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星際·青春 > 外篇 去年一時興起寫的另外一點東西

外篇 去年一時興起寫的另外一點東西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大家有空多去支持支持偶另外一個坑哦~~

    引子

    2035年,7月,成都。

    李立站在驕陽下,后面帶著“xx集團”標志的廣告牌投射過來的短短陰影,正巧蓋住了他的臉。

    他的臉似乎永遠都藏在陰影里。

    而他的手,正看似隨意的插在口袋里,緊攥著什么東西。

    那是五元人民幣,僅僅帶了幾百塊錢在這個城市游蕩了兩個月后,無論是誰,身上都不會剩下太多錢的。

    他的目光從街上稀疏的人群中射去,就看見了一個人,他叫丁定。

    這天晚上丁定回家時,還在想著那個奇怪的人,他甚至有些惡劣的推測那人是否得了急性腸胃炎,以至于要把他貼了一半的廣告搶下來。

    這時李立正在看著那份廣告。

    很普通的一張紙,白底,紅字。但是光是這些是吸引不了李立的。

    吸引他的是廣告的內容:“cysa星際戰隊招新,月薪5000以上,歡迎高手加盟。”

    說到21世紀30年代,就不能不說到一個游戲——星際爭霸,而說到星際爭霸,就不能不提到一個中國人。

    在一夜之間,中國文化部和體育總局對電子競技持反對態度的一群老爺們如同雨后春筍般爆出了n多丑聞,而接替他們上臺的就是——任申沖。

    沒有人清楚他是從那冒出來的,文化部和體育總局的各部官員只是在參加了一個規模并不很大的會議后就明確了一點,這個20出頭的年輕人以后就是他們的上司。

    一些官迷心竅的人當然不會放任一個毫無來歷的年輕人騎在他們頭上,于是白,黑兩道都對這個人采取了一些“必要”的行動。

    一周之后,再也沒有人敢于挑戰任身后的背景,從白道下手的,無一例外都從自己的靠山或后臺得到了嚴厲的警告:“不要動那個人,除非你官當膩了。”而從黑道下手的人則得到了最直接的報復——中國警方本就不多的警力為了二百七十八起幾乎同時發生的滅門案忙的焦頭爛額。

    任依舊保持著神秘,所不同的一點是,他開始行使自己手中的權利,電子競技在被打壓了二十年后正式列入了體育運動,而星際爭霸,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個項目。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34年,全世界的星際玩家已經達到十四億之多,而同屬電子競技運動的cs,正好和它在二十一世紀初時風靡全球的景象相反,逐漸式微。所以,星際爭霸基本上已經成為電子競技的代名詞。

    此刻李立并不知道星際爭霸是什么,但是5k的月薪刺痛了他干癟的錢包,他開始尋找這個“cysa”的地址,還好,不算很遠,并不足以消耗光中午一頓素面的能量。

    李立被未來的財富鼓動起來的信心浦一進門就被打擊了一下。

    “你好,我是來面試的。先生您貴姓?”

    “貴姓個p,叫我zergjew,叫jew也行。”

    從未接觸過電腦的李立并不知道,搞電競的人通常都有以id代替真名的習慣,這使得他信心大失,幾乎要退了出去。

    “等等,你說你是來面試的?”

    “嗯。”

    “你會打星際嗎?”

    “不會,但我可以學。”

    “……你知不知道每天像你這樣的廢柴我要接待多少,你以為你是愛因斯坦啊,說學就學,再見。”

    再見的意思通常是永遠不見,李立不是蠢人,他忍耐住對準安樂椅上的那張臉給上一拳的沖動,反手準備關門。

    “等等!”

    一個女聲響起,從里間踱出一個女孩來。而躺椅上的jew也似乎充了氣一樣跳了起來道:“td,你怎么有空出來了,這小子不會打星際,純粹來搗亂的。”

    “不要這么打擊人家信心嘛,這樣行不?給你一周時間,你能學星際學到打敗我,就可以入隊。”

    “……我試試吧,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搞笑啊,不趕你走已經夠意思了,還提條件?”

    “讓他說吧,反正都答應了,不在乎這點。”

    “……好吧,你說?”

