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六章 神秘門派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六章 神秘門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盡管文奇極力封鎖,但雷迪失蹤的消息,終究還是傳了出去。這一來圣殿軍團和宮廷衛隊兩支忠于皇帝的部隊士氣大落,而叛軍卻氣勢高漲,大有一鼓作氣拿下萊諾之勢。好在忠于雷迪·亞特的兩支部隊均實力不俗,總算守住了皇宮及京城的西、北兩座城門,而叛軍則奪得另外兩座,一時間京城內形成了兩大勢力對持的僵局。

    大規模的進攻早已停止,只有零星的巷戰發生。文奇的暗殺計劃進行得很不順利,似乎對方早得到了情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奇襲隊得手的不過是一些低級軍官,實際的效果并不大。對叛軍的招降一直沒停止過,但除了初期部分動搖了對方的軍心外,這種心理戰收效甚微。而當雷迪神秘失蹤的消息一傳開,形勢更是急轉直下,叛亂的各重臣反過來對文奇一方的士兵加以勸降。而偏偏又有那么幾個自以為識時務的底層將領,還真的帶著部下連夜加入叛軍的行列。盡管人數不多,但對士氣的影響卻不小。

    雙方的對持已經是第七天了,這七天來文奇幾乎每天都在不安中度過。據前方傳來的消息,獸人中的爪人和迦佤族幾乎是傾巢而出,總兵力達到七十萬的可怕規模!負責守衛邊界連云城的光明軍團在苦戰兩天兩夜后全線潰退,目前已在距京城萊諾兩百三十里處重新扎下大營。好在光明軍團主力尚存,應該可以抵擋一陣子。

    文奇心中當然清楚光明軍團的實力,即使是面對獸人百萬大軍,這個戰功赫赫的軍團只要據城而守,再不濟也可支持個十天半月的,絕沒有三天不到便不敵撤退的道理。其中的緣由,當然是其軍團長奉有不得抵抗的密旨,因為按照原來的計劃,本就是要獸人大軍在萊諾佯攻一陣再撤回迷失森林,這也是雷迪與獸人統領瑪修簽定的秘密協定之一。作為交換的條件,雷迪可是答應將靠近迷失森林的大片領土割讓給獸人。

    從一開始文奇就極力反對這個瘋狂的計劃,可是雷迪的知遇之恩,及他自己從小受到的忠君思想的教育,又使他不得違抗這野心極大卻又有些孤傲的帝王的旨意,只好按照雷迪的計劃一步步去實施每一個環節。好在雷迪心思縝密,報著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宗旨,對可能出現的變故做好了相應的安排。即便是獸人化佯攻為真正的進攻,圣殿軍團和假裝潰退的光明軍團也可以前后夾擊,在萊諾城外一勞永逸的解決獸人。

    可是這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對萊諾的絕對控制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全力對付獸人,不至因為國內的變故拖部隊的后腿。而且也這樣這樣才可以及時張開圣之結界,也只有它才可能抵擋得住獸人排山倒海的攻勢。但文奇和雷迪都萬萬沒有料到,意外終究是發生了,不過不是先所預料的火云劍圣的參與,而是雷迪他自己的突然失蹤!

    這樣一來,原先設想好的迅速解決叛軍問題,以取得對萊諾控制權的完美計劃,卻因為這個真正的意外而夭折,反成為困頓文奇的一大難題。

    雷迪事前雖然早料到以進入一級戰備來達到集權的目的,必將激起內閣多數權貴的激烈反對,但想到這樣反可以徹底消滅這些反對勢力,也就義無返顧的做了。和平時期的分權及戰時的集權一直是亞特王朝政治構架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此歷代皇帝盡管知道其中弊端不小,但權衡輕重,卻這么長期保留了下來,并一直延續了千余年。雷迪無疑是個真正的野心家,統一圣曼西是他最大的夢想。然而阻擋他實現這個夢想的最大障礙不是其他人類國家,也不是獸人或暗之帝國的魔族,而是亞特王朝固有的政治體制。以自身利益為首的內閣集團,是絕不會同意他們的王用整個王國的前途去冒險發動戰爭的。這就迫使雷迪挺而走險采取尋求獸人幫助的迂回方法。

    這個辦法的可行性不能說沒有,因為雷迪早已經在內閣之中埋下了一顆極厲害的棋子,要對付試圖叛亂的內閣絕不是問題。但他最大的失誤就是誤信了亡靈法師赫榍黎,這也是個足以致命的錯誤,完全會徹底扭轉以取得的主動形勢。這樣一來能否控制萊諾早已經是未知數,更不用說虎視耽耽的獸人大軍了。

