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鏡花破滅第一次亮相 下 - 劍道獨尊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劍道獨尊 > VIP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鏡花破滅第一次亮相 下

VIP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鏡花破滅第一次亮相 下

推薦閱讀:

       以一敵五,葉塵以前用過的任何招式都不管用,只有根據空間奧義創造出來的鏡huā破滅才有用,鏡huā破滅,凝空成鏡,攻擊范圍可大可小,可遠可近,是毫無弱點的一招。

    雖說鏡huā破滅只有七八分火候,尚未徹底純熟,但用來對付五個和自己同級別的強者,應該夠了。

    雙手握住雷劫劍,葉塵一瞬間進入到古井無波的狀態,目光悠遠無邊,好像整片虛空都在他的鎖定下,而他手中的雷劫劍,突兀的扭曲起來,霎那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也許是一霎那,也許是很久的時間,葉塵似緩實快的揮出了這一劍,諾大的虛空都在震動。

    “不好!”

    五個人內心同時驚叫一聲,空間奧義太博大精深了,而且和時間奧義有著玄妙-的聯系,葉塵這一劍尚未揮出,他們就感覺時間慢了好多,以至于自己發出去的攻擊,慢悠悠的在靠近葉塵,待葉塵一劍悍然揮出,他們感知中的時間,幾乎被凝固,除了思維,連自身動作都緩慢了起來,束手束腳,內心惶惶,戰意下降到冰點。

    和五人的感受不同,黃衣女子,慕容傾城,以及睜開眼睛的冷漠青年,分明看到葉塵這一劍快到了一個極致,明明是五人率先攻擊,卻變成了葉塵后發先至,攻擊五人。

    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感受,這是空間奧義所帶來的變化。

    無聲無息中,五人所在的虛空,毫無規律的扭曲起來,五人如同身處于同一面鏡子之中,表情不斷變化,而這面鏡子,隨時都有破碎的可能性,五人自然難以幸免。

    “要不要殺了他們。”

    葉塵有著一絲猶豫。

    忽的——

    砰!

    鏡子中.金萬雙那個位置爆裂開來,虛幻的玻璃四射.渾身銀光燦燦的金萬雙吐出一口鮮血,飛掠而出,臉色蒼白。

    緊隨其后.滄桑老者以及雙胞胎兄弟同時脫困而出,一個個臉色蒼白.神情驚恐。

    排在最后的是林宇軒.不管是真元修為,**強度.以及經驗,他都及不上前面四人,能夠出來,完全是因為凝固的鏡子有了破綻,盡管如此,他受的傷也十分重,七竅流血,身上被虛幻玻璃割裂了數十處.鮮血染紅了衣衫。

    “一下子攻擊五人,多少有點勉強。”

    葉塵并不感到意外,鏡huā破滅攻擊其中任何一人,都有著絕殺的作用.但同時攻擊五人,就有點勉強了.畢竟這五人不是尋常之輩,而是五個和他同一級別的強者,如果不是蘊含空間奧義的鏡huā破滅太過詭異和恐怖,哪里有可能差點殺死他們。

    “怎么可能,他的空間奧義,如何達到此等恐怖境界?”金萬雙心有余悸,直愣愣的盯著葉塵。

    “空間奧義如此了得也就罷了,這根據空間奧義創造出來的劍招,也太可怕了吧!不管從哪一方面看,都毫無弱點,這怎么可能是一個年輕人創造出來的。”

    相較于金萬雙,滄桑老者更震驚葉塵的創造力,創造奧義武學,是一個和參悟奧義同樣重要的天賦,同樣的空間奧義,同樣的境界,創造出來的空間奧義武學未必威力相當,這就是創造力的重要性,雖說,威力并不是一切,有的奧義武學并不著重于威力,但不管如何,葉塵的鏡huā破滅,都讓滄桑老者為之駭然。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雙胞胎兄弟也非常吃驚,達爾巴道:“竟然讓我們兩兄弟受傷了,他是半步王者最強者嗎?”

    “就算不是,也差不多是了,有些不同。”

    達爾雄比達爾巴思考的更多,單以這招而言,就算是半步王者最強者碰上了都要暫避鋒芒,不過其他方面,葉塵則要比半步王者最強者弱上不少。

    “為什么?”

    林宇軒滿是不解,他不解,葉塵比他還小上幾歲,卻為何能參悟出空間奧義,又能夠創造出如此厲害的劍招,幾乎是一劍之下,就讓他們失去了與之戰斗的信心。

    “凝空成鏡,好手段。”

    黃衣女子嘆道。

    冷漠青年臉上的詫異斂去,再次進入到療傷狀態中,但是這次,他huā了很長時間才平靜下來。

    “空間奧義,有著普通奧義三倍的威力,推動時,需要的真元是九倍,看來,必須要盡早成為半步王者,如此,才有足夠的真元揮霍,否則遇上強敵,鏡huā破滅也施展不了多少次。”

    微微吐出一口氣息,葉塵身形一閃,當先掠向登高望遠圖和綻放紅光的寶劍,這兩樣東西,他勢在必得。

    見狀,五人狠狠一咬牙,他們固然無法和葉塵抗衡,不過,若葉塵欲要奪取<!--中间广告位置-->所有的寶物,他們也要拼一拼,畢竟這些可是偽極品寶器,這次失之交臂,下次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看到。

    五人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葉塵,神色復雜。

    唰!

