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四章 宮廷驚變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四章 宮廷驚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亞特的京都萊諾號稱天下第一堅城,永攻不破的帝都。

    之所以有這樣的美譽,并非只是因為它擁有世上最強大最完美的防護魔法“圣之結界”,也不僅僅是有著全大陸最高最厚的城墻,最寬最深的護城河以及豐富的物資儲備。按理說這座大城無險可守,它之所以能屹立千年而不倒,其實大半還是靠了它完備的城防體系及眾多的駐軍。

    圣殿軍團的前身便是威震大陸的圣殿騎士團,在亞特建國之初便已成立。現在的總兵力達八萬,一直負責萊諾的防衛和治安工作,可說是萊諾城防體系的中堅力量,其強大的戰力加上據城而守,可說已經在整個大陸立于不敗之地。即使是以善攻著名的鐵血軍團也不可能從城外攻入。

    六萬城防軍,十二萬禁衛軍以及三萬多由最精銳士卒組成的宮廷衛隊更是圣殿軍團的重要補充,這樣整個萊諾的總兵力就達到近三十萬的驚人規模。這樣龐大的軍隊僅僅是用來守一座城,也只有圣土第一強國才可能做得出來。何況聞名大陸的魔導公會便在城中,除一千多名魔法師及數十名大魔法師外,擁有魔導士稱號的長老便多達七位!其中的大長老兼公會會長清風是有名的愛國之士,如若萊諾真的有難,他沒有不幫忙的道理。只看他前幾日主動要求由魔導公會承擔圣之結界一半的魔力供應便可以知一二。

    現在鐵血軍團近一半的戰力都駐扎在萊諾城外,想來可以給任何想要染指萊諾的外敵迎頭一擊,令其元氣大傷。不管來襲的是人類還是獸族。

    京城居民在鐵血軍團初來時的確驚慌了好一陣,認為大戰將至。但坐下心來冷靜的一想,算來算去萊諾都沒有被攻破的可能。因此很快便安下心來了。有些好事之徒反倒盼望戰爭早點到來,也好目睹這百年難得一遇的壯觀場面。但萊諾的居民顯然沒有想到,盡管這座堅城在理論上講從外是攻不破的,但是如果亂由內起呢?這些人很快就發現,原來戰爭一旦打響,最終倒霉的還是自己。那些盼望一睹戰場的人,此時卻只恨爹娘少給自己生了兩只翅膀,不能讓自己立刻飛出城外,有多遠逃多遠。

    飛語流和他率領的兩萬鐵血精英顯然沒有料到,自己的到來竟會對京城的實力對比與平衡帶來如此之大的變動。但后來的史學家可以證明的是,鐵血軍團的到來雖然令雷迪·亞特震怒與不安,但真正方寸大亂的卻是右丞吉里曼斯等一眾不甘權利被奪的內閣權貴們。

    本來吉里曼斯和東督赫斯納密謀在獸人攻城之日發動政變,而依他們手中掌握的實力,要辦到這一點也并非不可能。因為到時圣殿軍團將忙于應付獸人大軍,負責京都治安的重任將落在城防、禁衛兩軍身上。而這兩支部隊的將領大半是內閣成員的親信——這也是當初為了實現權力平衡的需要。到時帶領這兩支部隊揮師逼宮,皇帝手中區區三萬宮廷衛隊勢將如螳臂當車,任他們隨意宰割。扶持起傀儡新帝后再集結部隊大敗獸人,鏟除異己,那時亞特王朝就真正是他們兩位輔國重臣的天下了。

    然而鐵血軍團神鬼不知的來到萊諾立刻令這些權貴慌了神,以吉里曼斯為首的一眾大臣心下早已百分之百肯定這是皇帝用來對付自己的奇兵。驚慌之余他們也只好利用手中已經掌握的力量提前發動軍變。城防、禁衛兩軍的大半以及這些權貴蜷養的近五萬私兵,便與忠于皇帝的圣殿軍團和宮廷衛隊戰到了一起。參加叛亂的兩軍中也有部分對皇帝盡忠,可惜人數實在少了點,而且大部分將領也是內閣成員的親信,因此叛亂初期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只有少部分狼狽的逃到圣殿軍團的軍營中。

    飛語流早在城外得到消息,卻礙于皇帝先前的命令不敢越雷池一步,只得帶著部隊在城外干著急。他可不是因為關心雷迪的政權是否會旁落他人,對于這個野心勃勃的皇帝,他從來沒有什么好感。只是想到鐵血軍團創始人兀突邪第一次交給自己的任務居然都無法完成,實在是無臉見人。