    依照獸人大軍的來勢,白癡也可看出這絕對是動真格的,不可能是依那個協定來個什么佯攻。而且獸人時機選擇之巧妙實在令人匪疑所思,從他們進軍的時間看,應該是在叛亂初起時便連夜奔襲亞特,事先應該做好了一切準備。難道說他們和叛軍有勾結?這個想法令文奇一陣膽寒,可從目前的形勢看,這個可能性也并非是完全不存在的。

    “可惡!”文奇重重一拳擊在鐵梨木制成的案桌上,堅硬的桌面頓時留下一個深深的拳印。

    ※※※※※

    雷迪總算醒來了,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笑嘻嘻的小道童。道童頭上胡亂的挽了個髻,兩條亮晶晶的長龍自嘴角垂下,卻又“嗖”的一聲吸了回去。雷迪惡心地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是誰,朕……我怎么會在這里?”

    道童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撓了撓頭皮,奇怪的說:“呵,我也正想問你這個問題呀,兩天前你被師兄發現昏迷在后山上——不過你真是命大,居然一點傷也沒有。要知道那里各種異獸可不少,就是我一個人都不敢輕易前去呢!”

    “哦,那,這里又是什么地方?”

    道童看了看四周,然后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有些神秘的說:“這個可不能輕易告訴你啊。”

    “為什么?”雷迪有些哭笑不得。

    道童搖了搖頭,突然轉身跑了出去。雷迪叫了幾聲,卻無人答應。仔細回想了下昏迷前的情景,不禁有些不寒而栗,如果真的如那個該死的亡靈法師所說,現在萊諾城恐怕已經不保了。他說會送自己去一個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這里嗎?怎么一點也沒印象啊?想到剛才那奇怪的道童,雷迪腦中靈光一閃,道童,難道這里竟是……

    他再也躺不住了,掙扎著坐起身來,喘了幾口氣然后下床向門外走去。或許是長久沒見到陽光的緣故,門外已不算炙烈的陽光卻使他有種虛脫的感覺,好一陣才定下神來。看清了眼前的景物,他不由一陣激動。不錯,是這個地方,那個來自東方的神秘組織,一個傳說中的門派的山門所在!在整個圣土大陸,這種完全是亭臺樓閣的建筑形式,也只有那個來自東方神州的門派才會采用。

    紫霞觀!

    自封印之戰后,這個門派才逐漸為世人所知,但關于它的一切,卻一直保持著神秘的傳說,只是從沒人真正搞清楚過哪一種傳說是真的。大多數人僅僅知道這片叫圣土的大陸,自大災變后的文明復蘇離不開它的幫助,現在圣土除索萊恩外幾乎所有人類國家所使用的語言和文字,也<!--中间广告位置-->都是他們從東方神州傳過來的,并且作為七英雄之首的耶摩天也是出自這個門派。而這個門派最大的貢獻還在于在這千余年的時間里,將大多數魔法冗長的咒語改為被稱為“六字真言訣”的形式,這樣一個看似微小的改變幾乎顛覆了整個戰爭的模式,從此在戰場上魔法師再也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輔助角色,尤其是與獸人等異族做戰時。

    長久以來,這個門派的傳人都只是默默的守護著圣土大陸,等待他們口中“回歸”的日子。

    關于這個門派的起源,可謂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門派的創始之人是來自東方的一位得道高人,并且所有成員都來自那場大災難后的三百多年,也就是距離現在的一千二百年前。

    當時正值大災變后,圣土原有的文明幾乎因為那場災難被完全抹去,人類差點退回到原始狀態。然而就在圣土自黑暗中摸索了三百年毫仍然無結果時,一大批來自遙遠的東方國度的修道之人,開始幫助他們重建文明。而這個門派,也在那個時候建立,所在地就是被圣土人視為黑暗之地的迷失森林的某處。多年來這個門派能人倍出,可說深深影響著圣土的文明進程。如果這個門派愿意的話,它強大的勢力足以輕易地統一整個大陸。

    千百年來,無數人進入迷失森林試圖找出紫霞觀的所在,卻都一去不返,這也更增添了它的神秘色彩。

    可以這樣說,亞特王朝的建立是絕對離不開紫霞觀的幫助的,長期以來,亞特也一直受到它特殊的庇護。而經過兩百年前的封印之戰后,亞特王室與紫霞觀的關系更加親密。這中間的原因,自然是與神圣賢者,也就是亞特長公主的白水·亞特和道尊耶摩天的良好交情不無關系。可即便如此,雷迪對紫霞觀的了解仍不比大陸其他勢力多上多少。現在的他居然就站在這個傳說中的門派的地面上,即使身為一國之君,但要說激動那也絕對不比一個普通人少。

    不過雷迪開始時的欣喜過后,接下來的卻是惶惑。他比圣土任何一個君主都清楚,紫霞觀一直致力于保持圣土大陸各勢力的平衡。自己為一己私欲想要吞并各國,卻因此惹下了天大的麻煩,他們這次是否會出手相助呢?

