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進入禁地 - 劍道獨尊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劍道獨尊 > VIP卷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進入禁地

VIP卷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進入禁地

推薦閱讀:

       與此同時,玄宗,獄門,邪王樓等僅決于虛空門的幾大頂尖五品宗門都派了人前往蠻荒山脈。

    玄宗是新貴,玄后未成為生死境王者之前,僅僅是六品宗門,底蘊及不上其它五品宗門深厚,半步王者和頂尖宗師的數量沒有幾個,所以加上燕鳳鳳,一共才三人。

    “鳳兒,你說那個葉塵,有著直追半步王者的實力?”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四十歲,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她的氣息,如淵如海,根本看不透,靈魂力感知過去,也仿佛一個漩渦。

    燕鳳鳳點頭道:“是的,弟子親眼所見。”

    中年美婦是玄宗的太上長老秦柳,本身也是一名半步王者,她的身份很高,曾經是玄宗的宗主,玄后的師父,玄后成為生死境王者后,她退位讓賢,把宗主讓給了玄后,自己成了太上長老。

    聞言,秦柳考慮了一下,說道:“我們人不多,可以把他邀請進來。”

    她雖然是半步王者,但若遇到其它勢力的人馬,難免抽不出手來,畢竟半步王者不止她一個。

    “好的。”

    燕鳳鳳想了想,隨即點點頭。

    這幾天,幕容傾城并沒有打聽到什么消息,震動源頭距離他們居住的城市太遠了,消息根本傳不過來。

    兩人也不急,天武域就這么大,估計過些天就有消息了。

    葉塵趁此機會,繼續修煉五劍齊發,爭取達到隨心所欲的境界。

    這日,燕鳳鳳和秦柳來到葉塵臨時居住的城市。

    院落里,五人坐在綠水中央的亭子中。

    “葉塵見過秦柳前輩。”

    知道秦柳的身份后,葉塵略有驚訝,他倒是沒想到,此人會是玄后的師父,曾經的玄宗宗主。

    秦柳笑道:“不要見外,輕萱很看好你說你是五年內,最有希望晉入生死境的那一個。”

    “五年?燕前輩大高估葉塵了。”

    葉塵苦笑,雖說他堅信自己能晉入生死境,但還真沒什么把握五年內踏入生死境太玄手了。

    秦柳道:“你可不要小看輕萱說出來的話,她說的話,十有**會成真,我已經見識斯艮多次。”

    “那承燕前輩吉言了。”

    葉塵笑了笑。

    喝了一?茶,秦柳問道:“葉塵,你的劍意是幾階,鳳兒說你擁有的是毀滅劍意,可是真的。”

    葉塵道:“不錯正是五階毀滅劍意。”

    雖然已經在燕鳳鳳那里得知葉塵的情況但聽葉塵親口說出來秦柳依舊十分吃驚,五階劍意,而且還是毀滅劍意,威能相當于六階普通劍意了,這是部分生死境王者都沒有達到的程度。

    “果然后生可畏,輕萱是,你也是。”秦柳感嘆一聲。

    葉塵問道:“秦柳前輩,你這次來是?”

    燕鳳鳳替秦柳回答道:“葉塵你可知道,那震動的源頭是什么嗎?”

    “我正在打聽消息,是什么?”

    “四極大帝的墓地出世了震動起因是移動禁地撞擊在空間壁障上所引發的波動,現在,天武域五品宗門都應該知道了,其他人會稍晚一些,我和師尊的目的,就是去四極大帝墓地探查,所以想邀請你和慕容一起加入,不知你意下如何?”

    四極大帝墓地?

    葉塵沒有過多細想,點頭道:“好!”

    他身負破虛指第三式,又有一把白羊座的白色鑰匙,四極大帝的墓地是他的機緣,自然不能過放過,就算秦柳前輩和燕鳳鳳不來找他,過段時間,打聽到消息后,他也會過去。

    秦柳道:“這次四極大帝墓地之行,十分兇險,到時會有許多半步王者加入,一些臨近大限的半步王者雖然終生不可能晉入生死境,但實力深不可測,常年閉關,所以,會有生命危險。”

    “我知道。”

    葉塵點點頭,他距離靈海境后期境界已不遠,只是之間好像隔一層膜,始終無法突破,借這次機會,說不定能一舉成功,而一旦他晉入靈海境后期修為,就算遇上半步王者,也能夠金身而退,弱一點的半步王者,孰勝孰負,猶未可知。

    “慕容,你呢?”

    葉塵倒是有點擔心慕容傾城。

    “你和你一起。”

    慕容傾城回道。

    “那好!”

