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六章 圣之結界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六章 圣之結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從祈愿塔塔尖發出的光柱越來越粗,整個萊諾城被照得如同白晝,人們紛紛走出屋外想要看個究竟,但真正的看到這如同神力造成的奇景,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開始跪下祈禱——盡管萊諾的絕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只不過是神的棄兒。

    光柱的直徑膨脹到約三丈粗細時終于停了下來,卻在一瞬間裂為千百根小光柱,并不斷的變長。光柱的底部似乎不足以支撐它的無限擴展變化,緩緩地像柳枝般垂了下來,每一條都呈一個半圓行的弧度將萊諾城籠罩其中。很快的,無數根細小的光枝便組成了一個半球狀的籠子將萊諾城罩住。

    或許是由于分散,光枝的顏色也變得不如先前耀眼,但彼此間卻伸出一層薄薄的光膜與相臨的枝條連接在一起。這層光膜先是似有若無,但顏色卻漸漸由淺而深,最后變成金子般的黃色,有若實質一般。

    作為骨架的光枝早已經融入到這金色的海洋里,現在從高空望去,萊諾城便如同在一個半透明的金黃色玻璃罩中。這層由光膜組成的罩子上瑩光流動,可說奪天地之造化,人人都可以充分感受到它神圣的魅力。

    ※※※※※

    祈愿塔內的暗星正全力追殺眼前紫霞觀的傳人飛語流,不料身后卻傳來驚人而尖銳的勁力。本來后退著的飛語流也突然凝立不動,一直占據上風的暗星竟在頃刻間進退兩難,槍尖傳來的氣勁已經透體而入,雖然很快被體內的暗黑魔氣化去,但卻怎么也躲不開長槍施加的攻擊。

    長槍刺入暗星后背約兩寸后,卻無論如何再也不能前進分毫,手持長槍的晨雷低喝一聲,剛欲繼續催發勁力,暗星已經將飛語流硬生生逼開一步,人也跟著前進,巧妙的脫離槍尖的束縛。但一道三寸長的口子卻已經留下,紫黑色的血液涌出后,傷口竟突然擴大近一倍,槍尖四周更出現無數細小的旋風。暗星心一沉,不由失聲驚叫:“裂風槍!”

    “不錯,正是得到風元素認同的魔法武器裂風槍。本來以為用它來對付你是小題大做,不過照現在看來,你死在它手中也不算冤了——老實說,你的確是老夫見過的最可怕的敵人!”晨雷淡淡地道,但語氣中敬意卻沒有半點虛假。

    “承蒙夸獎!”暗星冷哼一聲,手中血色短刀卻片刻也沒閑著,開始的慌亂過去后,同時面對兩大高手竟然也游刃有余。他心理清楚得很,除了沒有現身的文奇外,應該還有一個人就隱藏在塔內的某處,只是這幾個人藏匿行蹤的手段太過高明,以自己明明比對方高得多的修為,居然也完全無法看透。

    飛語流的實力盡管與暗星相去甚遠,但傳自紫霞觀的武技畢竟不同凡響,劍勢圓滑隨意連綿不絕,雖然對暗星造不成多少實質性的傷害,但自保還是有余,有時抓住機會乘勢反擊,竟也犀利非常。

    暗星身后手持裂風槍的晨雷對于他來說卻是一個不小的威脅,晨雷對敵的經驗遠高出飛語流,再加上裂風槍的幫助,威力實在高出飛語流甚多,因此暗星實際上受到的壓力要比他表面上表現出的輕松大得多。

    在這樣的重壓下,他還不得不分出幾分心神留意文奇和另一個神秘高手的偷襲,既然他們現在還不出現,就說明他們才是這個陷阱最后的獵手,現在正虎視耽耽的瞧著自己是否會露出什么致命的破綻。

    雖然依他真正的實力,要一舉解決正和自己打斗的二人也不是不可能,但那樣一來,自己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再要應付那兩個高手恐怕就力不從心了。何況要想快速的結果眼前的兩人,就必須使用那股可怕的力量,事后自己本就不多的生命勢必又要透支縮短,為了這樣兩個小角色也太劃不來了。

    將身體隱藏在天花板上的文奇這時也不由暗暗著急,暗星由魔法武器造成的傷口居然奇跡般的慢慢愈合,血液早已不再流出,而在晨雷偷襲得手后,這個家伙也變得格外小心起來,方才初聽到飛語流是紫霞觀傳人而帶來的情緒失常也已經恢復,照這樣下去,自己是不太可能等到他露出什么破綻了。

    文奇暗中向另一個參與伏擊的同伴發出攻擊的信號,立刻長嘯一聲,從空中向下撲擊,雖然沒有任何武器,但一雙手卻瞬間亮了起來,包裹在一層銀光中,看來他這次總算是要使出看家本領了。

