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四章 神之裁決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四章 神之裁決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四章 神之裁決

推薦閱讀:

    “荊棘之冠,苦難圣袍,大十字劍和神圣權杖,還有我手上的這枚裁決之戒,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經是聞名圣土的五大圣器,只要集齊了這五樣圣器,加上那傳說中作為樞紐的白虎之心形成神圣六芒星陣的話,神的光輝將會重新照耀大地。大災變后的這一千多年來,我們合撒教不知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這才集齊到了其中四樣,惟獨這裁決之戒遲遲找不到下落,直到兩百多年前……”

    “剩下的我來說罷。”耶摩天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似乎又看到了那個嫻靜美麗的身影。

    白水。

    當年的這枚戒指,不正是自己親自帶在那個小姑娘手上的么?

    “直到兩百年多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五大圣器中威力最大的裁決之戒,竟落倒紫霞觀手里,并被送給了萊諾城內的神殿。于是,合撒教派出了托奧尼?利恩!”

    “不愧是耶摩天,這么快就猜出了托奧尼最初的目的,其實并不是因為原本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白虎之心,而是裁決之戒!”

    “其實也沒什么。”耶摩天淡淡地說:“如果我告訴你裁決之戒使我們從東方神州帶來圣土的,恐怕你也不會相信吧?即使是被你們視為珍寶的白虎之心,原本也是兩百年前才‘誕生’的,從時間上看,當時的托奧尼已經在萊諾潛伏了數十年了,又怎么可能是為了白虎之心而來的呢?”

    教宗注意到耶摩天用的是“誕生”,而不是“發現”,不由皺起了眉頭,但隨即微微冷笑:“開什么玩笑,關于白虎之心的傳說,早在你們修道者來到圣土之前兩千年就有了。至于裁決之戒么,它失蹤了這么久,鬼知道它是不是被什么人帶到過東方呢?”

    耶摩天微微一笑道:“裁決之戒的來歷或許沒人能說清楚,但至少對白虎之心,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耶摩天,見證了白虎之心的誕生!甚至可以這樣說,你們所謂的白虎之心,本就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這話不僅教宗和三個神官沒有半點相信的意思,就連作為耶摩天的弟子,一直默不做聲的靜虛也不由疑惑。

    “沒想到,堂堂的七英雄之首會為了一件寶物而說出這樣的笑話。”教宗冷笑著,神色中已經多了幾分戒備。

    “你認為我有必要編一個如此拙劣的謊言來騙你這樣的后輩么?”耶摩天不屑地道,教宗不由暗自惱怒,自己在索萊恩處處受人崇敬,哪知來到亞特卻被幾個老不死的一口一個“后輩”叫著玩,不過,誰叫對方都是兩百年前封印之戰時代的絕頂人物呢?

    他正要反駁,卻聽耶摩天接著道:“那時的裁決之戒,被紫霞觀的幾個禁制封住了大部分力量,在神殿供奉起來,托奧尼雖然用幾十年時間成為當時罕有的賢者——其實他來到亞特前便已有了接近賢者的實力,但是,無論他的圣力多么強大,要想解開和圣土的魔法體系迥然而異的道術禁制,卻終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他將裁決之戒拿回索萊恩也不過是廢鐵一塊。”

    “你們這些來自東方的修士,向來都是如此地陰險。”

    “當時的先輩之所以要設下那樣的禁制,自然有其用意。”耶摩天絲毫不以為意,但心底卻隱隱作痛,如果不是自己為了白水而解開那強大的封印,她也不至于成為七英雄之一,也不會在那最后的決戰中為救自己而死罷?

