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九章 神殿之戰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九章 神殿之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靜虛與暗星在氣勢上的對抗漸漸處于下風,與由魔功邪術造就出來的暗星相比,他畢竟是遜了一籌,因此不得不轉守為攻。他腳踏著玄奧的步法,繞著對方的身子不停地轉起圈來,四周空氣頓時一滯,似乎已經被他的身形所帶動,形成一個有若實質的旋渦。

    暗星手中的血色短刀突然紅芒大盛,強橫的刀氣呼嘯著向靜虛席卷而去,瞬間破開旋渦,紅色的光幕所到之處,鋪就地面的堅硬巨石也紛紛碎裂。靜虛低喝一聲,手中長劍銀色的光華一閃,幻出漫天星辰,迎著已趨于實質化的刀勁激射而至。

    兩股堪稱絕世的力量撞在一起,卻并沒有飛語流等人預料中激烈的爆炸場面,只看見紅色的光幕一寸寸將靜虛劍勢所幻的星辰吞沒,竟沒有發出半點聲音。一旁的二長老臉色鐵青,喃喃地說道:“黑暗力量的最高境界——吞噬!”

    靜虛眼見那片致命的光幕向著自己緩緩推進,額頭不禁沁出了細密的汗珠,但推出的劍勢在暗星所發出的刀勁黑洞般的吸引力下,卻連分毫也移動不了。

    紅色的光幕一點點將幻星劍氣蠶食得一干二凈,已經觸及靜虛手中的長劍,劍身不住顫動,似乎在發出陣陣悲鳴。眼看長劍已有近三分之一被吞沒消融,靜虛臉上紫氣一顯,胸前陡地出現七個光點,隱約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狀排列。

    這是數十年前由耶摩天親手為他量身煉制的法器“七星梭”發動前的征兆。

    七星梭經過靜虛幾十年如一日的用元陽真火在體內淬煉,威力早已經超越一般的法器或法寶,幾近道家的無上至寶“靈器”(注二),更與他的本命相連,如果不是到了這萬不得已的危機關頭,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輕易使用的。

    七支長約三寸的金色小梭向暗星飛射而去,速度奇快無比卻又沒有絲毫的破空聲,一時間竟攻了暗星個手忙腳亂,七星梭所到之處,紅色的魔氣紛紛退縮,吞噬的特性居然發揮不出來。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注滿先天靈氣的法寶是這類妖邪之力的天然克星。

    靜虛知道自己決不是眼前這個怪物般的強敵的對手,而且大援已至,也用不著他來多費力氣,因此見好便收,神念控制著玉衡、開陽、搖光三梭護住周圍,天權梭在頭頂盤旋不止主導整套法寶的協調,天樞、天璇、天璣三梭者快若驚雷的帶著強橫的力量進行攻擊。

    暗星久攻不下,又被耍了一陣,早被徹底激發體內的魔性,低吼一聲,眼中紅色的異芒一閃,一層濃密的,接近黑色的血色光華開始在身上流動,充滿暴烈氣息的黑暗魔力狂瀉而出。

    首先受到重創的是主攻的三支七星梭,天樞梭及天璣梭還好一點,不過是梭身金色毫光一黯,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細小裂紋,而天璇梭卻整個兒爆裂開來,里面本來儲存的巨大力量與瘋狂迸發的黑暗魔力對撞在一起,頓時出現驚人的爆炸,本來在祈愿塔門口的幾人被龐大的氣勁差點拋進塔內。而靜虛更慘,七星梭與他的本命息息相關,雖然只是其中一支碎裂,他卻也如受到重擊般吐出一口鮮血。

    剩下的四支七星梭再也不敢有所保留,一起向暗星攻去。六支七星梭飛舞著在半空中組成北斗七星的形狀,美中不足的是斗柄處卻少了一顆星,那自然是爆裂的天璇梭了。

    現在正是夜晚,或許是因為圣之結界啟動時已經將天空中的云層撕扯干凈,星空格外的明朗,六道細細的銀線從北斗七星的方位射來,與七星梭(或許現在稱為“六星梭”更確切一些)連為一體,六支飛梭一時間銀光大盛,就連先前受到重創的天樞與天璣二梭也似乎恢復了神采。

    六道銀光匯合在一起,組成一道粗大的光柱,向已經嚴陣以待的暗星當頭轟下,暗星野獸般的嚎叫一聲,一個巨大的暗紅色圓球迎著光柱飛去,在兩股力量對撞時,發出極為難聽的沉悶巨響。

    文奇等臉色蒼白,心說這次恐怕是完了,不料狂暴的力量盡管沖擊著四周的一切,卻怎么也越不過離他們所處之地三尺的位置。文奇略一思索便已經明白,一定是道尊耶摩天眼見他們剛才差點受傷,于是早已經暗中設下禁制,令這兩大高手的紛爭影響不到他們。反觀比自己功力稍遜的飛語流,卻是神色如常,雖然掩飾不住對靜虛安危的擔憂,但眼中卻又有著眼見高手對決的絲絲興奮,想來那自然是因為他對自己的太師傅,身為七英雄之一的耶摩天的絕對信心了。

