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章 疑團叢生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二十章 疑團叢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此刻的耶摩天,原有的超脫淡然、自然和諧的氣息已然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玩世不恭卻又散發著無比自信的氣質。而更不可思議的是,他身上竟然充滿了極其龐大的、幾乎無窮無盡的圣力——本應該只在神殿的神職人員身上才具備的圣力!

    他的眼神,也不再睿智深沉,卻變得如陽光般溫暖,如果仔細一點看的話,甚至能從他眼睛深處發現他刻意隱藏的那一抹略顯輕佻的笑意。他伸了個懶腰,用從未有過的慵懶而頑皮的語氣說道:“呵呵,沒想到事隔這么多年,竟還能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真是幸運啊。”

    暗星只是靜靜的瞪著他,將手中的血色短刀緩緩舉起。

    “咦,居然是失傳已久的上古妖刀,十大魔器中排名第六的‘血魄’。有意思,那就好好陪我玩一下吧。”耶摩天象是發現了心愛的玩具的孩子,竟然忍不住高興得大喊大叫。

    “白虹,出鞘!”

    隨著他一聲大喝,一道炙烈的白光自他右手閃過,手中居然出現了一柄通體瑩白的奇形長刀。刀身長三尺有余,虎尾般微微翹起的刀柄長近一尺;刀鍔處是一個張大嘴的白色虎頭,四枚長長的獠牙緊緊的咬住刀身,原本應該是個“王”字的額頭,卻被一塊半透明的菱形晶體所取代,漂亮而又詭異。潔白的刀身不時有淡淡的光華流動,而光華每流轉一次,刀身上都會有規則的黑白相間的斑紋閃現。整柄刀充滿了霸道的王者之氣,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一頭擇人而噬的惡虎。

    龐大得無以復加的圣力自刀身上無窮無盡的散發出來,不要說那幾名神官,就連文奇等人都被這奇異的景象所震驚,恐怕就連當年的圣賢白水也不一定擁有如此強的圣力吧。大神官看著這把刀的眼神,更是隱隱透出一股狂熱,顯然正全力壓制著自己激動的心情,但正關注戰局的在場諸人,卻沒有誰發現這一情況。

    耶摩天一刀在手,整個人頓時氣勢大變,再沒有半點剛才的浮燥輕佻,人與刀已經連成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鋪天蓋地的散發著凌厲至極的氣勢。強大的自信似乎充滿了他全身每一處,長笑聲中,竟然搶先出手,躍上半空自上而下的毫無花巧的劈出一刀,強大的刀壓令氣流四處亂竄,飽含圣力的刀氣所指,在地面形成一道巨大的深不見底的裂縫。

    暗星狂吼著接下這驚人的一擊,但整個人都被可怕的勁力擊出數丈開外,紫黑色的魔血不停流出,即使現在沒有受到祈愿塔內巨大的神力壓制,但傷口愈合的速度卻顯然比先前慢了許多,畢竟圣力對他體內的暗黑魔氣有著不小的抑制作用。

    不待耶摩天揮出第二刀,他詭異的身形已經搶在耶摩天身前,接連不斷的舞出一道道死亡的弧線。盡管已經失去了大半的思考能力,可他憑借戰斗的本能依然選擇了最正確的應對方法,那就是貼身近戰,依靠比耶摩天快上一線的速度來逼迫對手無法發出那致命的圣力。

    可他畢竟小看了耶摩天,或者說小看了耶摩天手中的長刀白虹,這把似乎受到眾神祝福的奇特兵刃所蘊涵的圣力,居然是超出任何人想象般的強大,即使是耶摩天不熟悉的貼身搏斗,暗星也沒有占到半點便宜,不斷散發著圣力的白虹刀,始終是他最大的威脅。

    而更另他感到不安的,卻是耶摩天本來生疏的招式居然漸漸熟練起來,即使不使用白虹這樣威力無比的圣器,恐怕一時間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兩人每交手幾招,耶摩天的攻勢便緩了一緩,似乎在回憶什么,這也是暗星沒有在短時間內落敗的最大原因。

    終于,神情從交戰后不久就一直有些恍惚的耶摩天,臉上再次露出了笑意,似乎已經對破敵胸有成竹,現在剩下的,不過是怎么在勝利前戲耍一下這不可多得的對手。他的刀勢,也漸漸由先前的直線變為弧線,每一刀之間的連接轉承,也沒有生疏之感,而是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靈活,暗合天地間某一神秘的韻律。雖然在速度上仍然稍落下風,但暗星再也不能如剛才一樣利用他兩刀之間的空隙發動攻擊了。

    連唯一的優勢也已失去,即使沒有多少理智剩下的暗星也似乎著急起來,攻勢少了幾分快捷詭異,卻多了些狂暴。

    縱橫四逸的刀氣,將受到神殿圣力加持堅俞金剛的建筑一一摧毀,不少低階的牧師尖叫著四處奔逃,卻在神殿外圍停住了腳步——整個神殿的建筑群,似乎都被一種強大的禁制所籠罩。這些可憐的牧師,只能絕望地被巨大的力量絞成肉沫!

