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三章 教宗降臨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三章 教宗降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什么?”那名神官明顯一楞,下意識地反問道。

    耶摩天對他笑了笑,望著索萊恩的方向,嘆了口氣道:“你們終于要來拿回那本不屬于你們的東西了嗎?雖然比我原來預想的要晚得多,不過,托奧尼的出現卻更加出乎我的意料。”

    意外。是的,太意外了!盡管剛才他還因為托奧尼對白水的辱罵而憤怒得差點陷入道心失守的境地,但是現在,當這個人真的已經灰飛煙滅的時候,他卻禁不住被一股深沉的惆悵所侵擾。

    看著那名神官不解的目光,他沒有作任何解釋,他的思緒,早已經飛回到那個令無數圣曼西人黯然神傷的同時卻又熱血沸騰的時代。

    雖然已經過去兩百年了,他還清楚的記得,當年第一次與托奧尼見面的情景。

    那時的他,不過初窺天道,在白水的帶領下見到的早已經是賢者的托奧尼,更象是一個慈祥的長者。

    當三年后那個老人因圣力耗盡在彌留之際還念念不忘地說著“答應我,好好照顧她”這句話時,他甚至有種久違的感動。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人,白水最尊敬的老師,竟然在事隔兩百年后又重新出現,還是以那樣不光彩的一種方式和身份。

    或許,他剛才的憤怒,并不完全是因為托奧尼對他無法忘懷的那個女子的惡劣態度,更多的是他無法接受這突變的事實,無法相信當年那個和藹的長者會是一個可恥而卑劣的間諜!

    他耶摩天畢竟不是神,他的神機天衍術雖說玄妙無比,可天心難測,他終歸不能算盡一切。

    而以合撒教繼承了圣曼西古文明且歷經千余年發展的深厚底子,即使有幾種能在當年騙過自己感知而順利詐死,甚至干擾自己神機天衍術預測的密法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其實以當年自己和白水的感情,就算他們真的想要這塊蘊藏無比圣力的白虎之心,如果好好商量的話,自己又不是不能割愛。雖然他心里清楚得很,這白虎之心的來歷,實際是關系到東方修道者一個天大的秘密,絕不是因為它蘊含著那龐大得超乎世人想象的圣力,就真的如他們合撒教所說,是其固有的“圣物”。

    就算是他體內那個異體同生的家伙,對這塊力量強大的晶石再怎樣不舍,但看在自己和白水兩人的面子上,他也不會不同意,因此說起來,那原本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但那個人,那個曾作為白水老師的托奧尼,竟然愚蠢得愿意用兩百年來謀劃和等待,甚至不惜和教廷的死敵,掌握黑暗力量、身為亡靈法師的赫榍黎合作!

    耶摩天和所有修道者一樣,所信仰的是無處不在的天道,而不是任何人格化的“神”,畢竟對修道者來說,他們的修煉,本身就是以成為神仙一般的存在作為目標。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時候他無法理解那種對于宗教的狂熱的信仰,而且這千余年來,因為圣曼西本土信仰在大爆炸后的破滅及紫霞觀有意無意的引導,圣曼西人對于“神”的信仰早已經淡化了許多,也只有那個保存了絕大部分圣曼西古文明的索萊恩,才依舊對“神”有著無比堅定的信仰,雖然這種信仰與大爆炸前的眾神信仰體系有著很大的不同——由多神論轉為一神信仰!

    他心里清楚,實際上這個看似不起眼的轉變,實在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這樣的宗教,無論是教義的嚴密性還是在世俗界的生存性都被大大的提高和加強,可以說,相對于圣曼西以往那種眾神林立的紛亂局面,合撒教絕對稱得上是一種十分成熟的宗教,因此它能夠得以生存和發展,也是清理之中的事。

    可他對宗教的清醒認識,僅僅是建立在淵博的學識和嚴密的邏輯思維上的,從一個修道者的角度來看,往往對那種狂熱的信仰多少有些不屑,即使是被世人無比尊敬和崇拜的他也一樣。但正是這種修道者無法完全理解的信仰,卻使那個耶摩天曾多少懷有敬愛之情的老人用一生來完成一個使命——在他們合撒教徒看來,無比神圣、無比偉大的使命!

    所以,他剛才會不由自主地發出那樣的嘆息,嘆息那個時代的故人又少了一個,感嘆那信仰背后的殘忍和悲哀,同時也為自己心中那似乎難以解開的心結而唏噓。

    “我們來此潛伏之前就得到教宗教宗陛下的嚴令,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都要將白虎之心完好無損地送回去——即使因此犧牲所有人的生命!”

