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月魂傳說之鐵血嘯天 >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一章 暗潮洶涌

第一卷京都風云 第一章 暗潮洶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亞特王朝是圣土大陸有著悠久歷史的古老王朝之一,但是說到悠久和古老,和東方的神州大陸畢竟是不能比的,亞特王朝的建立也不過才一千多年的時間而已,畢竟在這以前的圣土,再輝煌的文明也隨著大災變的降臨而消失。從亞特的建立到崛起的這一千二百多年里,那個來自東方神州大陸的神秘組織居功至偉。

    作為亞特第三十七代君主的雷迪·亞特,此時正端坐在皇宮中的御書房內。“御書房”在千年前的圣土恐怕還是一個極新鮮的詞語,是由那些神秘的東方修道者連同神州的軒轅語一起帶來的。不過,經過了差不多一千兩百年的時間,誰還會在乎它的出處呢?

    現在的亞特皇帝雷迪,正一臉陰沉的審視著不久前探子遞交的最新情報,在他面前站著的是圣殿軍團的軍團長文奇,而旁邊椅子上則正襟危坐著一個精神極佳的老人。能在皇帝陛下跟前有如此待遇,恐怕除了幾個手握大權的皇族親王,也就只有魔導公會的會長清風大長老了。

    作為圣土大陸第一強國的君主,又有那個東方修道者建立的門派支持,如果說還有什么事能令他如此煩心,那么也多半是因為西部邊境獸族的侵擾。自封印之戰后的兩百年來,獸族雖然不再有大規模的入侵行動,但小型的邊境劫掠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因此駐守西部邊境的光明軍團也一直未能消停過。

    良久,他抬起頭來,對著前方筆直站立的文奇沉聲道:“文奇軍團長,這份情報你已經看過了,有什么意見?”

    文奇沉吟一下,恭聲道:“陛下,恕微臣愚昧,以微臣看,兩天前發生在迷失森林的離奇爆炸恐怕是獸族在故弄玄虛!”

    雷迪冷哼一聲,轉過頭去,恭敬地對著清風道:“清風大長老又怎樣看呢?”`

    清風摸了摸自己已經花白的胡子,過了良久才苦笑道:“這個結論太過不可思議,只怕說出來陛下也不會相信。”

    “哦?有這樣的事?那朕更要聽聽了,大長老就不必賣關子了罷?”雷迪一臉的好奇,笑著說。

    清風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道:“其實在光明軍團的探子送回迷失森林發生異常的消息之前,我就已經接到軍團中屬于魔導公會的幾個法師傳來的消息,因為事態緊急,當時我便已派出兩名得力弟子通過傳送陣到達距迷失森林不遠的連云城,趕往出事地點查看。據他們二人回報,在現場發現了大量火元素殘余,這與現場所造成的破壞是一致的。由此可見,當時必定是有人使用了一種威力極大的火系魔法,而且這種魔法的威力已經接近傳說中的‘禁咒’!即使放眼整個魔導公會,恐怕也沒人有這樣的實力!”

    雷迪不禁變色道:“這么說,擁有這可怕力量的竟然不是人類?”

    清風微笑著搖搖頭:“陛下不必擔心,我只是說魔導公會沒人有這樣的力量,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沒有!”

    “其他人?”雷迪喃喃地說,突然眼睛一亮,顫聲道:“你是說……他們?”清風緩緩點頭道:“不錯。除了他們,這世上再也沒有誰具有這種接近神的力量。除非是魔族當年的暗夜之子,但大家都知道,那個魔頭早已經在那一戰中被他們所封印!”

    “這怎么可能?他們不是已經……”雷迪沒有說下去,因為這是一個盡人皆知的結局。

    兩百年前,大陸極西處的暗之帝國的精神領袖,被稱為“暗夜之子”的月神厴帥領著數萬魔族連同獸人一起橫掃整個圣土大陸,人類聯軍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就在魔族肆虐無忌,人類頻臨絕望時,以耶摩天為首的七英雄帶領著人類殘余部隊,一路收復失地,勢如破竹。在最后決定性的一戰中,邪惡的代言人暗夜之子終被封印,因此那場戰役也被后世稱為“封印之戰”。

