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二章 神官故人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二章 神官故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大神官望著耶摩天似乎散發出肉眼可見的寒芒的眼睛,輕蔑地一笑,道:“怎么?你也知道生氣?呵呵,是不是因為我侮辱了你最心愛的女人?不錯,我是這樣罵她的——賤人!

    當年要不是她,這白虎之心早就已經是我囊中之物了,哪里還用得著等到今天?為了得到它,居然讓我迫不得已和那些該死的褻du神靈的異教徒合作,說起來,這都是那個賤人的錯啊!”

    赫榍黎在一旁陰沉沉地說道:“沒有我和瑪修這兩個異教徒,你要想得到這什么圣物恐怕只有等到耶摩天飛升以后了吧?不過,你多余活過來的這一百多年已經差不多耗去了你大部分圣力,你能夠等到那一天么?”

    說完這話的他,卻不由陷入沉思,他似乎感到,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

    “你說得沒錯,我體內的圣力最多也只能讓我再多活十幾年,從這一點來講,我是應該感激你的,但你不也抱著利用我的目的來展開我們的合作么?就算對我有什么不滿,也等這件事過了再說吧。”

    出人意料的,聽了兩人對答本應該更生氣的耶摩天,眼中的寒意卻漸漸消退,最后又恢復了那種古井不波的淡然,大神官與稍稍收略心神的赫榍黎對望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絲失望。

    但這也似乎并沒出他們的意料,如果僅僅想憑借幾句故意刺激的話就讓耶摩天失去理智的話,也未免太小看這個昔日的七英雄之首了。對于這個兩百年來都在處心積慮想要對付的共同的敵人,他們均沒有半點輕視之心,并且哪怕是一個極端微小的能夠打擊耶摩天的手段,他們也不會輕易地放棄。

    “當年嗎?”耶摩天緊盯著大神官,喃喃地道。當年的一個個敵人的影象一一從腦中晃過,但卻沒有一個能與眼前的大神官重合得起來,雖然他從見到大神官的那一瞬,就已經感到對方似乎是一位熟悉的故人。

    當年,神官,白水……

    他腦中靈光一顯,突然想起一個人來,但是那個人,那個人又怎么會如赫榍黎一般恨自己入骨?這完全沒有理由啊!

    “想起來了嗎?”大神官望著耶摩天微微變動的臉色,有些得意地獰笑道:“沒錯,就是我,當年圣賢白水的老師,同樣有賢者之稱的托奧尼·拉曼!”

    “托奧尼大人還有一個名字可能連身為七英雄之一的你也會感到驚訝呢,那就是托奧尼·利恩。我想,這個名字,一定能帶給你不少啟示吧!”赫榍黎殘忍而緩慢地說道,盡管表面平靜,但心底卻仍然讓剛才那一絲不安所困繞著。

    不要說耶摩天,就是被一連串變故驚呆了的文奇幾人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片大陸誰都清楚,利恩家族正是索萊恩勢力最大的家族之一,不僅僅是在索萊恩的政府里,就連權勢熏天的索萊恩國教合撒教里,同樣也有著不小的影響。

    而這個托奧尼·利恩,更是兩百三十年前合撒教自教宗以下權力最大的三個大主祭之一,同時也是索萊恩歷史上最年青的大主祭,但四十歲也不到便神秘失蹤的結局也造就了當時的圣曼西最大的疑案。

    作為索萊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主祭,居然甘心在其敵對國家亞特潛伏了兩百余年,其中所謀之大恐怕早已經超出一般人想象,難道說,那枚什么白虎之心真的如此重要?

    托奧尼瞪了赫榍黎一眼,似乎對他說破自己的真實身份十分不滿,但赫榍黎卻似半點也沒有放在心上,接著說道:“歷史真的是個絕妙的諷刺啊!當年造就了七英雄之一的圣賢白水的老師,卻是亞特的敵對國家索萊恩派出的間諜。而且,這個間諜的身份簡直高得嚇人,恐怕這也創下歷史之最了。而這么有趣的事,卻不過是為了小小一塊石頭。”

    “你知道什么?”托奧尼冷冷地道:“就是這塊小小的石頭,卻足以改變歷史的軌跡,將歷史錯誤的部分徹底糾正過來!”