    一個無比堅定的聲音打斷了耶摩天的沉思,他緩緩抬起頭來,發現白虎之心已經被剛才說話的神官揀了起來,而其他三人,正一臉戒備地盯著自己,其中看似最不起眼的那個,卻漸漸引起了他的興趣。

    耶摩天淡然一笑,這幾個對他來說無疑只算是小家伙的后輩,看來擁有常人難以具備的非凡勇氣,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么?

    他的心不由微微一痛,當年何嘗不是這種力量,將她,那個有圣賢之稱的女子從自己身邊生生拉走!

    “合撒的教宗么?”耶摩天臉色突地一沉,冷冷地朝著余下三個神官中最不起眼的那個道:“如果他真的想要這曠世的奇物,就叫他親自向我來要吧!”

    “居然被你看出來了。”那個神官臉色不變,但眼中閃過的一絲異色卻分明暴露他心中的驚訝,但他的語氣卻是無比的溫和優雅,雖然帶著點頤指氣使慣了的威嚴,其余的三個神官,一臉駭然地看著他,雖然不太敢相信,但從剛才說話的聲音中,顯然已經猜出了他的身份。手拿著白虎之心的那名神官,更是滿頭大汗地回憶著先前有沒有對教宗陛下不敬的言辭,而手中的白虎之心,因為還沒有接到教宗陛下的命令,卻如一塊燒紅的鐵塊般,拿也不是,放也不妥。

    “我們做個交易可以么?你讓我帶走白虎之心,而我,則保證在你三天后的危機中,付出絕對對你有利的回報。我想,至少索萊恩與亞特的邊境不至于因為一個無聊的理由而起什么沖突。”話音剛落,他轉過頭朝手拿白虎之心不知如何是好的神官微微點頭,投去嘉許的眼色,那名神官立刻受寵若驚地將手中那無比珍貴的圣器遞了過去。

    接過白虎之心后,不由自主地輕輕用手擦拭著它,就像撫mo著心愛女子柔嫩<!--中间广告位置-->的肌膚,白虎之心在他手上發出陣陣柔和的光芒,沒有剛才在托奧尼手中時的強橫可怕,卻多了幾分柔順。

    “呵呵,想不到連我也看走眼了,閣下居然親自來到這里,看來大家是有意將所有的恩怨在這一次徹底解決呢。不過,難道說你們合撒教就都是些食言而肥的家伙么?我親愛的教宗陛下,你好象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一旁的赫榍黎不等耶摩天回答,立刻尖銳地嚷道。剛才眼看自己辛苦煉制的傀儡逃走,現在這個強大的盟友居然為了一塊石頭而要選擇背叛,這不得不令他惱火萬分。

    雖然他對眼前這個身份尊貴的盟友突然來臨驚訝不已,但更教他疑惑的卻是對方手上的白虎之心,它的價值,似乎早已經遠遠超過他的想象,甚至已經成為眼前這場謀劃已久的戰爭勝負的關鍵。

    的確,這是一場戰爭,但那看似氣勢恢弘的獸人大軍,卻不過是這場戰爭中最不起眼的角色,真正的主角,是他們這些兩百年前的老怪物們,即使是眼前這個相對年輕卻地位尊崇的合撒教教宗,也不過是一個相對重要的配角。

    當然,至少他先前是絕對沒有料到這個配角會走上前臺,而目的是為了一塊石頭,雖然他剛才也見證了這塊石頭那強大的力量,但這樣的力量,似乎仍沒有讓這位配角親自出手的必要,除非,它的力量和作用遠不止剛才所表現出的,或許正如那個神官所說,這塊石頭只有在身為教宗的盟友手上,才能發揮出真正的作用。

    那將是怎樣可怕的一種力量?

