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一章 道尊出世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十一章 道尊出世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黑暗的最深處,一絲妖異的紅芒不時跳動著。如果有誰踏入這密閉而恐怖的幽深空間,便會驚奇的發現,這一絲紅芒竟來自于一位美艷得近乎詭異的少女的額頭。

    少女全身幾乎完全赤裸,僅有幾條薄得透明的輕紗纏繞在她嬌美的身軀上。輕紗的一頭向下延伸,如蛛絲般連接著一個巨大而丑陋的繭狀物。巨繭上貼滿了以東方古篆寫成咒文的黃色符紙,這些符紙不時流動著淡金色的光芒,充滿了神圣的仙靈氣息。

    巨繭不時地蠕動著,而伴隨著它的每一次蠕動,少女額頭的紅芒便閃爍一次。只要稍微仔細一點,便可輕易發現紅芒的發源地原來是她額頭上那新月型的印記。

    閃爍的紅芒突然間大盛,巨繭上的一張符紙先是微微卷起,續而“呼”地一聲燃燒起來,片刻間就化為灰燼消失不見。

    紅芒又恢復了正常的律動,少女絕美的臉上卻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一個與她年齡絕不相稱的蒼老聲音在空間里激蕩:終于,又揭開一道封印了!耶摩天啊,這次,你是否還有力量阻止我的歸來呢?

    ※※※※※

    遠在龍騰谷紫霞觀的耶摩天,似乎已經感受到那神秘而悠遠的召喚,輕嘆一聲道:“你,這次真的要回來了么?這又何苦呢?”

    話音剛落,他枯瘦的左腿已經向前邁出了一步,就在這一步將落未落時,時間與空間仿佛都在這一瞬間凝固,充滿了沉甸甸的感覺。

    一絲奇異卻無比精純的力量自周圍的空間被提純出來,柔和,平靜卻又生生不息。耶摩天緩緩的閉上眼,雙手在胸前畫了個太極般的圓后,手心向天的橫放在小腹前,嘴里喃喃的低語著,似乎在吟唱某個來自遠古的咒文。

    那股力量不斷地在他的胸前匯聚,不多時便形成一個直徑約一尺的光球。球體表面流動著淡藍的瑩光,雖然說極不起眼,但傳來的法力波動,卻讓在場的所有紫霞觀弟子感到深深的震撼。

    它的力量已經龐大得不似人類所能擁有,那是屬于神的力量!這個世界最本原的終極力量!

    光球只停留了片刻便隱入耶摩天的胸口,那道藍色的瑩光也隨之流遍了他全身。隨著它的隱沒,耶摩天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陣顫動。而伴隨他每一次顫動,原本瘦小的身體便高大了幾分。最后五尺左右的身軀居然長到七尺大小才停下!

    紫霞觀的門人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肌肉如充氣般飛速脹起,干癟的皮膚也變得光潔細膩,滿頭的銀絲更是瞬間由白而灰,再由灰轉黑。

    返老還童!

    在場的所有人心中同時閃過這一念頭。盡管耶摩天兩百年前創造了無數奇跡,但親眼看到他再現當年的英姿,仍然使他們產生猶如夢中之感。

    耶摩天睜開雙眼,眼中懾人的神光一閃即逝。灰白的眼珠早已經變得漆黑透澈,更如星空大海般深邃。但這雙充滿睿智的眼睛中卻又帶著點憂慮與憂郁,似乎早已經穿越時空,看到茫不可測的未來。

    他身上的瑩光慢慢的消散,原本那襲破舊的粗布道袍雖顯得小了些,但卻沒人感到絲毫的可笑和怪異,只覺得任何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是那么和諧自然,仿佛自天地之初它們便已經那樣存在一般。

    耶摩天整個人都已經與天地自然連為一體。他就那么隨隨便便的垂手而立,身上未發出任何氣勢,更沒有一絲的氣息波動,但所有人都知道,那個笑嘻嘻的和藹老頭耶摩天已經不復存在了,站在他們面前的是名副其實的道尊,當年那橫行天下的七英雄之首的道尊耶摩天!

    耶摩天微微一笑,環視了四周一遍后,輕輕說道:“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自從明白‘道’的真義以來,除那那次幫助一個朋友塑造元神,已經差不多一百七十多年沒有使用它的力量了。

    無為即有道。如今我強行借助‘道’的力量重塑身體,雖然說也是為了除魔衛道,但終究是在以人力扭轉天命,由無為而有為,落了下乘,實在有違天和。逆天而行,終遭天譴,此去禍福吉兇,連我也無法預料。如果我有什么不測,你們切記不可鹵莽行事,需得保存實力以做最后努力。如果最后知道天命難違,那么大家便回東方吧,畢竟,那里才是我們的根。過了這么多年,與佛宗的仇恨也應該化解了。”

    “師父!”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道士向前一步,恭聲說道:“弟子們沒用,無法為師父分憂,但一定會謹遵師父的意旨,不敢違抗。但以弟子之見,師父既然兩百年前能夠封印那個魔頭,如今它的真身無法重現人間,力量已經大打折扣,師傅你又何需如此擔心呢?”

