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五章 巧計設伏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五章 巧計設伏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此刻的雷迪正在接見一位神秘的客人。

    盡管這個客人的相貌平實得一扎進人堆里就別想再找出來,但從皇帝對他恭敬的態度來看,絕對是大有來頭。尤為奇怪的是,這個客人面對帝國的皇帝卻仍然表現出一副吊而郎當的神情,這也令身為一國之君的雷迪頗為尷尬,卻因為對方身份的關系還不得不耐心地應對。

    這個人自然就是受耶摩天之命帶人潛入萊諾的紫霞觀弟子靜虛了,由于他天生性子疏懶,這次雖然被耶摩天付以重任,卻仍然一副不甘不愿的樣子。雖說觀中許多同門師兄弟甚至后輩弟子都對他這種個性深深不以為然,但耶摩天卻曾私下向人言道,只有這個弟子真正達到“無為”的境界,其修為已經直追大弟子清虛,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正有一句沒一句的與雷迪閑聊的靜虛突然抬起頭來,原本毫無光彩的雙眼變得精光閃爍,一改剛才懶洋洋的神態,凝重地道:“神殿出事了!”

    雷迪點點頭,暗中松了一口氣,眼前這個人總算不是外表看起來那樣膿包。但他卻沒有答話,似乎早已經知道神殿究竟出了什么事。

    靜虛見到他鎮定自若的樣子,不由暗暗稱奇,但略一沉吟便明白過來,這一切似乎都在這老狐貍的算計中。可他依然小心地道:“敵人的修為絕不在我之下,即使是師傅親來,也要費一番手腳才能將之擊敗。陛下是否太過自信自己的布置呢?”

    雷迪聞言臉色一變,但很快恢復平靜,佩服道:“隔了這么遠也能感知到對手的實力,紫霞觀的傳人果然不簡單!”

    靜虛淡淡地道:“任何人到了我這個級數,都能夠憑氣機感應到一定范圍內對手修為的深淺。陛下的臣子中也有不少這方面的高手呢,三大軍團長恐怕沒有一個是弱者吧?”

    雷迪正要謙虛幾句,卻有人傳報說鐵血軍團一個小隊長有要事求見。他似乎早已經知道會發生什么,只是不緊不慢的向傳令官吩咐了幾句,然后回過頭來笑著對靜虛說道:“道長要不要也去湊個熱鬧?”

    靜虛“嘿”的一聲,笑道:“這熱鬧是一定要去瞧的。不過,在下雖是紫霞觀的親傳弟子,甚至有自己的道號,但卻并不是出家人。”

    雷迪“哦”了一聲,也沒在意,隨即招集侍衛,準備與靜虛一同前去看過究竟。靜虛仔細打量這些侍衛,發現他們世俗界中,算來都有不錯的修為,不過想到對方一國之君的身份,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

    黑影眼見這樣的非常時期鬧出如此大的動靜,居然也只能令鐵血軍團派出一個小隊,心下也不由暗自佩服對方紀律嚴明。發出一聲冷笑后,一個比剛才大上好幾倍的光球已經出現在手中,可它這次飛往的方向,卻是神殿的中心建筑祈愿塔。

    就在光球接觸到塔身的瞬間,整座建筑突然泛起一層金色的光芒,暗紅色的光球隱入這層光芒后便消失無蹤,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過。黑影帶著面具的臉上黑氣一顯,知道這已經是圣之結界即將啟動的前兆,否則以萬神殿自身的防御力,決不至于將自己近五成力量發出的光球無聲無息地吸收。

    看來行動要快一點才行,如果不在此之前干掉神殿里的法師,那么以后可能沒有多少機會能夠輕易進來了。

    不過有一點真的很奇怪,主人不是說過,圣之結界要想發揮最大的威力,就必須是在在早晨啟動嗎?據說這個代表光明系法術最高成就的防御魔法,只有借助晨曦之力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為什么會在深夜突然啟動?難道是擔心獸人連夜發動進攻?

    黑影搖搖頭,他現在已經管不了這么多,橫下心向萬神殿的祈愿塔掠去。他知道,那里其實也是圣之結界的樞紐所在。盡管他的身法很快,但依然有不少的鐵血軍團的戰士發現了他的蹤跡。

    “誰?”

    “干什么的?”

    “抓刺客!”

