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一章 白虎之心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一章 白虎之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獸人大營中,由于圣之結界突然啟動而險些亂了方寸的赫榍黎,此刻正略顯焦慮的等待暗星歸來。他隱隱有一種預感,自己辛苦煉制出的這個實力強大的傀儡,恐怕會失去原有的作用。

    不知道是否為了驗證這種預感,他突然感到自己精神層面的最深處,隨著一聲巨響,似乎有一根弦繃斷了,他“哇”的一聲,吐出一小口鮮血,眼中閃過一絲驚慌,喃喃地自語:“不,不可那這么快的,以他的實力,即使是耶摩天想要取勝也決不會容易——況且,圣之結界已經啟動,它會自動吸收方圓數百里的天地靈氣,現在應該是耶摩天力量最弱的時刻啊,就算暗星那笨蛋打不過他,逃跑有應該沒有問題!”

    他抬頭望了望遠處發著柔和圣潔光芒的圣之結界,搖了搖頭:“逃不了的,就算他能夠從耶摩天手中溜掉,也絕逃不出萊諾城。哼,圣之結界么,在我眼里也沒什么了不起。不過,它的隔絕功能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居然一點都感覺不到暗星的氣息。”

    他又想起剛才精神層面的那聲巨響,那到底代表什么?是暗星已經死亡還是……難道說他已經擺脫了自己的禁制?

    赫榍黎突然有種極為荒唐的感覺,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想到暗星會擺脫禁制,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不行,我得親自去看一看。”

    雖然知道自己的死敵就在圣之結界保護下的萊諾城中,而且實力要比自己高出一籌,但他有信心全身而退。如果連這點本事也沒有的話,他也不配和有大陸第一高手之稱的耶摩天周旋了。

    十里的距離,對于一個將暗系魔法練到頂峰的法師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這樣短的距離,赫榍黎甚至能夠將瞬移的目的地精確到寸,因此他出現的地方,恰好是萊諾城的守城士卒視線的死角。

    望著兩步開外那層由無窮的魔力和龐大的天地靈氣所組成的半透明結界,赫榍黎只是冷冷一笑,伸出枯干蒼白的右手,食指長長的指甲幾乎碰到結界的晶壁。

    一縷淡淡的黑煙,仿佛帶著地獄亡魂鬼哭狼嚎般的怨氣,不停的自指尖瀉出,金色的結界一遇到這股黑氣,如同濃酸中的鐵片,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響。靠近赫榍黎指尖的部位,很快被融出一個小洞,黑氣不斷涌出,繼續腐蝕小洞的周圍。

    不多時,原來的小洞便擴大到拳頭大小,這時的結界自有的保護機制開始啟動,被侵蝕的小洞周圍,金色的光芒逐漸加強,洞口略略回縮,光芒也變得耀眼起來。赫榍黎臉上黑氣一顯,先前收集的無數亡魂怨氣經過壓縮后狂涌而出,頃刻間就將金色的光芒壓下。小洞周圍的結界一陣收縮,猛然間被大大撐開,形成一個一人高的大洞,邊緣依然有濃密的黑氣纏繞,阻止著圣之結界的自我修復。赫榍黎收回右手,有些得意的微微低頭走了進去。

    ※※※※※

    “終于……呼呼……終于注意到了嗎?不過,已經晚了啊,呼……”暗星劇烈的喘息著,斷斷續續而又有些得意的說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竟然再次恢復了說話的功能,而且目光也不再如先前一樣呆滯,現出一絲奇異的神采,似乎已經恢復了大半的理智。

    他身上的元陽之焱,早已經消融干凈,身上還緩緩流動著一層黑白夾雜的瑩光,整個人也遠沒有剛才那樣邪氣,甚至與耶摩天一樣,隱隱露出一種圣潔的光彩。

    “蘊涵生命精華屬性至陽的‘元陽真焱’對于任何高級魔物來說,都是足以致命的,就連魔頭級的也不例外,它是可以徹底焚燒一切邪靈的圣靈之火啊。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你的體質居然與‘天魔血劫大法’煉制出的傀儡稍有不同——但就是這一點點的不同,使元陽真焱所帶的純陽之力恰好可以補充你受盡血劫煎熬而得來的元陰之體。

