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五章 驚聞真相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五章 驚聞真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進入皇宮后,飛語流迅速的朝雷迪的寢宮奔去。一路上要避開明卡暗哨和一隊隊巡邏的衛兵還真不容易。就在他快要到達目的地時,心中警兆突現,硬生生停住腳步,將飛奔之勢止住。

    一股強大的氣勢已將他牢牢鎖定。

    前方百步外站著個一襲白衣的中年文士,而那危險的氣息,便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似有若無的充斥著整個空間。深吸了一口氣,飛語流一步步向中年文士走去。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氣勢便增強一分,當他到達距中年文士約二十步的距離時,身上的氣勢已凝聚到頂點。

    文士背對飛語流,負手而立,說不出的輕松寫意,似乎根本未將飛語流放在眼里。飛語流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對方這隨隨便便的一站看似悠閑,更將背心空門完全賣給自己,但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無形有質的氣勢卻使自己不得不打醒十二萬分的精神加以應對,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這樣一柱香的時間下來,飛語流額頭已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心中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京城中誰有這樣的實力?自己身為那個神秘組織的傳人,天下間讓自己尚未出手就落入下風的人還著實不多。對方究竟是什么人呢?要是自己一上來就使用道法術的話,恐怕也不至于如此狼狽吧?然而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想不到自己一世英明,竟然不明不白地死在這里。

    腦中靈光一閃,他突然記起萊諾城中似乎只有一人愛作這樣的文士打扮。可按照此前得來的消息,此人幾乎全靠巴結奉承才爬到今天的顯赫位置,又怎么會擁有如此強的修為呢?

    “飛語流?”文士終于開口了,用充滿平靜的語氣問道。

    “不錯。閣下是文奇軍團長?”

    文士輕笑一聲,身上逼人的氣勢瞬間消失無蹤,轉過身來淡淡的道:“正是在下。非常時期,得罪之處請飛語軍團長見諒。”

    飛語流沒有答話。倒不是他連這點度量也沒有,而是因為自己凝聚了半天的氣勢突然之間失去了對抗的目標,全無著力之處,胸口憋悶得差點嘔出血來,哪里還說得出話來?他不由暗自心驚,只看對方竟能將自身的氣勢收放自如,光這一點便可知其修為實比自己高出一籌,與自己的團長楚越珩屬同一級別的高手。這樣不俗的實力,是絕對有資格擔當圣殿軍團的軍團長的。

    是傳言有誤還是他刻意隱藏實力?

    不容他多想,文奇已不動聲色的問道:“飛語軍團長怎會在這里?”

    自從得知雷迪失蹤的消息后,文奇做好相應的安排便飛速趕往皇宮,不料尚不及勘察便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也向寢宮方向迅速的奔去,當下不敢猶豫,立刻放出自身氣勢將其攔下。誰知來人竟是頗受陛下猜忌的鐵血軍團副團長飛語流,看來那個神秘組織雖然是亞特皇族的大靠山,卻也并非完全受到陛下的信任。但這樣的的念頭也只敢在心里轉一下而已。

    “在下此來是想讓陛下取消不準鐵血團入城的禁令,好早日平定叛亂以應付即將到來的獸人大軍。”飛語流看了文奇一眼,神色中已多了一分敬意,老老實實地答到。

    確定了飛語流話中的誠意后,文奇嘆了口氣,將他拉過一邊,苦笑著道:

    “飛語團長,恐怕你是白跑一趟了。”

    “怎么?到這個時候陛下竟還對我鐵血將士不告而來有所懷疑嗎?”飛語流眉毛一揚。

    “那倒不是。唉,不瞞飛語團長說,陛下他失蹤了!”文奇壓低聲音說道。

    “什么?”飛語流嚇了一跳,不由變色道:“這怎么可能?這個時候他怎么能失蹤?”

    文奇苦笑不語。飛語流看著他認真且沮喪的神態,終于確信他不是開玩笑,一時間也沒了頭緒。平靜了百余年的帝都萊諾,在接下來的日子中,又該發生什么呢?

    ※※※※※

    就在十幾個時辰前,從魔法陣中走出的雷迪終于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在一片陌生的森林里。帝都萊諾城附近百里之類都沒有這樣大片的原始森林,他突然想到一個可能,不由打了個寒戰,莫非……莫非這里就是那危險神秘的迷失森林?

    不容他多想,赫榍黎再次揮了揮手中的法杖,一股極其龐大的魔力頓時涌出,本來烏云密布的天空立時透出一條縫隙,于是雷迪便看到了那永遠難忘的詭異景象——黑色的月亮!

    “暗……暗月!”雷迪驚恐地喊道。他清楚地知道那個傳說,因為當初做出那驚人預言的先輩,其實便是千多年前亞特皇室先祖的一員。而作為與亞特皇室也有著不尋常關系的道尊耶摩天,那個人所共知的七英雄之首,也與這個傳說有著極為詭秘的聯系。

    良久,雷迪依然沉侵在剛才的震驚中。怎么會這樣?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難道自己天衣無縫的計劃,原來也只不過是那個惡魔精心安排的一部分?自己也會因此成為他屠殺人類的幫兇,成為亞特王朝乃至整個圣土大陸千古的罪人?

