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二章 獸人攻城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二章 獸人攻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赫榍黎這幾天沒來由的一陣不安。

    雖然目前的事態幾乎完全按照他和暗月天魔的計劃發展,可者這一切也未免太順利了。深知耶摩天為人的他心理清楚得很,對方絕不是那種可以任人魚肉之輩。

    而自紫霞觀傳來的那股強大的魔力波動也讓他感到有些害怕。雖然僅僅是一瞬間的事,但他知道那股力量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抗衡的。

    這樣的想法令他又驚又嫉,為什么即使繼承了黑暗大魔神道統的自己,卻也不能擁有那樣強大的力量?“道”的終極力量,真的如魔神所說的那樣可怕?

    不過幸好有暗月天魔的幫助,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畢竟與耶摩天有著奇妙心靈聯系的暗月天魔,深知對方的弱點所在。

    何況這個傳說中的惡魔自身的力量已經直追自己所信奉的黑暗神坻了,雖然說它的真身及元神在兩百年前均被耶摩天封印,現在無法直接出手,但即使是它部分靈體所依附的獸人統領瑪修,現在的實力也已經強過了他許多。

    還有兩個多時辰攻城戰便會開始,經過兩天的休整,七十萬因為連續趕路而疲憊不堪的獸人大軍早已經變得生龍活虎,個個磨拳擦掌躍躍欲試。這兩天獸人進行了幾次試探性的進攻,但萊諾并沒有忙著啟動圣之結界,想來是要節省魔力以應付后面可能出現的真正的危機。

    在第一輪的進攻中赫榍黎的亡靈軍團并沒有參與,明白他用意的瑪修自然是未置一言,但它手下大將獅人桑吉卻氣得暴跳如雷。在他看來,既然己方擁有多達十一萬的亡靈大軍,消耗對方有生力量的擔子自然應該責無旁貸的落在這些沒有生命的死尸身上。

    誰知道那個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的干癟老頭,居然讓那些散發著尸臭的東西穩穩地停在大后方,偏要讓他自己的部將去送死。要知道獸人對于攻城并不在行,他們只擅長平原或森林地區的直接交鋒。因為獸人的國度除了都城神佑城外本就是個幾乎沒有任何城市的地方。

    這次來到萊諾,由于要保證行軍速度,攻城用的綴重本就攜帶不多,充其量不過是些云梯,吊索什么的,連檑木也是在前幾天連夜砍伐制作的,只是進行了粗略的加工。至于投石車,沖城車等在人類眼中攻城必不可少的器具,卻是一樣也沒有,因此要想攻下眼前這座號稱大陸第一的堅城,所要花費的代價絕不會小。

    桑吉幾次都想要求瑪修讓亡靈法師打頭陣,可每當看到瑪修那不知何時逐漸變得無比冰冷陰沉的目光,他不得不將剛到嘴邊的話又咽回去。心里雖覺得不對勁,可在瑪修日益強大的氣勢面前,他不僅興不起半點反抗之念,反而有種無比的敬畏。

    他狠狠地搖了搖頭,脖子上長長的金色絨毛隨著這個動作不住擺動,看上去很是威武。

    “準備,出擊!”

    一聲令下后,薩滿巫師開始吟唱咒語給獸人大軍進行狂暴、嗜血、戰意等法術的加持,二十萬大軍紅著眼睛狂吼著沖向三百丈外的巍然聳立的萊諾城。經過這許久的壓抑,每一個獸人戰士都試圖借此發泄心中久藏的殺意。

    一時間,整個萊諾城都似在微微顫動,就連原本對己方部隊有著極大信心的萊諾城民,也不由紛紛臉色大變。

    二十萬大軍一齊沖鋒。如此強大的聲勢令不少守城人類將士一陣心驚膽寒。好在他們大多訓練有素,隨著一員裨將“嗖”的一箭將沖在最前面的一個狼人士兵貫腦而過,其余士卒紛紛反應過來,連忙搭弓射箭。

    第一輪箭雨中僅有千余名獸人士兵倒下,但更多的獸人戰士卻涌了上來。弓箭手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了,獸人大多皮粗肉厚,手勁差點的僅僅能夠擦掉對方一點皮毛。而即使是一般的好手,也往往要好幾箭才能結果一名獸人,這也正是弓箭的效果并不顯著的原因。

    桑吉滿意地看到自己的部下已經快要沖到城下,冷笑一聲,說不定用不著那死老頭的幫忙,自己就能逼人類在最短的時間內使出他們最后的王牌圣之結界了。照目前的情形看,那個破結界恐怕也強不到哪去吧。看來大統領這次傾巢而出,未免太看得起人類,小題大作了點。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聲來。