    本來陰極陽生,你體內自然生成的那一點真陽便精純無比,但在陰極魔能,也就是通常所指的暗黑魔氣的壓制下,卻發揮不出半點作用,不僅對你的身體沒有半點補益,反而無時不刻的炙烤著你的靈肉,燃燒你的生命,逼迫你已經破損的身體產生更多的暗黑魔氣與力量。

    剛才你居然不惜以身犯險,竟撲到我發出的元陽真焱中,用神念引導自身的那點真陽與之融合——以至陰之體來吸收至陽之氣組成的元陽真焱,實際上這個過程已經不能用痛苦二字來形容了,不過熬過血劫的你,想來也應該能夠忍受這種痛苦。

    渡過這個關口雖然讓你痛苦不堪,但也使你自己破損的身體重新達到陰陽平衡的地步,更免去了生命力燃盡而亡的命運。

    ‘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本來這是道家修真的無上秘訣,想不到你一個傀儡居然也能懂得。現在的你,想來也已經功力大進吧。”

    耶摩天冷冷地說了一大段話,語氣冰冷得讓人深信,他會不惜一切代價的除掉眼前的暗星。

    “不過。”他繼續說道:“好在人算不如天算,我使出元陽真焱的時機,恐怕比你預料的要晚得多吧,先前的那一場大戰,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已經使你的生命力快要燃燒殆盡,即使你能僥幸逃過今日一劫,所剩的時間也至多最多半年而已。

    你也夠厲害的——我不是指你的力量,而是你的心計,你居然可以隱忍至今,據我所知,受天魔血劫操控的人,自己的神識通常都會在當初的‘血劫’歷練中被抹得一干二凈,可是照目前的情形看,你似乎不是這樣呢,赫榍黎并沒能完全控制住你。

    當然,他對你還是有不小的影響,否則你早就應該逃了。先前你居然也一絲不茍的執行他的命令,這份耐性倒是令人佩服。”

    “我想,大概是這個所謂的圣之結界在一定程度上隔絕了那個該死的亡靈法師對我的控制,使我居然奇跡般的恢復了一絲絲自己的意志。說起來還要感謝你,本來即使恢復了一點意識,我也是完全沒有機會的,但是自從你拿出那把刀以后,在我靈魂深處布下的烙印就開始漸漸松動,也終于讓我得以稍稍控制自己的身體。

    在赫榍黎給我的資料中,你的絕招之一就是‘元陽真焱’,我的先祖是和當年的紫霞觀同來的東方神州人士,對于東方文化深有研究的我,自然知道你使出它的那一瞬間就是我千載難逢的機會——盡管成功的把握不大,但即使是因此死去也總比做一個傀儡要好。”

    耶摩天微笑著點點頭,道:“既然問題都搞清楚了,那么,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不要!”不等暗星開口,祁愿塔門口的飛語流突然大聲喊道。耶摩天歪著頭盯了他一眼,不由笑道:“小家伙,你打什么岔?”

    但暗星卻身子一震,不可思議的望向塔內,顫聲道:“弟……弟弟,是你嗎?”

    飛語流不顧一切地跑出塔門,“撲通”一聲跪在耶摩天腳下:“太師傅,他已經恢復神智了,就饒了他吧。就算他做了什么壞事,也是在別人的控制下的啊。”

    “真沒勁!”耶摩天嘆了一口氣,喃喃地道:“難道這么就結束了么?我還沒過癮吶!”隨著話音的落下,他眼中的神采越來越淡,就在快要熄滅的時候,異變陡起。

    一個薄如紙張<!--中间广告位置-->的黑色影子詭異地從飛語流腳底升起,微微晃動了一下,快捷無比地挾著他掠往幾丈之外。耶摩天眼中精芒一閃,大叫一聲“影魔”后,手中的長刀白虹閃電揮出,雖然發出的刀勁轟然劈開了一塊兩人合抱粗的石柱,卻終究遲了一線,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徒孫被一個黑影所挾持。