    “你們這些過分依賴器物力量的神職人員,雖然可以靠它們的傳承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沒有相應的道心修為,是不知道怎么去節制的,那樣只會給世間帶來更大的災禍。”盡管平靜了兩百年的心突然間變得沉痛,但表面上依然看不出絲毫不妥,言語間依然犀利。

    “別對我說這些廢話,我們不是修道士,根本不需要擔心什么天劫。不錯,我們是在追求強大的力量,但那正是為了完成神的指引。那次大災變,也就是你們口中的什么浩天劫,也是神對這個罪惡世界的凈化。神的意圖,又豈是你們這些褻du神之尊嚴的修士所能揣摩的?既然你不愿意就此罷手,那也別怪我不客氣了。”

    話音剛落,教宗緩緩將帶著裁決之戒的左手舉起,口中開始用古圣土語念動冗長的咒語。一團柔和的白光從那枚毫不起眼的裁決之戒上散發出來,很快將他的身體包裹,帶著他緩緩向上升起。耶摩天微微冷笑,右手食指輕輕點出,教宗頓時感到一陣如山的壓力迎面而來,他手上的白虎之心不停顫動著,似乎要脫離他的控制。

    余下的三個神官臉色一變,紛紛從懷里摸出尺許長的短杖,圣潔而狂暴的力量頓時彌漫在整個空間,而它們針對的目標,自然是處于最中心的耶摩天。耶摩天身上灰色的道袍在這股力量的威壓下無風而動,可是身為七英雄之首的他,又怎么可能因為幾個神官的熒火之光而受到傷害?不過是一聲低喝,蕩漾開來的混沌原力頓時將幾個神官震得全身滲出細密的血絲。

    赫榍黎有些狼狽地躲在一邊,從裁決之戒上散發出的龐大圣力讓他不得不有所顧忌。雖然這些無意間泄露出來的圣力還不能對他造成多大傷害,但為了保存實力以完成后面的計劃,卻只好暫避其鋒。何況,兩虎相爭,無論勝敗對他來說都是有利的。

    雖然他以前恨耶摩天入骨,但在得知真相后即便仍然將他視為生死仇敵,可實際上這恨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淡了不少。現在之所以仍然要處心積慮地算計他,更多的卻是為了借用他的力量救出自己的深愛之人而已。因此,他此時并不希望耶摩天那么快落敗,也就沒有乘機上前夾攻。

    如果必要的話,他甚至有可能在耶摩天處于劣勢時幫他一把,不過出于對這個仇敵,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對手的了解,他相信憑這個后輩教宗的力量還不至于將耶摩天怎么樣,雖然他手中有幾樣看上去很了不起的圣器。但這樣的器物,或許對付自己還能起到點作用,但對身負混沌原力的耶摩天來說就顯得可笑了。

    可惜的是,不管是戰斗中的耶摩天還是赫榍黎,都還是低估了教廷的力量,那三個神官既然是合撒教處心積慮派望亞特的,又怎么會是易于之輩?三個神官在噴出一口鮮血后,身上白芒大漲,臉上也現出無比圣潔的光輝。那肅穆的神情,使耶摩天也隱隱地感到了不妙。

    果然,當他們大聲吼出咒語后,三個人的身影都在漫天的白光中淡化消失,而他們原來站立的地方,隱約間現出一個莊嚴的神像虛影。

    白色的符紋,伴隨著仿佛天界神曲般的夢幻吟唱開始在地面流淌,符紋流過的地方全都被無聲無息地被分解,這樣的異像,竟像極了黑暗之力的吞噬屬性。很快,符紋在地面匯聚排列成一個巨大的十字,白色的圣光向天空投去,與已經升到百丈高空的教宗手中的裁決之戒發出的光芒連成一片。

    “神之裁決!”赫榍黎尖叫著喊出這四個字,然后不顧一切地將全身力量提到頂峰張開守護結界,由無比渾厚的暗黑魔氣組成的結界,在這些對他來說致命的圣光面前顯得那么脆弱,赫榍黎手中的白色骨杖似乎因為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壓力而出現絲絲裂紋。一絲若有若無的淡紅色<!--中间广告位置-->氣體從骨杖的裂紋處飄出,赫榍黎猛地一咬牙,突然變得滿臉的猙獰,低聲罵道:“該死的,不是只有你才會禁咒!”