    與此同時,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強大的魔力波動,幾十個拳頭大小的光球毫無征兆的出現,仿佛有生命般從各個刁專的角度向激斗中的暗星襲去。飛語流與晨雷飛舞著手中兵器,力圖將暗星纏住,讓他沒有閑暇抵擋其余二人的雷霆一擊。

    暗星雙目異芒大盛,暴喝一聲,一層濃厚的黑氣頓時將全身緊緊裹住,四個人全力一擊如同石沉大海,竟被這層黑氣完全吸收不見。

    黑氣消散后,露出暗星傲然站立的身軀,四人一擊不中,此時早已經退開防止他反擊,飛語流,晨雷和文奇三人將他呈品字形牢牢圍住,而施放魔法的人卻遠遠的在一旁策應。

    文奇的臉色有些蒼白,剛才那一招他已經使出了十二成的力量,哪知道對方竟然毫發無傷!現在他才知道自己與陛下都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對于暗星力量的估計,竟會有如此之大的偏差,那么那個亡靈法師呢?他既然能夠造出這個力量上已經不算是人的怪物,那他自己又該是怎樣厲害的一個人物?

    然而戰場上的形勢卻不容他多想,既然走到這一步了,就只有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他心中已經暗自打定了主意,哪怕是與這個昔日的同僚同歸于盡,也不能放他安然回去。這個人,太可怕了。

    “哈哈,太好了,原來我一直擔心的那個人,居然是個法師!好,太好了……”暗星突然大笑道。雖然他帶著面具,但所有人都能猜出他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是猙獰而得意。

    就在眾人思索他發現最后一個伏擊之人是法師為什么這么高興時,暗星卻已形如鬼魅般動了,眨眼見便已經突破三人鐵桶般的包圍圈,閃身來到那個法師身前,那名法師與圍著他的三個人居然沒有一人發現他是怎么動的。

    那名法師不是別人,正是魔導公會的二長老,這次他應亞特皇帝雷迪之邀,配合其他幾人一起伏殺眼前這個暗星,也就是前幾天不斷暗殺亞特法師的高手。本來他自重身份,對于這樣偷偷摸摸的把戲是絕不愿參加的,可是在雷迪保證事成后助他登上會長寶座的承諾下,終于老著臉皮前來。

    但他心里多少還是瞧不起這個只會搞暗殺的家伙,可是在見識到對方居然悄無<!--中间广告位置-->聲息的破解了自己最得意的魔法——經過高度壓縮的火焰球連擊術“神之火舞”,他終于從心底升起一絲恐懼。這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啊?就連清風會長也沒有把握完全接住這一擊,而只有選擇躲避。

    然而那原本只是一點的恐懼很快擴大,因為他突然感覺自己竟連半根手指也無法動彈,而暗星先是結了幾個奇怪的手印,嘴里念著不知名的咒文,接著右手食指已經點在他額前,一股莫大的吸力令他寶貴的魔力源源不斷的外瀉,而暗星身上則開始流動著詭譎的暗紅色光芒。

    一旁的三人先是一呆,隨即明白這個可怕的對手,竟然是在使用一種從未聽說的邪法來吸取魔導公會二長老的魔力!盡管心中都奇怪這個極為厲害的對手,明明是個武藝高強的刀客,不知道吸來魔力又有何用,但誰也不敢怠慢,三條人影飛一般箭射而出,直撲正在施展邪術的暗星。

    即使是在全力施法,暗星的感覺依然十分敏銳,對三人的攻勢猶如眼見一般,身形極其巧妙的一轉,已經繞到二長老身后,左手順勢一帶,二長老的身體便移開了半步,正好擋在三人攻勢最強的一點上。

    三人臉色齊齊一變,文奇和晨雷連忙收回大部分勁力,在半空中微一側身,互向對方擊出一掌,然后輕飄飄的分向左右退開。

    剩下飛語流臉上紫氣一顯,收回手中長劍,居然原勢不變的一掌印在二長老心口。二長老“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污血,身子軟軟倒下,而暗星搭在二長老頭頂的手指則被震開,二長老卻就此脫離他的掌握。

    另外兩人見機不可失,雙腿微曲,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又向暗星攻去。飛語流劍上突然金光大盛,劍芒吐出三尺有余,配合文奇的雙掌和晨雷的裂風槍點向暗星要害。

    幾乎吸走二長老近四成魔力的暗星邪笑一聲,一面不慌不忙的接下三人的攻擊,一面冷冷地道:“沒功夫陪你們多玩了,就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好了!”

