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三章 鐵血軍團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三章 鐵血軍團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萊諾城依然熱鬧如昔。

    盡管幾天前就有傳言說,以右丞吉里曼斯和東督赫斯納為首的內閣成員,因為反對皇帝陛下在理由極不充分的情況下下令全國進入一級戰備,以此來剝奪他們的軍政大權,因而密謀叛亂。但事實上幾天下來這所謂的叛亂都毫無動靜,只是由皇帝陛下親自簽發的征兵令下來,各郡又有不少青壯年被征入伍。

    但帝都的居民卻并未因此受多大影響。因為既然能在天子腳下謀一方寸之地,多少都是有點背景的,再說作為皇帝的雷迪自身也不希望帝都過早地卷入到戰事中,畢竟這是整個帝國最后的防線了。而過慣了安逸生活的京城普通百姓在災禍初來時比誰都驚慌失措,但若是知道禍事尚遠,他們又會很快安寧下來,照常過自己原來的日子,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過。權貴們的權力之爭,也不過成了人們茶余飯后談論的話題。

    可是不久人們就驚奇的發現,駐守北野郡嘯天城的鐵血軍團,竟然在城外飄揚起戰旗。這一發現立刻轟動了全城。要知道鐵血軍團乃當初七英雄之一的“火云劍圣”兀突邪所組建。封印之戰后,鐵血軍團奉命駐守嘯天城。一來防止暗之帝國的魔族或半獸荒原的獸人繞過死亡沼澤,經北部冰原進攻亞特的北野郡,二來看守多年以來源源不斷流放到北野郡這一化外之境的重犯。鐵血軍團兩百年來沒一日離開過嘯天城所屬的駐守范圍,而現在居然“奉命”回京,這又怎能不讓京城的百姓震驚萬分?看來數日前的所謂流言,倒有八成是真的了。

    雷迪·亞特一臉鐵青的瞪著眼前半跪著的鐵血軍團副團長飛語流,怒極反笑道:

    “好,好,不愧是我亞特王朝的忠誠軍士,一聽到京城有難,竟然未收到任何命令就私自返京!朕問你,誰給你的權力讓鐵血軍團至少半數的精銳秘密潛回萊諾?”

    飛語流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不卑不亢的道:“末將知罪!只不過軍團長大人有令,末將也不敢違抗。”

    “哈哈,軍團長大人有令!楚越珩,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連朕也不放在眼里!你的話是命令,朕的話就是放屁了?”

    飛語流心中不由暗笑,想不到這素以陰沉著稱的皇帝陛下竟也有如此失態的一面,看來以前多少抬舉他了。雖如此想,但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他這次奉令率領鐵血軍團兩萬精銳回京,雖然還沒做什么事,但卻已極大的打亂了雷迪的部署,本來天衣無縫的計劃,現在卻加入了鐵血團這一巨大的變數,又怎能不讓雷迪暴怒異常?

    對方終究是一國之君,盡管也是來自東方的那個神秘組織的傳人,但飛語流也不敢太過放肆,于是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道:

    “陛下息怒。團長大人他絕非是想公然抗旨,而是事出有因。”

    “朕倒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居然令你們膽敢做出這等有滅團之禍的蠢事來!”雷迪冷冷的道。

    飛語流一聽這話,頓時渾身不舒服起來。盡管鐵血軍團的編制是亞特三大軍團中最少的,但他們平日那殘酷得近乎變態的訓練方式乃當初七英雄之一的火云劍圣兀突邪所創,論單兵實力,放眼整個圣土大陸絕沒有第二個軍團可以與之匹敵。加之鐵血軍團常年與靠近北部冰原的重犯流放地yu望部落的慣匪巨盜廝殺,使得軍團的成員有著無與倫比的作戰經驗,即使遇到號稱天下第一的圣殿軍團也絕對有一拼之力,不會讓對方討了好去。只不過由于其鎮守之處地處蠻荒,七英雄戰爭時的風光也畢竟隔得太久,在外人眼中,雖說鐵血軍團顯得尤為神秘,但其實力比之兩百年前到底如何,卻也不得而知,因此鐵血的排名反倒在圣殿之后。可是現在眼前的這位皇帝陛下竟然沒聽完解釋就開口閉口“滅團”,心高氣傲的飛語流憤憤不平也就在所難免了。

    可是他終究是那個神秘組織的傳人,養氣的功夫還是一流的,因此不動聲色地道:“請陛下支開不相干的人等,末將有重要軍情秉報。”

    雷迪冷笑一聲,讓一旁侍奉的兩名侍女及文官退下,淡淡地道:“現在可以說了吧,我的副軍團長!”

