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一懂事就結束 > 正文 末章 全劇終

正文 末章 全劇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1

    打后的幾天天氣一天冷比一天,北風仿佛臺風般肆虐,到處惹事生非,,唬得縣一中差點又要放假,縣財政局在縣一中附近,那日財政局大樓上的“財政”二字被強風吹倒了個“政”字,單剩一個“財”字始終屹立不倒,教人嘆為觀止。

    呆子跳樓自殺在一中引起極大的轟動,如此刺激的事在這偏遠山區實屬罕見,人人聽了都激動不已,同時為不能親眼見證那歷史性的一刻而感到深深的遺撼。縣一中為穩定人心而停課兩天,結果所有人得到的啟示要“要想放假就去跳樓”,于是大家天天都翹首以待希望有人跳樓自殺,這樣也使得住綜合樓八樓的人人人自危,怕有一天被哪個想放假想瘋了的人一腳踹下樓去。

    詩緣留給龐郁楓的那片磁帶灌錄的是許茹云的《獨角戲》,整片帶全是。一連幾天龐郁楓都是躺在床上聽這首歌,間或會一個人到海堤上走走,整個人忽然變得神神經經。馬皕覺得龐郁楓很幸福,至少有戀可失,而自己和芷怡,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什么也沒發生過……馬皕突然喜歡上張衛健那首《孤獨不苦》,于是對自己說孤獨不苦,可后來才發覺張衛健每每唱到“孤獨不苦”這句時都像在哭。

    2

    據說三大主科的會考定在1月中旬,大家見時日無多,均施展渾身解數來復習,宿舍每晚都有人打著電筒學到一兩點。馬皕并不擔心會考,因為當初劉牻歷史會考時答明朝最后一個皇帝是克林頓時居然也能及格。馬皕準備這次考數學時把自己今年欠錢還錢的數目全報上去。

    馬皕的《天人水》已經修改了大半,但是愈改愈不滿意,就像一個女人被人家說她丑她就跑回家拼命化妝,結果非但不漂亮,反而弄得面目全非不似人形。當初寫《天人水》時馬皕自命這部書將成為世界名著,而且是流傳千古的世界名著,而自己也將成為現代的巴爾扎克。但自被退稿后,往日的狂勁消退得痕跡全無,現在之所以繼續修改只是一種慣性或者義務,因此愈來愈心力交瘁,而高考這時又像顆定時炸彈似的綁在身上,讓馬皕一想到它便渾身冰涼,仿佛看到若干日子后自己被炸得四分五裂的慘景,馬皕覺得自己陷進了天堂無路地獄無門的絕境,備受折磨,于是成天看書和上網打發時間。看書和上網玩游戲都能分散注意力,避開許多現實問題,當一個人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理那自然什么煩惱也沒了。馬皕初時以為此法很絕,但是忘乎所以一段日子后,回過頭來竟發現那原本丟棄的問題仍然跟在身后,而且越積越沉,到了讓人一想到它就有種舉步唯艱的錯覺。那些日子仿佛發生了許多事,但沒一件是記得清楚的,記憶總是模模糊糊滲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鋪不平理不直。那日馬皕突然覺得自己像一匹病倒在沙漠的駱駝,前面黃沙萬里,后面早沒了退路。

    馬皕有時很羨慕呆子,現在無牽無掛什么也不必想什么也不必做,可馬皕自知沒法像呆子那樣灑脫,他覺得這世界欠他的太多,就這樣白白死掉未免太不值了,所以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活著,拿回這世界上屬于自己的東西。

    3

    2003年12月30日是呆子頭七,那日劉牻來校,和馬皕龐郁楓買了很多東西燒給呆子。馬皕突然想起祭文,因為大家都有很多話要跟呆子說,于是想學韓愈寫篇《祭十二郎》之類的絕唱,不料想了半天連屁也擠不出半個,剛寫“年月日”就到“嗚呼哀哉”了,劉牻等得不耐煩,一把搶過紙筆,大刀闊斧地寫道:

    呆子:

    見信好。媽的以前這樣叫慣了,不慣叫你名字,你就將就將就吧。農村人說人死后第七天他的魂魄會回來,我知道你今天會回來的,所以和馬皕他們買了很多東西給你。

    你小子到下面一個星期了,怎么,住得還慣不慣?還有人欺負你嗎?希望鬼界會比人界好。如果在下面還有人敢欺負你,你一定要打電話或者托夢告訴我,媽的我看哪個雜碎這么大膽,我不扛鋤頭把他的棺材挖出來鞭尸老子就跟他姓。不過我們分隔兩地,我始終不能時刻罩著你,所以在馬皕的建議下,我們三人在《兵器》里剪了許多高科技武器圖燒下去,f16、洲際導彈等要什么有什么,你小子可要把這些東西藏好,要讓閻王爺知道你私藏軍火,追究起來我們也要被判個走私軍火的大罪。