    三人不由暗暗叫苦,心下更是駭然,就這樣已經收拾不下了,卻還不是他的真正實力,希望他不過只是說說大話嚇人而已,但心里都清楚恐怕對方也沒有那個心思和必要與自己開玩笑。

    ※※※※※

    “這便是傳說中的‘圣之結界’嗎?”靜虛望著金黃色的天穹,語氣中充滿了驚嘆:“果然是奪天地之造化,不愧是已達到‘神級禁咒’級別的究級防御性魔法!”

    “神級禁咒?”雷迪不解地重復。

    “陛下沒聽說過?不會吧,連我這個先祖來自東方神州的修士,也知道這個本來就在圣土大陸土生土長的詞。”

    雷迪尷尬的笑了笑:“你有以博學著稱的道尊耶摩天為師,當然知道這些已經快要泯滅的歷史詞匯了。”

    靜虛聽他稱贊自己恩師,很是高興,耐心地解釋道:“你該知道,‘大爆炸’前的圣土大陸,原有文明體系是建立在魔法的基礎之上。當時的魔法文明比之現在要繁盛不知多少倍,對于魔法威力層次的劃分,也比現在要精細得多。

    在當時,禁咒與現在一樣已經是最頂級的魔法,但不少的魔導士甚至是大魔導士卻不滿足自身所掌握的力量,開始研究比禁咒威力更大的魔法,那便是傳說中的‘神級禁咒’,因為他們推算出,它的威力足以與神的力量相匹敵,是神才能夠發出的絕世法術。

    而根據傳說,之所以有那場幾乎毀掉整個圣土的大災變,也是因為神對無知而愚蠢的人類試圖挑戰神的權威的懲罰。當然,現在已經證實的是,這個推測絕對是錯誤的,因為在東大陸神州和南大陸天竺都同時發生過那場罕見的災難。

    不過,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們的研究無一例外地都以失敗告終。但當時神殿里的一個偉大圣賢,卻在無意中預知到后來的那場給整個大陸帶來毀滅的巨大災難,于是全大陸的高級魔法師們都聚集在一起開始提前研究可以抵御那可怕的神劫的方法,最后竟真的創造出這個世界上最接近‘神級禁咒’的魔法——圣之結界!

    不過諷刺的是,這個神級禁咒卻完全是防御性質的,并且需要近千名法師來啟動。不過可惜,這個最接近神級禁咒的魔法卻終究沒有抵擋住真正的神劫。在大爆炸后的一千多年里,圣之結界的使用已經成為一個渺不可及的傳說,直到兩百年前的七英雄戰爭……”

    “下面的我知道,被譽為‘護國女神’的天才法師江心月,重新整理了有關圣之結界的資料,在耶摩天的幫助下,結合東方神州大陸道法術中的‘地脈學說’,重新改造了圣之結界,使之可以再次投入使用,而且威力比千余年前更加強大,因為它可以調動萊諾城四周方圓數百里自然的靈氣來進行防御,連當年的魔族大軍也始終未能攻破它,圣之結界也因此成為大陸不敗的象征。而最了不起的是,啟動圣之結界的法師人數卻減少到原來的三分之一,只需要三百六十名實力接近的普通魔法師。”雷迪一臉興奮地說道。

    “不過有一點我不太明白,據師傅講,圣之結界在太陽初升之時啟動會事半功倍,因為可以借助晨曦之力帶有神圣屬性的靈氣,不知道陛下何以會在這個時候……恩,看陛下成竹在胸的樣子,想來也是另有深意,或許是我多慮了。”

    晨雷微笑道:“深意倒不見得,只不過為了對付一個人,不得不這樣做。”

    靜虛動容道:“什么人居然可以令陛下這樣勞師動眾?”

    晨雷沉思了一陣,無奈地道:“說來這個人還是我原來的手下,精于暗殺,他好象中了敵人中亡靈法師赫榍黎的一種邪法,不僅力量增加了數倍,而且似乎已經完全受對方控制。前不久他已輕輕松松的殺了我數十法師,再這樣下去,我怕最后連啟動圣之結界的法師都湊不齊,所以只好……”他突然發現一直鎮定的靜虛臉上現出一絲驚恐,不由停住話頭,問道:“怎么了?”

    靜虛喃喃地道:“怎么了?怎么了?什么邪法會如此厲害?是‘煉獄冤魂’?情形不象啊。‘魔之祈禱’?也不是;難道……難道是‘天魔血劫’?”

    雷迪聽到這四個字,腦中靈光一閃,大聲道:“不錯!正是‘天魔血劫’!那天我聽赫榍黎提起過……”

    “糟糕!”

    靜虛大叫一聲,身子一晃,人已經在數丈之外,看他跑去的方向,正是神殿所在。直到他完全不見蹤影,雷迪才緩過神來,心中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