    火云劍圣啊,你在哪里呢?語流只怕有負你所托啊。發出這樣的感嘆,飛語流跺跺腳,幾個起落就飛身躍上城墻,在守衛士兵的呼喝聲中,提氣向皇宮的方向奔去。

    ※※※※※

    萊諾城中,一個不為人注意的角落里,一頭野貓般大小的異獸瞪著碧綠的雙眼。冷冷的注視著大街上奔逃的人群和一隊隊來來往往的士兵。而在數千里之外的半獸荒原與迷失森林的交界處,獸人統領瑪修正透過薩滿法師手中的水晶球看著小獸所觀察道的一切。

    “是時候了!”瑪修冷冷地道。那聲音冰冷得如同來自地獄,令操控水晶球的薩滿法師手一抖,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深深的寒意。

    ※※※※※

    無數的戰報源源不斷地送入圣殿軍團的大營。文奇仔細的審視著這些情報,平日輕浮的面孔這時也變得凝重起來。過了片刻他才苦笑著向旁邊一臉著急的各將領道:“終于發動了,不過要比預料中早得多啊。各位將軍,也給我出出主意啊。”

    一個滿臉胡子的將軍大咧咧地道:“這個時候還他娘的出什么主意?就一個字,殺!殺光那幫自不量力造反的家伙!”

    文奇看了這員猛將一眼,沉聲道:“眼前叛軍的兵力比我們多上近一倍,雖說兵員素質遠不入咱們軍團,但若是讓萊諾這千年帝都毀于戰火,即便是大獲全勝我們也將是亞特的千古罪人。所以此役必須以智取勝,不是一味猛砍狠殺便可解決問題的。”

    此刻的文奇表現的精明強干,與平日給人的懦弱輕浮的印象大不一樣,確有一軍之帥的魄力。也難怪八年前亞特皇帝雷迪會力排眾議破格將他提拔為圣殿軍團的軍團長了。原來他也不只是會溜須拍馬而已,至于平日之所以行事低調,恐怕也是出自皇帝陛下的授意,故意裝裝樣子而已。至于其中的深意,也只有他二人知曉了。

    “團長有何妙計就說給大伙兒聽啊,我是個爽快人,可猜不透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剛才的大胡子將領著急的道。

    他的話也正是帳中諸將想要說的,因此都齊刷刷的盯向了坐于大帳中央的文奇。文奇環視了四周一遍,微笑道:“正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陛下英明,早已探聽道此次謀反之人的名單,只是苦無證據,一直以來都不敢輕舉妄動。現在他們膽敢逆天兒行。正是將之一網成擒的大好時機。想我圣殿軍團乃是兵中精銳,只要讓大部隊頂住反賊的進攻,暗中卻分出一眾高手組成暗殺奇襲小隊,對叛亂的大臣實施各個擊破的戰略一一加以格殺,還怕其余受蒙蔽的普通士卒不乖乖投降?”

    眾將聞言,雖然覺得這個辦法太過平常,但一時間也無法反駁,只得紛紛點頭稱是,同意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接著就立刻有人自告奮勇愿意擔當奇襲小隊的隊長。文奇按各人所長進行分工,不多時所有將領都領到任務匆匆離去。

    文奇滿意的看著營中的軍士按照自己的部署有條不紊的調動,不由搖頭苦笑,他心中何嘗不明白這樣的效果不大,也知道這個辦法太過無奈,但皇宮里沒有傳來進一步的命令,也只有如此敷衍了。正要親自去皇宮向皇帝雷迪請教下一步行動,卻聽到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喊道:“文奇軍團長,大事不妙了。”

    文奇眉頭一皺,發現闖進來的竟然是一個渾身浴血的宮廷侍衛,文奇認得他,那正是陛下身邊的貼身侍衛,難道……文奇心中不由一跳,上前拉住侍衛的手,厲聲道:“宮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陛下怎么樣了?”

    那名侍衛猛喘了幾口氣,這才結結巴巴的道:“陛下……陛下他失蹤了!”

    “胡說!陛下在深宮之中又怎么會無故失蹤?一定是你們辦事不力,讓反賊有機可趁!”急怒之下,文奇十指幾乎陷進那名侍衛雙臂肉中。可那名侍衛卻似毫無所覺,只一個勁的說:“怎么辦?軍團長,我們該怎么辦?”

