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二章 筑基

怨魂靈鬼 第二章 筑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柳花村民沒有注意到的人正是陸老頭,一個有事不得不找沒事誰也不愿意待見的人。此時,陸老頭懷里抱著一個嬰兒,來到了一個小山谷中。

    山谷四面群山環抱,古樹參天,形成自然的屏障,使得此地成為了仙蹤難覓的洞天福地。說它很小,是因為東、北、西三面全被樹木籠罩,從山腰一直蔓延到山谷,南面卻是陡峭的山峰,一掛清泉從半山腰傾瀉而下,在山根處形成一灘寒潭,占據了山谷的大半,潭水東流,沒入林木之中,失去蹤影。如此一來,真正裸露在陽光下的土地只有一千平米左右。即便是有飛鳥從高空俯視,如不細看,也會忽略掉谷地的存在。

    谷地的北面,緊挨著樹林處有一座懸空的小木屋,高出地面四五米。這小木屋很有意思,四棵等距的大樹略微向里傾斜,支撐了木屋的四角,只有朝南的一面設置了可以進出的木門。整個木屋完全是由粗細均勻的木棍排布而成,卻又密不透風。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所有的木棍都緊緊地擠壓在一起,成為了一個整體。那四棵大樹的樹冠都很龐大,枝葉交錯生長,形成天然的防護。

    屋前有幾米空地,余下的地方都種植著各種藥草。這谷地儼然就是一處藥園。藥草長勢旺盛,花香四溢,顯然并不缺乏管理。

    陸老頭身影一晃動,就升到了木屋門前延伸出來的落腳處,輕車熟路的進入木屋,將嬰兒放到僅容一人臥塌的木床上。

    “孩子,這兒就是你的家了。”陸老頭看著熟睡的嬰兒,自語道。

    這嬰兒自然就是被聶富厚夫婦狠心拋棄的棄嬰。說來也怪,在柳花村的時候,他除了吃奶睡覺,其余時間都是哇哇大哭,自打被陸老頭抱起來后,他竟然不哭了,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陸老頭,很是好奇的樣子。陸老頭嘬嘴逗弄,他就咯咯地笑幾聲。聲音稚嫩清脆,如空谷流響。

    自此,這一老一幼就住在了小山谷中。陸老頭帶過來一些糧食,每天給嬰兒熬糊糊,里面放一些草汁藥葉,熬得稀爛噴香,小孩喝得滋滋作響,很是暢快。

    還有一件事是陸老頭每天必做的。每日正午時分,陸老頭都要給小孩進行藥浴。藥材是現成的,藥液準時熬好,倒進一個木桶之中。等到午時,溫度剛剛好,將小孩放進木桶中泡著。因為軟骨的緣故,老頭始終扶著小孩,雙手還不停地揉來捏去。小孩不哭不鬧,時不時地笑兩聲。泡足兩個時辰,藥浴才算完成。老頭再將孩子泡到潭水里,真正的為他清洗身體,雙手照樣揉揉捏捏,大約一柱香后,小孩重新回到木床上。

    周而復始,一年有余,小孩長高了一些,確切地說,是躺在床上變長了,因為他還是沒能坐臥。小孩少不知事,老頭也不著急。可喜的是,小孩會喊“爺爺”了。陸老頭喊了無數個“爺爺”,終于換出一句稚嫩的含糊不清的“爺爺”。就這樣一句話,也令老頭老懷大慰,臉都笑成了一朵花。

    小孩會說話,就說明他的心智已經成長到能聽懂人說話了,陸老頭這才想起給他起名字。老頭瞅著小孩,沉吟道:“名字雖說只是個代號,卻也暗含天機,預示著將來的成就。你姓聶,‘耳’下多‘雙’,天生雙瞳,又讓你看到了很多常人看不到的東西,爺爺就為你起名‘聶瞳’,希望你今后多聽多看,耳聰目明,成就自身福報。”

    聶瞳雙眼一亮,咯咯笑了兩聲,柔軟的小手微微上翹,似乎慶祝自己有了名字。看到聶瞳的反應,老頭暗自點頭,知道每天的功夫沒有白費。

    安定的生活繼續,陸老頭又多了一項任務——每天教聶瞳說話。要說這陸老頭還真是一大“怪人”!別人教孩子說話,都是指著東西說這是什么那是什么,陸老頭可不一樣。他竟然一句一句的教聶瞳《道經》,還說這是傳承已久的好東西。好在每句都不長,老頭又遵循著循序漸進的原則,剛開始,教的也不多,每天就教個一兩句。

    爺爺教什么,聶瞳就學什么。不懂,也不問。小山谷中,除了山風飛瀑,又多了一種聲音——誦經聲。聲音由含糊到清晰,翻來覆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

    山中無歲月,寒盡不知年。轉眼又是一年,聶瞳總算能夠坐臥,小手也能拿的動筆桿子了,陸老頭開始教他寫字。

    聶瞳寫字的姿勢與常人又自不同。老頭先將他挪到墻邊,脊背緊貼墻壁坐好<!--中间广告位置-->,再把他的雙腿交疊盤住,就像老僧坐禪一樣。聶瞳天生軟骨,這姿勢很容易做到,沒有絲毫的別扭感覺。腿上面放一塊薄木板,木板上再放上墨與紙,就可以寫字了。