    還有,呆子,告訴你一件振奮人心的消息,還記得6月份我們在畫展里遇到那個人嗎?我靠——原來那家伙居然是西安的什么什么收藏家,那天他居然跑來學校說要找你,跟你買你那幅《混沌》,價錢居然開到八萬,媽的我想這家伙一定是那天看你的畫看瘋了,就憑你小子那破畫也值八畫——對不起,個人觀點。我們問他既然你那么看好那幅《混沌》,那么當初在畫展時你為什么一個勁地搖頭嘆氣,他說他搖頭嘆氣是因為這么好的作品居然沒被評上一等獎,還要被貼到那么低級的位置,那次以后他就千方百計聯系了許多人,終于知道畫那畫的人是你,就千里(靠,這兩字忘了)從西安趕來。呆子你知道嗎?當我們告訴他你的事后那家伙居然激動得哭了,像個娘們,藝術家真是藝術家。

    我和馬皕他們都想,你那幅《混沌》那么屎都可以買八萬塊,如果你認真畫幅更好的豈不可以買到八十萬,媽的那時你就是第二個唐伯虎了。希望你在下面繼續畫畫,但我怕下面沒畫具畫,特意買了些畫筆和顏料燒給你,一定很感動是不是?好好保佑我們吧。以后每年忌日我們都會寫信和燒東西給你的。

    最后說一下,我寫完了信馬皕說我寫得狗屁不通,粗話亂飛,一定通不過海關的檢查,操,我就不信鬼不講粗話,人本身都那么丑惡了,變成鬼那一定更可怕了,那成語怎么說,變什么加什么對吧,我就不信鬼比人文明!

    還有,下面有一首郁楓寫的狗屎詩,說是送給你的:

    卷軸

    大雨溫柔地洗禮大地

    骯臟

    世界彌漫著迷霧

    記憶沉浮

    往事像卷軸

    思緒滾動

    卷軸展開

    滿載著陳舊的日子

    日子雕刻著飛舞的櫻花

    童話里有櫻花

    歌唱輕舞飛揚

    驀然

    日子掉進染缸

    灰色

<!--中间广告位置-->   櫻花枷上枷鎖

    在風中無力地掙扎

    血淚染紅江山

    卷軸在顫抖

    開始收攏

    記憶開始濕透

    飽滿油膩

    怪味

    漸漸漸漸

    模糊

    好了,就此擱筆,再次再談。

    祝

    身體健康

    生活愉快

    劉牻馬皕龐郁楓

    2003、12、30

    4

    元旦過后,天氣仿佛掉進了冰窟,并不斷往下沉,空氣一天比一天冷一天比一天壓抑,太陽每天都露面,但每次露面都很沒面子,畢竟這不再是它的天下。凜冽的北風磨碎了所有高于十攝氏度的陽光的分子,所以太陽在冬天的作用僅僅限于光明,而沒有任何溫暖可言。

    元旦那天馬皕和龐郁楓一起到海堤上喝酒,喝完酒后望著茫茫大海和漫漫天空,發現新的一年這世界什么也沒改變,除了自己身邊少了幾個人。

    5

    會考直接與畢業證掛鉤,畢業證直接和高考掛鉤,高考又直接和大學掛鉤,所以會考間接和高考掛鉤。不考會考便拿不到畢業證,領不到畢業證便不能高考,不能高考便上不了大學。龐郁楓決意不上大學,一科也沒考,每天都呆在宿舍里睡覺,馬皕情知自己現在畢業相當于失業,為了繼續這份工作,不得不讀大學,所以不得不考會考。

    考完會考那天馬皕又和龐郁楓去超市買啤酒,這時馬皕突然想到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學會了借酒消愁的那一套。其實消愁有很多辦法,只是喝酒比較經典也比較流行,小說常常這樣寫電視常常這樣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種開心要喝酒憂愁要喝酒失戀要喝酒發泄要渴酒之類的規律,這種規律在人的意識中相互滲透,成為一種共識。仿佛開心時不喝灑就不能叫開心,失戀時不喝酒就不叫失戀。難怪莊子在其妻死了之后放聲大笑被人道作瘋子。