    “這一周你們要給我提供食宿。”

    ……

    ……

    第一節

    于是李立就正式的卷起了自己所有的家當,搬進了cysa的休息室。

    td似乎對他一直很好奇,不停的圍著他問東問西,而他也從td口中得知了不少這里的情況。

    cysa,全名成渝星際聯盟,成立于2033年,創始人:隊長ghost,副隊sai和zergjew。

    得知了這些以后,李立很好奇的問,那你們工資啊,房租啊,都從哪里來?

    “當然是靠我們cysa如雷貫耳的名聲啊,很快就會有人來當我們的贊助商的。”不知什么時候竄進來的zergjew道。

    “很快?”

    當然,李立隨后就從td嘴里得知了他們的經濟支柱,td很隱晦的暗示了一下:“如果把cysa所有人家財都換成100元人民幣鋪成床墊的話,jew最危險了,因為他要是一不小心掉下來,不是被摔死的,而是餓死的……”

    聽到足以讓自己下半輩子都衣食無憂的財富描述,李立堅定的躺下開始度過他在cysa的第一個晚上。

    什么是天才,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定義,而td,則一直堅信,自己發現的李立是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天才,并以此吹噓自己無與倫比的眼力n++次,直到有次自己說漏了嘴:“我實際上只想找個機會問問小李的頭發在哪燙的,誰知道他是自來卷……”

    剛剛聽了一遍jew對星際流水帳一般的口述,就能和兩家電腦打的有模有樣,打到最后甚至還有一次槍兵分散打lurker的操作,雖然并不怎么流暢,已經足以讓jew追問半天他是不是以前打過星際了。

    在練習了3天打電腦之后,td很敬業的又給他看了大概幾百場replays,在jew再一次溜過來看他們的進度時,驚奇的發現,李立已經開始和td在網上2v2,并且似乎很有默契的樣子。

    一周時間并不長,168個小時最多也就是打600場星際,而td從學星際以來打了何止6000場?

    600場的經驗對6000場?有可能贏嗎?據說在星際剛流行的時候,某個戰網流行這樣一句話:“如果你看到300盤戰績的,你可以試試打一下,看到500盤的,你最好抱學習態度,看到1000盤的,你就當是看對方打電腦吧。”一直到如今,依舊有人相信這句話,星際這個需要思考的游戲,沒有老辣的經驗是打不好的。

    不管如何,李立現在的腦子里只轉著一個念頭,打贏她,5000塊就到手了,可以吃麻辣燙,紅燒魚,烤肉……5555,多美妙的生活啊。

    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選了背對的兩臺機子,坐下,打開星際,然后進入作為裁判的zergjew建立的游戲,開始。

    td選定了人族,而李立則在jew的催促下隨手選了zerg。

    td紅色的主基地出現在3點,她選擇了8bb的rush開局,這種開局對蟲族12d雙基幾乎是必殺,而且對速出狗rush的蟲族也足以防守的住。

    控制著第九個scv向6點跑去,她已經開始幻想如何在蟲族分基地旁邊造個地堡了。

    一個棕色的影子在主基地旁邊閃了一下,有點猶豫的向路口飛去。

    把scv點到12點,td看到自己即將完工的兵營,似乎已經看到對方領主被打爆的血光。

    這時,路口出現了一群棕色的身影,雄蜂們在兵營差一點點就要造好時噴掉了那個勤勞的農民。

    隨手點了一個scv過去繼續工作,td也拉出了自己所有的scv準備來次農民對撼,畢竟人族的農民在體力上有先天的優勢。

    不過很快的td就發現自己的scv在對方擁有一格射程的雄蜂齊射下所剩無幾,而自己第一個槍兵則在接踵而來的三個雄蜂面前郁悶的被劈成了兩半。

    scv全滅,剩余80水晶的td沒有選擇飛到島上去發展,畢竟對方還剩了5個雄蜂,怎么說也比自己發展的要快。

    于是,這場td自己認為的“放水之戰”就在2分30秒時宣布結束。jew莊嚴的宣布:“從此,你就是cysa的一員了。”隨即跑到李立身邊附耳道:“我警告你,以后離td遠點,你要是敢泡她,嘿嘿。”意味深長的微笑了一下,傳說中的副隊長發出了對李立很管用的警告:“扣全年薪水。”

