那刺目的光芒,卻又不肯舍棄聶瞳而去,最終,她有些吃力地將聶瞳拖到了門外,一腳把聶瞳踹了下去。

    啪嗒!

    聶瞳仿佛一灘爛泥一般撲倒在地上,誦經聲竟沒有停歇。在這種危及生命的時刻,他竟然無知無畏地進入到深層次的誦經境界。無我無他,萬事皆空!一個透明的小人從聶瞳的囟門鉆出來,圍著聶瞳的腦袋轉了一圈,然后就端坐在囟門上,也開始打坐誦經。那姿勢,竟是標準的道家打坐姿勢。

    空中的女子見到那打坐的小人,就像看到了絕世美味的大補之物一樣,瘋狂地撲了下去,帶起無邊的陰風。

    那小人很是靈動,陰風一起,它就“嗖”的一下鉆進了囟門內,消失不見。女子撲了個空,很不死心,就抱起聶瞳的腦袋,嘴巴對準囟門處,使勁地往外吸。她想把小人吸出來,可惜囟門緊閉,無論怎么用力吸,也不管用。

    “啊——”

    女子大怒,掐著聶瞳的腦袋就把聶瞳掄了起來,一松手,聶瞳就遠遠地飛了出去。

    啪嗒!

    聶瞳掉在了地上。那小人并沒出現。誦經聲仍在繼續……

    啪嗒!啪嗒……

    又摔了幾下,透明小人呲牙咧嘴地從囟門里鉆了出來,剛一露頭,就被早有準備的女子抓在手中。

    誦經聲停止了,聶瞳失魂落魄地睜開了眼睛。他感覺渾身酸痛,精神也萎靡不振,雙眼迷離地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竟然趴在屋前的空地上。我怎么下來的?那嚇人的娘親呢?他往上一看,就看到一個酷似自己的小人被娘親抓著,正往嘴里送。

    那小人掙脫不掉,突兀地喊了一聲:“媽……母……”

    白袍女子聽到喊叫聲,全身沒來由地一震,不由地愣住了,手勁一松,那小人就“嗖”的一下不見了。

    回過神來的女子不死心,又來到聶瞳身邊,想繼續把小人摔出來。她剛剛俯下身形,耳邊就傳來震耳欲聾的誦經聲:

    “道——可——道——非——常——道——”

    只是六個字,卻字字直入魂魄,如黃鐘大呂,振聾發聵,又如同六個驚天霹靂連續炸響,炸得她亡魂失色,頭發直豎。她望風而逃,剎那間逃向密林深處。只留下聶瞳一人趴在地上,不明究竟……

    南山頂上,一個老頭盤膝打坐,嘴里卻嘀咕道:還想摔?再摔就真的殘廢了!唉!一飲一啄,自有定數,老頭子我還是少插手為妙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