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七章 亡靈軍團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七章 亡靈軍團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獸人大軍一路并未遇到多少實質性的抵抗,按他們的行軍速度,應該在明天就到達有光明軍團重新布置的防線上。京城方圓數百里內除了幾個毫無戰略價值的小山丘外,幾乎便是一馬平川。光明軍團放棄邊界的連云城,要在這無險可守的地方阻擋七十萬獸人大軍,其危險性可想而知。如果不能盡快肅清萊諾城內的叛黨,依靠堅固無比的萊諾城背水一戰,恐怕古老的亞特王朝真的有可能一朝覆亡。

    晨雷自十七歲隨父參軍,迄今已經有四十二個年頭。四十余年的戎馬生涯,使他早已經漠視了血腥與殺戮,心中只有勝敗之念。自二十年前接任光明軍團的軍團長一職以來,他一直駐守與迷失森林接壤的連云城,盡忠職守,沒讓獸人大軍跨越雷池一步。對于這一點晨雷還是極為自豪的。

    作為一員老將,即使熱血與激情已然不在,也還是渴望以一場漂亮的大仗為自己的人生畫一個圓滿的句號。本來以為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但雷迪卻給了他新的希望。初聞那個近乎瘋狂的計劃時,他的確猶豫了好久,但最終卻不得不佩服這個引蛇出洞的妙計之高明,因此半個月前他接到雷迪要求光明軍團詐敗后撤的命令時便做好了部署。而十天前獸人大軍的洶洶來勢雖令他一陣猶疑,卻也遵照雷迪早已發出的密令行事。誰知直到前天才收到文奇的所通報的萊諾城現狀,也明白了形勢的危急。

    在這種情況下,本來足以抵擋住獸人大軍的圣之結界是不可能啟動的,萊諾城的內亂更使城防能力下降到了最低點。因此,阻擋獸人進軍的重擔就責無旁貸的落在了光明軍團身上。

    面對這樣不利的形勢,晨雷除了苦笑還真的想不出其他辦法。雖然匆匆在京城以西布下了防線,可熟悉戰爭游戲的晨雷心里十分清楚,盡管自己帶領的光明軍團實力不俗,但在這無險可守的平原地區,要想阻擋七十萬獸人大軍無疑癡人說夢。現在他也只好拼了老命守得住一天算一天了。還好獸人中的翼人沒有參加到進攻的行列,不然自己可是連半分勝算也沒有啊。看來皇帝引蛇出洞的“妙計”,反而變成了引狼入室,這是否是上天對這古老的王國開的一個巨大玩笑呢?

    望著前方黑漆漆的森林,晨雷嘆了口氣,收拾住奔騰的思緒,低聲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是的,軍團長大人。弟兄們都按大人的指示埋伏好了。探子剛剛回報,至多半個時辰后,獸人的前鋒營便可到達這片森林。”一旁的年青參軍回答道,烏發黑瞳,竟分明是一副東方神州人士的長相。

    晨雷點點頭,摸了摸自己已經花白的胡子,指著西北方向道:“獸人是叢林中天生的戰士,我們必須將之引出森林再加以消滅。此役志在挫敵銳氣,切不可與之戀戰,殲滅前鋒營后立刻立刻撤退,違令者斬!”話音剛落,早有傳令官將命令傳了下去。

    半個時辰轉眼就過去了,埋伏的光明軍團戰士都握緊了手中的武器,在混亂的戰場中,只有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武器才是最好的同伴。

    放過了數個由百人隊組成的偵察小隊后,終于迎來了此戰的正主——總數達兩萬的獸人前鋒營。領頭的獸人是爪人中的熊族武士,手持一柄幾乎與人等高的厚背砍山刀,看起來氣勢非凡,重量只怕不下百斤。

    眼看兩萬獸人走出森林落入包圍圈,晨雷嘴角泛起一個殘酷的笑容,一聲令下后,早已經聚集起魔力的法師部隊開始吟唱咒語,首先發動了攻擊。一片火球,風刃及冰箭落下后,已有近千獸人戰士倒下,隨即又被突然冒起的地刺所洞穿。就在獸人還沒搞清怎么回事時,弓箭手又無情的射出一排排箭雨,獸人似乎沒料到會在這里受到狙擊,頓時亂作一團。經過幾輪遠程打擊后,魔法師和弓箭手有序地退下,手持長槍的重裝騎兵緊跟著開始了沖鋒。以七八丈的距離為一個梯隊,一波又一波的契入獸人部隊,每一次沖鋒都有數百獸人被長槍刺穿。