    “先不要著急,你把事情經過詳細說給聽。”文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鎮靜地道。

    “昨日傍晚,陛下命令我帶著十幾個兄弟守住寢宮<!--中间广告位置-->,不得放任何人出入。小人得令后,整夜都和兄弟們一起守在陛下寢宮周圍,不敢又半分懈怠。今早叛亂初起時,城防、禁衛兩軍中部分未參與謀反的將領來參見陛下通報戰況,可是沒有陛下的命令,小人也不敢私自放他們進去。哪知道到了中午也不見陛下出宮,這時宮外的戰況已經是緊急非常,當下便有幾個將領懷疑陛下已經遇害,不然發生這么大的事陛下沒理由不露面。后來侍衛長大人也趕來了,與在場眾將領商議之后,認為發生叛亂這么大的事,有必要通知陛下知道。小人再三猶豫這才打開寢宮。誰知道大家進去以后,卻發現寢宮內空無一人!陛下……陛下竟早已蹤影全無!”

    抱著萬一的希望,文奇顫聲問:“有沒有可能是陛下中途離開過?”不等那侍衛回答,他自己也搖搖頭道:“不會不會,這怎么可能,你們防守那么嚴密,恐怕連只蒼蠅飛過也該知道,何況是那么大個人呢?再說,這樣的關鍵時刻陛下又怎會隨便外出?”

    想了想,他又不解的問:“對了,你怎么會渾身是血?難道說叛軍的攻勢已經激烈到如此程度,以你的身手居然也要身負重傷才能闖得出來?”

    那名侍衛正要回答,卻“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來,他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慘笑道:“那還不至于。只是當時眾將領懷疑陛下失蹤與我等負責守衛的兄弟們有關,要將我們殺之泄憤。小人一條賤命何足掛齒?陛下的萬金之軀才真正重要。小人想到陛下平日最信任文奇團長你,因此才保住性命拼死突圍,否則早已一死以謝陛下了。但在場的將領們又有哪個是庸手?受點傷也就在所難免了。”

    文奇心中暗贊一聲“好漢子”,柔聲道:“辛苦你了。你先下去休息療傷,尋找陛下的事就交給我好了。”

    那名侍衛激動的道:“不,陛下失蹤全是因為我的過失,找不到陛下我有何資格妄談休息?還是……”話沒說完,人卻已經昏了過去。文奇忙命人扶他下去,送往軍中的醫療牧師處。

    文奇知道當前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出雷迪。真是奇怪,這個時候他會到那去呢?按照自己掌握的情報,叛軍方面應該沒人有實力神不知鬼不覺劫走陛下啊,而且皇宮里還有那個可怕的老法師保護他,要想劫持,就算是七英雄之一親來也會十分困難吧。

    文奇瞬間就推斷出雷迪的失蹤應該是另有原因,因為陛下若真的在叛軍手上,他們的陰謀也早該得逞了,這場仗恐怕用不著持續到現在。

    ※※※※※

    讓文奇擔心頭痛的亞特皇帝雷迪此時卻是真的自身難保。就在他進入密室的一剎那,突然發現一件極其詭異的事——自己的部下,那名黑袍人居然躺在密室中央的一口水晶棺材里!那一直為自己帶路的人又是誰?雷迪知道事情不妙,正要轉身逃走,卻突然發現對方剛才輸入到自己體內的那一股寒氣竟迅速蔓延開來,很快便侵襲了全身令自己無法動彈。就在他驚怒之際,又驚恐的看見為自己帶路的人已摘下面具,露出一張死人般的臉,還散發著淡淡的腐尸的氣息。只聽那人干笑兩聲,得意地道:“沒想到吧,這才是我的真面目。”

    “你……你們竟背叛我!”雷迪惱怒的說。那人搖搖頭,沒有答話,卻伸出已經剝落了部分皮膚的手,指著水晶棺材道:“看見了嗎?那才是你忠心的部下,而我,是老師唯一的弟子暗影。老師很快就會來向你解釋一切,到時你才會真正體驗到恐懼的滋味。”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雷迪的目光瞧向了自己的下屬所在的水晶棺材。只見真正的黑袍人正仰躺在棺材里,他四周是血液般粘稠的紅色液體,還不時冒出幾個血色氣泡。

    “你的部下現在可是擁有對抗七英雄的超絕實力啊,呵呵,老實說,連我都有些嫉妒他了。不過可惜,他從今往后都只是一個沒有思想的傀儡,空擁有絕世的力量,卻惟獨沒有自我。”