    飛語流毫不在意他的態度,低聲反問道:“陛下難道不想知道,為何我兩萬鐵血精銳竟可橫跨龍騰山脈,從數千里之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神鬼不知的來到京城萊諾?”

    這正是雷迪極力想要尋求答案的問題,對方既然肯自己說出來,他自是求之不得,因此沒有吭聲,靜聽飛語流的下文。只見飛語流有些神秘地一笑,接著道:“其實說穿了也很簡單,只不過有人開啟了一個兩百年前的大型傳送陣而已!”

    雷迪的心猛地一跳,雖說他早已想到這種可能,但卻無法勸說自己相信這一點——

    一個能夠同時傳送兩萬人的魔法陣!那只是記載在當年封印之戰時的傳說啊!這時他已逐漸從暴怒中恢復了冷靜,很快將眼前的形勢分析了一遍,隱約間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

    “是他?”抱著最后一絲希望,雷迪小心翼翼的問。

    飛語流顯然沒注意到皇帝那由鐵青轉為蒼白的臉,不無驕傲的答道:“不錯,是他!我們鐵血軍團的創始人,火云劍圣兀突邪!他用當年護國女神在嘯天城設下巨型傳送陣創造了這個奇跡!兩百年來,我們一直堅信他沒那么容易就喪生在暗夜之子手中,果然沒錯,現在他又回來了,在這片大陸最需要他的時候。”

    他感到自己似乎又回到兩百年前鐵血軍團組團的時候,那時的兀突邪面前的是一群委靡不振殘兵敗將,但兀突邪卻滿懷豪氣的宣布說他們是整個圣土的希望。不少人即使是通過幾代人的傳誦,但至今仍然背得他當時的演講,那段在今天被稱為“鐵血宣言”的戰斗激文,其中最著名的幾句是:

    “知道要怎樣才能將魔族和獸人攆回老家嗎?只有力量和勇氣,鐵與血的交織才能辦到!愿意為守護圣土而犧牲的兄弟們,讓敵人骯臟的魔血染紅你們手中的長劍!讓我們用生命與尊嚴去迎取戰斗的勝利!

    戰意不滅,鐵血永存!”

    “戰意不滅,鐵血永存!戰意不滅,鐵血永存!”

    這段宣言早已成為鐵血軍團成員入團時的<!--中间广告位置-->誓言,一直沿用至今。

    飛語流終于發現了雷迪那難看的臉色,不由大為困惑。原以為只要解釋清楚了這件事的始末,那么眼前這位皇帝陛下就算還在生氣,但在戰爭來臨之即能意外得到七英雄之一的幫助,此戰早已穩操勝券,實在是應該高興才對,干嘛還臭著一張老臉呢?難不成只為了他一國之君的威儀顏面,竟然連火云劍圣也不買帳?

    飛語流不知道的是,雷迪此刻心底卻是有苦說不出,他們的意外行動,實在極大地打亂了他的部署,這時的他即使是身為皇帝也只好努力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點頭道:

    “很好,既然有他老人家相助朕就放心了。你先退下吧,但有一點必須記住,沒有朕的命令,鐵血軍團不得有一兵一卒進入城中,違令者殺無赦!”

    飛語流聞言一呆,怒氣漸升,卻不得不無奈的行了個軍禮,泱泱地離去。

    現在該怎么辦呢?眼前的形勢有能否加以利用?可是,萬一被兀突邪發現自己的企圖又該怎么辦?自從飛語流離開后,雷迪·亞特一直在思考著這些令人頭痛的問題。真是傷腦筋啊,火云劍圣那老家伙居然在詐死兩百年后又突然出現,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機?如果沒有什么重大事情發生,他應該不會重新出世吧?難道說他真的已經知道了什么?絕不會!自己那件事做得那么隱秘,應該沒人發現才對。但也不一定,對方可是實力幾乎可與神相比的七英雄之一啊!雷迪搖搖頭,煩躁的在臥室內走來走去,最后像下定了決心似的,自言自語的道:“看來又只有去請教‘他’了。”

    向門口的親衛下達了任何人不得進入寢宮的命令后,雷迪掀起室內的一副古畫,古畫下面竟然是一個魔力水晶制造的機關。他對著魔晶石輕輕地念道:“啟·天封·旋照·印。”

    晶石隨著咒語的完成漸漸泛起一層淡藍的熒光,一陣輕微的“咔咔”聲后,室內那張用珍貴的紫檀木制造的御床向左橫移開來,露出一條深不見底的地道。雷迪似乎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咬咬牙,一閃身進入地道。黑暗片刻間將他微微發福的身軀吞沒,而那張御床,也悄無聲息的移回了原處。