    第二節

    如果說加入僅僅是為了那高昂的薪水的話,那么在隨后的經歷則讓李立下定了決心,把自己真正當作了cysa的一員。

    td一向有晨跑的習慣,畢竟身材對女人來說,是和臉蛋同等重要的東西。打開門,深吸一口略帶寒意的空氣,正準備關門的她突然呆住。

    鵝黃色的大門上不知何時多了幾個血紅的大字,而最讓人不舒服的是,那字泛著詭異的血色,竟似才用鮮血寫上去的一般。

    字的內容很簡單,“權力幫欲和cysa一戰,下月初一,不見不散。”

    血紅的大字在朝陽的照耀下,散發出邪異的魅力,jew,td和李立三個人竟似被它吸攝了心神,半晌無語。

    “權力幫是什么?”

    “不是什么,是一個戰隊,星際戰隊。”

    “它為什么要找我們挑戰?”

    jew沉默,回身,于是李立就看到了cysa的第二大秘密……

    熟練的從里間密室的書架上抽出一本卷宗,jew讀道:“權力幫,成立于2033年,核心人物:李大、陶二、恭三、麥四、柳五、錢六、商七,一共七人。他們不要名字,也許就是他們未成名前決意要做大事的決心。”

    也許真正做大事的人反而是無名的。

    頓了一下,jew繼續讀道:“權力幫自成立后,共挑戰全國各地大小七十四家戰隊,七十四戰全勝,其中七人未出戰二十一場,只一人出戰十八場,三人以上出戰十一場,七人全出戰僅一場……”

    “僅有的一次七人同時出戰是對哪個戰隊?”

    “ag。”

    “比分呢?”

    “7:0”

    在中國,有資格稱的上老牌戰隊的,ag絕對算的上一個,這支自從星際在中國流行起來就成立的戰隊,一直堅定的陪著中國星際走過了三十多年,而高手也是層出不窮,在電子競技還沒成為主流時,一些人甚至認為,中國最強的戰隊就是ag。

    這樣一支連ag都能滅掉的戰隊找上cysa究竟有什么目的呢?李立沉思著。

    “你們快來看啊。”td尖叫道。

    被那詭異的紅字震住的三個人一直沒有看到下面的一行小字:“敗者,退出星壇。”

    jew嘆道:“權力幫就如磨利了爪牙的猛虎,開始掃平它的障礙了……”

    成都,中國星際氛圍最熱烈的一個城市,街頭巷尾經常能聽得到這樣的對話。

    “你龜兒子忙完沒?忙完陪老子耍兩哈星際起。”

    “你哈皮等等哈,老子做完這碗麻辣粉就打烊。”

    ……

    而權力幫也正是盯上了成都,欲奪成都,必先滅成都第一戰隊——cysa!

    如今已是十七,距下月初一已不足半月。

    jew狠狠的跺了下腳,拿起手機開始撥號。

    “口水嗎?發緊急召集令。”

    “現在?”

    “現在!”

    一個小時后,成都幾乎所有媒體都發布了一條看起來很奇怪的消息——“cysa聚餐,aa制。”

    疑惑的李立還沒問出口,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聚餐,就是召集所有能為我們出力的朋友,aa制,就是十萬火急的意思。”

    李立轉過身去,就看到了sai。

    這個老稱自己叫口水的男人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普通”。

    普通的意思,就是很平凡。

    也就是說,把他扔進成都幾百萬人中間,你絕對不會注意的到。

    但是李立卻注意到了他的不平凡之處。

    那是他的眼睛,這是雙奇異的眼睛,竟似是綠色的,正如陽光下的海水,充滿了令人愉快的活力。

    也就是這雙眼睛,使得本來平平凡凡的一個人具有了一種令人心折的魅力。

    sai緩緩道:“5年來,我一直游走全國各地,很有一些過命的朋友,他們通常都不參加各種比賽,只有我才知道,那些經常出現在各種戰網上的神秘高手就是他們。而這屋子里的各種資料,也是在他們的幫助下整理出來的,如今cysa有難,我們已可求助。”