    領頭的熊人武士怒吼一聲,也不知說了些什么,這近兩萬獸人卻逐漸安靜下來,開始有組織的抵抗來自重騎兵的有力打擊,并將陣營一步步回縮進林內。

    晨雷冷笑一聲,做了個手勢,旁邊的傳令官手中令旗揮動,埋伏在密林兩側的步兵蜂擁而出,喊殺之聲四起,隧不及防的獸人頓時被打蒙了頭,任那名熊人武士怎樣呼喊也阻止不了潰敗的趨勢。

    光明軍團的重裝步兵在全大陸也是十分有名的,現在全部集中起來只為對付不足兩萬的獸人,可說已經勝任有余了。但那名熊人武士卻極為兇悍,即使是在這樣不利的形勢下,依然奮不顧身一味砍殺。手中巨刀到處,幾乎無一合之將,重裝步兵厚達半寸的盔甲在它刀下竟猶如紙糊一般,很快就有一大片光明軍團的戰士倒在他身旁.

    晨雷不由皺起了眉頭,轉過頭去對正躍躍欲試的參軍吩咐道:“你去吧!”

    參軍點點頭,二話不說飛身上前,直撲那名早已殺紅了眼的熊人武士。

    那個熊人前鋒官的確實力不俗,僅憑氣息的波動就知道來了對手,不再斬殺身旁的人類士兵。而光明軍團的戰士也似乎對這個殺星生出了畏懼之心,只遠遠圍觀,卻并不上前。

    參軍凌空撲落,口中長嘯一聲,一道匹煉般的白芒自手中的長劍發出。熊人瞳孔猛地一縮,竟然用標準的大陸語喊出兩個字:“劍氣!”言畢慌忙舉起巨刀擋下了這一擊,盡管還強裝鎮靜,但神色已頗為狼狽。顯然是吃了不小的暗虧。

    可他既然身為先鋒官,實力當然也是非同小可,要不是遇上這個會使用劍氣的年青高手,除了晨雷和幾個萬夫長外,在場的還真沒有幾人有制住它的實力。熊人退了幾步卸去自長刀上傳來的驚人勁力,刀勢一轉又兇悍的迎了上去,和參軍就那樣一刀一劍斗了起來。參軍所攜的佩劍盡管也是少有的利器,卻也不敢老與熊人的巨刀硬碰,因此只是展開靈活的劍勢與之游斗,不時發出一兩道劍氣。熊人在對方靈巧無比的身<!--中间广告位置-->法下,連參軍半點衣角也沒碰到,不由氣得哇哇大叫,但他皮粗肉厚,參軍的利劍也只能在它身上劃下幾道血淋淋的口子,盡管看起來凄厲異常,但實際上的傷害并不算大。

    可是時間一久,手持巨刀的熊人雖說是神力驚人,卻也不禁感到體力不支。再加上失血過多,應付起對方的劍氣來更是倍感吃力,不多時就有些手忙腳亂了。又苦苦支撐了一陣,熊人終于露出敗相。再次擋下一記劍氣后,它狂吼一聲“撤!”便發瘋般向參軍一陣猛攻,全然不顧對方靈蛇般的長劍在自己身上留下道道深可見骨的可怕傷口。

    兩萬獸人士兵此時已經死傷大半,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還在負愚頑抗。但光明軍團的的傷亡卻也有近萬,畢竟一個獸人的戰力至少要當三個人類士兵,光明軍團能將自身的傷亡人數控制在一萬以內,可說也大半是靠了包圍突襲的奇效以及人數上的絕對優勢。當然,作為亞特的三大軍團之一,不俗的實力也是其中一大原因。

    招架住熊人領隊的一陣猛攻后,參軍看出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立刻展開反擊。左手更是暗中捏了個印決,拌隨著一句細不可聞的六子咒言,左手竟發出一道雷光,瞬間就將那名熊人擊斃。場中只有極少數幾個眼尖高手看出,參軍發出那道雷光同時,一張淡黃色的符紙也跟著飛出,在雷光中灰飛湮滅。

    不過誰也沒有發現,在參軍砍下那名熊人首級的時候,熊人已僵硬的臉上居然掛著一絲猙獰而詭異的微笑。

    遠遠觀看這一戰的晨雷,望著戰場中高舉著熊人首級大聲用獸語喊著“投降者免死”的參軍,摸了摸自己的長髯,喃喃地道:“不愧是紫霞觀派出歷練的弟子,年紀輕輕居然也有如此修為!”