    雷迪打了個寒戰,慘笑道:“好,好,事到如今,我也無話可說。或許這也正是我一心想得到更大權勢的報應。但你也不必太得意,我不知道你這樣做到底有何目的,但與惡魔合作,也注定了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是嗎?”法師毫不在意地反問,語氣依舊充滿了平靜:“你錯了。我不是在與惡魔合作——因為我自己也同樣是魔啊!早在兩百年前,當我看到對誰都一臉冷漠的,居然在耶摩天面前露出從未有過的開心笑容時,當我看到他們旁若無人的追逐嬉戲時,我便已決定,這一生不再做人!我要成魔,成為魔中之魔!只有這樣我才能在黑暗中抵擋那嗜心的痛苦的侵蝕,才能徹底打敗耶摩天讓她回到我身邊!”

    吃驚的望著略顯激動以至臉現紅暈法師,雷迪實在沒想到這個滿腦子想著打敗耶摩天的怪異法師,竟然是因為得不到一個女子的愛而不惜墮入魔道。那究竟是怎樣一個風華絕代的奇異女子,竟然可以得到道尊的垂青,還使一個力量強大得可怕的亡靈法師為之瘋狂?

    難道是她?他突然想到一個人,或許也只有她才配得上道尊耶摩天。耶摩天可是為了她這個皇室之女才答應自己的兩百年前的先祖,在他有生之年守護盡力亞特的啊,要不然的話,恐怕那個組織早已經回到東方神州了!可是,不是說道尊早已獻身于“道”誓言不娶,而她也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了為之以生命來捍衛的信仰嗎?這樣的兩個神仙般的人物,竟然也留下了一段不為人知的佳話?

    法師用法杖指著天空中已經恢復潔白的圓月,溫柔地呢喃道:“她比這月色還柔媚動人,但又有誰知道,在她舉世無雙的美貌及可與神匹敵的魔力背后,又有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痛苦?不知道,你們當然不可能知道!你們只會將她象神一樣供奉起來,卻不知道她其實是……其實是魔啊!”

    雷迪不由糊涂了,聽他這樣說好象不是指七英雄中那位嫻靜而又熱心的牧師,被后世尊稱為“神圣賢者”的亞特長公主——白水·亞特啊,那會是誰呢,具有可與神匹敵的魔力,難道說,竟會是那高傲冷漠的護<!--中间广告位置-->國女神江心月?不錯,一定是她,除了她之外,這世上再沒有誰具有那么可怕的魔力了!不過,護國女神又怎么會是魔?

    不容他多想,赫榍黎接著道:“你一定很奇怪吧,世所公認的護國女神竟會是魔(雷迪心想:果然是她)。本來我也不相信,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她魔化的全過程!”

    法師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但隨即又被深深的悲哀所取代:“那時我們同是亞特皇家魔法學院的學生。她對魔法的超高天賦使之成為學院最優秀天之驕女,而她絕世的容顏卻更使其成為整個學院所有男學員心儀的對象,即使是一直心高氣傲的我也不例外。你沒有見過她本人,不會體會到當年的人親眼見到她時的震撼感覺,那是一種不屬于這個世界的美,任誰都會被她的美貌和獨特的氣質所吸引。”

    看到雷迪眼中疑惑的神色,法師也不爭辯,繼續道:“剛開始發現她的秘密時,我還以為是她受到某種黑暗系魔法的詛咒所至。為了能使她恢復正常,我不顧一切的收集能得到暗系魔法資料,希望能找出解救的辦法。直到許多年后,我才知道,促使她魔化的根本不是什么暗系魔法的邪惡詛咒,而是另一股神秘的力量,那個惡魔的力量。這股力量的來源,竟然是月亮!

    由于長期研究黑暗系魔法,那時我早已被開除出學院和魔導公會,,可這又有什么關系?我一點也不會在乎。為了她,我甚至可以付出包括生命的一切!終于,我投入黑暗巫師門下,經過殘酷的試煉,更進一步成為一個為世人所不齒的亡靈法師,同時也成為大陸所有魔法師們追殺的目標。但這樣的代價卻是值得的,我總算從師門浩如煙海的典籍里查到了關于心月怪病的由來。那是怎樣可怕的結果啊!心月她……她居然是魔!是那個惡魔的一部分!也正因為如此,她才對魔法有著那么超乎常人的領悟力,她根本就是造就一切邪惡的暗月天魔所留存在人間的分身!

