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八章 公會之爭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八章 公會之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師,你還在為陛下的安危擔心嗎?”

    轉過身望著問話的弟子,清風無奈的點點頭,但隨即又搖頭道:“的確是在為他擔心,那那也是為了亞特千千萬萬的無辜百姓,若是皇帝再不出現,京城會亂成什么樣子簡直不敢想象,到時我們又拿什么來抵抗即將到來的獸人大軍?七十萬的大軍,對于只有幾千人的魔導公會來說,就算他們伸長了脖子讓我們殺也不知會殺到什么時候。”

    “弟子不明白,以我們魔導公會的實力,如若幫助文奇軍團長平叛,京城不就可以早日恢復安寧么?”

    清風苦笑道:“巴力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魔導公會的先輩在創會之初,便立下了嚴禁公會參與政治的會規。對于這場權力之爭,我也是有心無力!”他沒有說出的,在現在這個關鍵時刻,也絕不愿看到魔導公會實力手受損。

    “那么獸人呢?它們來了也不管嗎?”巴力有些激動地道。

    望著情緒反常的弟子,清風不由暗嘆一聲。巴力老家在一個靠近迷失森林的邊境小鎮,在他們十三歲那年全家都被越境劫掠的獸人所殺。而他卻辛為恰巧路過的清風所救,并收為弟子。自小對獸人的仇恨令他一提到這個種族便忍不住會出現情緒上的波動。

    “那當然不一樣!”清風肯定地說:“對付異族是我們魔導公會的職責,如若獸人真的攻至萊諾,就是傾全會之力也要和它們周旋到底!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只有對付了叛軍才能最終抵御獸人!我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公會延續千年的會規絕不能自我手中廢除!”

    巴力聽了老師的話,似乎略感欣慰,但奇怪的是眼神中竟還夾雜著一絲愧疚。猶豫了一下,他突然跪下重重向自己老師磕了三個頭,正當清風詫異時,他用異常平靜的腔調道:“老師,當年如果不是你,我早已經和家人一同死去。老師的救命之恩,弟子永遠銘記在心。”

    清風不由皺起了眉頭:“巴力,怎么突然想起這件事來?都過去這么多年了。”

    巴力沒有回答,只是繼續道:“蒙你老不棄,不僅將我養大,還收我為入室弟子。弟子能有今天的成就,這全是拜老師的恩賜。老師的傳道之恩,弟子也時刻不望報答。”

    “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有什么事直接對老師說好了。”清風終于感到巴力的表現有些不對頭了,柔聲問道。

    巴力臉上現出痛苦的神色來,似乎心里正進行著劇烈的斗爭,好半天他才咬牙道:“老師這么多年來教我養我,這大恩大德我本來百死也不足報其萬一。但弟子今天卻要犯上做出叛師的孽舉,弟子不敢奢求老師會原諒弟子,只好請老師……請老師當做沒收過我這個不肖的弟子好了。”

    清風一聽這話,不禁大吃一驚,雖然對弟子的話有些懷疑,但還是暗中戒備起來。口里卻問道:“你既然知道錯了,為何還不悔改?全說出來吧,只要未真的犯下大錯,老師一定會原諒你的。”

    巴力搖頭苦笑道:“來不及了,老師。我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況且我也根本不想回頭。因為我所選擇的道路,總算可以告慰我九泉下的家人。只是有一點請老師相信,無論我做了什么,都決不是為了虛名權位,我只不過想給慘死的家人報仇而已!”

    這時的清風已經多少猜出自己的弟子的企圖了,嘆了口氣,輕聲道:“巴力,就算你能夠挾持我,公會也還有其他九位長老,他們不可能為了我一個人而違背公會的條文。收手吧,你的實力我清楚得很,你還不一定制服得了我呢。”

    “是嗎?”巴力詭秘的一笑,隨即無奈的道:“那可不一定哦,老師!”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清風發現大量的魔力開始向巴力匯聚而去,他嘆了口氣,知道再勸也沒有用,不得不做好了反擊的準備。但這時他卻驚訝地發現,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正要出聲要對方幫忙一起擒下自己的弟子,畢竟,作為巴力的老師他不希望巴力有什么閃失。

    可是來的人只是微微一笑,開始念動一段在整個大陸都屬于禁忌的咒語:

    “暗·玄曳·噬魄·印!”