    重慶,很平常的一家寫字樓里,寬大的老板椅里,一個男人正和他的女秘書打鬧著。

    說是打鬧,實際上只是女秘書在巧妙的躲避他的肥手而已,因為他的腰腿實在轉動不靈。

    他實在已沒有腰了……

    如果按照他如今的腰圍作一個水桶,那這水桶也并非很大。

    裝的水也只不過能澆三畝旱田而已。

    打鬧中,他的目光無意掃到了電視上,那里正有一條條的滾動新聞。

    以令人驚訝的速度站直,臃腫的身材似乎也靈動了起來,拋下一句話:“我出去一個月,不管誰問我到哪去了就說不知道。”胖子急匆匆的走出了大樓,把自己塞進一輛寶馬后,揚長而去。

    同樣的例子,還不知發生在幾多地方,幾多人身上。

    七月二十六,cysa總部。

    七個大小高矮肥瘦長短各不同的人散坐在客廳里臨時添置的沙發上,而sai看著他們,眼里也似有烈火燃起,道:

    “我已從八千五百七十六人中選出七人,作為這次迎戰權力幫的主力,他們,就是我們cysa的七種武器!”

    (請關注后篇,cysa之七種武器)

    第三節cysa之七種武器(1)

    初一,意味著又一個月的開始,按照中國古代的說法,初一是吉日,適合婚喪嫁娶,出門動土等等。

    那么決戰呢?初一,豈非也正是個決戰的好日子?

    清晨,當晨練的人群還未散去時,三輛加長凱迪拉克便鬼魅一般在樓下停定。

    七個分著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長衫的人跨出,于是周圍離的稍近的行人便沒來由的顫了一下,就連旁邊梧桐上所棲的鳥兒也似受了驚,沖天飛起。

    紅衫人道:“大哥,這個cysa有什么特別的,難道比ag還厲害?值得我們七個全部出動?”

    為首著紫衫的男人緩緩回頭,道:“別小看了它,據我所知,各種戰網上曾出現過的無名高手中,有五十二個實力堪和我們一戰,而其中至少有三十六個與cysa有過關系,cysa地下勢力之龐大,實非你我所能預料,今日一戰,便是權力幫能否登上中國星際之巔的關鍵。”

    而此時的cysa總部里,眾人正在迎接一個人的歸來。

    ghost,cysa的正式隊長,李立第一眼看到他就不由得想起一種東西:劍!

    就算是微笑著和大家寒暄時,g隊的眼光依然如劍鋒般鋒利,而無論任何時候都挺的筆直的腰桿,更令李立想起寒光閃爍的劍脊,而他身后正看著他露出鮮花般微笑的女孩?算是劍穂好了……

    招呼過后,眾人開始轉入正題,頓時紛雜的討論聲開始此起彼伏。

    揮了揮手示意安靜,g隊道:“此次cysa所遇敵人決非尋常,大家沉著應戰,但是一定要堅信,天底下沒有打不倒的敵人,拿出我們cysa的氣魄來。”眾人轟然響應,而此時,權力幫七雄也正好站在了cysa總部的大門口。

    若干年后,李立一直努力的在回憶當時的情況,在隨著大家熱血沸騰之際,他似乎聽到了一絲細微的聲音:“就算是輸了,我們可以換個名字再成立個戰隊嘛。”而g隊也在李立追問之下表現出了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風范,往往怒發沖冠道:“格老子的,老子咋可能說這種話哈,你龜兒子想死梭?”鑒于g隊高高舉起的拳頭并不十分親切,這種問話通常都以不了了之告終。

    一襲黃衣的柳五跨前兩步,滿臉微笑道:“大家好啊,大家辛苦啦,今天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啊,大家都是守信用的人,說話算數就成了啊。”

    外人聽來,多半會覺得今天真是一場尋常的比賽,只有在場的眾人才知道,關鍵是后面兩句話,因為今天比賽輸了的隊遵守諾言只有一個下場:退出星壇!

    幾年前,曾經有個電視臺搞過一個對星際玩家的采訪,當記者把話筒湊到一個正在網吧里激戰星際的人旁邊,道:“能不能耽誤您一點時間,給我們電視機前的觀眾講一下您玩星際的感想?”

    “耽誤個p,去去去,天塌下來也得等我打完這把再說!”