    “既然已經來了,為什么還不現身?難道隔了兩百年,你反而沒有勇氣見我了么?”耶摩天向著一堆坍塌的巨石冷然地道。

    “呵呵,耶摩天!你這個注定和我糾纏一生的敵人,對我說話還是那么刻薄。難道你就不能客氣一點么?要知道尊重自己對手也是對自己最大的尊重。這么些年來你都是修的什么道啊?”赫榍黎滿臉笑容地反駁著從黑暗的陰影中走出來,這么多年了,居然首次從耶摩天手中占到上風,雖然是趁其不備,但也讓他激動得有些微微發抖,更忘記了來之前在獸人大營中對耶摩天的那些許害怕。

    “我想,對于你這樣的小人是絕對不需要客氣的,盡管我對于你的執著與癡情都是十分的佩服。”耶摩天微笑著,畢竟是成天煉氣養身的有道之人,很快就從剛才輕易地讓對方召喚出的影魔掠走自己徒孫帶來的震驚與憤怒中緩過神來。不過這也難怪他方才些須地失態,要知道自他領悟天道以來,兩百年里還從未逢敵手,盡管是事出有因,但也算得上是平生一大恥辱了。

    “是的,我是一個小人,但是最終打敗你的,也必將是我這個小人!”

    赫榍黎惡狠狠地說道,不待耶摩天答話,他又向著正一臉緊張與仇恨地望著自己的暗星,道:

    “嘖嘖,我可憐的傀儡,那是你的弟弟么?別這樣看著我,要想他活命的話,就殺了耶摩天吧。雖然你不是他的對手,但能夠重創他也好嘛。我知道你恨我入骨,但是你現在不是已經得到遠比以前強大的力量了么?這世上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力量啊。老實說,你真的很不錯,居然可以從天魔血劫的控制重擺脫出來,這是亙古以來從未有過的事呀,要不是為了我的計劃,還真舍不得讓你這樣白白犧牲吶。真是可惜,一個多好的研究品!”

    影魔勒在飛語流脖子上的手,似乎又緊了些,基本上毫無反抗之力的他,臉色頓時脹得通紅。暗星怒吼一聲,正要撲過去,卻突然痛苦的摔倒在地,抱著頭遍地打滾。臉上那本就破破爛爛的銀色面具,也在翻滾時掉落,露出一張極端蒼白的卻與飛語流又七八分相似的臉。

    “你以為我的天魔血劫是那么好破的么?”赫榍黎冷笑著,左手捏了個法訣,甚至沒有念動咒語。

    “你所恢復的,不過是對自己意識和身體的控制,可是那些怨氣在你精神深處打下的烙印,卻是銘刻在你靈魂上的。除非你的整個靈魂都燃燒干凈,否則它會陪伴你直到永遠,即使是轉世也不要想擺脫。”

    赫榍黎近乎瘋狂地大笑,似乎看到有人在自己的邪法下痛苦不堪,造就了他最大的快樂。

    暗星大吼一聲,抬起頭來,雙眼重又變得血紅,喉頭發出陣陣野獸般的喘息,蒼白的臉上現出極其痛苦的神態,面容因扭曲而顯得猙獰。好半天他才咬牙一字一句說道:“我……聽……你的!”