    ※※※※※

    戰場上出現亡靈軍團的消息,很快就傳入了京都萊諾,但不少人都在懷疑這一情報的真實性。認為這不過是京城的權力之爭而捏造的謠言。畢竟亡靈法師這一邪惡的存在自七英雄戰爭后就再也未出現過。

    作為圣殿軍團團長的文奇卻絲毫不敢有所懷疑。一來這個消息是晨雷親自發出的,二來他知道那名亡靈法師其實便是陛下不知道從哪里引來的那只“狼”,那個身上散發著淡淡腐尸氣味的神秘老法師。既然他投向了獸人,看來陛下的失蹤多半與他有關了。

    對于這樣一件大事,文奇不得不去求教于魔導公會。因為亡靈法師自古就是公會的大敵,想必他們應該不會袖手旁觀。當然,前提是陛下對付清風的布置尚未發動。老實說,對于這一點文奇還是極為擔心的。因為這段時間都忙著對付叛軍了,根本沒有空閑去關心其他事,而自己幾次想抽出時間親自去告訴已經宣誓忠于陛下的巴力,可卻老是找不到機會。而這樣秘密的任務,他又不放心派手下人去,畢竟說出去也不光彩。

    文奇很快就失望了,剛才派去探聽消息的使者回報說,清風長老不幸染疾,無法見客。而他的弟子巴力居然也蹤影全無。

    強烈的不安開始在心頭蔓延,巴力怎么也會不見了?按理說他如果得手的話應該向自己報告啊,難道是被清風看出端彌失手被擒,因此清風才托病不見自己的使者?想到這里,文奇再也坐不住了,好在現在和叛軍僵持,也沒什么事做,于是飛身向魔導公會的長老院掠去。

    看到長老院的人都一臉嚴肅的向同一個方向走去,文奇心中一動,也飛速跟了過去。原來他們所到之地是一間隱秘的會議廳。

    趁著眾人不備,文奇用最快的速度竄上橫梁躲藏起來。在這些運用魔法已經是頂尖高手的感覺中,不過是一陣微風揚起,若是換了同樣修為的武學高手,他不被發現才怪。可依然有兩個長老有意無意地向梁上瞟了幾眼,文奇不由驚出一身冷汗,偷眼瞧去,認出這兩人正是魔導公會的三長老與四長老。他們兩人的修為僅略比清風低一線,就算自己對上二人中的任何一個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畢竟法師是這片大陸最強大的職業之一。

    就在他為自己的命運擔心時,又一個令他有著危險感覺的人跨進門來。文奇不用看也知道,這個人一定是實力與清風相差無幾的二長老了。

    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干咳一聲,站起身來道:“既然各位長老都到齊了,那么會議便開始吧。”

    六個老頭子交頭接耳了一番,隨后安靜下來。中年人看了看幾位長老,接著道:“由于清風會長不幸染病,已經無法正常料理會務,因此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就是要在諸位長老中選出一個接任之人。”

    一個紅胡子老頭道:“還要選嗎?二長老當然當然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那可不一定。會長之位事關重大,需要一個德才兼備的人才能勝任。并不是誰資格老便可以坐這個位置。”一個面色陰翳的干瘦老人冷冷地打斷他道。

    “那誰是德才兼備的人?是你<!--中间广告位置-->嗎?我看卻也不象!”紅胡子反駁道。

    “我這個糟老頭子當然不算,不過依我看,三長老到是應該當仁不讓。”

    三長老微微一笑:“老六你可不要胡說,論資排輩也還輪不到我呢。”言下之意,自然是說自己的確德才兼備,只是資格不如二長老而已。

    不料紅胡子長老接口道:“既然三長老都這樣說了,那就這樣定了吧,臨時會長一職就由二長老接任好了。”

    三長老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但又很快恢復了正常,不咸不淡地道:“若是長老會議能夠通過,那也沒什么不可以的。”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七個長老中就有三個和你關系密切。如果靠投票來選舉的話,又有誰能超過規定的五票?依我看還是按照慣例由二長老接任比較妥當。”

    “按慣例?”一旁的四長老冷笑道:“按照慣例就得等清風會長去往天堂后再談此事。七長老,你這樣說不是在咒會長早點死么?清風會長現在昏迷不醒,明顯是中了別人暗算。在當前這種混亂的時局下,如果不盡快選出一個足以服眾的人來主持大局,我們魔導公會恐怕就要滅亡在即了。”

    紅胡子長老被他一席話嗆得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正在尷尬時,作為眾人爭議中心卻一直沒出聲的二長老道:“四長老,你也用不著危言聳聽。以老夫之見,會長接任一事可以稍后再議,當前我們有兩件事卻是非辦不可的。”

    “正所謂蛇無頭不行。要是沒人主持大局,別說兩件,就是一件也辦不好。”四長老大聲嚷道。

    二長老聞言眉頭微皺:“你這話也未免過激了。難道說我們魔導公會沒有了會長就是一盤散沙,注定一事無成嗎?”