    箭雨過后,人類部隊中最強大的存在——魔法師終于上場。一時間城下火球飛舞,亂電狂劈,地刺四起,聲勢巍為壯觀。

    幾名稀有的大法師更是連手釋放各種大型魔法,巨大的威力令沖向城墻的獸人戰士們在凄厲的慘嚎中成片的死去。召喚出的土靈等魔法生物更上不懼刀兵,往往舉手抬足間就有一個獸人倒下。

    但對獸人來說真正恐怖的,卻不是這些絢麗的法術,而是普普通通的石頭。城內的投石車,不停地將磨盤大小的石塊高高拋起,當它們落下時,通常意味著一個或幾個獸人被砸成肉泥。

    似乎出自矮人之手精心打造的精致弩床,利用城頭高高在上的優勢更是大片大片地收割獸人的生命,這些借助機械之力的殺人利器,其威力比起普通弓箭手來要大上何止十倍!

    可是這兩樣武器對距離的要求實在太高,當獸人大軍沖近了時,戰場再次成為魔法師的主宰。

    眼看著自己越來越多的屬下在對方魔法師的攻擊下紛紛倒地,桑吉不由氣得臉色鐵青。在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內,獸人已經有近五千成為人類法師手下的亡魂,而堅守不出的人類卻僅有幾百人被獸人中數量不多的半人馬弓箭手所傷。

    此時已經有近四分之一的攻城部隊沖到護城河前,一面揮舞著手中的各種巨型武器撥擋箭支,一面將事先準備好的沙袋,巨石等物投入河中。

    萊諾城的護城河寬達十二丈,深也有近五丈,一直到中午十分,獸人才將一小段護城河填平。為此獸人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死亡的獸人戰士早將整條河流染成艷麗的紅色。

    無數獸人順著這一小段填平的路面涌向城墻。人類守軍明顯出現了驚慌的神色,但在文奇鎮定自若的指揮下,依然有條不紊的將早準備好的巨石滾油等向城下傾倒。

    獸人事先準備好的云梯,檑木等攻城器械也早已經運到,他們瞪著血紅的雙眼沖上搭好的云梯,卻又不時有人被倒下的滾油燙得皮開肉綻忍痛不住摔下城頭,或是直接被巨石砸得頭破血流失去戰力。


    這場攻城戰役從上午一直持續到傍晚十分,獸人的尸體堆在城下幾達半丈,其間有不少兇悍的獸人已經翻過城頭,但幾乎全被一涌而上的人類士兵亂刀砍死。

    善于攀爬的蛇人更是有超過一個中隊的數量到達城內,但在巨大的人數差距下,不多久便被消滅干凈。

    眼看暮色來臨,桑吉生怕狡猾的人類再使什么詭計,只得下令停止攻城,丟下近三萬具尸體緩緩退回大營。

    ※※※※※

    在這次戰斗中,攻守雙方都對對方的實力都有了一定了解,人類雖然沒使用圣之結界,卻依然抵擋住了二十萬獸人的猛攻。一時間城中百余萬軍民欣喜若狂,只有少數清醒的人士知道形勢并不容樂觀,因為算上對方亡靈部隊的話,獸人所出的兵力僅為總數的四分之一。

    不過人類也是有所保留的,最精銳的三大軍團均未參加這次的戰斗。一來這樣可以盡可能保存實力,二來則可以令幾十萬雖然訓練有素但很少參與戰斗的城防、禁衛二軍多一點臨敵的經驗。

    獸人方面也并沒有妄想就憑此一戰拿下萊諾。盡管桑吉在戰爭初期有過此想法,但攻城戰進行不久后,他就為人類所具備的驚人實力所震驚。尤其是對方的魔法師部隊,可以說是它心中永遠的痛。對于不擅長遠攻的獸人萊說,那是一個足以致命的存在。

    在晚上的軍事會議上,他針對這一點提出了抗議,而對象自然是有能力克制對方法師的亡靈法師赫榍黎。但在言語上桑吉還是極為客氣的,以對方能夠控制十一萬亡靈部隊的驚人實力,他還是不敢過于得罪這性格孤僻的怪人的。

    獸人統領瑪修看了一眼赫榍黎,淡淡地說:“先生,有何意見?”赫榍黎被他這一眼看得心中一寒,知道現在主宰他心智的是暗月天魔,而且暗月天魔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多地溶入到它的身上,再不是當初受自己利用的棋子了。

    沉吟了片刻,赫榍黎這才小心地道:“亡靈部隊的存在,并非是為了攻城,而是要借助它們的陰邪之氣來削弱圣之結界的力量。如果過早投入到戰斗中,恐怕我們的損失會更大。”

    桑吉不滿地道:“分出一部分來總可以吧?難道就讓它們閑著沒事干?”