    ……

    而這段十幾秒的現場錄像也被好事者發到網路上,成為當年星際界十大話題之首。而當事人的話也代表了多數玩家視星際<!--中间广告位置-->如生命的態度。然則今天,無論是哪方失敗,都不得不放棄自己的星際生命,這實在是一場豪賭。

    而賭者們,正在陸續入座。

    時至今日,這種戰隊間的比賽通常采用一局勝負制,而以總場數定輸贏,也就是說,今日一戰,只要有一方贏得四戰,便可取勝。

    時鐘正指向8:00,四個專業星際裁判也已到齊,大戰,即將開始!

    第四節cysa之七種武器(2)

    商七已坐下,寬大的老板椅掩住了他瘦小的身體,撫mo著已幾乎成為自己身體一部分的鼠標,他不由得愜意的嘆了口氣。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從他出道以來,已經放翻了四百一十九個高手,當然,是相當高的高手,而且他自己曾經統計過,這四百一十九人中,有整整四百個身材遠高過他。

    戰勝其他方面比自己優越的人本就有一種快感,星際的世界中也一樣。

    而這次,商七的對手顯然在體形方面遠遠超出于他,高大的身影一沉,紅木精制的椅子已經發出了嘎嘎聲,似乎是對自己負擔了超出能力的抱怨。

    商七一向對自己很有信心,當然,是在星際的領域內。

    這次呢?這次是不是一樣有信心?

    鼠標靈活的跳動了幾下,商七進入了裁判建立的游戲,而對手則是一個令商七很不爽的id——=cysa=man。

    man,在英語里就是男人的意思,而商七,恰好是一個不算男人的男人。

    加入了權力幫之后,商七第一次擁有了一生中的第一筆財富,而他,也用這筆財富做了自己18年來一直想干的事——做一個真正的男人。

    不知道為什么,他選擇了去美國,打算在人高馬大的白種人身上發泄自己蓄積了十八年的精力。

    或許一千個人里面也不見得有一個失去了造物的能力,而商七,就是一個。

    在三個光用第二性征就能把他淹沒的女人身上折騰了半天,商七終于開始后悔自己某年月日把青春交給左手抑或是右手的舉動,如今,對于他來說,三個女人甚至不如三張a片有用,為了不引起必要的誤會,注釋一下,a片,就是american片的意思……

    而如今,他就遇到了一個用他最深惡痛絕的名詞做id的人!

    暗自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商七已打算用出全力!拿他最擅長的打法滅掉這個令自己很不爽的人!

    中國最權威的星際評論家天terran下某年曾經在5月份就指定了本年度的最佳replay。這是從未有過的,要知道,一年中高手們之間的對戰可以用無數來形容,通常這種最佳rep的評選都是在年底進行的。而究竟是什么rep讓天terran下也甘冒毀壞自己名聲的危險一力推薦呢?

    那是一場zvt,terran是韓國一個著名的高手,據說已得當年完美人族xellos的真傳,高達450的apm讓他tvz勝率高達85%!

    而zerg,則用了在hf平臺上最常見到的一個id-chuhan……

    據好事者統計,這場rep中zerg空投次數高達48次,而且,每次都是同時三線空投,而terran并沒有丟掉完美人族的風格,硬是給防了下來,而且一次出擊就掃平了zerg的主副基地。

    zerg沒有被踢出游戲,因為他兩個島礦早已如火如荼的發展了起來,而人族出擊的后果就是,基地被又一次的空投掃平。

    當然,人族建筑大多數是可以飛的,所以他并沒有被打出游戲

    當人族把兵力集中起來,基地放在了另外一個礦區后,才悲哀的發現,自己一個農民都沒有了,而他的槍兵mm科學球就占了60多的人口,60/20!

    3分鐘后,terran敗。

    而這個zerg,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他就是今天的商七。

    而今天,商七也打算用多線空投的戰術來對付這個選定t的家伙。

    man的打法幾乎也是標準的雙兵營轉雙基地開局,這種由21世紀初韓國一個人稱怪獸的高手多次使用的vsz開局已經得到廣泛的使用。

    8分40秒,zerg領主的空運和速度已經升級完畢,空投,即將到來!