    “哦?”赫榍黎細長的眼睛不由瞇成一條縫,看那神情顯然是一萬個不相信,但那瞇起的眼睛深處,卻分明閃動著詭譎的光芒,只是沒有任何人發現而已。

    “既然這樣,那么,就讓大家見識一下這世上最偉大的圣物冰山一角的威力吧。”托奧尼大叫著將白虎之心舉起,口中吟頌著那來自遙遠過去的咒語,一股比剛才“耶摩天”與暗星對戰時手中長刀白虹還要龐大差不多兩倍的圣力不可阻抑地散發出來。赫榍黎吃了一驚,這股力量的龐大顯然出乎他的意料,由于這股力量是他體內的暗黑魔氣的天然克星,因此竟不由自主地退了幾步以避其鋒芒。而一旁的暗星,似乎因為融合了耶摩天元陽真焱的緣故,情況反而要好一些。

    如果真的如托奧尼所說,這僅僅是“白虎之心”冰山一角的力量的話,那豈不……赫榍黎不由打了個寒戰,心中升起一絲恐懼,暗自下定了決心,這樣的東西,絕不能讓它留在世上——它對自己的威脅實在太大了!

    正這樣想著,托奧尼已經完全被那股力量發出的純白色的光芒包裹在其中,仿佛來自天國的吟唱聲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熾烈而圣潔的光芒過后,托奧尼的身形漸漸顯露出來。除了耶摩天和在祈愿塔門口的靜虛外,余人不禁都有些目瞪口呆,剛才似乎還僅僅是個奄奄一息的老頭的托奧尼,竟然變得比耶摩天還要年青!

    靜虛要不是在來萊諾之前見到過耶摩天返老還童的過程,恐怕情形也不會比其他人好到哪去。

    “果然是你!現在的你雖然比起兩百多年前我見到你時要年青了許多,但總算可以依稀看到一點你當時的影子了。”耶摩天淡淡地說道。

    托奧尼傲然一笑:“是嗎?這兩百多年為了能在亞特的這個偽神殿繼續呆下去而不引人注意,我可是消耗了不少圣力改換了六次容貌啊,你一時認不出來也很正常。我現在這個樣子也是最接近當年的面貌的,說來如若我們按東方的習俗論起輩分來,我比你這個所謂的七英雄之首可還要高上一些吶。”

    “事實雖然如此,但是對于出言侮辱她的人,就算輩分什么的比我高上十輩又如何?我同樣不會輕易放過——即使你是她當年的老師!”耶摩天的語氣依然平淡,可是這平淡中透出的殺機,卻更教人心寒。

    “如果在我沒有得到白虎之心以前,或許你的確又資格這樣說。”托奧尼伸出潔白修長的手指優雅在自己身前晃了晃,哪里還有半分剛才老態龍鐘的樣子!

    他盯著耶摩天越發淡然的雙眸,接著道:“我聽說,一百七十多年前,你為了信守對那個賤人臨死前許下的‘永遠守護圣曼西’的諾言,居然對回歸派占了多數的紫霞觀進行了一場大清洗!”

    耶摩天的眉毛一動,沒有答話,倒是一旁的靜虛嚇了一跳,這可是紫霞觀內最大的三個秘密之一,更是觀內最大的禁忌話題,這個人就算再怎么神通廣大,又怎么會知道這個秘密?而其余的人卻是一片茫然,因為誰也沒聽說過紫霞觀有過這樣一次大清洗。如果不是耶摩天那沉默的神態從一個方面肯定了這件事的真實性,他們幾乎要跳起來反駁了。

    只有赫榍黎突然象是想到什么似的,臉色變得更加煞白:不對,不對!<!--中间广告位置-->他,耶摩天,這個該死的修道士難道喜歡的不是心月么?怎么會和那個被稱為圣賢的女人白水扯上關系?原來,原來當年他答應白水永遠守護圣曼西并不是因為對方犧牲自己救了他的性命而心懷內疚,難道說,難道……

    赫榍黎不敢再想下去,他實在無法相信,那僅僅是一個誤會——這個令自己憎恨了兩百年的男人,實際上竟然和他自己所癡迷的那個女子沒有半分感情上的糾葛!