    耶摩天臉上現出一絲憂色,有些黯然的道:“當年的封印之戰并不是你們想象的那么簡單,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再告訴你們。這次的兇險實不下于兩百年前那一戰,我也沒有全勝的把握。假如為師不能全身而退,你可以打開我房間里的那個錦盒,里面的東西記載了當年封印之戰的真相。”

    頓了頓,他振作精神低喝道:“紫霞觀弟子聽令!”

    見下面的數十個弟子立刻臉色一整,他繼續用威嚴的聲音道:“若虛帶領八百名弟子前往半獸荒原,在那里自然有人與你們會合,你與來人一起負責截斷獸人糧道。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道士恭聲道:“弟子遵命!”

    耶摩天的眼光落在一個皮膚黝黑相貌平常的中年漢子身上,微笑著道:“靜虛,這些年來你跟著我也學了不少本事,這一次總該為天下人出點力了吧?”

    靜虛苦笑著道:“是,師父,弟子聽任師父調遣。”

    耶摩天輕嘆一聲:“你還是這么不喜世事,要知道紅塵之中,同樣可以悟道。”

    靜虛臉色一整,答道:“是!”

    耶摩天接著道:“你帶領五百弟子即刻前往萊諾城潛伏起來,等待實際再見機行事。稍后我會去與那會合。”

    靜虛喜道:“原來師父你是和我們一起啊,那就沒問題了。”

    耶摩天沒有理他,又對先前發話的老道士道:“清虛,你是大師兄,為人又最沉穩,就帶領其他弟子留守本門靜觀其變。記住為師剛才的話,如果我們有什么不測,紫霞觀的將來就靠你了。”

    不待清虛回答,他將目光投向東方:“神州大陸!不知道此生是否能有幸回去,見見你究竟是什么樣子?”

    ※※※※※

    北野郡,嘯天城。

    如果說圣曼西有哪個城市隨時到在經歷血與火的考驗,那么沒有人會否認,這座城市是嘯天城!

    自從當年兀突邪建立嘯天城開始,這兩百多年來,這座并不算古老的城市已歷經了大小數百場戰亂。但如今它仍然完好的保存了下來。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跡。

    嘯天城沒有萊諾城那樣龐大的駐軍,城防也遠不如萊諾堅固,更不用說舉世無雙的圣之結界了。而它所歷經的戰亂,卻是萊諾以及大陸任何一個城市所不敢想象的。因為在北野郡這個荒蕪的地方,除隨時要面對各種魔獸外,<!--中间广告位置-->還得應付大量成群的盜賊團。魔獸的出現或許可以說是天災,但盜賊的橫行卻純屬人為。

    處于龍騰山脈以西四百里的嘯天城,由于地處蠻荒,亞特的君主幾次都想將之放棄。因為有龍騰山脈的阻隔,即使放棄了它也絕不用擔心異族的入侵。

    當然,放棄了這座軍事要塞,也就意味著要同時放棄占了亞特近三分之一領土的北野郡。但對于亞特王朝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損失。北野郡的偏僻與荒蕪是眾所周知的,對于民富國強的亞特來說,要控制這樣一大片無用的土地,其實是個不大不小的包袱。

    因為嘯天城是建在一片荒漠戈壁中,四周幾乎毫無資源,它的補給全是由龍騰山脈東面的幾個城鎮,經過龍騰與魔翼兩大山脈連接處的一條長長的峽谷提供。對于這個每年要消耗大量物品卻并不實用的城市,亞特的歷代統治者都是滿肚子的怨氣。

    但由于嘯天城是在當年身為七英雄之一的兀突邪,經過反復考慮并強烈要求而建造的。出于對七英雄的尊敬及信任,這座城市就這么保留了下來。可亞特的王室卻也一直對桀驁不馴的嘯天城鎮守者,兀突邪親自組建的鐵血軍團不滿,但礙與它的強大戰力,卻也不敢輕言將其撤消或調往別處。

    或許正是為了表達這種不滿,封印之戰后四十年,亞特的一位皇帝將一大批重犯流放到北野郡這一化外之地,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間,亞特的皇帝一直堅持著這個政策。

    開始時鐵血的戰士們尚不覺得有什么不妥,可是時間一長,他們終于發現自己的事情多了起來。原本他們所要對付的,不過是些越過北野郡西面的冤魂沼澤的獸人或低等魔獸,但是現在,他們卻不得不面對一些慣匪巨盜甚至殺人越貨的亡命之徒。

    由于北野郡的貧瘠,這里唯一的城市嘯天城便成為了這些流放者們打擊的目標。不要小看了這些毫無組織的犯人,由于生存的壓力,使他們往往變得比野獸還兇殘,何況他們本來就是些亡命之徒。

