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八章 強援已至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八章 強援已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飛語流并不知道,盡管靜虛表面看上去手法俊逸瀟灑,但實際上心底卻在不停的暗暗叫苦不已,役劍之術消耗的靈力驚人不說,關鍵是對暗星根本造不成什么實質上的傷害,而對方偶爾發過來的一兩道刀氣,卻使他不得不分神小心應對。對方密集的攻勢,甚至使他騰不出手來施展威力強大的道法術。

    迫不得已,靜虛控制長劍飛到自己手中,展開紫霞觀聞名天下的至高劍術與之游斗。老實說,以他的身份來歷卻使用這種近乎無賴的招數,實在大失面子,好在一直以來紫霞觀的傳人都是以任心隨意不拘小節著稱,他也不覺得這有什么不妥。

    兩人刀來劍往,瞬間便互攻了近百招,靜虛漸漸落入下風,只是紫瞎觀的劍術畢竟非同小可,一時間也沒有什么大的危險。但眼見取勝無望,他也不由著急起來,心中暗罵雷迪那老狐貍為什么會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這樣的對手躲都來不及,居然還去主動招惹人家,那得意洋洋的樣子恐怕還自以為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恩,該不會是老狐貍故意設局來陷害自己吧?雖然他也明白面臨存亡之際的皇帝不至于干這種蠢事,但想想他曾試圖利用獸族大軍壓境的形勢來集權和清除異己,靜虛便不由自主的一陣心寒和反感。這種引狼入室的事也虧他做得出來。要不是他這樣做,自己以及師門恐怕都不至于牽扯到這件大麻煩中吧。雖然聽師父的口氣,好象早已經料到了這一天。

    可不滿歸不滿,眼前的敵人卻不得不盡全力打發掉,不然將小命丟在這里也不是不可能,雖然無須修道有成便可往登極樂,但這樣的“好事”靜虛自然不希望發生在自己頭上。

    ※※※※※

    獸人的軍營中,本來一直保持著微笑的赫榍黎此時卻有些愁眉不展,因為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個得力助手,居然在圣之結界啟動后便與自己失去了聯系,要知道就算遠隔千里,自己也與那個受控制的傀儡也有著奇妙的心靈聯系。看來圣之結界果然有其獨到之處,以自己這么高的修為在它面前竟也會有這種無力感。雖然在暗月天魔的幫助下,要真正破除它并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但最后的大計卻也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其實他之所以這么緊張暗星的安危,倒不單單是心痛這好不容易煉制出的殺人工具,更多的是因為這個人對以后的計劃有著極大的影響。

    他現在真的不知道那個萊諾城中的皇帝是天才還是白癡了,或者這跟本就只不過是巧合——他居然在深夜之時啟動圣之結界。要知道這時候可是結界力量最薄弱的時間啊,如果啟動結界時選擇的時機不對,結界的力量肯定會大打折扣,他不可能連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他寧愿作出如此大的犧牲?難道是他看出了什么?不,決不可能,這件事隱秘得連自己的得意弟子也不清楚始終,那個滿腦子都權欲的皇帝怎么可能看出來呢?

    要是耶摩天或許還有可能,不過就算他知道自己全部的計劃又能怎么樣,他還不是得乖乖的按照自己擬訂好的步驟走下去?如果他不這樣的話,那他答應了白水·亞特臨死是的要求所發的誓言就再也無法遵守。

    呵呵,耶摩天,你到底什么時候才會出現呢?希望兩百年后的你,不會因為在紫霞觀逍遙自在的隱居生活而退步吧。

    想到在幾天內這場持續兩百年的恩怨終于會有所了結,赫榍黎心頭不禁涌起一絲淡淡的興奮與期待。如若真的事成,那么便可以見到那個令自己魂牽夢縈的人了,不知道在黑暗與虛無中度過了兩百年的她,是否還記得自己呢?哪怕記起的依然只是一如既往的恨意與不屑。

    “唉……”一聲輕微的嘆息打斷了他對江心月的回憶。“誰?”赫榍黎猛然驚醒,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意,雖說是因為思念而分神,但對方竟然已經侵入到自己身邊,如果此人剛才想對自己不利的話……他不敢再想下去,細密的汗珠已經布滿額頭,他蒼白的臉色更是變得鐵青,一絲久違的恐懼不知不覺已爬上心頭。

    難道說,是他來了,耶摩天!那個注定要與自己用仇怨糾纏一生的敵人?