    兩人離開超市時是下午三點,可看那光景倒像是傍晚六七點的樣子,天空陰霾密布,四面八方的流云像洪水似的朝同一個方向涌去,聚成厚厚的一堆,陰沉沉黑壓壓,偶爾會泛出一陣暗光,暗光過后是一陣長時間的悶雷。仿佛有一只巨獸潛伏在那里,蓄勢待發。地面上的北風突然失去了方向,漫無目的地四處沖撞,有時兩股強風撼在一起,立即爆出一團漩渦狀的氣流,抽起遍地沙土,憑空抽成一股微型龍卷風。

    馬皕以為是世界末日,一臉駭然,建議留多一陣看清情況再走,不想龐郁楓二話不說就走了出去。馬皕唯有跟上,以為可趕在暴風雨前回到學校,但終是人算不如天算,剛走了一半路就受到了*的空襲,馬皕再次建議找地方避雨,龐郁楓卻把酒交給馬皕,說他等的就是這個,想一個人在雨中走走,那時閃電像一道道冰寒的劍光,把昏暗的天空劃得四分五裂,雷聲一陣接一陣連成一大片,仿佛要瓦解世界上一切固體,馬皕怕龐郁楓被雷劈死了沒人收尸,只好自認晦氣跟著他繼續頂風冒雨。

    冬天的雨叫冰雨,酒在人身上除了痛什么感覺也沒有,馬皕初時能感覺到冷和痛的感覺,后來單剩下痛,最后連痛的感覺也沒了,渾身麻木,馬皕看看龐郁楓,見他走得昂首挺胸,儼然在接受檢閱,不禁自慚形穢。

    大街上除了馬和龐郁楓外了無行人,只時不時駛過一輛慢得像在散步的汽車,路兩旁的許多店鋪都縮了一大堆人,所有人都用看世界奇觀的目光看著馬皕和龐郁楓,馬皕覺得前所未有的威風,要不是雷聲比他的聲音大,他一定會高歌一曲。

    衣服吸了太多水,愈走愈沉重,龐郁楓忍不住停下來,默默望著被雨線切割得失去原形的建筑物。一輛汽車從身邊駛過,濺起漫天水花,灑了他一身。

    龐郁楓先馬皕一步回到宿舍,那時整個人還在滴水,公害正在喊歌,見龐郁楓那狼狽相,觸景生歌,大吼:

    總要在雨天

    逃避某段從前

    但雨點偏偏促使這段遇見

    總要在雨天

    人便掛念從前

    ……

    6

    當晚喝酒時馬皕在宿舍大吹特吹自己今日頂風冒雨視死如歸的英雄事跡,興奮得又唱又跳。但第二天就發燒燒得連老子姓什么也不知道,三魂七魄丟了大半,只會躺在床上呻吟。還好龐郁楓安然無恙,跑上跑下為馬皕打開水買藥買飯打點一切,馬皕服了幾包抗病毒沖劑和退燒藥片,又在床上躺了整天,晚上退了燒,不過頭還有點暈,四肢也很沉,仍不想起床,躺在床上和龐郁楓聊了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知不覺昏昏沉沉又睡著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放假。大部分人回了家,馬皕醒來時精力充沛生龍活虎,之后發現龐郁楓走了。其實馬皕早料到龐郁楓會離開學校去開始他的流浪生涯,但沒想到是今天這么早。

    龐郁楓走得干凈利落,只帶走了幾套衣服,幾本書,還有那把吉他,他床上的復讀機反反復復唱著beyond的《誰伴我闖蕩》。馬皕仿佛看到龐郁楓背著吉他的黑色背影正穿梭于浩蕩人流之間,灑下大片寂寞的音符……

    龐郁楓留給馬皕一封信,相信這是有史以來最簡單的信,全文只有兩個字:

    珍重

    馬皕以為信紙藏有什么機關,于是放到水里浸濕再看,看了半天發現依然還是那兩個字,只是這時它們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了……

    7

    這天天氣很好,陽光出奇的暖,天空的云斑斑點點撒了一大片。馬皕迷迷糊糊地在街上溜達,回到學校時發現自己沒被車撞死真是奇跡。至于這天想過些什么做過些什么全記不起來了,只記得那街上的人流和車輛全都拖著模糊有影子與自己擦身而過,一閃即逝……

    馬皕是晚上七點回到宿舍的,那時的天早已黑得連墨水也不敢叫墨水,可宿舍卻黑燈瞎火,大概是線路出了毛病。207舍一大群活動在黑暗中的影子正在放聲大罵,不愧是生物班的精英,一出口就是生殖器的名字。

    馬皕望著沒星星沒月亮的天空,發了一陣呆,然后開了門,融入漆黑,在暗夜中摸索前行,結果碰翻了很多東西,頭破血流。

    (全書完)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24/4604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