    隨著同樣一陣古老而晦澀的吟唱聲響起,那絲淡淡的紅色霧氣突然匯集在一起,形成一個拇指般大小的紅色珠子,赫榍黎冷冷地笑著,控制著那枚血紅色的珠子以極快的速度沖向神之裁決所發出的十字形光幕。“雖然這是暗系禁咒中威力最小的一種,但和圣光相沖突的的結果也不是你一個凡人能承受的,即使你是擁有好幾件圣器的教皇!”狠狠地喘了幾口氣,稍微恢復了些魔力,然后化做一道黑色煙霧悶聲不響地向原路逃去的赫榍黎惡狠狠地這樣想著,只不過一轉念間,他已經回到了獸人大營。

    這時,原本堅不可摧的圣之結界突然出現一陣巨大的波動,泛起陣陣漣漪。雖然這波動不能損毀這號稱天下最堅固的防御,但赫榍黎卻清楚地感覺到結界的的力量至少降低了近半成,不由呆了起來:不可能啊,就算神殿里自己發出的那枚幽冥血珠和神之裁決因為屬性相反而對撞爆炸,也不可能對圣之結界造成這么大的震蕩,難道結界內又發生了什么超出自己預料的變故?但見證了那個該死的后輩教皇手那圣器的可怕實力后,他還是打消了再進去看看的念頭,畢竟自己的目的不過是在三天后救出心月而已,犯不著去淌這趟渾水。

    教宗沒想到的是,就在那個亡靈法師發出那枚幽冥血珠后不久,受到氣機感應,本來是要對付耶摩天的光系禁咒“神之裁決”,竟不再受自己控制,自動將大部分力量用在了對抗那屬性相反的天生的敵手上。冷哼一聲后,正要將自身那龐大的圣力溶入到紅白交纏,已經在瞬間膨脹了數百倍,眼看就要發生爆炸的那團巨大的光球中,但另一只手的白虎之心卻突然亮的起來,教宗心中一喜,感受著那無邊的力量流過身體的溫暖感覺。

    更多的圣力被壓縮進那個光球內,卻沒發生意料中的爆炸場面,白色的圣光逐漸將源自幽冥的黑暗之力壓制住,重新聚為一個拇指大小的珠子。不僅是教宗,就連以博聞著稱的耶摩天也一臉疑惑地看著這副奇異的景象,顯然這已經超越了他們的認知。

    教宗只感到仿佛無窮無盡的圣力不停地向那個光球中心流去,以至于連他也懷疑起來,若是再這樣下去,手中這件本就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圣器是否也會有力量耗盡的一刻?而下面的耶摩天,額頭罕見地沁出一絲冷汗,那越來越強大的力量,竟將身負混沌原力的他也被壓制得難以移動,那該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白虎之心在他手上的時間超過兩百年,可說這世上對它的了解也僅次于自己體內的另一個元神了,但他從來不曾想過,這塊晶石上具有的力量竟會是如此恐怖。難道說,這白虎之心真的是屬于圣土大陸的圣器?但當年的自己,明明是親眼看見它是僅存一縷神念的神獸白虎所凝結出的啊!自己體內的那個元神,不正是神獸白虎那縷即將消失的神念所化么?