    登高望遠圖被葉塵攝了過來,扔進儲物靈戒中,旋即,葉塵又把綻放著紅光的寶劍抓在手上,持劍一看,靠近劍柄的劍身位置,刻著兩個正氣凜然的古體字——破邪。

    “好劍。”

    葉塵能夠感受到,破邪劍的劍氣剛正不阿,與他的劍道十分契合,沒有出現任何排斥。

    兩件寶物到手,葉塵打量起其它的寶物,降魔杵長兩米有余,渾身金光燦燦,綻放著金色的光暈,這金色光暈給人心平氣和的感覺,又蘊含無比恐怖的破邪力量,仿佛拿在手中,就不需要懼怕任何邪物;距離降魔杵不遠處,紫金缽足有海碗大小,通體有如紫金鍛造,但葉塵很清楚,普通的紫金,是不可能鍛造出偽極品寶器的。

    最后一件寶物是玉尺,玉尺顏色純白,長二尺有五,表面勾勒著一頭祥瑞異獸,異獸腳踏云彩,目光祥和。

    看到葉塵打量起其它的寶器,金萬雙五人緊張起來,他們不欲和葉塵爭斗,但他們也不會放棄寶器,所以,十分在意葉塵的選擇是什么,是放棄寶器?還是全部收取?

    “你們放心,我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貪婪。”

    葉塵沒有去奪取最后三件寶器,其一,他已經得到了登高望遠圖和破邪劍,其二,這五人也不是好惹的,把他們逼急了,很有可能與自己決一死戰,他沒有擊殺五人的同時,能保證自己不死,其三,就算他有著強絕的實力,也會給別人流口燙喝,反正對他來說,那三件寶器拿到手,也是要交易掉的,留在手上太浪費。

    持著破邪劍,葉塵掠到慕容傾城旁邊。

    呼!

    金萬雙五人同時吐出一口氣,緊繃的神經松懈下來,他們略帶感激的看了一眼葉塵,換成他們,他們多半會一網打盡,畢竟偽極品寶器珍貴無比,哪怕自己不需要,也可以托付給拍賣會,拍賣出去,或者可以到一些高級交易所中,交易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葉兄弟,我金萬雙和你說一聲對不住,另外多謝了。”

    金萬雙抱了抱拳,說道。

    “老朽也是。”

    滄桑老者苦笑道。

    葉塵微微點頭,沒有說話,這個世界,最看重的還是實力,至于幾人到底怎么想,無關緊要。

    去掉葉塵這個強敵,五人開始了新一輪的爭奪。

    最終,還是金萬雙技高一籌,得到了降魔杵,全身而退,隨后,滄桑老者得到了紫金缽,也退離了戰場。

    林宇軒獨自一人,又豈是雙胞胎兄弟對手,玉尺被雙胞胎兄弟給奪取走了,只剩下他一無所獲。

    哼!

    林宇軒面無表情,不去看眾人,反而打量起三十二層前往三十三層的樓梯,上面,也許有更多的寶物。

    破邪劍內部并沒有留下靈魂印記,葉塵很輕易的烙印下屬于自己的靈魂印記,然后灌入真元,逐漸熟悉破邪劍的一些作用。

    哧!

    破邪劍延仲出數尺長的破邪劍芒,嗤嗤作響,慕容傾城眼睛一瞇,情不自禁的倒退兩步,破邪劍芒讓她有些不舒服。

    “這劍的破邪力量太強了,只怕是四件寶器之冠,也難怪你感到不舒服。”葉塵把破邪劍插入鞘中,斂去劍芒。

    劍,本來就最具攻擊性,降魔杵則在于降魔伏妖,紫金缽則應該是〖鎮〗壓收取,玉尺一般是用來護身的,攻擊力量不及破邪劍和降魔杵。

    “恩,不知道是誰留下來的。”

    慕容傾城道。

    葉塵看向三十三層樓梯口,道:“最好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不僅破邪劍沒有烙印靈魂印記,降魔杵,紫金缽以及玉尺都沒有烙印靈魂印記,有了這三件寶物,金萬雙,滄桑老者,還有雙胞胎哥哥達爾雄的實力再次暴漲,哪怕遇到半步王者最強者,都能夠拼上一下。

    “既然諸位得到了寶器,是時候去三十三層了。”

    這時候,黃衣女子說道。

    “三十二層就有四件偽極品寶器,三十三層肯定要去。”雙胞胎兄弟尤不滿足,玉尺雖好,但是不符合他們兄弟的審美觀,若能再得到一兩件霸道的偽極品寶器,便更好了。

    “走吧!”

    金萬雙手提著降魔杵,威勢更濃。

    吐出一口濁氣,冷漠青年站了起來,他的傷勢,已經恢復到八成多,接下來的爭奪,他不會袖手旁觀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51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