    一路上這樣的呼喝不斷,黑影不敢有片刻的停留,他必須在結界完全啟動前趕往祈愿塔內。

    離祈愿塔尚有數百步之遙,他已經隱約聽到塔內近數百法師吟唱咒文的聲音。數十名神殿的神職人員默默地在塔外守護著,嘴里同樣念念有詞,想必是在為正在向結界輸送魔力的法師們祈福。要知道這么多法師一起輸出魔力實在是一件相當危險的工作,如果沒有這些牧師和神官們的加持,魔力間相互的擾動足以讓大多數法師造成永久的傷害。

    黑影在神殿的光輝下終于露出了本來的面目,卻也不過是冰山一角,因為他全身都裹在一件黑色長袍中,只有臉上帶著銀色的面具,鮮明的對比更分外顯得詭異。

    看著這些神官,黑衣人突然感到沒來由的一陣不安。他從腰間抽出了那把讓無數法師莫名其妙送命的血色短刀,刀光一閃,匹煉般的刀氣帶著尖銳的破空聲向塔外的神官們掃去。然而想象中殘肢飛舞的場面并沒有出現——刀氣竟然穿人而過,神官們連半點傷痕也沒有!

    黑衣人駭然之際,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瞪大了雙眼看著這些神態安詳的神官。見對方半天沒有動靜,他突然了悟地大喊道:“幻術!”

    話音未落,一道暗勁已經在脅下爆開,顯然對方早已在等待他錯愕的這一剎那。黑衣人有些慌亂地左手一沉,巧妙卻不動聲色的化開這道暗勁。正要開口喝問,誰知又是幾道氣勁洶涌而來,而且力量一次比一次大。

    黑衣人雙手畫了個圓,硬生生接下了這幾道一陣緊似一陣的的洪流,但腳下卻忍不住退了一步,胸口也憋悶得難受異常,翻滾不止的內息好半天才平復下來。他心中不由驚訝萬分,究竟是誰會這樣不顧身份的偷襲,依對方的實力看,應該是個罕見的高手才對。

    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奇跡般出現在他斜前方,而剛才那一大群神官們的幻影早已經在那人出現的同時消失不見。那人儒雅的向他笑笑,無比溫柔地說:“久違了,暗星老兄,我和陛下都很想念你呢。”

    這個白色的身影,自然就是圣殿軍團的軍團長文奇了。

    被他稱為“暗星”的黑衣人,眼睛茫然的看著他,似乎不明白他在是說些什么。文奇不由有些奇怪,只是隔著面具,他也看不清暗星臉上的表情。不過他很快放下心來,由大神官親自加持的法術比想象中還要有<!--中间广告位置-->效,居然讓自己的實力提高了近五成。雖然知道持續的時間不是很長,而且事后也有很多副作用,但如若只是用來唬唬這個被那可惡的亡靈法師赫榍黎控制的昔日同僚,卻沒有多大問題。

    真不知道赫榍黎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讓暗星的力量提高那么多,要知道他以前比自己還略差一點。可現在,即使是受到大神官法力加持且占了偷襲之利,居然也傷不了他分毫。不過從他目前的表現看,似乎遠沒有陛下形容的可怕啊,如果真的如陛下所說,他的力量應該要比現在強上兩倍還不止。

    ※※※※※

    就在兩人古古怪怪的你瞧我我看你時,誰也沒注意到,神殿建筑上原本流動著的淡淡的金色光芒競然越來越濃厚,并且不斷的向四周散發,在神殿外圍形成了一個半圓狀的金色光幕。

    突然一道炙烈的白色光柱從神殿的祈愿塔的尖端射出,直沖九宵。整個萊諾城都被這光柱所照亮。二十里外的獸人軍營明顯出現了因恐懼而引發的騷動,大營中的赫榍黎臉色一變,罵道:“白癡!怎么會在現在啟動圣之結界?難道連借助晨曦之力以達到最佳效果的常識都不懂?莫非是他們發現什么了?不對……這絕不可能……”

    而早已經被暗月天魔完全控制住的獸人統領瑪修,微瞇著眼看著遠處的奇景,臉上露出一絲不宜察覺的笑容,喃喃地道:“這么快嗎?也好,反正結果都是一樣。呵呵,兩百年了啊,我真有些等不及了……耶摩天,你怎么還不來?還有五天就是月圓之夜了啊!”

    天空的烏云開始了瘋狂的攪動,慘白的閃電綿延數里之遙,方圓幾百里的空間內都充滿了狂亂而龐大得無以復加的魔法氣息,即使是完全不會魔法的人也能感受到這股氣息的強大,這已經不是屬于人的力量,而是神的震怒,如同那一陣陣隱隱傳來的沉悶雷聲。

    強大的靈力,被神殿內那古老而神秘的陣勢所引發,約束著那些不甘心的狂暴的魔法元素向神殿匯聚,將它們轉化為圣之結界啟動所需要的神圣力量,但這其間結合了東方道術及西方魔法的神奇機理,卻又有幾個人真正懂得?