    托奧尼的聲音漸漸拔高,但赫榍黎卻似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你們這些該死的修道者,邪惡的異教徒,要是你們當時回去了該多好,那就沒有今天的事了。天吶,居然要我跟魔鬼的信徒合作!你,耶摩天,都是因為你,還有我那不爭氣的弟子,白水那賤人!要不是你們彼此間的什么狗屁承諾,一百七十年前,紫霞觀就應該滾回東方去了!而整個圣曼西也早就在偉大的教皇陛下帶領下沐浴在神的光輝中!現在,就讓我送你到你們所謂的仙界去吧!”

    托奧尼獰笑一聲,手中白虎之心的光芒突地大盛,無邊的圣力頓時曼延開來,幾乎陷入狂亂的赫榍黎出于自身屬性對光明力量的畏懼和敏感,幾乎是本能地瞬間在身前布下一層黑暗晶盾。

    但即使是以他兩百余年的修為,在這無邊的圣力面前也顯得有些勢弱,黑暗晶盾很快被圣潔的力量消融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層。似乎感覺到這股力量對自己的威脅,他突地清醒了過來,尖叫一聲向后飄飛數丈,又重新布下厚厚的幾層結界后大吼道:“該死的家伙,竟然在我面前使用這么龐大的圣力,你想害死我么?”

    “死?是啊,你們這些褻du真神的異教徒,都給我統統去死……教宗陛下,讓你的仆人為你前進的腳步掃請道路吧……不,不,為什么我要做你的仆人,你不過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輩罷了,我所侍奉的教宗已經去往天國一百多年了啊。現在,我有了這傳說中最強大的圣器,還在乎什么教宗呢?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呀!天吶,為了它,我足足等了兩百年啊……”

    托奧尼瘋狂地叫囂著,身子因為激動而哆嗦起來,手上白虎之心似乎也感受到這股想要毀滅一切異端的虔誠信仰,雀躍著發出更加讓人不可逼視的圣潔光芒,將他整個兒包裹其中。

    那個被赫榍黎召喚出來,挾持著飛語流的屬于黑暗生物類的影魔哪里敵得過如此龐大的光明力量,吱吱尖叫著很快煙消云散。

    即使是知曉了平衡之力的奧義而不再害怕大多數光明力量的暗星,也由于這力量那無以復加的精純而痛苦地退開老遠,幾乎到達神殿的邊緣——而那原本布置在神殿周圍的結界,也似被這精純的力量消解破除,因此暗星很輕易地退出原來神殿的范圍。他一楞之后立刻意識道這是自己逃脫那該死的亡靈法師掌控的最好機會,于是毫不憂郁地向城外飛奔而去,似乎是受到一股神秘氣息的指引,他逃走的方向,正好與赫榍黎先前來時的方向一致。

    擺脫了影魔挾持的飛語流,作為紫霞觀的弟子相對要好受得多,畢竟他體內的先天道氣和靈力也都是光明力量的一種。他第一時間發現自己的兄長狼狽地離開,也來不及向自己的師門長輩打聲招呼,連忙追了出去。發現這一切的赫榍黎卻在龐大的圣力壓迫下只得眼睜睜看著他們離開,無奈自顧不暇,雖然恨得直咬牙,深感自己計劃受挫,卻也只有在心里對托奧尼咒罵不已罷了。

    而對于掌握著天地間最本原力量“混沌原力”的耶摩天,這世上早已經不存在任何能夠在先天上克制他的力量,因而那外放的強烈光芒,對他更是沒有半點影響。

    但是那強大得連他也要吃驚的的圣力,仍然讓他提高了十二萬分的警惕,雖然在能量的層次上,圣力比他擁有的混沌原力要稍遜一籌,但只要達到一定的數量級,仍然可以給他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更何況那作為宇宙本源的混沌原力又豈是隨隨便便可以輕易使用的?