    那幾個高階的神官,眼睜睜的看著這些神職人員在非人的力量對抗下喪生,盡管個個臉色蒼白無比,卻沒有救助的意思,實際上他們也沒有辦法救助,因為此刻的他們,也不得不用盡全力張開守護結界,抵御一波又一波的沖擊。

    大神官神色陰翳地看著發生的一切,卻毫不在意神殿的巨大損失,只是眼睛死死盯著耶摩天手中的長刀白虹,如同一個貪婪的酒鬼,看到了滿屋的佳釀。

    不過片刻功夫,巍然屹立了千余年的神殿,竟然只剩下了正全力維持圣之結界運作的祈愿塔還完好無損,顯然是結界強大的自我保護功能,保證了祈愿塔不受那*般的攻擊的傷害。而神殿的神職人員,除了戰場邊緣的幾個神官外,恐怕也只剩下塔內對戰局一無所知的為法師們加持的中級或高級牧師了。

    無數崩塌的條形巨石,在勁力的催逼下竟緩緩浮上半空,但很快又被犀利的刀勁絞為漫天齏粉,當一切物質的東西已經無可破壞的時候,一黑一白兩條身影終于停止了拼斗,相隔十余丈懸浮在空中遙遙相對。

    飛語流等幾人早已經遵照耶摩天先前的吩咐躲進祈愿塔內,但關心戰況的他們仍然留在門口,好在祈愿塔本身夠大,他們幾人在門口倒不顯得十分擁擠,剛才那近百個低階牧師喪命時,文奇本想提醒他們一起躲入這唯一的安全之地,他們卻怎么也聽不見——爭斗的兩人發出的氣勁太強了,居然連聲音也不能及遠。

    “他,到底是誰?”已經忍了好半天的文奇終于向飛語流和靜虛問道。飛語流苦笑著搖搖頭,靜虛卻是沉默不語。

    “不管他是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決不是耶摩天,至少——現在的他不是。”因為失去大量魔力身體虛弱而許久沒有出聲的都快被忘掉的二長老突然道。見眾人疑惑的看著他,二長老解釋道:“你們應該感覺得出來,雖然是同樣一個人,但前后片刻的功夫,氣質居然出現了完全的轉變。我知道紫霞觀有許多教人不可思議的奇術<!--中间广告位置-->,但我敢說,絕不包括這一情況!”

    他見飛語流與靜虛都沒有反對,于是繼續說道:“據我所知,你們東方有一種極為神奇的武器……”

    不待他說完,飛語流已經拂然變色道:“不可能,太師傅他老人家怎么會使用那樣邪惡的武器?以他的修為,也沒那個必要——何況,太師傅手中的刀充滿了圣力,更象是圣漫西大陸流傳的圣器,絕不是……絕不是印魂武器!”

    “印魂武器?”文奇不解地重復。

    “印魂武器是指可以封印被殺死對手靈魂和力量的一種神奇的法器,在東方的神州大陸,這被視為一種惡毒的禁忌,正教中人是沒有誰會輕易使用的,除非是對付十惡不赦的魔頭。”飛語流解釋道。

    “就算是如此,可也不能解釋……恩,應該說還是道尊吧……現在的情形啊。”文奇道。

    二長老看了飛語流一眼,見他沒有反對的意思,于是接著道:“印魂武器的另一個特性,就是可以讓使用者借助里面被封印人的智識和力量,確切的說,就是在戰斗時,武器里封印的靈魂會暫時占據使用者的身體。而如果使用者自身力量太過弱小的話,甚至會發生‘奪舍’的慘劇,也就是被封印的靈魂永久的侵占身體。”

    文奇沉吟一陣道:“依我看他手中的長刀絕不是你所說的什么‘印魂武器’,剛才飛語流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它更象是一件圣器——雖然誰也沒聽說過神殿曾經擁有過如此強大的圣器,就算傳說中的五大圣器比起它來也差遠了,不過,它若是大災變前流傳下來的也就很好解釋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以耶摩天如此尊貴的身份,是絕對不屑去借助別人的力量的,況且他強大的實力也絕沒有這個必要!”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只是心中關于耶摩天身份的疑問,卻怎么也消除不了,恐怕只有等待戰斗結束后聽他本人的解釋了,當然,如果他自己想要一直保守住這個秘密,那么這個世上也絕沒有人能逼他說出實情。

    就在眾人為耶摩天的身份而煩惱時,祈愿塔外兩人的戰斗又已經開始。耶摩天(姑且還是將他稱作“耶摩天”)似乎已經厭倦了這種無聊的纏斗,也可能是神殿中的神職人員無辜喪生激起了他的怒火,身上竟突然升騰起一股白色的火焰.