    可是不管她是人是魔,我對她的情意卻不會有半分改變。在那個時候,我就打定了主意,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算我也墮落為魔也再所不惜!多年來自己付出這么多究竟為什么?她竟然愛上了別人!那天我狂笑著指出她魔化的事實,她卻只是冷笑著不答話。但我從耶摩天那沉重的眼神中知道,他是相信我的。大概長期和她在一起,也看到過她魔化的駭人情景吧。

    那時他們已經是天下聞名的人物了,是在對抗魔族的戰斗迅速地成長起來的七英雄。我一直努力著試圖讓她回到我身邊,可她卻總是一臉的漠然。直到最后的封印之戰,一直隱藏在幕后的暗月天魔終于現身——以附著在她身上的形式。你們的那個所謂的神圣賢者居然用自己的靈魂及生命為代價,暫時困住了它。心月卻比她更傻,竟將自己肉身和靈魂一同封印起來,用全身的魔力連同耶摩天剛剛領悟的道的終極力量混沌原力,將暗月天魔拖入一個幽閉的空間,與其共同沉入永恒的黑暗!而她這樣做的目的,居然就是為了不讓她的幾個同伴,以及你們這些卑微的世人免受傷害!”

    法師微微喘了口氣,臉上的笑容已有些瘋狂:“可是暗月天魔的強大顯然出乎她和耶摩天的預料。在事隔兩百年后,居然被它沖破部分封印,讓自己的靈識游離于世間。它從心月的記憶里知道了我的存在,清楚我會為了她而不顧一切。它的確沒看錯,以事成后釋放她的靈魄為條件,我答應為它解除封印。可是心月與耶摩天連手制造的封印,就是神也不一定能輕易解開,只有耶摩天自身‘道’的終極力量才可以。這就迫使我不得不制造出某種形勢以引出在龍騰谷潛修多年的他。更何況我還可以趁機殺掉這個多年的老對頭,畢竟他帶給我的痛苦實在太多了。”

    雷迪終于明白他為何這么熱心的為自己奔走,原來這一切本就不過是他一早設好的圈套。

    “既然你一早就算計好了,我也一直被你蒙在鼓里,為什么還要抓我來?如果按你的計劃進行下去,我一定會向龍騰谷的耶摩天求救,你們的目的不就可以達成了嗎?”

    “首先,火云劍圣兀突邪的出現使我們不得不有所顧忌。我實在沒料到這個老家伙居然也沒死。他不像耶摩天那樣因修煉道家心法更兼領悟混沌原力可以長生,也不像我可以使用亡靈魔法中的禁術來更換身體保持不死,他居然能活到現在,這實在奇怪至極。好在我也有了對付他的辦法,就是你剛才見到的那忠心的黑袍部下。他在我‘天魔血劫大法’的催逼下,會在極短的時間內燃燒完自己的生命力,轉化為恐怖的力量。也只有他那樣特殊的體質才能承受得住那傳自上古時期的黑暗魔法。只是不知道兀突邪現在的修為比之兩百年前有了多少進步,他們兩個的戰斗,想來也精彩得很,真是令人期待啊。”

    雷迪不懂得什么是“天魔血劫大法”,但聽名字也知道絕不簡單。回想起剛才自己也差點被那股力量所侵襲,可見的確是威力絕倫了。

    “還有個原因就是萊諾現在還不夠亂,如果加上皇帝失蹤這一消息就差不多了。暗月天魔已經控制了獸人統領,在它的帶領下,獸人大軍已經在南下途中,兩日后就可以踏上亞特的國境。而駐守連云城的光明軍團早接到你的密旨無需抵抗,也就是是說獸人大軍會長驅直入,不到半月就可以到達萊諾。有了暗月天魔之助的獸人大軍應該不是你們可以抵抗的吧?別指望那個什么‘圣之結界’了,我早有了破解它的辦法。”

    法師每一句話都恰好切中雷迪的要害,他原本引以為傲的精心布置,經對方稍加改動,卻全都成為了足以顛覆亞特的厲害剎手。不過仔細想來,當初這樣的安排也大多是對方建議的。

    “恩,其實這一切并非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暗月天魔找上我也不過是幾天前的事。在此之前我還是真心想幫助你的。當然主要還是為了對付耶摩天。當時我其實也沒多大把握,只想與之同歸于盡,反正兩百年的生命也夠漫長了。但暗月天魔的出現卻使這個本來難以實現的計劃變得容易起來。不僅可以消滅我這一生的夙敵,更能使我再見她一面。我知道她醒來后看到圣土陷入永恒的黑暗,一定會恨我一生,可那也好得很啊,至少她心里總算有我了。既然這件事對我有這么大的好處,那也只好犧牲你了。”

    法師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雷迪,還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有些傷感不能達成當初的協議,但雷迪卻知道他不過是以此來羞辱自己而已。

    “那現在,你打算怎么處置我呢?”雷迪強忍著怒氣,有點絕望的問。

    “不用害怕。我絕不會殺你,只是將你送到一個你最想去的地方。當然在那以前你會昏睡幾天,在一個適當的時候,你就會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不過那時的局勢恐怕會令你有些難過。”

    隨著他溫柔的聲音,指尖冒出一團的黑氣毫不費力地鉆入雷迪體內,接著手中的法杖已經劃出另一個更復雜的魔法陣,一邊念誦著遠比先前的六字咒語冗長的咒文,一邊面含微笑的看著雷迪那怨毒的目光,輕輕將他推入陣中。

    只不過片刻功夫,雷迪便已消失無蹤。;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