    ※※※※※

    “你,終于來了。”柔和的聲音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錯覺,可雷迪·亞特卻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的精神應對眼前這個人。因為不久前對方所展現出的強大力量,連身為皇帝的他也不得不畏服。那是與七英雄同級別的可怕實力。

    說話的是一個身形瘦長的年老法師,不知什么材料制作的黑色長袍如裹尸布般掩住他的身體,只讓人看見一張狹長而蒼白的臉。他的嘴唇也同樣沒有一點血色,使人要特別注意才能看出他蒼白的臉上那條縫是嘴巴。前額寬闊卻毫無皺紋,雖然知道他很老,卻無法看出具體的年齡。一長縷白發自兩邊玢角露出,與一身黑衣形成鮮明的對比。法師雙頰深陷,兩只碧綠的眼睛似乎總藏著一絲冷俊的笑意;他的嘴角時刻保持著微笑,卻又讓人不由自主地打心底升出一股寒意。

    法師消瘦的手平放在胸前,蒼白的手緊緊抓住那根片刻也不離身的白色法仗。法仗如骨節般節節延伸,尖端彎成一個奇異的弧度,上面鑲嵌著一塊墨綠色的寶石,不斷地散發出陰冷的亡靈氣息;仗身隱隱有血色的光華流動,與那股令人生厭的死亡氣息一起讓人充分感受到它所蘊藏的巨大魔力,由死亡所產生的魔力!

    “先生,情況有變,鐵血軍團在兀突邪的授意下來到萊諾,我們的計劃是否需要修改?”

    連身為皇帝的雷迪都尊稱為“先生”的法師雙目異芒一閃,盡管臉上還保持著微笑,但說話的語氣卻毫無感情:“這個我早就知道了。你以為那么大的傳送陣所造成的魔力波動還能瞞得了我——大災變以來最強大的亡靈法師赫榍黎嗎?如果我連這點本事都沒有,也就不敢夸口保證你成為這片大陸的主宰了。”

    雷迪心中一喜,但隨即又擔心的道:“可是這件事若真的有兀突邪插手,恐怕不太好辦。”

    亡靈法師赫榍黎臉上現出嘲弄的神色:“兀突邪算什么?就算耶摩天親至這次也會叫他有來無回!”

    “耶摩天?道尊耶摩天?”雷迪一驚,不知法師為何會提到這個神話般的人物。

    法師似乎突然激動起來,過了好一陣才壓制住自己的情緒,陰森森地道:“不錯,就是你們口中的七英雄之首,被稱為道尊的耶摩天。”

    雷迪·亞特不由大急,耶摩天是那個神秘組織的首腦,與亞特皇室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且貴為七英雄之首,如若對付他的話無疑是與整個大陸為敵,不,應該說比與整個大陸更加可怕,那個組織的真正實力,恐怕足以讓圣土都為之顫抖吧。卻不知眼前的法師為何會對耶摩天如此仇視?不容他多想,赫榍黎已微笑著道:“已經兩百多年了,耶摩天,這次你是否能逃出我的手心呢?”

    雷迪好不容易壓制住翻騰的情思緒,深吸一口氣,語氣不由自主的有些冰冷的岔開話題:“先生有何驚人的手段,竟可以夸言應付兀突邪對我們的計劃造成的影響?”

    赫榍黎神秘的一笑,轉頭對立在門邊守衛的一個黑袍人道:“你帶陛下去看看吧。”

    黑袍人點點頭,對雷迪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朝深處的密室走去。雖說雷迪有千百個疑問,但在法師的靈覺范圍內卻不敢輕易開口。自己當初之所以派眼前的黑袍人負者侍奉這古怪卻擁有強大而神秘力量的黑暗法師,本意就是要監視他的。

    那間密室尚有十余丈的距離。雷迪已隱隱感到了那股足以毀天滅地的絕世力量。這股力量好象包含了天地間所有負面情緒,仇恨,憤怒,憂郁,悲痛,嫉妒……這些情緒也似乎正是那股力量的來源。即使意志堅定如雷迪也被這些情緒弄得頭昏腦脹,煩躁異常。

    黑袍人突然將自己那瘦削的手伸過來搭在雷迪肩上。雷迪一驚,正要出聲呵斥,卻發現自黑袍人的手傳來一股冰冷的氣息,恰好瓦解了密室中那股邪惡力量造成的影響,令他很快恢復了正常。

    雷迪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隨著他飄忽的腳步進入密室。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