    第一時間開出的兩個島礦已經開始滿負荷運轉,商七主副基地基地源源不斷的涌出大量的兵力,而他的領主也開始四處游蕩,尋找可以下手的地方。

    令商七郁悶的是,人族居然采用了電腦式的打法,開一片礦,做一堆地堡,再開一片礦,再做一堆地堡。

    刺蛇和lurker的組合在面對人族的鐵三角防御時有心無力,損失大的令商七郁悶之極,而打下n個地堡后往往看到的不是可愛的農民而是打了興奮劑的槍兵……而蟲族的終極科技兵種——蝎子,還在等待著三級基地的升級……

    在又一次空投失敗后,商七絕望的發現人族居然在開第6片礦了……

    俗話說,兔子急了也咬人,商七擁有了蝎子之后,在蝎子的紅霧掩護下接連打下了兩片人族的分礦,并迅速的放上了自己的基地,一時似乎意氣風發起來。

    不過也僅限于這一時而已。

    在聽到nuclearlaunchdetected后,商七在島礦上空就看到了一些東西。

    大半隊大和艦再加上半隊科學球,商七島礦上縱然有蝎子的掩護,刺蛇們還是逃不過輻射的殺傷,半分鐘后,兩島礦平!因為另外一個島礦上同時落下了兩顆原子彈,這已經足以把所有能動不能動的東西全部掃平。

    商七依舊掙扎著,但是在對手科技球輻射了他所有剩余的蝎子后,兩隊槍兵加上大和艦的組合在刺蛇面前可謂無往而不利,gg!

    很多年后,李立曾經偷偷問過man:“你為什么要采用那么極端的防空投式打法?如果對方改打擴張壓制你不就完了?

    “我從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性無能,這種人多半心理上有一定的問題,所以我推測他的打法一定以陰險為主,而zerg的陰險又離不開空投,所以……”

    “你怎么知道他是……的?”

    “我是醫生,性病專科……”

    第五節cysa之七種武器(3)

    商七頹然站起,錢六隨即取代了他的位置,換好自己的鼠標后,沉聲道:“可以開始了嗎?”

    “爪子哇?咋那么急老哇,來老來老……”

    一口怪異的方言讓錢六也好奇的回頭望了一眼,這一望,他便看到了一樣東西——一雙手!

    白皙而修長的手!

    手有很多種,而錢六絕對肯定,這雙手用來玩星際,絕對是極品。

    和他自己雙手一樣的極品!

    面容清秀的少年微笑了一下,把自己放進了老板椅里,隨后,錢六就看到了他的id:=cysa=viva!

    viva,在某個黑手黨猖獗的國家所用的語言里,是歡呼的意思,而這次,錢六也暗自下定了決心:讓他的歡呼成為一個肥皂泡。

    一點就破的肥皂泡!

    倒計時完,游戲開始。

    兩個人都選擇了terran,被稱為最考驗耐力的對局——tvt,即將展開。

    房間內靜的可怕,只有兩人敲擊鍵盤的噼啪聲不絕于耳。

    錢六選擇了單重工后直接雙fei機場出隱飛的戰術,tvt的戰斗中,制空權的爭奪無疑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作為探路手段的兵營很快飄到了對手的基地,錢六不無意外的發現,對手也是雙機場隱飛的開局,而自己的戰術很早就在對手溜進來的scv面前一覽無余。

    想和我對拼隱飛?錢六冷笑了一下。

    在權力幫的某次戰役中,錢六的對手曾說,這是他打星際以來最郁悶的一次,依靠前期投機性的一次rush取得了不小的優勢后,自己用三礦打對方二礦,而且同樣都是爆隱飛,但是錢六的隱飛就是越打越多,用觀戰者的話說,就是“好像每一個隱飛都有一個皇牌駕駛員似的。”

    在隱形機的操作上,錢六有絕對的自信。

    可是這自信很快就一點點被打破了。

    錢六最先造出的兩架隱形機直奔對方基地而去,這時對手的隱形機還在悠閑的打著他的兵營!

    只要自己先開一炮,他就死定了,錢六想道。

    時至今日,星際的各種操作已經被玩家發掘的淋漓盡致,利用m鍵的追尾操作就是其中之一,好的操作者能讓對手速度和自己一樣的兵種一直不離開自己的射程,至死方休,而錢六,就是個中高手。

    剛進入了對方的基地,錢六突然發現對方的隱飛不再攻擊自己的兵營,而是迎了上來。

    好!就來次公平的對決!