    暗星血紅卻呆滯的雙目中異芒一閃,身上居然也出現一團黑色的火焰,似乎存心與耶摩天較量,耶摩天冷笑一聲,身上的光焰瞬間凝聚在一起,化為一個直徑近丈的火球向暗星撲去,耀眼的白光中,眾人似乎隱隱看到了火球中一只巨大的斑額白虎在咆哮不止。飛語流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卻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用顫抖的聲音說道:“白虎神獸!居然是白虎神獸!”

    在古老而神秘的東方神州大陸,傳說有五只守護神州大地的神獸,分別是鎮守東方的青龍,南方的朱雀,北方的玄武,西方的白虎以及中土的麒麟。據說,除白虎外,其余四大神獸都曾有人見過,因此幾千年來,白虎成為四神獸中最神秘的存在。

    據一個古老的修道門派的傳人講,白虎曾跟隨道家創始人“老聃”在三千多年前前往在當時還十分陌生的西方世界傳教,不過這也只是傳說而已,誰也不知道真實情況到底如何,飛語流是紫霞觀的傳人,而紫霞觀的先祖都是一千兩百多年前來自神州大陸的修道者,因此對于這個修道界的傳說自然知之甚詳,因此才會這樣吃驚。

    雖然不知道神獸白虎的影像為什么會出現在耶摩天發出的火球里,而他也已經隱隱約約感到,自己的太師傅的來歷恐怕比傳說中還要神秘奇異得多,這其中似乎還隱藏著一個驚天的大秘密,至于到底是什么,他卻不得要領,也不敢深入去想,那不是他所應該知道的。

    但另幾個問題卻在腦中怎么也揮之不去——既然神獸白虎是來自東方的神州,而那把頂級圣器般的長刀所蘊涵的龐大圣力看來也與白虎脫不了關系,這么說,締造了圣土古文明的神殿,難道竟會是“老聃”的功勞?“老子化胡”的傳說,居然會波及到在當時看來這么遙遠的國度?雖然他是修道者的祖師,但真的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嗎?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那為什么古圣土文明卻與神州文明那樣格格不入,即使我們紫霞觀的先輩用了一千兩百年的時間,即使東方神州的文明擁有如此強大的同化力和包容力,也不能將圣土原有的文明印記完全抹去?

    祈愿塔外的戰斗,卻絲毫不會隨著飛語流的胡思亂想而停息,不過叫人奇怪的是,暗星身上的黑色魔火卻并沒有如“耶摩天”預料的那樣迎著他所發出的“元陽真焱”轟去,似乎他并不愿意來一次決戰般的硬碰硬的實力對決,那他為什么也招出魔火來?要知道這是十分消耗真元力的法術。

    更叫人吃驚的事發生了,暗星身上的黑色魔火居然瞬間消失,整個身子居然不閃不避的迎著元陽真焱撲去。

    “媽的,這小子不會是想不開玩自殺吧?”耶摩天喃喃地自語道,不過他很快就臉色一變,莫名其妙地怪叫:“老大你怎么不早說!”

    話音未落,耶摩天人已經飛躍而出,手中捏了個印決,無窮的吸力朝著白色的火球狂涌而去,想要收回他自己發出的元陽真焱。不過一切已經晚了,在暗星猙獰的狂笑聲中,完全投入火球中的暗星身上泛起了詭異的紅黑光芒,至剛至陽的元陽真焱,被這層雙色的光芒一絲絲糾纏吞噬,整個由元陽真焱組成的火球,如同有生命般一陣陣蠕動抽搐,一圈圈的縮小,不過片刻功夫,就已經完全被暗星吸收殆盡。

    不知道是否吸收過多力量的緣故,暗星的身體再次膨脹,原本瘦弱的身體幾乎與提坦族的巨靈戰士一樣高大,不過原來的骨刺卻反而縮小了不少,因此雖然身材高大了許多,但至少現在看起來象一個人了。而他臉上的銀色面具,已經有了多處破損,飛語流盯著他僅露出小半的臉,突然現出極為古怪的神色,似乎想說什么,但喉嚨里咕嚕了一陣,卻什么話也沒說出來。

    “怎……怎么會這樣?不……不會是他的,一定是認錯了,絕不可能是他……”飛語流心中不停的狂叫,而他臉上的震驚神色,比起剛才見到白虎圣獸的影象還要強烈千百倍,惹得身旁幾人頻頻投去疑問的目光。

    “真的是要恭喜你啊,居然能想出這樣的方法!不過現在更有趣哩,現在的你,才真正算有實力與我一戰!”耶摩天冷聲說道,但誰也聽得出來,他聲音里掩藏不住的那份淡淡的期待。;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