    但七英雄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具在那場戰役中幸存的七英雄親兵事后回憶,那一戰有四位英雄慘死,一位不知所蹤,僅道尊耶摩天與精靈射手弗萊洛幸存。而弗萊洛也在那一戰二十年后因傷重而亡。耶摩天眼見數位好友離己而去,不由心灰意懶,飄然隱退,從此不問世事。有傳言說他也在那之后不久郁郁而終。至于結果是否如此,世人也不得而知,但從那之后近兩百年來再也沒人看見過七英雄卻是事實。

    但雷迪卻知道,至少關于耶摩天的結局,絕不是世人所知的那樣。這是皇室一個代代相傳守護了近兩百年的秘密,畢竟耶摩天是那個來自東方的神秘組織的繼任領袖,亞特皇族幕后的支持者。至于其余幾人,他所知道的卻也并不比一個普通人多上多少。

    “難道是護國女神?失蹤了這么多年,她又出現了么?”雷迪畢竟是一代君主,很快冷靜下來,小心的問道。

    清風沒有答話,卻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包袱,打開來,原來是幾塊黝黑的碎片。雷迪盯著這些碎片,奇怪的問:“這是什么?”

    “這是我兩個弟子從爆炸現場收集來的,幾個時辰前通過魔法陣從千里之外傳來。經過公會內的煉金術士分析,這幾塊碎片均為上等玄鐵。而其鑄造的技法,應是出自獸人中的迦瓦族無疑。這在資源稀缺的獸族部落中可不是誰都有資格使用的,至少都應該是個獸心勇士!”

    “你的意思是說這幾塊碎片原本是一件獸族的高級武器?”

    “是的,陛下。”

    雷迪不由感嘆道:“那股力量也太過霸道了,竟然連優質玄鐵鑄造的武器也被擊成了碎片!”

    “要真是這樣就好了。”清風苦笑道:“即便是七英雄之一,可要造成數十丈方圓那么大的攻擊范圍,力量的分散也絕不至于使一件優質武器成為眼前的模樣。何況它們上面附著的火系元素殘余密度之高,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人用這把武器使出了那絕世的力量。而即便是如此優質的武器,也承受不了那股力量的強橫,在它爆發出來的同時,也跟著分崩離析,只剩下眼前的碎片!”

    聽了清風的話,雷迪良久沒有作聲,好半天才道:“獸族的武器均是又重又大,何況是獸心勇士所使用的?護國女神雖說擁有舉世無雙的魔力,但體質卻與常人無異。再說她終究是女流之輩,要她使用如此笨重的武器不僅顯得可笑,簡直就是難比登天。而發出那力量的人明顯對火元素有著不下于護國女神的控制力。這樣的人世上只有一個——也是最不可能的那個人,一個本應該死去多年的人!”

    清風不由微笑著點頭:“陛下英明!”

    雷迪卻搖頭苦笑道:“朕繞了這么大一圈才猜到‘火云劍圣’兀突邪頭上,又何來英明?”

    一旁的文奇忙道:“陛下何必過謙?火云劍圣之死百余年來早成定論,世人皆難逃這先入為主的習慣,陛下能做出如此大膽的推斷,實在非我等愚魯之輩可及!”

    雷迪大笑道:“好一個文奇,你除了拍馬屁之外還會什么?”

    文奇一怔,吶吶地道:“陛下說笑了,微臣只是說出心里話而已。”

    雷迪搖搖頭不再理他,轉向清風道:“先不說兀突邪當年為何要讓人誤以為自己已死。他此次出手,究竟又有何意圖?難道是因為發現了什么不利于帝國的東西加以鏟除?亦或是借此向朕示警?但不管怎么樣,沉寂近兩百年的火云劍圣居然破天荒出手,而且極可能用的是傳說中威力無比的禁咒爆炎之劍,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關注的大事。我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不要辜負了他老人家的一番好意!”

    說完,他望著門外,遙想著七英雄當年的英姿,不禁悠然神往:“要是朕能有辛一睹他老人家的風采,那也不負此生了。”

    可隨即他卻臉色一整道:“朕決定自明日起全國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并且加強對迷失森林的監控。”

    “一級戰備?”清風不由一驚。自封印之戰結束以來,亞特王朝尚是首次要進入一級戰備,眼前的形式似乎遠未達到如此驚人得地步。要知道這命令一旦發出,尚不知會發生什么變數,因此清風急道:“陛下!我雖不屬朝中官員,本不該妄談國事,可陛下剛才的決定,似乎應三思才對。”說完連連向一旁的文奇使眼色,哪知對方卻似渾然<!--中间广告位置-->未覺,反而像早知此事般一臉平靜。