    這一點雷迪倒是多慮了,不管怎樣,紫霞觀的修道者是絕不會看著獸人及魔族橫行而不加理會的。

    就在雷迪患得患失時,那名小道童已經領著一名中年道士走了過來。雷迪有些慌亂的問道:“道長,這里是否就是紫霞觀?”

    中年道士點點頭,語氣淡然的道:“師尊要見你。”說完也不等雷迪回答,轉身朝道觀的后院走去,雷迪雖有滿肚子的疑問,卻只好憋在心里,無奈的跟在中年道士身后。他平日頤指氣使慣了的,現在連一個普通道士都對他如此冷淡,不禁有些倍感凄涼。他卻不知道,紫霞觀里的道士平時養精煉氣,不管對誰都是這么一副淡然不驚的樣子。

    本來以為耶摩天就算不住在高大巍峨的道觀里,也應該時哪間精致的雅舍,卻不料他竟然獨自一人在后山的一間茅草屋里。屋內擺設之簡陋,就算亞特的貧民家里也要比之好上幾分。

    未見到他時,雷迪絕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小老頭,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道尊耶摩天。在他心底,活了兩百余年的道尊再怎么也該是個鶴發童顏仙風道骨的健碩老人,絕不應該是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干瘦老頭兒。

    雷迪也算見過不少實力超絕的高手了,盡管他自己修為極淺,但眼力卻頗為厲害,可他卻怎么也看不出眼前的老頭有半點高手的風范。老頭給他的感覺,就和與一個平常人相處沒什么兩樣。本以為在道尊面前自己再怎么也會有些拘謹的,然而真正見了這個傳說中的人物,自己卻只感到無邊的平和與自然,還有就是——極度的和諧。

    他總算有些明白了,象耶摩天這樣修為的人物,不管身處何方都是一樣。因為有他在的地方,凡塵也會立化仙境。而自己,就算貴為人君,也不過時污泥里的一條小蟲。無邊的失落侵蝕著他的心靈,然而一股暖暖的氣息卻自頭頂灌入,令他精神一振。

    耶摩天微瞇著眼看著雷迪道:“你身上的暗黑魔氣還真不好驅除,看來對付你的應該是我一個老對頭了。唉,你又被他禁錮幾天,更強行通過空間魔法傳送來此,看來將來會有些后遺癥呢。不過我盡力而為,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雷迪老臉一紅,自己引狼入室以至捅下天大的簍子,即使是身為一國之君也不可原諒,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步也只能說是報應不爽。只是不知赫榍黎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暗黑魔氣,想必也是什么見不得人的邪功異術吧。好在有天下最精通醫理的道尊耶摩天在,想來也不會真的有什么危險。

    耶摩天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異彩,雷迪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卻立刻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腦中似乎一片空白,眼神也跟著迷茫起來。好半天雷迪才恢復正常,有些惶恐的低下頭:“道尊,我……”

    耶摩天揮揮手止住他要說的話,微笑著道:“不必緊張,剛才我不過向你施展了一個精神系的小法術。盡管放心好了,這對你沒什么大礙,它不過能使我知道一些你腦子里想的東西。本來也不必這么做的,只是我已經不太習慣聆聽別人用語言的講述。”

    雷迪這才知道剛才腦中那片刻的空白。是耶摩天在向自己施法查探他想要知道的訊息。想到自己的陰謀也因此暴露無疑,一時間連那點不滿也化作了不安,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多想,關鍵時怎樣應付眼前的危機。你恐怕還不知道,在你失蹤的這段時間,萊諾城的兩大勢力已經對持近十天。而七十萬獸人大軍已經距萊諾僅幾百里,唉,天下又要大亂了。”

    一聽到這樣的消息,雷迪不由有些后悔當初所為。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也不會出現眼前的不利局面了。只因一時被權利所蒙蔽,竟然給了獸族及暗月天魔可趁之機,而即使是耶摩天出手,也很有可能中了亡靈法師赫榍黎的奸計。看來要化解當前的危機,還真是困難重重啊。

    “當務之急,時立刻送你回到京城萊諾,只有先解決好城內的糾紛,才有可能談到其他問題。我那位老對手既然這么希望我重返亞特一敘舊情,我又怎么能令他們失望呢?“

    “道尊是否已經有了應對之策?我感到我們每一步都似在對方算計之中,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雷迪有些擔心的問。

    耶摩天沒有答話,只是望著門外的天空,喃喃的道:“命運之輪終于又開始了轉動。圣土最后的希望,你,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