    幾乎同時作出攻擊的動作,同時把自己受傷的隱飛后撤再上,同時打爆了對方一架隱飛,最后同時打出了一發導彈,看起來是一次完美的平局。

    但是錢六殘余的視野中,對方還有一架隱飛活著。

    為什么?錢六想不明白。

    而viva也絲毫不放過這一絲機會,修理完畢的那架功臣隱飛會合新出的兩架直接開進了錢六的基地,而這時,錢六還只有兩架。

    所以他只有躲,著名的一條軍事公式表明,哪怕是微小的實力差異也會使勝利一方有相當多的幸存者。

    三架隱形機在錢六造出來另外兩架隱形機的60秒內殺掉了三個農民后施施然飛了回去。

    錢六有了四個隱形機之后并沒有試圖去進攻,他在對方基地里的兵營告訴他,對手也一樣擁有了兩架新的隱飛。

    五架隱飛再次飛進錢六的基地,又被殺了一個農民之后錢六再也忍不住了,雙方展示了一陣不相上下的操作后,錢六隱飛全滅,而viva還剩下三架,很好的驗證了那條著名的公式。

    知道這場比賽已經沒有懸念的錢六疑惑的發現自己在對方家里的兵營依舊懸在那里,隨手移動了一下那個兵營,錢六立刻郁悶的發現了令自己第一次交鋒失利進而導致自己失敗的原因。

    一個scv!

    雖然一直有人對scv不能攻擊空中單位卻能維修空中單位表示不可理解,但星際玩家們也無意對此作出什么舉動,但是此刻,錢六開始無比的希望那個scv不能修理空中單位不僅僅是個討論。

    可惜這只是個夢。

    很有風度的打出了gg,錢六雙手及案,站了起來。

    第六節cysa之七種武器(4)

    權力幫已連敗兩場!

    李大臉上依然古井無波,緩緩道:“柳五,下場你上!”

    柳五長身而起,修長的身材如輕風般入座。而李大此時又發出了一道命令:“xdm,送茶!”

    一個瘦弱的男孩低著頭走了進來,手上的托盤里是一把青泥碎花陶壺和七個透明到目力近乎難見的杯子,低著頭倒上茶,然后退到李大背后,垂手而立。

    寬大的房間里瞬間洋溢著一股青澀的茶香,sai深吸了一口氣,道:“想不到今日能得見天下五大奇茶之首——天山雪茶,權力幫果然非常人之所能。”

    李大平靜的臉上也似有一絲得色閃過,悠然道:“我發現xdm不久,就無意中發現他有在冰雪中行若無事的異能,上天山采茶,對他來說,簡直比說句話還簡單。”

    sai又長吸了一口氣,只因他發現,那垂手而立的男孩竟可能是個啞子。

    上天究竟是公平還是不公平?帶來這一樣,卻取走那一樣。

    這個問題當然已與柳五無關,在每秒高達6次以上的操作速度和瞬息萬變的局勢下,無論是誰,都無法抽出心力來考慮其他問題的。

    柳五的對手是個胖子,而且,非常胖。

    胖的柳五居然能隔著衣服看到他身上晃動的肥肉,而肥肉,恰好是注重身材的柳五最討厭的一種東西,無論是自己身上的還是人家身上的。

    柳五一向認為,打星際也是種藝術,所以大多數人看他的replay,都有種輕輕飄飄不著力的感覺。

    可是就在這輕輕飄飄中,檣櫓灰飛煙滅。

    但是這次柳五卻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這個叫caiyou的胖子實在太陰險了,前期的buildingrush,空投dark,電兵,甚至有次還拿黑暗執政官把農民定起來再電。

    神族的陰招實在被他使絕了。

    當然只是這些還不足以打到柳五,他甚至還接連開出了兩片分礦!

    神族的招數幾乎用遍了,看你還能用什么?柳五這樣想道。

    那蟲族的呢?