    話音剛落,他已經飛身撲向正暗暗搖頭的耶摩天,手中的血魄劃出一道凄厲的流光,將耶摩天全身上下統統罩住。暗嘆一聲后,耶摩天舉刀相迎,但眼中卻沒有剛才那種對于戰斗的強烈渴望,似乎自那影魔出現后,他又變回靜虛他們所熟知的耶摩天了。

    誰也料想不到的是,就在暗星接近耶摩天的那一瞬間,這個不堪忍受痛苦及要挾而不得不在清醒的情況下再次受赫榍黎控制的可憐人竟突然舍棄手中的血色妖刀,一把抱向正揮刀斜劈的耶摩天。大吃一驚的耶摩天不及細想,微微回力將刀挪開一些——但此時的他顯然對于刀道的運用不如先前熟練,于是右肩出現一絲不易察覺的破綻,但對于不遠處一直虎視眈眈且實力與他相差不遠的赫榍黎來說,卻已經足夠了,何況暗星之所以能迫得耶摩天露出這個破綻,也是他方才暗中的授意。

    一道細細的黑線,自他手中的法杖竄出,迅速地射向耶摩天右肩的那絲破綻,而此時暗星鐵一般的雙臂已經環上耶摩天的腰際,絲毫不顧對方手中的白虹已經在自己脅下劃出一道近尺長的口子。

    就這么稍稍一遲疑,那道黑線已經沒入耶摩天肩頭。

    飛語流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這瞬間發生的一切,但在影魔的掌控下,卻連任何措施也采取不了。實際上以他的修為,就算完全自由也是幫不上半點忙的。

    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傳來:“呵,讓我這把老骨頭也來湊個熱鬧吧。”在場的一個誰也沒留意的人,神殿的大神官竟以肉眼難以企及的速度,奇快無比的飛起,一掌拍向耶摩天肩膀。文奇等人顯然都以為他是想第一時間以自身的圣力驅除那道已經侵入耶摩天右肩的黑線,那畢竟是一個頂級亡靈法師發出的黑暗魔法啊。

    但是所有人剛松了的那口氣卻被突然的變故所提起——耶摩天竟然被他的那一掌拍得嚴嚴實實,隨著圣潔的白色光華閃動,噴出一小口帶著淡金色的鮮血來!

    而神官蒼老的面孔,也變得異常猙獰起來,隨著他雙手一團熾烈的白光閃起,耶摩天手中的白虹竟跳動著脫離了握刀的右手,詭異地飛到他的手中。

    “啊……白虎之心!這世間最偉大的圣器,我終于得到你了啊!哈哈哈哈……”大神官狂喜地大笑著,心中的滿足似乎比擁有了整個世界還要強烈。

    耶摩天長嘆一聲,身上突地泛起一層柔和的銀色光芒,但這股柔和的光芒卻又是如此的龐大,不要說雖流血不止但仍緊緊抱著他的暗星,就連一旁的赫榍黎以及正拿著白虹不住愛撫的大神官也被震開了好幾步。

    “混沌原力!”赫榍黎有些嫉妒地喊道,眼中更多了幾分森冷的殺機。

    “那又怎么樣?”大神官冷笑一聲,以古圣土語念了一段奇怪而冗長的咒語,竟然將刀柄處的那枚菱形晶體剝離了出來。失去了晶體的白虹,散發的光芒頓時黯淡了下來,原本瑩白的刀身更顯出凡鐵般的灰黑色來,大神官不屑地將它拋在地上,道:

    “現在我得到了這曠世的圣器,混沌原力又算得了什么?白水那個賤人,當年有那么好的機會卻不肯從你這里拿走它,讓我們足足多等了兩百年啊!

    現在,我終于得到它了,也只有象我這種純正的圣曼西人,神最忠實的奴仆,才知道它的正確用法啊,在你們眼里,它至多不過是塊強大的魔晶石吧?可是有誰知道,這白虎之心是神遺留在人間唯一的器物?

    你們這些該死的東方修道士,為什么要來影響我們的文明,為什么要霸占著我們的圣物不放?”

    說到后來,大神官已經激動得滿頭銀白的長發隨著憤怒的聲音不住顫動,但耶摩天,雖然只是神色淡然地看著他的表演,可是眼中的陰翳與殺機卻誰也瞧得出來。

    不是因為他慣用的武器被奪,也不是因為受了暗算,而是眼前的這個卑鄙的老者,侮辱了一個他絕對不應該侮辱的人!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