    眼看主帥已死的獸人,頓時一片慌亂,加上人數大大減少,再也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抵抗。可是強悍不屈的種族本性,卻也不容它們有投降之舉,因此在拼殺一番后很快就被清理干凈。

    晨雷搖了搖頭,在如此有利的部署下殲滅對方兩萬人竟然也時自己痛失數千子弟兵,面對后面來勢洶洶的七十萬獸人大軍,這仗又該怎如何去打?實力的巨大差距可不是用計策就能夠彌補的。唉,就算傾全國軍力也不過落個兩敗俱傷的結局吧。而如果京城的危機不盡快解決的話,落敗的可能相當大啊。看來自己原來打算光榮退役的夢想十之八九是要落空了。

    正要下令清掃戰場的士兵加快速度,晨雷座下的戰馬卻不安的噴著響鼻。晨雷臉色一沉,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早已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與濃厚的死亡氣息。經歷過上百場戰役,早已經見慣了死亡的他,竟然也對這股氣息心生畏懼。究竟是什么人竟有這樣的本事?

    密林深處突然涌起一股黑霧,逐漸籠罩了整個戰場。晨雷心中一動,大吼道:“所有人立刻撤離戰場,火速后退!”

    場中的士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卻占據了每個人的心頭,因此得令后幾乎都本能地匆匆拋下手中準備掩埋的尸體,慌慌張張的向大營奔回。

    黑霧在戰場上盤旋了一陣,接著像得到某種號令似的向地上橫七豎八的尸體涌去。那些死尸在吸收了黑霧后,個個都泛起一層妖異的紅光。不過片刻功夫,黑霧與紅光都消失不見,只剩下陰森森的,滿是尸體的戰場。戰場上一片死寂,旁邊幾萬人類士兵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更不用說發出半點聲音了。但過了良久也不見有什么動靜,有幾個膽子大的雖然仍是滿腔疑惑,但當時就想沖上前去完成方才未盡的工作,要知道這些死尸不盡快埋葬,戰爭后必定會有瘟疫流行,這里可已經是人類的地界啊,誰都不想趕走獸人后,卻要讓瘟疫在亞特肆虐。更何況為了后續計劃的開展,也要暫時掩蓋這場襲擊的真相。

    可惜他們剛跨出幾步,便驚恐的發現,地上的尸體全都開始了緩緩的蠕動,隨后竟一個個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尸體上的皮肉一塊塊剝落后不停地往下掉,剛落地便化作了一灘散發著臭氣的黑水。不多時,戰場上近三萬具尸體全都化作了白森森的骷髏!這些仍然穿著原來戰甲的骷髏,轉動身體時集體發出一陣刺耳的“咯咯”聲,并紛紛撿起地上散落的武器,飛速排成一個四方形的戰陣,動作之利落,連訓練有素的光明軍團也自嘆不如。

    不過沉侵在震驚中的士兵們卻無暇發出這樣的贊嘆,反而一個個呆若木雞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亡靈!是亡靈法師的骷髏軍團啊!”

    一個見多識廣的老兵絕望的喊了出來。隨著這一聲呼喊,驚慌的氣氛快速的蔓延開來,人人臉上都現出懼色。面對這幾乎是傳說中的骷髏軍團,對未知事物本能的恐懼主宰了每一個人。

    參軍也有些緊張的望著那片白色骷髏海洋,低聲道:“軍團長,剛才一戰已經耗去了戰士們大部分體力,現在人人疲憊不堪,獸人大軍也正在全力趕來,若是被這樣一支不知疲倦為何物的亡靈軍團拖住,恐怕在場的沒幾個人有生還的可能!”

    晨雷贊同地點點頭,一臉凝重的道:“步兵和重裝騎兵護著傷員先撤,輕騎兵和魔法師部隊負責斷后,注意與骷髏軍團拉開距離。”

    晨雷明白,對于骷髏戰士,魔法遠比物理攻擊有效,即使留下輕騎兵,也是因為他們的機動能力可以在魔法師們不敵后,迅速帶著這些軍隊最寶貴的財富離開。

    光明軍團的戰士得到命令后,很快從剛才的恐懼與緊張中清醒過來,開始有序的后撤。三萬多輕騎兵紛紛撥出馬刀,隨時準備出擊。而他們身后的六十多名魔法師卻已經開始了吟唱咒文的準備工作。

    但令人不解的是,早已經集結完畢的骷髏軍團卻豪無進攻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站在場中,沒發出一點聲息。晨雷算算時間,前期后撤的部隊已經在十里開外,于是沉吟了一下,又望了骷髏大軍一眼,終于咬咬牙向等待命令的重騎兵及法師道:“撤!”;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