    正在他想著對策時,耳邊突然傳來托奧尼一聲駭然至極的驚呼,接著是氣急敗壞而又充滿恐懼絕望的胡亂大叫:“不……不……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本來遠遠地站在一旁的四個神官面無表情而又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他周圍,其中一個無比憐憫地看了他一眼,鄙夷而又陰險地道:“竟然對偉大的教宗陛下出言不遜,活該有這樣的下場——難道你真的是白癡么?怎么多年來,無數的教廷精英為了讓你能夠茍延殘喘而消耗著他們寶貴的圣力,這都是為了你手中的白虎之心啊。連我們偉大的教宗陛下也因為密法傳承的限制無法享受這樣的待遇呢。可是,這兩百歲的高齡是那么容易享受的么?你的性命雖然都是由圣力所支撐,但是身體的機能早已經完全朽壞了啊,白虎之心里這近乎無限的圣力灌注在你實際上早已經生命枯竭身體內,難道你以為真的可以安心享受嗎?”

    似乎為了驗證他的話。托奧尼整個人已經完全隱入白色的光團中的托奧尼慢慢現出身形——但明顯比剛才小了一大圈,作為大神官象征的寬大長袍在他身上顯得那么滑稽可笑,但所有人都沒有能笑得出來的感覺:這個曾是夕日索萊恩最具有神秘色彩的傳說人物,此刻竟又年青了不少,不,準確地講現在不應該說是年輕了,而是大大地“變小”!

    現在的托奧尼,看上去不過是個十一二歲的漂亮男孩罷了,而他接下來的鬼哭狼嚎般的囈語,也充滿了童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機泠泠打了個冷戰——即便是他們全部都沐浴在溫暖的圣光之中。

    托奧尼的身軀以肉眼可以察覺的速度急劇地萎縮著,而他驚恐的叫聲也越來越微弱,直到只剩下嬰兒般的啼哭,但一雙小手還死死抱住那作為沖突之源的白虎之心。

    最后,他小小的身軀突然射出千百道刺眼的白色光芒來,無論是對光明力量異常敏感的赫榍黎,還是雖然也身具光系圣力卻離托奧尼最為接近的幾個神官,都被這些仿佛帶有熾烈高溫的光芒弄得手忙腳亂,好一陣才安歇下來。

    但此時的托奧尼,卻早已經在那陣異常的光芒后灰飛煙滅,只有他手中致死也不肯放棄的白虎之心,“叮”地一聲跌落在地,原本散發著龐大力量的它也因為持有者的消亡而慢慢安靜下來,最后重新化為一塊看上去很普通的晶石。

    先前說話的那個神官冷笑一聲,喃喃地道:“居然形神俱滅了,想不到它的反噬竟如此強烈!不過,誰叫你這么貪心呢?看來,只有教皇陛下才能真正駕馭這曠世的圣物吧。”

    他彎下腰去想要從地上揀起那珍貴的圣物,卻被一只白皙光潔的大手擋住,他臉色微微一變,不用抬頭看也知道,這手的主人一定是原本就離得不太遠的耶摩天。

    “它,是屬于我們教廷的東西。”面對這個幾乎是傳說中的神話般的人物,說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可是心中那虔誠的信仰及堅定的信念,卻終使他定了定神后故做鎮定地說出這句話。

    “是嗎?”不知為何,耶摩天的神色竟沒有絲毫因為對手的死亡而來的欣悅,反倒是無盡的落寞。他突然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

    “故人啊,又少了一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