    大概兩隊的飛龍從黑暗中飛了出來,開始追殺柳五大群的牛和狗,而出于對protoss面殺傷性魔法——心靈風暴的恐懼,柳五并沒有出很多刺蛇……

    在自己兩個分礦被打的毛都不剩一根時,柳五終于有了足以和飛龍一拼的刺蛇。

    據說,在大群的刺蛇面前,純粹的飛龍是討不到什么便宜的,而地面的一切部隊,柳五自信已可應付。

    何況對方的地面部隊并不多。

    多得是空軍,一群海盜船和飛龍夾雜著飛過來,瞬間刺蛇們頭上就被鋪了一層白霧。

    努力的控制著刺蛇離開分裂網區域,柳五悲哀的發現,自己的刺蛇數目已經少到對飛龍構不成什么威脅的地步了。

    博命式的沖擊后,強悍的牛+狗組合把protoss基地硬是給鏟掉了一大半,當最后一只zergling在飛龍的子彈下化為血水時,柳五很無奈的打出了gg。

    權力幫三戰全負!

    李大沉靜的臉上也起了一絲波動,他已經看出,cysa剩下的幾人無一不是高手,更重要的是,柳五雖然排行第五,但是他的水平卻僅次于李大,如今卻被人破掉,這無疑是對他信心的一大打擊。

    cysa的潛藏實力竟然如此巨大!

    暗自咬了咬牙,李大沉聲道:“cysa果然名不虛傳,今天……我們認……栽!”

    栽字一出口,權力幫七人齊齊從懷中摸出一把——沙漠之鷹!

    出產于以色列軍事公司的這種手槍素以威力巨大著稱,據說在5米內開槍,沒有任何一種防彈衣能擋住其致命的打擊。

    李大苦笑道:“本來想用星際解決的問題……請各位原諒,我也有不得不這么做的苦衷,諸位安心的去吧,我會給你們多上高香的。”

    七把手槍指著,cysa眾人已是束手待斃,逃無可逃。

    剎那間,李立動了。

    這一動就是如風一般,十四張撲克牌從李立把玩著的象牙牌盒中飛出,瞬間權力幫諸人便雙手齊腕而斷,當然,手上的槍也隨之掉落。

    十四張牌,十二只手!

    還有一雙手!

    是李大,他居然避開了這迅如驚雷的一擊,而此時,他一只手正勒在td白嫩的脖子上!

    另一只手,當然還握著槍,而槍口,就頂在td的脖子上。

    李大看著其他六個人鮮血迸溜的腕口,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我已經殺不了你們所有人,但是,你們如果不承認這次是你們敗了,我就殺了她!”

    據說人的神經反映速度極限是0。1秒,如此短的時間內,就算是李立的“飛牌”絕技,也不可能及時救回td,cysa看來已不得不答應這個條件,sai深吸了一口氣,正準備開口。

    異變突生!

    一雙手溫柔的撫上了李大的雙肩,在李大的神經作出反應之前,他的雙手已經不能動了。

    被冰雪所覆蓋!

    驚訝,憤怒,不甘諸般情緒浮現在李大臉上,他緩緩回頭,道:“xdm,你為何叛我?”

    這話實在說的很有氣勢!

    但是已經沒有人在意他,因為此時那個瘦弱的男孩已經和td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才從驚恐中恢復的jew很快記起了自己的護花職責,走上前去敲敲那男孩的頭,“喂喂!”

    “砰!”卻是td給了jew一個爆栗,“一邊去!”

    而似乎失去語言功能的二人也開始上演一場新版《白毛女》……哦,算是《竇娥冤》好了。

    “狗剩弟弟,你終于回來了,都長這么高了,55555……你不知道咱爸媽多想你啊!”

    “招弟姐姐,我也想你們啊!55555……我都十年沒回過家了。”

    好不容易搞明白自己的競爭對手并沒有多一個,jew摸著后腦勺開始傻笑起來……

    至于權力幫諸人,g隊一力主張“按江湖規矩辦”,而sai則認為得饒人處且饒人,況且他們也都被廢了雙手,最后在兩個人激烈的口水之戰后,得出結論——殺一半,放一半。

    兩巨頭心滿意足的從密室商議完出來,準備實行決策,定睛一看,人那?

    正圍坐一團打撲克的人群中傳出一句:“打撲克沒地方坐了,當然要把他們攆出去了……”

    ……

    (eee,以上涉及到個人隱私問題,還請各位不要當真,純屬搞笑,純屬搞笑)

    第七節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47/4613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