    但他絕對不愿意自己成為這力量的實驗品,畢竟修習暗黑魔法和亡靈魔法的他,將無疑是這股充滿神圣氣息的力量所全力壓制的對象。

    所以,不管怎樣,他都不能看到這往日的盟友倒戈相向,那將是他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甚至可能使他已經到手的籌碼輸個精光。

    而祁愿塔內的幾人,除了靜虛還能稍微保持平靜外,文奇和二長老都是一臉怪異地盯著那看似最不起眼的神官,他們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相貌極其普通的神官,竟然是索萊恩合撒教的教宗陛下,雖然索萊恩的國力稍遜于亞特,但說到權勢,身為教宗的他無疑要比亞特的皇帝高上不少,畢竟索萊恩是一個極端專制的教權國家。

    這個幾乎是世俗界中傳奇般的人物,居然就那么波瀾不驚地出現在作為敵國的亞特神殿內,這不得不說是一件比剛才知道托奧尼的真實身份更叫他們難以接受的事。畢竟,那個與耶摩天同時代的卓絕人物,整整在亞特潛伏了兩百年,而地位也比身為教宗的他要低上不少。

    似乎為了解除眾人的疑惑,教宗的身上突然泛起了一層水紋般的波動,面容和身形都在這波動中變得模糊起來。片刻之后,等波動結束,他的相貌這才又清晰起來。想來托奧尼之所以能在亞特的神殿用幾個身份潛伏了兩百年,也是因為眼前這神奇的法術。

    不過看到教宗此時的形象,在場的除了耶摩天和幾個神官外,其他人再次吃了一驚,因為教宗此時的相貌,比起先前那個普普通通不起眼的神官來還差了一大截,竟是一個相貌猥瑣的五十多歲的老頭。

    他身上穿著有些破損的灰色亞麻長袍,頭上戴著荊棘冠,分明是一個苦修士的裝束;但這個老頭的表情,卻是那么的圣潔嚴肅,臉上更似有一層神圣的寶光在流動,以至于定力稍差的文奇和二長老,有一種頂禮膜拜的沖動。而那三名神官的眼神,更是已經透出絲絲狂熱。

    很顯然,這才是教宗的真實的存在!

    可耶摩天的目光,卻沒有停留在他身上,而是死死盯著他左手尾指上那枚黑不溜秋的戒指,胸口仿佛被人用巨錘狠狠砸了一下,渾身一震后用及其古怪的腔調問道:“這枚戒指,怎么會在你的手上?”

    “你是說這個么?”教宗將左手舉在身前,仔細端詳著自己尾指上的戒指,右手不經意地輕輕轉動著他,微笑著道:“這是合撒教五大圣器之一,在我手上又有什么奇怪?”

    一旁的赫榍黎瞄了那戒指幾眼,微微點頭,似乎看出些端彌,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但續而被更深的惶惑所取代,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當年耶摩天真正喜歡的,竟不是她,而是那個圣賢……

    耶摩天深吸一口氣,瞬間又恢復了道心清明的境地,緩緩地道:“合撒教的圣器么?想不到才建立一千多年的合撒教,居然擁有三千多年前的圣器!”

    “我承認,這枚戒指是大爆炸前古圣曼西神殿的遺物,但是在當今大陸,除了我們索萊恩,除了合撒教,誰還有資格來繼承這遠古的圣物呢?難道是這個已經衰敗的神殿?還是你們東方修道者扶植起來的各個傀儡政權?”

    教宗嗤笑著,繼續道:“我知道,你之所以如此關注這枚戒指,是因為它曾經戴在當年的圣賢白水手上,那個你曾一度深愛的女子!”

    耶摩天嘴角動了動,卻終歸沒有說出話來,反倒是一旁的赫榍黎,只覺得腦袋里“轟”的一聲,將以往一直堅持的信念統統擊成碎片。終于,終于證實了,原來自己對耶摩天的所謂仇恨,只不過是一幕可笑的鬧劇!

    耶摩天對白水的愛戀,那個野心勃勃卻如白癡一般的托奧尼知道,連這個僅僅五十多歲的后輩教宗也知道,可自己這個當事人,自詡聰明一世的魔法天才,卻偏偏認定是他奪走了自己的摯愛。

    可是,那個人,那個心月口中最深愛的人,又究竟是誰?

    赫榍黎感到自己快要瘋了,而這股瘋狂所產生的邪火,正一刻不停地燃燒著他的理智。

    哈哈,不是他,不是他又怎樣?恨了兩百年了,兩百年啊,為什么到最后的關頭卻要放棄?又怎么能因此而放棄?

    即便那個人不是他,但當年狠心封印心月的,依然是這個道貌岸然的耶摩天啊!現在,不借助他“道”的力量,又怎么能將自己心愛之人,從那黑暗幽閉的所在拯救出來?

    計劃,依然要堅定不移地實施下去,即使已經出現了這么多變數,即使眼前的聯盟關系岌岌可危,但為了她,就是拼了這條早應死去的性命也無所謂,只要能最終將那該死的封印破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