    雷迪早已經感覺到,那些甚至影響到自己的負面情緒便來自眼前包裹黑衣人的血色液體。自己在十幾丈的距離尚且受到影響,差點不能自制,黑袍人又是受著怎樣的煎熬呢?若是換了平時,自私的雷迪頂多有些痛惜失去了一個得力的部下,但此刻他自己也是別人的階下囚,同病相憐下,不由對黑袍人的遭遇大為同情。

    “很奇怪吧?我明明答應了助你,但現在卻反過來對付你。”身后傳來那個年老的亡靈法師赫榍黎柔和的聲音,只可惜現在的雷迪動彈不得,無法看見他的樣子。但他仍然可以開口說話,于是不無諷刺地道:“的確很奇怪——修為到了你這個層次竟也會是一個反復無常的小人!不過我倒很想知道,那幫叛軍給了你什么好處竟可令你來對付朕。”

    “他們?”亡靈法師冷笑一聲,不屑地道:“他們也配來支使我?我只需一根手指就可叫他們灰飛煙滅!”

    雷迪完全相信眼前的法師具備這樣的實力,但卻更加不解了,不是那群叛臣,那有會是誰呢?難道是獸人?不容他多想,法師溫柔地聲音已繼續響起:

    “我們本就是相互利用的關系,因此談不上誰背叛誰。還記得當初我答應幫你一統圣土時,也要求你應允我一個條件嗎?這個條件我一直沒有提出,現在不妨告訴你,那就是要你幫我消滅耶摩天!恐怕從我方才提起他時的神色,你也猜出我和他之間有著化不開的深刻仇恨吧?不要理會我和他之間有什么恩怨,非得將他置之死地而后快,重要的是,只有你亞特皇帝得身份才請得動他出山。當然,這還必須造成一種巧妙的形勢——那就是魔族或獸族再次入侵,人類社會岌岌可危!所以我才會從中穿針引線,讓你和獸人統領瑪修簽下那個秘密協定。雖說我早知道瑪修也是心懷鬼胎,想趁機將亞特一舉拿下,但這又有什么關系?這樣不是更可以促使耶摩天盡快出手么?”

    “所以你就幫獸人來挾持朕?你這個人類的敗類!”

    面對雷迪的指責,法師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只搖搖頭道:“你錯了。第一,獸人那樣的劣等種族更不可能對我有所要求。第二,提起‘敗類’這個詞,你也不比我好到哪去。你不也是為了集權而刻意制造獸人入侵的假象,為取得獸人的協助,還答應他們,將亞特西北部靠近迷失森林的大片土地劃入它們的領地嗎?這樣算起來位于龍騰谷的紫霞觀可就是在獸人的領地內了。對于這樣齷齪的交易,我也頂多不過是個中間人而已。”

    雷迪老臉一紅,辯解道:“那也不過是權宜之計而已。等我大權在握,以我亞特的強大軍力還怕奪不回失去的土地?不僅如此,我還要一舉搗毀獸人老巢,一勞永逸的解決長年以來獸人對亞特的威脅!”

    “如此說來,陛下竟也是一個反復無常的小人了?你的野心真的是不小啊,可你想過沒有?如果沒有獸人部落為人類隔斷與暗之帝國的接觸,那么你將來面對的敵人將不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獸人,而是曾經令整個大陸都陷入夢魘的魔族!想想兩百年前魔族的可怕吧,六英雄剩下的那幾個老不死的禁不起再一次折騰了。”

    雷迪很奇怪法師為何將“七英雄”說成六個,但想想他剛才表現出的對耶摩天的恨意也就釋然了。可是法師的話盡管很不中聽,卻也令他啞口無言,好半天才接口道:“就算你說的全是真的,但我既然已經載在你手里,在我臨死之前能否告訴我,是什么令你改變原來的計劃,不再要求我來請出道尊耶摩天?”

    法師沒有答話,只是念道:“乾·破空·通彌·移!”然后用法杖瞬間畫出一個由六芒星組成的魔法陣,拉著雷迪走入陣中,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你很快就會知道了,現在我就帶你去看令我改變主意的原因。不過說起來,當年耶摩天和她連手將大部分魔法冗長的咒語都改成像東方的道法術一樣的六字真言咒,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用啊。不過,雖然如此,耶摩天,因為這個你更該死,憑什么是你?憑什么!”

    在赫榍黎近乎瘋狂的笑聲中,帶著疑問失去了知覺的雷迪卻沒有聽情后半截話。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