    雷迪微笑道:“大長老無須驚慌,朕自有道理。”

    見清風還想再勸,他岔開話題道:“火云劍圣未死的消息,暫且不要散播出去,說不定在關鍵時刻會有奇效!”清風不由心中暗嘆,這位陛下還真會物盡其用啊,連火云劍圣生死的大秘密,居然也要封鎖起來等待時機加以利用。不過,恐怕目前也只有這樣的梟雄人物才能肩負起抵抗獸族和魔族的重任,畢竟這是一個缺乏英雄的時代,誰也不知道兩百年后的魔族是否會有新的動作。

    與雷迪告退后,清風搖搖頭向門外走去,卻沒看見雷迪向文奇使了個詭秘的眼色。

    幾步趕上清風后,文奇與他并肩走向皇宮外。一路上文奇不住稱贊清風思慮周詳,手下弟子更是精明強干。清風本就對他方才不贊同自己的主張不滿,現在更是深感不耐,饒是他平日修養極好,此時卻也不由冷冷地道:“文奇軍團長,有什么話直說好了,何必彎來饒去的?”

    文奇干笑兩聲道:“在下雖身位帝國三大軍團長之一,但要想維護這臥虎藏龍的京都安危,周旋在權貴之間,手下若是沒幾個得力干將怎么行?因此想請你老調派幾名得意弟子到在下軍中。”

    “說得倒好聽。圣殿軍團以拱衛京都為己任,實力位居三大軍團之首,團中有魔法師稱號的人只怕不下百人,又怎會讓軍團長感到人手不足?”清風冷笑道。

    “大長老,你剛才也聽到了,陛下執意要全國進入一級戰備狀態。也就是說負責城防與治安的圣殿軍團所屬成員要全部調動起來,而那號稱大陸第一防御魔法的‘圣之結界’也會進入隨時啟動的狀態。你老該知道,要啟動‘圣之結界’,恐怕就是將我團中所有魔法師全派上恐怕也不夠啊!”

    這下輪到清風發呆了,作為魔導公會的首席長老兼會長,很少有人比他更明白圣之結界的運作機理。這個號稱大陸第一防御結界的魔法最早出現在兩千多年前,那時沒有經歷大災變的圣土是一個魔法文明極度昌盛的時代,但這個魔法卻由于操作太過復雜以及所耗魔力太大而曾經一度失傳。

    直到兩百年前七英雄之一的護國女神江心月,因為對魔法天生的敏感和喜愛這才從一些零星的記載中將之重新發掘出來,又與七英雄之首的道尊耶摩天一起經過近一年的整理與調試才使之可以真正投入實用。

    圣之結界所保護的是整座京城萊諾,因此所消耗的魔力自然也十分驚人,即使是以護國女神幾乎無盡的魔力也不可能單獨支撐超過半柱香時間。如果換了普通法師的話,要維持這個結界的正常運轉,所需的人數至少應在三百以上。而圣殿軍團轄下的魔法師不到這個數目的三分之一,即使加上專門護衛皇族的宮廷法師,要湊齊這個數量也十分困難,也難怪這個一向不太關心國家大事的軍團長要如此緊張了。

    由于這兩百年來亞特王朝雖然也并非完全沒有戰亂,卻從未達到需要進入一級戰備的地步,因為魔族自封印之戰后也是元氣大傷,根本無力組織起大規模的進攻。所謂戰爭,也不過是人類國家之間的一些局部戰役罷了。對于人類的內部紛爭,只要不是鬧得太兇,那個來自東方的神秘組織一般是不會太多干預的。

    現在亞特要進入一級戰備,而圣殿軍團是負責京都萊諾的城防主力,這圣之結界理所當然會從軍團轄下的魔法師中抽調一部分,而這樣一來,對于一個軍團來說,失去大部分魔法師后戰斗力至少要下降一半。

    想通了這一點,清風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點,沉思片刻后道:“既然如此,那我明天早朝就稟告陛下,如果真有啟動圣之結界的一天,我魔導公會愿意提供結界所需魔力供應的一半。”文奇聞言大喜,清風在朝中沒有任何官職,只是一個客卿的身份,通常無事是不會參加早朝或例會的。既然他現在這么說那借用法師一事自然十拿九穩,而自己也算圓滿完成了陛下事先的囑咐。

