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七章 血劫爐鼎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七章 血劫爐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暗星一聲冷笑,將血色短刀交到左手,右手食中二指緩緩插入自己左胸,在四人不解的目光中,一大蓬暗紫色的血液已經激射而出,噴出丈余卻又瞬間收了回來,在他胸前凝成一顆碗口大小的血珠。

    還有戰斗力的三人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卻不敢怠慢,幾乎同時出手攻擊,心里更是不約而同的想著,對方沒使出全力都已經如此難以對付,等他完全準備好了全力出手那還了得?

    “現在才覺悟,已經晚了!”暗星大叫聲中,手中的血珠向前一推,詭異的紅芒一顯,血珠突然消失不見,四周卻頓時出現一陣陰慘慘的淡紅色霧氣。

    進攻中的三人雖然心知不妙,但卻收勢不及,一起投入到血霧中。好在他們都是一流的高手,見機得快,立刻屏住呼吸,可饒是如此,也感到一陣陣頭昏眼花,手中的攻勢也不由慢了一慢。

    即便是如此細小的變化,卻也逃不過暗星敏銳的感覺,早已經交回右手的短刀飛快的畫出幾道弧線,凌厲的刀氣立刻割破四周空間,在三人身上留下道道傷痕。

    暗星揮出的幾刀迅捷異常,三人居然避無可避。飛語流修為較淺,受傷遠比其余二人要重,卻毫不在意的挽了個劍花,劍尖輕顫,歪歪斜斜地向暗星肩頭刺去。這一劍速度并不甚快,看上去也似乎沒什么勁力,造不成多大威脅,但卻奇跡般的刺中暗星左肩。

    他怒吼一聲,隨手兩刀擋開晨雷的裂風槍,再一拳轟開文奇,退后了兩步,不可思議的看著飛語流。飛語流被他看得心中發毛,不禁有些害怕,舞出一片劍幕護住全身要害,一時間卻也不敢再主動進攻了。

    剛才那一劍有若天馬行空,連飛語流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樣刺中對方的,盡管有些意外,卻也不敢大意,生怕是對方安排的詭計。但見暗星突然退開,奇怪之余,向文奇和晨雷打了個眼色,要二人一齊動手,卻駭然的發現二人竟呆在原地動也不動,再仔細一看時,原本散布在空氣中的血色霧氣正通過兩人的傷口不停的鉆入他們身體。

    飛語流這一下差點魂飛天外,突然記起了在紫霞觀修煉時太師傅說講的一個故事,一個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奇跡——關于上古邪術“天魔血劫”的傳說。

    據說,天魔血劫必須是達到“圣魔導士”級別的暗系魔法師才能使用。大爆炸之后的一千多年來,圣曼西大陸就只出現過一個圣魔導士,那便是兩百年前七英雄之一的護國女神江心月,雖然她當年留了一個個奇跡,但這些奇跡卻從側面證明了這個天才般的女魔法師,對于光暗兩系魔法都絕稱不上擅長。鑒于這個眾所周知的原因,能夠修煉“天魔血劫”這門邪術的人,可說根本就不會有存在的可能——至少理論上是如此!

    即使是有這樣一個精通暗系魔法的圣魔導士,也不一定就能夠順利地施展出將這門禁忌之術。天魔血劫并不是一個純攻擊或防御性的魔法,而是暗系傀儡術中的終極禁咒,要找到一個可以抵受施法的痛苦過程的“爐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能夠成為這個法術受體的“爐鼎”,其稀有程度實際上并不比一個圣魔導士好找,那需要一個天生具有暗系體質和強大精神力量的人。而要想完全在那種噩夢般的試煉中生存下來,如果不具備天位高手的武技和遠超常人的堅強意志的話,那無疑是一個荒誕的夢想。

    修煉武技的天位高手,即使是被譽為大陸第一強國的亞特王朝,滿打滿算也不過才十來個而已。依施法人能夠達到圣魔導士的級別,要想生擒一個天位高手本也不是什么難事,難就難在這個高手所必須要具備的暗系體質和天生強大的精神力。

    精神力是修煉一切法術的基礎,而法師在圣曼西絕對是一個遠比武士吃香的職業,因此鍛煉精神力的十之八九都是魔法師、牧師或巫師一類的職業,另外也就只有極少數的召喚師或魔武雙xiu的魔劍士。

    要想擁有強大精神力而不修煉法術,那就只有也只能是天生的才行。可擁有強大精神力卻只習武而不修煉法術,那就不僅僅是奇怪了,簡直就是一個暴殄天物的白癡,要知道這種人修煉起法術來往往事半功倍,很有希望在法術領域獲得極高的成就,稍微有點腦筋的人都不會選擇只修煉武技這種傻事。