    “是它!怎么會是它?它不是去了天界么?怎么……怎么又回來了……”耶摩天身子一震,腦子里一個聲音響起,正是體內那個與自己共處了兩百余年,由白虎神念所化的元神“耶小虎”,那個一直叫自己“老大”的家伙。

    那顆被渾厚的圣力包裹著的血珠突然亮了起來,一絲絲來自幽冥的氣息頓時彌漫開來,一個不停咆哮的強大元神,正似不甘地從某個未知的空間被抽離出來,一股無可抗拒的威壓深深地震撼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即使是地面的耶摩天和天上的教宗也不例外。耶摩天的神念稍稍探出,但接觸到的卻是無盡的狂暴和戰意。那強大的元神傳來的波動令他感到無比熟悉,可比起自己兩百年前遇到的白虎那絲殘存的神念來,這個元神與它當時所表現出的宏大莊嚴卻又大是不同。

    “原來……你在這里……”那個強大的元神用含混不清地嗓音吼道,這吼叫并不是以聲音的形式發出,似乎直接在每個人的心靈最深處響起,讓所有人的心神都一陣亂顫,究竟是什么東西,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最令教宗不解的是,那力量的屬性,竟與他身上那最精純的圣力有九成九的相似。但是作為世間最神圣的力量,怎么現在給自己的感覺竟會是這般的暴戾?而他手中的白虎之心,也隨著這個元神的出現傳來陣陣顫動,仿佛為找到了自己的母體而歡欣雀躍著。

    一個巨大的獸形光影自那團光球中走出,但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知道,那并不是實體,而是最純粹的能量體,而組成這團光影的,全是那種與最精純的圣力相似的暴戾力量。光球在那個巨大的獸形能量體走出后,漸漸淡化散去,但中間那個夾雜著紅芒的小點,卻依然詭異地懸空漂浮著,從里面偶爾飄散出的絲絲陰邪之力,更是讓人懷疑它連通的是否就是那個傳說中秘不可測的幽冥世界。

    終于看清那頭獸形能量體的樣貌,耶摩天不由暗嘆了口氣,果然是兩百年前遇到的那個神獸白虎啊,只是不知為何,本應該是早已經羽化的它竟會是這般模樣?難道說修道的最高境界,無數修道者夢寐以求成仙的理想,真的如那位前輩所說只是一個可笑的騙局?

    “我的那縷殘魂,怎么?不想回到你真正的主人身邊么?”白虎旁若無人地大聲“吼叫”道,全然不顧離它不遠的教宗目瞪口呆的神情。耶摩天知道,自己雖然早已經悟透天道,身具就是真正的仙佛一流也為之傾慕的混沌原力,在世人眼中更是神一般的存在,但他自己卻明白,自己未羽化前終究只是個實力強橫的修道人而已,雖然羽化后的前途不可限量,但現在的自己與耶小虎一樣,同樣與這神獸白虎的靈魂差得太遠。

    現在的他,甚至能感到自己識海深處潛伏的耶小虎正朔朔發抖,白虎的這副架勢,分明是要收回本屬于它的那縷神念,雖然這縷神念早已經在兩百年前就有了自己的靈識,是一個完整而獨立的存在,但這個強大的元神為了追求自身的完美,想來也不會在意將耶小虎的靈識箱蛛絲一樣輕輕抹去,深知這一點的耶小虎自然要害怕得發抖了,即使他擁有在凡人眼中強大得可怕的力量,即使他剛才與暗星的激戰中還表現得威風八面。

    “你,不該出現在這一界的啊!”定了定神,耶摩天突然淡淡地說,只不過片刻間,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絕不會對這個比他強大無數倍的元神妥協。兩百年前的故人,他已經失去得太多,他絕不容許還有任何朋友在他面前生生地消失而他卻無能為力,就算他現在要面對的是太古時期就存在的強大神獸也一樣!

    在天地創生之始就已經出現,在天地破滅之后仍將存在的本原力量——混沌元力開始無聲無息地流出,圣之結界仿佛受到感應似的,突然起了一陣巨大的波動,這陣波動之后,結界的力量竟減少半成,雖然僅僅是半成,但被數百個法師通過那巨大的魔力水晶,以及深刻于整座萊諾城的陣法所聚攏來的方圓數百里的天地靈氣,那該是何等的龐大?這么龐大的天地靈氣,被耶摩天反復地提煉壓縮,最后全都轉化為最精純的混沌原力,這是連神獸白虎也必須要正視的一股力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