    赫榍黎微笑道:“即使是十一萬的亡靈部隊,對于圣之結界來說仍嫌不夠。它們很快就會再結界的神圣力量下消耗怠盡。而再前期攻城中所積累的死尸卻可以作為有效的補充。如果一開始就用上亡靈部隊,那后面的仗根本無法打。”

    桑吉大怒:“你把我們那些優秀的戰士看成什么了?你亡靈軍團的材料來源瑪?”

    赫榍黎微笑著沒有回答,但他心里想的卻正是如此,獸人算是什么東西?不過是會說話并能用兩條腿走路的動物而已。

    瑪修麾下的另一員大將,狼人的首領莫克突然插嘴道:“統領,我想了很久,覺得我們這次出兵極為不妥。”

    “哦?”瑪修淡淡地道:“說說理由。”

    莫克屬于那種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輕易開口的類型,現在他既然這樣說了,自然有其原因。只聽他沉聲道:“此次我們傾巢而出遠襲萊諾,按理說一路上應該困難重重才對。可是一向以狡詐著稱的人類卻讓我們輕易到達他們奉為圣地的京都,這豈不是奇怪之極?”

    瑪修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不知道是對人類的嘲諷還是對莫克的話不以為然,但他依然耐著性子道:“原來是指這個,說起來還是先生的功勞。不必多問了,這件事沒多么問題,我自有分寸。”

    莫克看了一旁的赫榍黎一眼,點點頭道:“那是末將多心了。可是現在我們孤軍深入,人類有在此前采取堅壁清野的戰術,至使我們的補給線長達數千里。而人類派出的一萬多精銳騎兵始終無法解決,對我們的補給造成很大麻煩,以統領的英明,怎么就看不到這一點?何況我們大本營里僅存十余萬老弱殘兵,如果人類派兵加以偷襲,恐怕我們到頭來會陷入兩難的境地吧?”

    不待瑪修回答,桑吉已經大咧咧地道:“人類哪里還有余兵可派?光明軍團前往索萊恩邊境,圣殿和鐵血被我們壓制在萊諾城中——就算鐵血還有三萬人吧,可他們要防備yu望之都的罪犯,怎么敢輕易離開?再說,要想進攻咱們老家,他們有本事越過冤魂沼澤嗎?”

    聽了一向粗枝大葉的桑吉如此細致的分析,眾將不由對他刮目相看,紛紛點頭稱是,只有莫克緊鎖的眉頭始終沒有舒展。

    瑪修有點心不在焉地道:“桑吉說得不錯,人類不可能還有余兵可派。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否則……”他頓了頓,冷聲道:“以違抗軍令者處置!”

    說完與赫榍黎對望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嘲弄神色來。恐怕在座的也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獸人不過是這場戰爭游戲里可憐的犧牲品,這場戰爭的最終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給他們攻城掠地,僅僅是以此為幌子引出耶摩天予以擊殺及迫使人類張開圣之結界達到他們的目的。

    只有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才有可能解開暗月天魔被封印的元神,令其回復真身。

    而赫榍黎的愿望,更是簡單得令人難以置信,只不過是在解開封印的同時救出護國女神江心月而已。

    正因為他們各有所需,獸人的興衰存亡在二人看來實在微不足道。只要暗月天魔沖破封印的束縛,他控制下的暗之帝國其實力不知道要比獸人強上多少倍。因此二人早知道獸人后防空虛極為不妥,仍然放心大膽的帶領所有獸人士兵前來,利用這幾乎壓倒性的兵力優勢逼迫人類張開圣之結界,以及令耶摩天盡快現身。

    不過為了消除這幾個似乎已有所覺的將軍的疑慮,赫榍黎干咳兩聲道:“其實對于怎樣應付人類法師的問題,其實我早就想好了,只不過一直不想輕易將之過早暴露而已。既然幾位將軍都有所要求,那么今晚就先讓他牛刀小試好了。”

    桑吉聽得眼睛一亮。雖然還不知道他有什么辦法對付令自己頭痛不已的人類法師,可看他說得那么肯定,不由信了七八分,滿意地點點頭。

    獸人的軍事會議就這么莫名其妙地完了,各族的頭領紛紛離開主帳回自己的營地,誰也沒發現莫克眼中隱藏的那一絲深深的擔憂。;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