    即使同時滿足這些條件,成功的幾率也小得可憐,因此歷史上也只有大災變前出現過兩次,但那也只不過是渺不可及的傳說。由于作為爐鼎的材料太過難以尋找,而煉制爐鼎的過程也太過復雜,這個幾乎泯滅的禁咒級法術一度被認為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從而只在一些典故中有零星半點的記載。但一旦成功,它的威力卻是不言而喻的,制造出的傀儡擁有接近神的力量,且對所有禁咒級以下的魔法免疫,更可以吸收法師的魔力來增強自己,可說是所有法師的夢魘。

    事實上這個法術也有眾多缺陷,爐鼎獲得強大力量的代價,是快速燃燒自己原本是很頑強的生命力,因此爐鼎的壽命一般不會超過一個月,而且還要每隔一段時間吸收一次法力,但它巨大的威力卻也是無庸質疑的。爐鼎平時雖然同樣沒有自我,可也還有一點正常人的思維,但一旦全力投入到戰斗中,就會完全失去理智變成一具只知道殺人的機器。

    除了力量上的絕對強大外,爐鼎還會使用多種已經失傳的邪術,因為在煉制爐鼎的過程中,它在血池中受到亡魂怨氣所攜帶的各種負面情緒的影響,不僅心性大變,更可利用自身血氣作用在對手身上讓其也陷入那苦海煉獄的幻境中。

    剛才,作為承受天魔血劫力量的爐鼎,也就是文奇口中的暗星那快捷而詭異的幾刀,令三人幾乎同時受傷,而事先密布四周的血氣在邪法催動下,已經開始影響他們的行動及思維。

    飛語流由于師出紫霞觀,盡管因為比另外兩人年輕而在力量及經驗上都有所不如,但心志上的修為卻非同小可,而他所學的道法術在東方神州本就是被用來降妖除魔的,對于這樣的邪術有著天生的抵抗力,加之施展道法術的靈力和圣曼西本土的魔法力有所不同,因此暗星的邪術反而對修為不如其余兩人的飛語流沒有多大作用,更不能如吸收魔力一樣吸取對方的靈力了。

    此時的文奇與晨雷,正充分體驗著不日前雷迪在皇宮下的密室所感受到的可怕壓力,由于身陷其中,這壓力的龐大自然也不是當時的雷迪所能想象。各種負面的感情紛至沓來,要不是因為他們兩個都非常人,幾乎就此陷入瘋狂。

    很快兩人的額頭都布滿了汗珠,看情形竟比大戰一場還<!--中间广告位置-->要累人,飛語流知道他們正全力與心魔抗爭,自保尚且困難,更不用說傷敵了。好在暗星竟奇怪地沒急著攻擊,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么辦。

    局面就這樣僵持了約半柱香的時間,暗星突然抬起頭來,毫無征兆的向飛語流劈出一刀,飛語流嚇了一跳,卻沒空多想,舉劍擋格,卻被這一刀震得半邊手臂都酸麻不已。

    暗星二話不說,又是幾刀連續劈來,飛語流不由叫苦不已。剛才三打一已經占不了上風,何況只剩下最弱的自己?但叫苦之余,這時他不禁暗自慶幸是在祁原塔內和這個已經不能算是人的傀儡交手,因為神殿固有的神圣力量對于暗星這樣的邪魔之體有著天生的抑制作用,而經過神官們加持的自己,卻是在各方面都有所提高。

    想到這里,他不由打個寒噤,如果離開這里,身邊的這兩位軍團長恐怕馬上就會陷入瘋狂的境地吧。而暗星沒經過壓制的真正力量,又會是什么樣子呢?真的是與自己的太師傅同級別的可怕實力么?

    暗星簡單而直接的砍劈動作持續了數十下,飛語流不由吃足了苦頭,手中的長劍差點就把持不住,就在他要絕望時,已經恢復了一點神志的晨雷突然將手中的裂風槍投向暗星,裂風化作一條青色長龍,帶起一個個銳利的旋風撲向暗星,他眼中戾氣一閃,回刀擊在槍頭,雖然擋住了這一擊,但人也被震開一步。

    飛語流乘機脫離他的刀勢所籠罩的范圍,還來不及喘口氣便從懷中掏出一大把符紙撒向半空,接著馬上咬破食指,要自身鮮血凌空畫下一個個奇特的符紋。帶著靈力的血液很快滲入飛舞的符紙里,符紙按一種奇妙的節奏跳動了幾下,在飛語流的引導下組成一個八卦的的形狀,緩緩飛上半空,萬道金光頓時從八卦上流瀉而出,將飛語流連同攤倒在地二長老等四人一起罩在其中。

    暗星一聲不吭地緊盯著這個符紙組成的八卦護盾,然后一刀刀向它急劈,他每一刀揮出,八卦上都有一道金光亮起,與無堅不摧的刀氣相撞后又暗淡下去緩緩消失。不多時飛語流便已經禁不起這樣的消耗,但卻不敢停止施法,眼見頭頂組成八卦護盾的符紙不斷減少,卻沒有絲毫辦法,只有苦苦支撐。