    掀看門簾走進來的卻是獸人統領瑪修,可赫榍黎百分百的肯定剛才發出嘆息的絕對不是他——那個聲音,他太熟悉了,就是死也不會那么快就輕易忘記。

    瑪修緊盯著他越發蒼白的臉,輕聲說道:“你猜得不錯,是他,耶摩天!他終于來了。”

    赫榍黎握著白骨法杖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緊,關節因過度用力兒發出輕微的噼啪聲。他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望著瑪修充滿憂色的雙眼,柔聲道:“我的王。你,和我一樣,也害怕了。”

    瑪修毫不掩飾的點點頭:“他遠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在我沒有取得身體和全部靈魄之前,絕不是他的對手。現在更有一股力量隔絕了我和他的聯系,如果所料不錯,那股力量應該就是封印我的力量,執一以役萬的‘道’——自宇宙誕生之時便已經存在的‘混沌原力’。束縛著我同時也是唯一能夠解救我的終極力量。現在,他終于可以隨意的運用它了。”

    “即使是這樣,我們也絕不會輸,因為我們的計劃是那么的完美,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赫榍黎心中突然升起強大的自信,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江心月的倩影在向他招手。

    瑪修悠悠地道:“我們也絕不能輸。我再也不想呆在那黑暗、冰冷、虛無的幽閉空間里度過漫長的時光。那種孤獨與痛苦是你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和忍受的。我想,你也不會愿意你最深愛的人就那樣再陪我度過兩百年吧?雖然從本質上說,她和我是異體同源無法分割的存在。”

    赫榍黎沒有答話,只是低著頭癡癡地想著,如果有她的陪伴,那對自己來說真的會是無法忍受的痛苦么?不,決不是!不要說兩百年,就是兩千年,兩萬年那也是值得的。黑暗與虛無,又怎及得上相思帶來的痛苦?心月,我們終于要見面了,放心,我一定會救出你的。

    ※※※※※

    就在靜虛感覺到應對暗星的攻擊越來越吃力時,突然一個祥和而熟悉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靜虛,引他出來。”

    聽到這如同天籟般的聲音,靜虛高興得<!--中间广告位置-->差點跳起來,卻依然壓抑著興奮鎮定地裝作不支一步步向門外退去。如果時換了清醒時的暗星,絕不至于看不出他此舉的破綻,但已經被本能的戰斗yu望所支配的他卻無法思考那么多,瞪著血紅的雙眼不斷進逼。

    地上或躺或坐的幾人正想跟出去瞧個究竟,但無奈受傷都不輕,連著掙扎了幾次居然都站不起來。正自彷徨無計時,一股剛正柔和的力量突然自后心傳入體內,幾人先是一驚,但隨即發現這股力量正飛快的修復自己破損的身體,心下一寬,知道是有高人相助。文奇心中不由暗自納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只怕是靜虛與之相比也有所不及,難道是……

    飛語流眼中更是露出無限驚喜的光芒,晨雷人老姜辣,身邊又曾有個來自紫霞觀的參軍,立時便猜到了來人是誰,但對方既然沒有現身,自然有其道理,也不敢擅自開口。只有剛剛恢復元氣的二長老一臉的茫然,但看到幾人的神色,也隱隱猜到幾分。

    那股力量不僅對傷勢有著極強的治愈能力,更蘊涵著某種鎮定人心的作用,文奇與晨雷腦中原本還殘留的殺戮幻象都在它的沐浴下冰消瓦解,完全走出差點入魔的尷尬境地。

    四人雖然都知道只要暗星走出了祁愿塔的大門,那么神殿對他的壓制作用就將不復存在,但一想到那個已經接近神的修為,已經成為一個不敗傳說的隱世高人就潛藏在某處,不由又處之泰然。

    畢竟,那個人就是已經完全被神話了的人物——耶摩天!

    想通了這一點,幾人相互對視一眼,都露出會心的微笑,接著相互攜持著奔出門外。

    剛一步出塔門,飛語流便感受到了暗星身上散發的濃濃殺機,尤其是身上那股由駭人力量所帶來的驚人氣勢,更是與塔內判若兩人,幾乎與自己的太師傅耶摩天相比也不趨多讓。所不同的便是兩人的氣質恰好一正一邪,一個內斂,一個外放,一個陰柔平和,一個陽剛霸烈。如果說太師傅是萬流歸宗的大海,博大浩瀚,那么眼前的暗星便是不斷噴發怒吼的火山,每一次呼吸,都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力量釋放。