    肆意摧毀著四周神殿建筑的狂暴力量,終于漸漸停息下來,漫天的煙塵的落下后,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手里抱著在剛才的對抗中昏迷過去的滿身血污的靜虛,離地約三尺懸空站在暗星對面。平整的地面早已經支離破碎,幾道深深的溝壑張牙舞爪的向四周延伸,附近的建筑更是東倒西歪,有幾座殿堂甚至已經被徹底摧毀。

    在一處倒塌的廢墟中,五個面色有些蒼白的老者靜靜地站在上面,從他們的衣著袍色看,分明就是神殿的四個神官及唯一的大神官。他們與在場的其他人一樣都緊盯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和飛語流差不多年輕的男子,就連嘴角溢出絲絲紫黑色血液的暗星也不例外,而在他異化的紅色的眼珠里,居然首次現出了一絲恐懼。

    誰也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怎么來的,甚至都感覺不出他實力的深淺。能夠懸空而立并不難做到,難的是他身上竟然沒有因此發出任何力量的波動,這樣詭異的情形顯然超出了在場諸人的認知。在他平靜的臉上,似乎充滿了不合他年齡的滄桑。唯有那一雙漆黑的如星空大海般深邃的眼睛,不時閃動著睿智的光芒。

    文奇與晨雷都想起一個人來,而能夠擁有這樣氣質并確定在這附近的人也只能是他——已經快被神話了的紫霞觀領袖耶摩天!

    而站在廢墟中的大神官,臉上也突然現出一絲笑意,只是誰也沒有發現,這個笑容似乎有些不和他身份的古怪與詭異。

    可是,已經兩百余歲的耶摩天怎么還會這樣年輕?難道說,東方神州一直流傳的,只要修道有成便可返老還童的傳說竟是真的?

    耶摩天沒有理會眾人的疑問及一旁虎視耽耽的暗星,將靜虛平托在胸前,一只手按在他頭頂百匯穴,白玉般晶瑩的手上泛起一層柔和的光彩,源源不斷地注入靜虛體內。隨著這層光彩在靜虛身上來回不停的流動,這個本來奄奄一息的傷者竟轉眼間醒了過來,身上一道道可怕的傷口也不再流血,傷口周圍的筋肉竟然蠕動著迅速生長,不過片刻工夫,便已經愈合如初,連傷疤也沒有留下一個。但靜虛的內傷似乎并不簡<!--中间广告位置-->單,雖然已經能夠勉強站起身來,但身體似乎仍然虛弱得很。

    大神官嘴角的笑意更濃了,似乎已經確定了心中的某個想法。但他身后的四個神官臉上卻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因為他們剛才已經清晰的感覺到,耶摩天剛剛醫治靜虛的那團光彩,并不全是道家的療傷真氣,竟然還包含著絲絲只有神職人員才能擁有的光系圣力!

    “師傅!”靜虛恭敬地喊道,隨即有些羞愧地說:“弟子沒用,給師傅你丟臉了。”

    耶摩天搖搖頭道:“修道之人,何苦將勝負看得如此嚴重?靜虛,你還不悟么?剛才我只所以沒有出手,就是要你體會一下失敗的滋味,這對你以后的修行有莫大的好處。”

    靜虛點點頭還要說話,卻被耶摩天止住,然后揮揮手示意飛語流過來。飛語流早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但此時的腳步卻如同大病初愈般蹣跚不已,那自然是因為心情太過激動的緣故。或許是攝于耶摩天的威勢,不遠處的暗星竟然沒有阻攔。

    飛語流口喊著“太師傅”,恭恭敬敬地向已經落到地面耶摩天磕了幾個頭,耶摩天拍拍他的肩膀,柔聲說道:“你很好,不過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帶你師叔過去吧,等會如果打斗太激烈了便躲入塔內,結界的力量會保護你們不受傷害。”飛語流應了聲“是”,然后扶著仍然很虛弱的靜虛回到祈原塔門口。

    耶摩天若有所思地向一旁的大神官點點頭,目光在他臉上停留了片刻,想了一陣,又再次看了他一眼,續而搖搖頭,象是否定了心中某個想法。

    他定了定神,轉過身來看著眼前的敵人,正默默地凝聚黑暗能量的暗星。

    對于這個已經不能算是人的對手,耶摩天心下不禁為對方感到悲哀,他知道這個原本很有潛質的人,現在正不停地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力,就算這一戰后對方還能僥幸活下來,只怕不出十天便會因生命力耗盡而亡。

    赫榍黎,為什么你還要用這樣的邪術來禍害世人?難道說兩百年的時間還不足以消除我們之間本就不應該存在的仇恨嗎?即使你真的想了結彼此的恩怨,又為何非要拖上眼前這個無辜之人呢?而獸族和亞特王朝,他們又有什么錯,卻都要為你的復仇的火焰付出慘重的代價。