    ※※※※※

    暗星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異變,突然狠狠地瞪向文奇。文奇無奈地向他聳聳肩,笑道:“對不起,你好象來晚了點——不過也不算太晚,我們本來就是打算等你來了后立刻啟動圣之結界的。”說完后,他突然一閃身從門口躍進祈愿塔內。

    暗星似乎已經隱隱感到有什么不對,但他猶豫了一下之后也跺跺腳跟了進去,現在他已經顧不得那么多。進入塔內的他很快被里面的宏大所震驚,祈愿塔外面所占的地方并不大,不過才兩三畝而已,但是里面卻極為寬廣,幾乎相當于一個小型的廣場,三百六十名法師和近一百多個神官在里面竟毫不顯得擁擠,反而有好大一片空余。

    這幾百人按照六芒星的方位團團圍坐在塔內中央部分的一塊巨大的菱形水晶外。這塊巨大的水晶高達一丈有余,外表布滿金色的符紋,里面不時有七彩的光華流動,所蘊涵的巨大魔力讓人黯然生畏。

    法師們對這位不速之客似乎視而不見,暗星不知道眼前的景色是否還是如先前那樣的幻術,按理說這樣的法術對自己應該沒什么影響才對,但如果是通過眼前的這巨大而罕見的魔力水晶加強放大的話當然另當別論。而且,在這該死的神殿里面,他總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舒服,那是源于心底固有的對神圣力量的厭惡和恐懼。

    也許,象神殿這樣的地方,正應該有一些叫人不可思議的存在才算合理,盡管除索萊恩外的大部分圣土人早已經拋棄了對神的信仰長達千年。

    五百名正在為圣之結界忙碌著的法師和神職人員僅僅占去了塔內三分之一的空間,里面依然顯得空曠異常。暗星確定文奇沒有躲藏在法師中后,開始四下打量塔內巨大的浮雕和壁畫。

    這些偉大的藝術品所涉及的內容大多是大爆炸前諸神的故事,但兩百年前的七英雄戰爭也占去了不小的比例,可見七英雄在圣土人眼中早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暗星此時卻沒有心思留意這些細節,只是將心神牢牢鎖定在一幅以耶摩天為題材的真人大小的浮雕上。

    浮雕似乎也忍受不了他陰冷的目光的逼視,竟緩緩自墻上剝落下來!

    但就在它落地的瞬間,卻幻化成一道淺灰色的人形向暗星急沖而來!原來是早埋伏于此的鐵血軍團副軍團長飛語流。

    暗星冷笑一聲,手中血色短刀快速的劈出,一個簡單至極的砍劈動作,卻重復了二十多次,只是由于動作太快,這二十幾刀便猶如只砍出一刀。一片重重疊疊的刀影將飛語流全身上下的要害全部籠罩。

    飛語流大驚之下一粘即走,早已經蓄滿的劍勢與刀光碰在一起,人借著反擊之力輕飄飄落在兩丈之外,手中長劍卻猶自顫動不已。此時一陣細密而輕微的“叮叮”聲才從空中傳來。

    暗星的眼中閃過一絲深沉的恨意,沉聲問道:“紫霞觀的人?”

    飛語流心中一驚,卻不答話,長劍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飛速向暗星襲去,暗星揮刀一擋,刀身巨震下,金光頓時四分五裂,爆起一團火花,原來是一張符紙。

    “果然沒錯。紫霞觀之人必死!”暗星大喝一聲,突然瘋子般向飛語流攻去。

    飛語流不知道對方為什么這樣痛恨自己的師門,但形勢卻不容他多想,好在自小修身養性,在對方密集的攻勢下依舊沉靜無比,雖然功力遠不及對方,但憑借著靈巧的身法與之游斗,一時間卻也沒有什么危險。

    看著這個叫暗星的敵人幾乎陷入瘋狂,飛語流不由奇怪不已,但卻冷靜的朝著正在吟唱咒文的法師們所處的中心位置走去。本來以為這需要花費不少的力氣,因為對方顯然不是庸手,但沒想到對方看出自己師承后,這個艱巨的任務竟然這么容易就順利地完成了。

    刀風劍氣不時激射在法師和神官們身上,卻只不過在距他們幾尺的地方引起一層波紋狀的漣漪。正全力施法的他們同時也受著強大的結界的報復,不必擔心外力的干擾。何況象這樣程度的攻擊,根本就是蜉蝣撼柱。

    正全力與飛語瘤戰斗的暗星,根本沒有注意到,一條毒蛇般的長矛快如閃電地向他脅下刺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