    其余長老不由紛紛點頭稱是,一時間四長老的處境不禁頗為尷尬。三長老也老臉一紅,低喝道:“老四,別說了,咱們先聽聽二長老有何高見。”

    二長老見眾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這來了,滿意的清請嗓子,沉聲道:“當務之急,是先找到治療清風會長的方法,看樣子他老人家是中了某種未知的暗系魔法,這個我們可以從不久前出現的亡靈法師身上去查。恐怕也只有那樣強大的亡靈法師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傷害到清風會長……”

    “這個我倒是覺得巴力那混蛋的可能性更大。他是最后見過他師傅的人,現在居然也不見了,不是他還會是誰?而且他下手的話,會長又怎么會防備?”一個身材矮小的長老插嘴道。

    二長老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繼續道:“五長老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所以我們追查的目標便由巴力開始。但亡靈法師那邊也絕不可以放過,因為光是巴力一個人的話,是沒有可能對付得了清風會長的。他的實力我們都清楚得很。我有個提議,在座的各位長老誰要是能徹底查清這件事的話,會長之位就由他接任。”

    二長老話音未落,下面已經炸開了鍋。許多本來認定自己與會長一職無緣,無力和二,三兩位長老爭位并一直保持低調的長老一下興奮起來。

    梁上的文奇不由苦笑無語,想不到一向給人清高淡泊之感的魔導公會,其內部的權力之爭居然也是如此激烈。看來權力這東西真的害人不淺啊,陛下不也是中了它的迷毒嗎?

    不容他多想,下面有人嚷道:“那另一件事是什么?”

    二長老先是微微一笑,然后嚴肅地道:“剛才提到亡靈法師,各位想必都已經得到了消息,我們千百年來的死敵居然出現在戰場上——還是幫助作為異族的獸人!雖然外界大多認為這是謠傳,但以你們的魔法感知力,恐怕都已經察覺到那股邪惡的亡靈氣息的存在了吧!而具據前線傳回來的消息,當時一次性復活了近三萬具骷髏士兵。可光明軍團的戰士連對方的人影也沒發現。也就是說,對方魔力之高可能遠遠超越會中任何一人。對付這樣一個強敵,如果我們不團結一致的話,那我們魔導公會將面臨一場遠比皇城巨變更大的危機!”

    眾人不由默然,因為誰都知道這絕不是在危言聳聽。隨即時間又不約而同的想到,其實說穿了兩件事很可能就是一件。有誰會這樣不擇手段的對付會長?當然只有亡靈法師了,很可能這個邪惡的法師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使魔導公會陷入混亂,他才好從中漁利。

    一時間,二長老的威信無形中提高了,一些原本搖擺不定的長老們,也有了點為他馬首是瞻的味道。只有與三長老關系密切的四,六兩位長老臉色鐵青,因為他們知道,這一仗他們的確算是輸了。反觀作為當事人的三長老,卻是神色如常。“還好有那張王牌。”三長老恨恨地想。

    “既然找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那么大家也無須像無頭的蒼蠅一樣四處亂撞了。現在京城亂作一團,兩大勢力相持不下。當前對我們來說,保存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我們還有個真正的大敵要應付。所以對于這場權力之爭,我的意見還是依照歷年來的會規,盡力置身事外……”

    正當二長老講得出神時,一個中階法師推門而入,俯身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便匆匆退出。

    二長老嘆了口氣,凝重地道:“陛下回宮了!”在坐的幾位長老尚不覺得怎樣,但梁上的文奇卻身子一震,狂喜之下,氣息不由有些紊亂。幾位長老臉色一變,暗中布好了結界防止偷聽之人逃跑。

    二長老淡淡地道:“梁上的朋友,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站出來?卻要學偷雞摸狗的無膽鼠輩?”

    文奇暗罵一聲,無奈之下跳了下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拱手苦笑道:“各位長老們好,文奇有禮了,冒犯之處,還請各位長老見諒。”

    九位長老一見是他,不由眉頭大皺。有幾個脾氣不好的更是怒目而視。要知道文奇作為三大軍團長之一,地位何其尊貴,卻藏身在梁上偷聽別人機密,實在是大shi身份。要不是因為他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又掌管著圣殿軍團,恐怕此時早已經被長老們的魔法搞得尸骨無存了。

    二長老的涵養顯然比其他人高得多,仍然客客氣氣的道:“文奇團長不去處理皇城危機,怎么有閑心跑來偷聽我們幾個遭老頭子吵架?”

    文奇摸了摸鼻子,尷尬地道:“二長老誤會了。在下本是因為亡靈法師的出現特意來找清風會長的。誰知道先前派出的使者卻回報說他老人家突然重病纏身。在下心中奇怪,生怕當今這亂局之中再參入什么不測的變數,因此冒昧前來打擾。誰知道誤打誤撞居然到了這里。各位長老個個法力高強,在下又不敢就此輕易離開。所以只好學那跳梁小丑伏身梁上,希望能夠蒙混過關。哪知道長老們學究天人,還是輕易地發現了在下,想來實在……實在是叫在下慚愧得很吶!”

    眾人冷哼了一聲,顯然不太滿意他的解釋,但他那幾句馬屁卻也拍得及時,再加上看在皇帝面上,也就沒過多責怪。但有幾位較正直的長老卻忍不住暗自搖頭,心說這位軍團長果如傳言一樣專會溜須拍馬。將萊諾城的安全交在他手中,未免叫人不太敢放心。

    文奇知道自己多留在這里也是自討無趣,忙道:“剛才聽二長老說陛下已經回宮。此事事關重大,其余的容后再議,在下先告辭了,改日再來登門請罪。”說完偷眼向二長老瞧去,二長老無奈之下只好撤去結界,眼睜睜看著他揚長而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