    就是耶摩天為赫榍黎的所為而嘆息時,暗星的身上已經開始出現奇妙而恐怖的變化——原本略顯消瘦的身子瞬間暴長了不少,肌肉盤根錯節般隆起,如同鐵鑄;肩肘膝等關節部位更是長出幾根駭人的骨刺,長近一尺。身上那襲黑衣早已經包裹不住暴長的身體,被撐的破破爛爛,一條條掛在妖獸般的身軀上。

    他臉上那從未取下的面具,也出現了幾條細小的裂縫,面具上本來閃著紅光的雙眼已被兩個漆黑的深洞所取代。一時間整個祈原塔外的廣場都靜的可怕,除耶摩天仍然神色如常外,其余人都呆呆地望著這個還勉強保持著人形的怪物,就連那幾個見多識廣的神官們也不除外。場中只能聽見這個叫做“暗星”的怪物劇烈的喘氣聲。

    怪物大吼一聲,已經化為利爪的左手緩緩推出,隨著這只爪子一寸寸的慢慢移動,時間仿佛也凝固起來,飛語流等雖然有耶摩天先前設下的禁制的保護,但也感到渾身上下動彈不得,不禁駭然之極。

    耶摩天一改先前的揮灑飄逸,臉上首次現出凝重的神色來,盡管如此,他也不可能就此被眼前的怪物所發出的強橫的氣勢所駭倒,依然巍立不動,只是身上的白布道袍波浪般起伏不已。暗星左手已經完全推出,伸出食指,長長的指甲詭異的在虛空中毫無規律的動了幾下,一團黑色的火焰頓時激射而出。耶摩天的臉色微微一變,身體快速的向后飄飛了幾丈,但仿佛來自地獄深處的黑火卻緊隨而至,而早已經等待這個機會的暗星,更不失時機的一躍而起,夾雜著血色的刀氣,迅雷般劈向已經在十幾丈外的耶摩天。

    身上銀白色的光華一閃,耶摩天所領悟的混沌元力傾瀉而出,化作一條白色光虎,將糾纏不已的黑火吞噬干凈,身形也因此大了不少,但此時暗星的刀氣已經排山倒海的襲來。帶有暗黑魔氣的刀勁,比之尋常武技造成的傷害不知大多少倍,咆哮的光虎一觸之下便四分五裂,刀勁去勢不衰,仍然朝著耶摩天劈去。

    耶摩天冷哼一聲,剛才不得已的退卻已經是兩百年來的首次,現在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讓對方一個照面便擊退自己。被銀光包裹的右拳,毫不遲疑地轟在刀氣上,頓時爆出漫天華彩,四散的氣勁撕扯著空氣,發出陣陣刺耳的怪叫。暗星眼見全力的一刀也拿對方無可奈何,低吼了幾句,念動不知名的黑暗咒文,身上逐漸被一層細小的黑色鱗片所覆蓋,原有的幾根骨刺,也似乎長長了不少,頭上甚至出現一對小小的尖角。

    兩人,準確地說是一人有怪,在對持了片刻后便又發動了攻勢,一黑一白的兩個身形上下翻騰,在場的除了靜虛看出點端彌外,竟沒有一人看清他們是怎么出手的。耶摩天也還罷了,最奇怪的是身形暴長的暗星居然也還保持著如此靈活快捷的攻擊,的確讓人不得不驚嘆“天魔血劫”這一邪術的神奇。

    從力量的層次上講,耶摩天的混沌元力絕對要高出暗黑魔氣,可暗黑魔氣作為暗系的最高力量,同樣不可小視,而它所具備的一些古怪的特性,更是以精純為首要追求的混沌元力所無法比擬的。何況暗星是以不停的燃燒生命力來獲取巨大的力量,這樣在短時間內所能夠得到的力量,比起能生生不息的混沌元力竟毫不遜色,因此一時間以耶摩天通天徹地的本事,卻也奈何這怪物不得。當然,只要時間稍稍一長,永不枯竭的混沌元力鐵定會占據上風。

    “怎么,你也忍不住想要出手了?”激斗中的耶摩天突然說出這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既然這樣,那就換你來吧,畢竟,你也寂寞了兩百年了!”

    說完這幾句奇怪的話后,耶摩天臉上竟然現出期待興奮的神色,似乎正為找到一個難逢的對手而高興。不過轉眼間的功夫,耶摩天身上的氣質竟然完完全全的變了,不僅是與他熟悉的飛語流與靜虛,就連文奇晨雷都清晰地感覺到了這一點。

    耶摩天的修為早已經到了古井不波道心通明的境界,即使是眼前的強敵,也應不至于讓他臉上現出常人喜怒哀樂,是什么居然讓他作出如此大的轉變?難道說返老還童后,連心境也跟著改變嗎?可即便如此,為什么再感覺不到他身上原有的半點氣息?現在已經暫時與暗星分開的耶摩天,分明就是另外一個人!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