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怨魂靈鬼 第一章 棄嬰

怨魂靈鬼 第一章 棄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哇——”

    伴隨著嬰兒的啼哭聲,一個新生命誕生了。

    “嘿嘿!是個帶把的。老婆,聶家有后啦!哈哈……”青年男子得意地從產婆手里接過兒子親了親,大笑著把孩子遞給了年輕的妻子。

    土炕上的女子因產后失血而臉色蒼白,眼角眉梢卻掛著笑意。她將兒子抱在懷中端詳著,如同欣賞著無價之寶。

    嬰兒的啼哭聲伴著大人的笑聲,一直在繼續。

    產婆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年輕夫婦,轉身走出門外。抬頭看了看正午的天空,濃黑的云朵遮住了日頭,她嘴里嘀咕著什么,逃也似的跑回家去了。

    也難怪聶富厚夫婦喜不自勝,聶家祖上六代單傳,到而今只剩下聶富厚一人。若是再沒有后代,他這聶氏一門從此就斷了香火了。

    柳花村坐落在山坳里,大小人家有百十來戶,幾百口人。聶家新添子嗣,上門道喜的淳樸村民自是絡繹不絕,連村中歲數最大的老中醫陸老頭都來道賀過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位產婆卻再沒露面。聶富厚上門送去接生喜錢,她也閉門不出,錢都不要了。

    人一旦高興過頭兒,腦袋里往往就會缺根弦。聶富厚夫婦沉浸在喜得貴子的喜悅中,也就沒把一向看重錢財的產婆的異常反應放在心上。只不過嬰兒的異常表現卻不得不讓兩口子勞神。

    已經十多天了,嬰兒愣是沒睜開眼睛看一看這個世界。這還不算什么,畢竟二十來天不大睜眼的嬰兒也有,但是不分晝夜地哭泣卻讓人受不了。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靜的晚上,嬰兒的啼哭聲顯得格外刺耳。兩口子睡不安穩不說,每到子時,嬰兒一哭,村里的狗們就跟著狂吠不止,搞得整個村子里的人們都無法安睡。年輕的媽媽無奈,只好長期把**塞在嬰兒的嘴里。哭聲小了,狗吠也漸漸止歇。如此一月有余,夫妻二人很是狼狽,笑容日漸消退。

    另一個發現,讓二人的笑容徹底消失,眉頭漸漸皺起。他們發現,自己的兒子竟然柔若無骨,就像新鮮的面條一樣,根本坐不住攤兒。靠著枕頭,倚著墻,都不行,只能平躺著!盡管還沒有畸形,看著也鬧心。

    兩口子沒少麻煩陸老頭。孩子一個勁兒的哭,陸老頭笑著搖頭,沒事;孩子軟骨,陸老頭依舊搖頭,沒問題。小兩口不好當面對老頭發作,背地里暗自腹誹,不是你家孩子,你當然沒事!他們這個小山村離別的村鎮都很遠,村里又只有這么一個大夫,兩口子發愁,卻又無可奈何。

    說起這個陸老頭,村里人早已見怪不怪。首先說歲數,幾十年了,老頭子始終是八十多歲的樣子,耳不聾,眼不花,雖說衣著略顯邋遢,但是面容紅潤,健步如風。沒事打打太極拳,三餐小酒不斷。也有幾個老頭曾經跟著比劃太極拳,可惜沒用!照樣該老的老,該走的走。再就是老頭給村人看病,他覺得能夠醫治,自然藥到病除,大收診金;他要是認為沒救了,神仙也請不動他。有人當面喊他老神仙,他也不喜;有人當面罵他老瘋子,他也不惱。統統一笑而過,淡然處之。

    “老瘋子”不給看,聶富厚夫婦卻沒法視而不見。孩子剛出生時,小兩口還盤算著給孩子起個好聽的名字,只是二人都沒什么文化,一時也想不起來。后來見這孩子一直哭,又被軟骨病煩擾,就把起名字的事給拋在腦后了。

    半年后,小孩終于睜開了眼睛。小兩口只看了一眼,就被嚇壞了。小媳婦嚇得一下子將孩子扔了出去。幸虧是扔在了炕頭上,有被褥接著,要不然,小孩子還不知道會有怎樣的下場呢!孩子在炕頭上哇哇大哭,兩口子摟抱在一起打哆嗦。

    原來,這孩子的眼睛也有問題。一般人都是一眼一瞳,黑白分明。這孩子卻是雙眼四瞳,每一只眼睛里都有兩個瞳孔,就像橫躺著的黑八一樣。盡管也是黑白分明,乍見之下卻讓人瞬間驚恐莫名。從未見此異相,小兩口如何不驚?