    在暗星強大的氣勢所造成的重壓下,即使是被耶摩天夸為紫霞觀第二十二代弟子中悟性最高的靜虛也只剩下苦苦支撐的份。這時的兩人早已經停止了塔內那種近身搏擊似的打斗,只是相隔三丈有余靠自身的氣勢相對抗。從塔內出來的幾人眼見這種形勢,也只能在靠近塔門的地方站好,面對這種真正的高手的對決,他們連插手的余地也沒有。因為由戰斗中的二人氣勢所組成的強大力場,容不得任何一個力量不如他們的人靠近。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小半個時辰,暗星所散發的氣勢依然驚濤駭浪般向靜虛涌去,而靜虛在這樣沉重的壓力下,仿佛完全失去了對抗的意志與力量,氣勢時強時弱,隨著對方一波又一波席卷而來的滔天巨浪不斷變化。如同一葉扁舟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中時上時下,情勢雖然時刻斗驚險萬分,有舟覆人亡的危險,但實際上卻又偏偏在險極之時間不容發的錯過每一個浪頭。

    這場無聲的戰斗看得文奇目瞪口呆卻又掩不住的失落,好半天才苦笑著對一旁的飛語流道:“飛語兄,在下本來以為將自己的氣息煉到不凝不散、若有似無的地步便已經能夠笑傲當世,誰知道令師叔的氣息竟可以隨著敵人氣勢的強弱任意變化調整,似乎已經達到傳說中‘煉神還虛’的至高境界,如果不是對上這個怪物般的暗星,放眼天下除了七英雄那一代的前輩高人恐怕已經鮮有敵手了。”頓了頓,他又無限神往的自語道:“徒弟尚且如此,那么當師傅的呢?難道說道尊耶摩天的修為真的已經到了隨時都會白日飛升的‘煉虛合道’的地步么?”

    飛語流聞言微微一笑,語氣中充滿了敬意:“太師傅他老人家的修為究竟到了什么層次,我們這些做晚輩的也不太清楚。畢竟這么多年都沒有人見過他親自出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他老人家出手,那便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文奇等三人雖然覺得這話多少有些夸張,但卻仍然不由自主的點頭表示贊同,因為七英雄的無敵形象,已經在這兩百年里深深刻入了每一個圣土人的心底。就連三尺幼童也知道,七英雄,尤其是七英雄之首的耶摩天,早已經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存在。

    在封印之戰的初期,耶摩天不過是一個無名小道,論謀略不如兀突邪,論法術與江心月相距甚遠;就連武技,也比不上七英雄中排行最末的巨靈戰士狄魯,這樣,在其他幾人光環的映襯下,耶摩天也如同他偶爾所施展出來的法術一樣,只扮演著一個輔助性的角色。可是在最后一戰中,耶摩天居然領悟了“道”的終極力量,獨自一人封印了挑起戰端的暗夜之子月神厴,當之無愧的被后人推為七英雄之首。

    后世有的史學家評論說,實際上耶摩天從始自終都是七英雄中最強大的,只不過他生性淡泊,一心求道,無意名利之爭,因此才一直給人技不如人的印象,而在最后的關鍵一戰終,他不忍世人再受魔族荼毒,這才使出真正的力量將魔頭封印。可也有好事者反駁道,耶摩天一身所學,極為龐雜,從武技,道術,魔法到醫藥巫卜,乃至東方神州大陸的五行八卦等,隨便一樣便夠常人窮盡一生鉆研,因此才造成戰爭前期其實力不如其余幾位英雄,因為他基本上沒有多少時間將精力放在法術或武技的修煉上。

    在戰爭最后他獨自一人封印了暗夜之子,那也是因為感于幾位好友戰死,悲憤之極而在瞬間將一生所學融會貫通,終于領悟“道”的真諦,這才能夠一舉封印暗夜之子。所以說,盡管耶摩天貴為七英雄之首,但在此之前其實力未必便比兀突邪、江心月等高明。

    至于實情是否如此,恐怕也只有七英雄本人才知道了。可是對普通民眾來講,他們所關心的并不是七英雄誰強孰弱排名如何,只要知道是誰帶領他們打敗魔族的那便夠了。耶摩天也好,兀突邪也罷,他們都是為了這塊大陸千千萬萬的百姓而戰,世人自然也要將他們當作神一般供奉起來,倒不一定非得要他們必須具備神一般的力量。何況自大爆炸之后,飽受苦難的疑為被眾神所拋棄的圣曼西人,在忘卻了信仰為何物的年代里,重新在七英雄身上找回了精神寄托。;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