    為了避免聶瞳不能久坐的弊端,老頭也有妙招。他把繩子從聶瞳的兩臂腋下穿過,于背部系成活扣,繩子的另一端固定在木墻上面,再用一根細繩將聶瞳的頭發也系住,同樣固定在上面。這倒好,字還沒練呢,聶瞳就已經頭懸梁了。(后來,聶瞳的筋骨血脈越來越柔韌有力,坐臥已能持久,繩子自然用不著了。)

    練寫的內容仍舊是《道經》,字體卻有講究。老頭讓聶瞳觀看的是自己的手寫本,一行大字一行小字,內容相同,字體卻不一樣。大字是古老的大篆,小字是現在通用的正楷。老頭只教聶瞳練寫大篆,正楷字卻只是看,不能寫。

    聶瞳的練字大業開始了。老頭手把手地教,先教筆畫,再說字體結構,然后才是練寫整個的字。剛開始練字,根本就是涂鴉。聶瞳寫的字大小不一,但每個字的分量頭卻不輕,上秤稱都得半斤多。老頭不急不躁,耐心地指點。練得多了,筆畫的粗細也就有了掌控,聶瞳越寫越順手,字體規范了,大小適中了,老頭頷首微笑。

    道經五千言,聶瞳早已記得爛熟,如今按順序書寫,自是知道了每個字的發音。老頭卻不放心,他親自拿著聶瞳的小手指著本子讀,再把每一個不重復的字都教一教,才放手讓聶瞳按部就班地練寫。可是,無論是之前的背誦,還是現在的練寫,老頭只管教,并不做絲毫的講解。這也算一大怪事了!

    練字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只有長期習練的人才會有所感。聶瞳一手撫卷,一手運筆,一筆一畫的書寫,目之所向,則心手合一,神隨意走,意在筆先。大篆多象形,內蘊最古樸的自然真義。習練日久,聶瞳不自覺地進入到一種狀態:萬籟俱靜而忘其身形,心境平和而淡泊寧靜。股股真氣自然而然地生發于四肢百骸,游走于筋骨血脈之間,最后匯聚于丹田,凝而不散。

    聶瞳無知無覺,陸老頭卻看得真切。他心內暗喜,自語道:“法未傳而神已至,神無覺而氣自生,心無礙而修自真。因形生氣,因氣煉形。物我兩忘,道法自然。此子筑基初成,果然堪稱良材美質,也不枉費老頭子一番心血了!”

    藥浴還在繼續,藥液的溫度卻越來越高,聶瞳泡在木桶里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老頭還偶爾往里面添加新的藥草。不過,次數倒是少了。有時兩三天一次,有時四五天一次。老頭也不再為他揉捏身體,只是任他泡在里面。

    泡澡的事早就習以為常,聶瞳也知道對他的身體有好處,至于身體里時常排出的污穢物,因為藥香的混雜,他也沒有聞到太過難聞的異味。唯一痛苦的是,他需要忍受藥液開始的高溫。不管溫度多高,他都咬牙堅持,即便是忍受不了而哇哇大叫,也不曾試圖掙扎出來。單是這一點,老頭就不住地點頭。

    練字是聶瞳每天的必修課。他心無旁騖,將每日的練字當作吃飯睡覺一樣。小手寫累了,就歇息歇息。手心向上,閉目靜養。無塵無垢,不思不想。“五千言”練熟了,老頭又拿出了《南華經》。一樣的雙字體手抄本,照例是先教讀,再教寫。至于含義,照樣無解。爺爺讓干什么,聶瞳就依樣葫蘆。盡管不知所云,爺爺不說,他也不問。

    谷中的生活純粹而有序,兩年的時光彈指又過,聶瞳五歲了。那本《南華經》也已被他練得默寫如流。陸老頭并沒有再拿出新書來教他,聶瞳就反復地練寫兩本經書,專注于把字寫得更加整齊、美觀。

    時隔不久,聶瞳自己卻生發了一個念頭——學走路。他不知道別的小孩是不是也像他一樣,但是老頭走動自如的樣子早被他看在眼中,心里漸漸向往自己也能如爺爺那樣走來走去。不得不說,藥浴的作用加上練字的好處,讓他的筋骨變得愈發有韌勁,手腳的氣力更是增加了不少,他就想偷偷嘗試一下。

    有一次,老頭不在屋內,他慢慢爬下木床,扶著木床試著挪了兩步,竟然做到了,他頓時激動不已,情緒高漲起來。先站穩身形,再抬腿邁步,看爺爺走得很隨意,我應該也能行。他心里想著,雙手就撐離了木床,身體也盡量挺直。可惜,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兩腿就開始打顫。堅持,堅持住……他想咬牙堅持,卻連半分鐘都沒能挺住,就一頭栽了下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