    好在源自東方神州大陸的道法術本就是一切妖邪的克星,暗星雖然仍是人類的身體,但其體內由“天魔血劫”而來的暗黑魔氣卻對道法有著天生的畏懼。盡管他的暗黑魔氣比之飛語流的的道法靈力要強上不知多少倍,但至少在短時間內,卻也拿這個八卦結界沒有辦法。

    久攻不下的暗星,在道法術的刺激下,本來一直克制的理智終于完全被心中的暴戾之氣所取代,雙眼變得血紅起來,嘴里“呼呼”的劇烈喘息著,最后大喝一聲,身上的肌肉突然充氣般高高鼓起,在強橫勁力的催逼下,一身黑衣已經被震得成為條狀,露出一身盤根錯節的充滿爆炸性的結實筋肉。

    不斷將體內靈力注入八卦結界的飛語流只感到頭腦陣陣昏暈,已經沒閑暇顧及這個大敵的變化,但戰斗的本能卻使他知道不妙,“哇”的一口鮮血吐出,正好噴在符紙上,一時間金光大盛,雖然將暗星震開了幾步,但他卻也緩緩的盤膝坐下,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

    ※※※※※

    靜虛剛一進入神殿的祁愿塔,就已經感到那股強大的壓迫力,而場中的形勢卻容不得他所想,飛快的從懷中掏出一張靈玉制成的五雷靈符,運勁捏碎后拋向空中,青色的云氣片刻間在暗星的頭頂聚集,絲絲電芒在云氣里翻滾閃動。正要準備做全力一擊的暗星,雖然現在所剩的神智已經不多,但也本能的感到頭頂雷陣的威脅,那是完全不同于魔法的一種強大力量,這種力量如同神圣光系一樣,是自己天生的克星。

    飛語流眼見大援到來,心神一松,終于暈了過去,但多年來的苦修卻令他靈臺仍保持一絲清明,不多久便悠悠醒來。這時靜虛所要施展的大型法術已經醞釀完畢,整個大殿都似乎有電芒在閃爍,飛語流不由脫口叫道:“滅妖除魔,五雷天心大法!”

    話音剛落,五道粗大的電柱已經落在嚴陣以待的暗星身上。

    五雷天心大法是道法術中威力極強的一種,光是破壞力就足以匹敵任何高級魔法,它自身所攜帶的真陽雷勁,更是可以徹底焚燒一切邪靈。對于一般的妖邪來是說,光是這一下就足以讓它們形神俱滅,但由于消耗施法人的靈力太大,事先又要刻好注入靈力的玉符,如果沒有足夠的準備工作的話,很難發揮出真正的威力,因此它的使用受到很大限制,紫霞觀弟子往往只在最危急的關頭用它來救命。

    這次靜虛眼見事態危急,為了相救被困住的四人,匆忙之間不及多想就用了出來,盡管由于他修為高深使得五雷天心大法依然威力可觀,但對身俱龐大的暗黑魔氣的暗星來說,卻仍嫌不夠。

    可即便是如此,也夠他受的了,全身上下被電勁擊得一片焦黑,空氣中甚至開始彌漫起一股焦臭的怪味。

    暗星的身體一陣顫動,悶哼一聲,終于吐出一口黑色的污血。靜虛心中不由暗自生懔,以他的功力使出的五雷天心大法,居然都不能對眼前的“爐鼎”造成多大的傷害,這個受眾神詛咒的暗系禁咒天魔血劫的確非同小可,如果不是神殿本身固有的神圣氣息對暗星身上的暗黑魔氣具有壓制作用,要想傷他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野獸般的光芒從作為爐鼎的暗星眼中射了出來,靜虛知道在頃刻間他便會出手,首次面對這樣的大敵,一向鎮定的他手心也不由滲出了冷汗,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一疏忽,恐怕在場的幾人都得橫尸當場,反而是那幾百名法師,因為受到圣之結界力量的保護,應該不會受到什么傷害。這也是他現在唯一感到欣慰的事了。

    終于,暗星高大的身子迎面撲來,靜虛明白他現在的理智可能已經喪失怠盡,剩下的,只是野獸般戰斗的本能。但這一來卻也更加可怕,面對一個不知道死亡為何物的高手,可不是什么值得慶幸的事。

    就在暗星撲過來的瞬間,靜虛右手輕輕一招,飛語流跌落在地上的長劍已經躍起,劍光一閃,直向暗星后背插取。暗星反手一刀擊在劍尖,長劍一轉,向后蕩開,卻又立刻攻了上來。

    靜虛不停地變換著各種手印,而長劍配合著他的手印,做出種種巧妙至極的攻擊,一旁勉強調息完畢,將侵入體內的暗黑魔氣基本逼出體外的文奇和晨雷不由看得目瞪口呆,飛語流更是露出傾慕的眼神:“役劍之術!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我才有靜虛師叔這樣高深的修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