    興許是白天的緣故,小孩子哭著哭著睡著了。過了很長時間,聶富厚夫妻二人才<!--中间广告位置-->從驚懼中擺脫出來,心情卻怎么也不能平靜。

    “老……老公,我……我不敢再喂他了……”女人帶著顫音小聲開口。

    “老婆,他畢竟是咱們的……孩子。”男子看了看熟睡的孩子,重新將女人摟在懷中。

    時間在沉默中流逝,嬰兒睜眼看了看父母,又閉上眼睛睡去。不哭,也不叫。

    再一次看到嬰兒妖異的眼神,女人的心抖得厲害,男人來回撫摸著女人的背,重重地嘆了口氣。

    “橫豎不能成人,咱們……咱們還很年輕……”

    “我明白……可是……”

    長時間的無語,空氣都顯得沉悶起來。

    “老公,我也不愿意那樣……”

    “嗯……”

    女子伏在男子的懷里嚶嚶的哭了,淚水打濕了男子的衣襟。男子緊緊地摟住女人,似乎做出了某個決定。

    黃昏時分,嬰兒醒了。他這次睡了很長時間,比以往每一次在母親的懷抱里睡著的時間都長。他依然沒有哭,明亮的眼睛始終盯著不知父母為何物的二人看著,仿佛要把他們印在腦海里一樣。

    被異樣的眼神盯得久了,小兩口轉過身去。女子的身體劇烈抖動,男子的心臟跳得厲害。誰會相信?父母會被自己的孩子嚇成這樣!

    嬰兒斷斷續續地哭了幾聲,沒能讓大人轉過身來。他竟然再也沒哭,只不過眼神始終看著大人的背影,不肯閉上。

    半夜里,難得沒有了嬰兒的啼哭聲,村民們似乎都睡得很沉,連狗都沒有叫一聲。一個男子的身影悄悄走出家門,一只臂膀里好像還抱著一個包裹,另一只手將包裹捂住。

    萬籟俱靜,只有粗重的喘息聲劃過夜空。男子走得很快。

    月牙兒沒有升空,星空格外璀璨。距柳花村幾里外的峽谷深處有一塊巨石,一陣風吹過,石頭后面露出一張襁褓中嬰兒的小臉。嬰兒雙瞳明亮,直視夜空,咯咯地笑了幾聲。聲音清脆,在峽谷中傳得很遠。若有人聽到聲音,必定會感到詭異莫名。

    在忐忑中度過了一天,聶富厚夫婦從田間歸來,還沒走進屋內,就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聲音沙啞,有氣無力。小兩口瞬間驚悚,竟不敢進屋。嬰兒哭了幾聲,就沒了響動。

    夜風中苦熬了半休,女子有氣無力地說道:“丟到荒野去吧。若還回來……咱們……就走……”

    男子慌亂地跑進屋里,又很快跑了出去。夜靜山空,幾聲烏啼驚夢。

    男子很久才跑回來,喘著粗氣鉆進了被窩,摟著妻子猶自發抖。也許是心力交瘁的緣故,小兩口竟交頸而眠,一睡就是一整天。日落時分,二人醒了,睡眼惺忪中突然瞥見,嬰兒就躺在土炕里邊,一根嫩白的手指裹在嘴里,睡得正甜。

    “啊——”

    女人的尖叫聲傳出,引動了幾聲狗吠。

    小兩口惶恐地爬下土炕,胡亂收拾了一些散碎的銅錢,奪門而去,消失在柳花村外的夜幕里。大柳樹下,一道人影望著遠去的身影搖了搖頭,嘆息道:“唉!狠心拋卻骨肉,福緣一念而休啊!”過了一會兒,那人又自語道:“也是,如此良材美質,俗人哪里懂得?”

    柳花村村內有鮮花,村外有柳樹,如同一處世外桃源。村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是,聶富厚一家三口失蹤的消息終究被村民們發現了。村民們盡管從嬰兒出生后就覺得孩子有些怪異,也只是私下里嘀咕。如今全家人不見蹤影,有人就想到了產婆,然而一向活絡的產婆竟修起了閉口禪,只是搖頭,就是不開口。

    事情雖然怪異,村民們談論幾日也就淡了。時隔不久,一則消息引起了村民們的關注,一時議論紛紛。消息來自于一個出門闖蕩卻狼狽而歸的中年人。他告訴人們,北疆形勢危急,國內又義軍四起,戰禍不斷,日月王朝的氣數要盡了……

    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山村里還有一個人也多日不見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