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京都風云 契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初秋的迷失森林,依然悶熱不堪,全沒有森林中應有的涼意。可即便是這樣的天氣,這個被譽為圣土大陸最神秘最危險的森林中仍有行人在趕路。那是一個其貌不揚的老者,身上那破舊不堪的灰色長袍,則暗示了他吟游詩人的身份。

    吟游詩人是圣土大陸一個很普通的職業,據說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大災變”之前就產生了,但那場浩劫對圣土文明的破壞畢竟太大,具體的時間恐怕早已不可考證。吟游詩人原本吟頌的都是有關神的傳說,但大災變的發生似乎讓大部分圣土人失去了對神的信仰,因此這個本身還算體面的職業也跟著被人冷落,在千余年的時間里甚至一度有消亡的危險。

    直到兩百年前的封印之戰,由于七英雄領導的那場自大災變后圣土最浩大的戰爭的勝利,吟游詩人也因此找到了新的贊美對象,他們向民眾用最通俗的語言述說當年七位英雄的傳奇故事。盡管這些故事早已婦儒皆知,但人們還是樂此不疲,一遍又一遍的聆聽這些流浪者的傳唱,直到能背下每一個字。

    老者一路向迷失森林的西北方走去,不時舉起袖子擦擦頭上的汗水。或許是趕路太久有些勞累,他找了一根橫倒的樹干坐下,從背包里取出水囊仰頭喝了幾口,擦擦嘴巴,嘟噥著道:“七十年!老朋友,我們終于又要見面了!”言畢長長吁出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臉上現出欣喜的安詳。

    大地傳來一陣輕微的顫動,遠處的鳥雀沖天而起。老者猛地睜開雙目,看著遠方出現的煙塵,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喃喃地自語:“這些沒腦子的獸民是怎么回事?居然敢大規模集結在與亞特相鄰的迷失森林邊境,才兩百年啊,又蠢蠢欲動了么?”

    隨即他又搖搖頭站起身來,冷靜的朝著鳥雀驚起的方向走去。他的步子似緩實快,只不過片刻功夫邊到達了塵土飄起的地方。

    前方是排成半月形戰陣的大群迦佤族獸人戰士,看樣子是個千人大隊,此刻正瞪著血紅的雙眼殺氣騰騰的盯著這個膽大的闖入者。領頭的千夫長咆哮一聲,用沙啞而含混不清的嗓子吼道:“人類的……壞!殺無赦!”

    話音剛落,立刻有十幾個獸人吼叫著沖了過來,興奮地揮舞著手中各種在人類眼中粗重得離譜的武器。十幾丈的距離并不算太長,轉眼間獸人們便已到了老者身前。老者冷笑一聲,也不見有什么動作,只是隨著右手看似隨意的揮動,一道淡淡的半月狀白芒閃過,十幾個兇悍異常的獸人便突然停止了動作,只留下滿臉的驚恐。

    老者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徑直向那名千夫長走去,直到他邁出好幾步,身后才傳來“撲通”的倒地聲。空氣中頓時彌漫起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作為一個好戰嗜血的種族,血腥本來只會令獸人更加興奮與充滿殺戮感,但此刻在場的所有獸人卻都機泠泠打了個寒戰。他們并不畏懼死亡,可眼睜睜看著十幾個同伴在對方輕描淡寫的一揮手下立刻身首異處,這樣強橫可怕的實力使他們心中齊齊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只是呆呆的看著他一步步走近。千夫長身上早沁出了冷汗,可作為獸族有名的勇士,又是此次行動的前鋒指揮官,卻無論如何不敢退縮。何況他在族人中頗有威望,在這個實<!--中间广告位置-->力就是一切的種族里,這種威望必須具有相應的力量才能取得和保持。這樣的力量也使他自信絕不至于象剛才那十幾名手下一樣不濟。

    老者在他身前站定,看著他冷冷地道:“安分了這么多年,難道你們現在卻又開始不甘寂寞了?”

    千夫長獰笑道:“想知道……你?到地獄去問吧!”說完一揮手中的巨斧,大吼一聲向老者撲過去。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譏諷,竟然不閃不避,迎著來勢一掌向那面開山巨斧拍去。那名千夫長不由心中一喜,他可是獸心勇士中的頂尖者,這一撲之威加上手中巨斧百余斤的重量,就算族中屈指可數的獸靈勇士也不敢硬接,對方居然用一雙肉掌來拍自己手中之斧,哪怕有天大的本領也不過是找死而已。

    然而獸人千夫長很快便發現自己的失算。對方手掌一抵上斧身,立刻生出一股奇異的吸力,接著身子一轉,巧妙的卸去來勢。這一吸一卸,令他所有的力道都用到了空處,而斧身被老者牢牢吸住,千夫長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如不撤手便立刻有骨折的危險。好在他身手也算不錯,放開斧柄后右腿凌空向老者踢去,反應不可謂不快。老者右手依然吸牢斧身,左手卻閃電般向他踢來的右腿切去。千夫長慌亂中不及應變,小腿頓時慘被切中,看似輕飄飄的一切,但一股莫大的巨力卻在瞬間破壞了他右腿的每一寸骨骼,不由悶哼一聲摔倒在地,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可它也算硬朗,竟然一聲不吭的站起來,身子搖晃了幾下,強忍著巨痛抓向老者手中的巨斧。

    老者似乎有點不耐煩這種纏斗,臉上紅光一閃,刻意壓制的氣勢立刻放了出來,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頓時令這個獸人千夫長摔出兩丈開外,掙扎了半天也爬不起來。老者一閃身來到他跟前,手中巨斧一橫,指著他道:“現在,是否可以說實話了?”千夫長卻不答話,仰頭用獸人語喊了幾句。老者臉色一變,他知道對方喊的是“一齊上,殺了他!”他倒不是怕對方人多,只是這樣一來,自己就必須用那禁忌之術,到時恐怕極可能讓世俗界因此知道他的存在,這可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不容他多想,近千獸人戰士已吼叫著從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老者舉重若輕的揮動著手中巨斧,一道道白芒閃過后,獸人戰士的尸體成片的倒下。但更多的獸人卻仍舊悍不畏死的涌了上來。老者皺了皺眉頭,無奈的長嘆一聲,分出一部分力量護住那名千夫長,口中卻念道:“離·陽魄·真炙·烈——爆炎之劍!”

    周圍空氣似乎突然產生了一陣莫名的燥動,無數的火元素向老者手中的巨斧匯聚,整個斧身瞬間變得通紅,接著一道絢麗的火焰騰起并在斧身上跳動不止。老者大喝一聲,巨斧飛速舞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以他為中心,一個碩大無比的火球產生并極速膨脹,瘋狂的吞噬著周圍的一切。周圍近三百獸人戰士尚不及奔逃,片刻間就已經灰飛煙滅,連慘叫也沒發出便已尸骨無存。

    火光逐漸隱去,焦黑的地面被削低了一丈有余,尤自不停地冒著濃煙,方圓數十丈內再無一物。老者和那名獸族千夫長隨著這驚天動地的一擊早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數百名朔朔發抖的殘存的獸人,目瞪口呆地盯著眼前似乎完全不象是人力造成的大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02/4591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