    每次運送物質的車隊都會受到他們的打劫,盡管有重兵保護,可是這樣的事卻從未杜絕過。他們的戰力比之鐵血軍團雖然差了許多,在危機關頭甚至往往一哄而散,但是連續不斷的騷擾也令鐵血軍團大吃苦頭。幾次下決心予以剿滅卻始終未得逞。加之亞特的重犯源源不斷的送來,簡直無窮無盡,這件事就這么一拖再拖。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被流放的犯人漸漸形成了幾大勢力,互相支援,要剿滅他們也就更加困難了。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五十多年才有所改變。一位因為得罪權貴而被誣陷流放至此的名將,悲憤之下統合了各方勢力,在靠近冤魂沼澤和北部冰原的三不管地帶建立了后來臭名昭著的“yu望之都”。

    這個罪犯的樂園可說是整個人類社會最黑暗,最骯臟,最無法無天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在這里殺人劫掠,這是一個實力決定一切弱肉強食的國度。以yu望之都為中心,方圓近百里的地方都很快納如它的勢力范圍,,被后人稱為yu望部落,成為普通人的禁區。

    鐵血軍團百余年來幾次對yu望之都發動大規模的征討,哪知道對方經整合后實力驚人,以鐵血軍團的強大居然也只維持了個不勝不敗的局面。加之亞特的皇室似乎也在某種程度上默許了這個腫瘤般的城市的存在,最后征討之事竟然也不了了之。yu望之都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成為亞特王朝版圖中不受控制的一部分。

    對于將北野郡當作垃圾收容站的亞特王朝,鐵血軍團的上下將士可說個個耿耿于懷,可畢竟自己拿的也是人家的軍餉,也只好乖乖認命,只當是對自己的磨練。實際上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鐵血軍團的單兵實力也一直保持三大軍團之首的地位。

    聽完旁邊一名侍女的講述,正在與鐵血軍團現任軍團長楚越珩下棋的兀突邪不由哈哈大笑,很久他都沒有這么開心過了。

    楚越珩不滿道:“干爹,你一手創建的無敵雄師居然被一群小蟊賊逗得團團轉,你老還笑得出來?”

    兀突邪摸摸下巴已經掉得差不多的山羊胡子,忍著笑道:“這也不錯啊,至少沒讓你們老是閑著,要不然當真大事來臨,一哄而散的就該是你們了。”

    楚越珩卻頭一揚,自豪地道:“干爹的隊伍到了我的手中,怎么也不至于綴了你的威名啊。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他們就算全部戰死也不會有一人逃走!”

    兀突邪搖搖頭道:“小丫頭還是那么好強。我早就給你說過,戰爭的理想境界不是無畏殺敵,而是以自身最小的傷亡換取對方最大的代價。但只有‘不戰而屈人之兵’才真正算是最高的境界,這樣的境界就是我也不敢夸口能達到呢。你一定要記住,戰斗并不是一個戰士生存的目的,你該知道‘武’字怎么寫吧?對,就是‘止戈’二字。我們用生命去換取的勝利,是為了最終的和平。”

    “這些話我耳朵都聽起老繭了,干爹你就不要再重復了。還是說說有什么新的任務交給我吧,去萊諾城迎戰獸人大軍那么好玩的事居然教飛語流那小子搶先了,這次說什么也不能交給別人了。”楚越珩有點不耐的道。

    兀突邪不由再次大笑道:“你呀,都二十四五的人了,居然還像小孩子一樣。虧你還是統領五萬鐵血戰士的堂堂軍團長。還有,你再故作神秘的女拌男裝,小心飛語流那小子將來不敢娶你。”

    “誰要嫁給那個笨蛋?”楚越珩怏怏地道:“和我在一起都好幾年了,居然連我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再說,你以為我想這樣成天裹得嚴嚴實實啊,可是軍團里全是些大男人,我不這樣行嗎?”

    “這倒也是。”兀突邪點點頭道:“這件事緩些再說,你不是想要找些事干嗎?現在正好有個任務要你去完成。”

    楚越珩眼睛一亮:“什么任務?”

    兀突邪望著西南方向,淡淡的一笑道:“我那個老朋友的徒子徒孫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們也要趕快才行。你等會兒去召集兩萬名戰士,我準備一下傳送陣,晚上你們去迷失森林與紫霞觀的人會合。”

    楚越珩不由點頭:“好一招釜底抽薪的妙計!只要拿下獸人的老巢,再從它們背后抄襲,又何愁七十萬獸人大軍不一敗涂地?”

    “事情不會這么簡單,這次我們要面對的敵人前所未有的可怕。照我看來,獸人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還是另有其人。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那個幾乎令我做了一輩子噩夢的惡魔!”兀突邪嘆了口氣,憂心忡忡地說。

    楚越珩心一緊:“你是指,那個傳說?”

    “是的,離最后的審判之日已經不遠了,我不知道我們還能堅持多久,老實說,那次,我們贏得十分僥幸,如果沒有心月的話,后果簡直……”

    “不會的,我相信,光明總會戰勝黑暗!”楚越珩充滿信心的說。

    真的會嗎?兀突邪沒有答話,默默地想著,但我更相信,光明與黑暗,只會保持平衡。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