    對不起了,清風長老,恐怕你永遠不會明白陛下為何這樣會對你,其實他也是迫不得已啊。心里這樣想著,但文奇臉上卻滿是笑意:“多謝清風會長成全,文奇這里先行謝過你老的大恩……”不待他說完,清風已皺眉打斷他道:“我可不是為了哪一個人而作出這個決定,其中大半還是為了京城萊諾千千萬萬的百姓。好了,在下會中公務繁忙,就此告辭。”說完略一拱手,轉身向自己府邸走去。

    清風邊走邊不由自主的搖頭,他不明白這種專會溜須拍馬的之徒怎會成為圣殿軍團的軍團長,以陛下的英明應該不至于如此糊涂將這樣的重擔交到他手中才對。其中暗藏的玄機,恐怕只有陛下一個人才知道吧。

    坐上自己的馬車后,清風片刻間便回到公會中自己的府邸。負責侍奉他的弟子早將來自東方大陸的香茗端上,清風接過后喝了一小口,順手放在桌上,隨口問道:“你大師兄和三師兄回來了沒有?”

    那名弟子答道:“三師兄還留在迷失森林,大師兄巴力兩個時辰前就已回來,但卻一言不發地急匆匆離開,看樣子是向皇宮方向去了。”

    清風聞言一呆,奇道:“他去皇宮干什么?這兩個時辰我一直和陛下在一起啊,怎么也不見有人通傳?”

    “弟子不知。”那名弟子低下頭道。

    清風想了一陣,估計自己的大弟子極有可能是被皇上召去,以便詳細了解發生在迷失森林的離奇事件,也便沒怎么在意。又想到自己既然答應了文奇負責圣之結界一半的魔力供應,這件事可不是光說說就可以的,要早做準備通知會中愿意參加的法師才行啊。

    ※※※※※

    第二天早朝,亞特王宣布了全國進入一級戰備的決定。按照與文奇的約定,清風主動提出關于“圣之結界”的魔力供應問題,身為國王的雷迪·亞特自是欣然答應。隨即他又頒布了一系列擴軍備戰的法令,其準備之周詳,大大超出清風的意料。就像這位君王很久以前便已料到事態會發展到目前這種情況,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所欠缺的,只不過是一個契機而已。

    盡管早有流言說獸人大舉入侵在即,而且迷失森林也天現異象,但群臣初一得到這個消息,大多心下惶然,一時間朝堂上議論紛紛。握有大量實權的內閣成員更是極度不滿,因為這些法令的頒布,使他們的權力受到極大的削弱。作為即得利益得擁有者,一旦真的進入一級戰備,這些權利都會被收回以集中到皇帝手中。因為根據亞特王朝開國之初就定下的規矩,如若帝國遭受或有可能遭受外族大規模入侵,帝國的君主有權下令全國進入一級戰備狀態,由皇帝統一行使一切軍政大權。這樣在和平時期掌權的內閣便會被徹底架空,成為這一法令的犧牲品。

    “陛下!”

    身為內閣之首的右丞吉里曼斯用一種極為復雜的眼光盯著高高在上的雷迪·亞特,陰沉著臉道:“難道說陛下不再考慮一下嗎?要知道這樣做使沒有任何依據的。迷失森林發生的一切根本說明不了什么,依老臣看我們根本沒必要這樣匆忙的進入一級戰備。如果因此在民間造成恐慌,那我們將得不償失。”

    雷迪饒有興趣得看著他那難看的表情,心中涌起一陣極大的快意,但他卻不動聲色地笑道:“右丞此言差矣。朕之所以這樣做正是為了防范于未然,為的是我國千千萬萬的黎民百姓免遭兇殘成性的獸族蹂躪。只有事先做好充分的準備,那么獸人真的到來才能給予迎頭痛擊!”

    頓了頓,雷迪突然臉色一沉,道:“右丞執意不許我們做好迎戰的準備,不知是何道理?”

    吉里曼斯眼中閃過一絲陰毒的寒光,卻裝做惶恐的道:“老臣不敢,老臣也是為陛下著想。既然陛下計議以定,臣等一定照辦!”

    亞特·雷迪頗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如此甚好。誰還有不同意見?”

    連身為內閣之首的右丞吉里曼斯都不再發表異議,朝堂上文武百官又還有誰敢表示反對?于是亞特王朝不久后入一級戰備的決議就這樣在一種極為詭異得氣氛中定了下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