    葉塵雖然怕慕容傾城遇到危險,但也知道,慕容傾城的生存能力不比任何人弱,本身擁有完美人魔血脈和魔力不說,體龘內還有不少妖魔王的魔力精華,魔力精華是王級魔力的精華,以慕容傾城現在的承受力,一旦爆發出來,非同尋常,遠超以往。

    就這樣,五人一同前往蠻荒山脈。

    而原本秦柳燕鳳鳳三人的實力還不算強大,加上葉塵和慕容傾城后,強了一個大檔次,要知道,燕鳳鳳本身就是宗師榜前五的高手,慕容傾城身上的魔力氣息也十分強橫,再加上葉塵這個半步王者之下無敵的存在,遇上任何一批人馬,也毫不遜色,除非對方有兩名半步王者。

    到蠻荒山脈深處時,已經是一個星斯后。

    “哈哈,玄王,你也來了。”

    遠方,七道人<!--中间广告位置-->影飛掠過來,身上的氣息帶著一絲邪氣,給人亦正亦邪的感覺。

    “金絕王,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嗎?”

    秦柳的稱號是玄王,所有半步王者,都是候補生死境王者,所以可以稱王,而被她叫做金絕王的,是邪王樓的太上長老,是邪王的師叔,實力深不可測,曾經也是她的老對手。

    唰唰唰!

    金絕王落在不遠處的山峰上,打量了一眼秦柳和她身邊的人,笑道:“五個人,不錯,我還以為你們只有三四個人。”

    “人多不一定是好事,在精不在多。”

    秦柳笑瞇瞇道。

    “哈哈,口舌之利沒用,我邪王樓,從來都力壓你玄宗一頭,論精英,也是我邪王樓多。

    金絕王很久沒有出來了,也沒人和他提起過葉塵,所以并不知道葉塵和他的事跡。

    在金絕王的旁邊,分別是六個人,兩名年輕人,兩名中年,兩名老者,兩名年輕人中,有一人葉塵居然認識,他不是誰,卻是很久沒有露面的司空圣,如今的司空圣,表情木然,再也沒有以往那般不可一世的氣質,但以葉塵的眼力,自然看出,司空圣見到他時,目光隱隱波動了一下,出奇的是,并沒有表露出任何表情。

    “司空圣能被叫來,實力必然達到了頂尖宗師級別,不知道他是怎樣走到這一步的。”

    不是葉塵小看司空圣,只能說,見識到天武域眾多天才后,葉塵已經麻木了,司空圣的天賦,只怕連前十都排不到,所以對方有著頂尖宗師的實力,才會讓他吃驚。

    司空圣旁邊,是一個臉上有著刺繡的年輕人,大約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他倒沒和司空圣一樣,一連木然,而是好奇的打量著葉塵,給人一種玩世不恭,什么都不在意的樣子。

    “這可未必,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先走一步了。”

    秦柳不打算和金絕王繼續斗嘴,當先掠向半空中的缺口。

    葉塵四人緊跟在后。

    轟隆隆!

    缺口邊緣的虛空能量感應到有強大的個體能量接近,一道道虛空閃電,虛空之火以及虛空暴風沖了出來,轟擊在五人身上,在此之前,秦柳已經提醒過三人,小心虛空能量,所以跟在秦柳身后的四人并沒有驚慌,各自把護體真無提升到極限,速度不減反增。

    “小心。”

    葉塵身形一閃,擋在慕容傾城的右側,這里的轟擊十分猛烈。

    慕容傾城臉色略帶蒼白,道:“我沒事。”

    她的護體魔力雖說十分強大,比尋常的靈海境后期巔峰高手不知道強大多少,但畢竟沒有半極品鎧甲,應付起虛空能量,并不輕松,好在她還有黑暗天幕,黑暗奧義在吸收能量上的效果很好。

    至于葉塵,修為不算高,只有靈海境中期巔峰修為,但他有半極品鎧甲渾天鎧,有龍骨防御層,再加上不死之身,應付起虛空能量的轟擊,顯得輕松許多。

    而燕鳳鳳的本體是青鳳,頂尖的上品資質,這兩年內,已經從九級提升到十級,是十級妖獸中的絕對霸主,**之強悍,匪夷所思,護體妖力也不比慕容傾城的護體魔力差,且更渾厚,除此之外,她在多寶圣塔中還得到過一件半極品鎧甲,如虎添翼。

    最艱難的莫過于玄宗上三峰太玄峰峰主林高明,此人的修為一點不弱,同樣是靈海境后期巔峰境界,可惜也沒有半極品防御鎧甲,只能憑借深厚的真無硬撐著,嘴角泌出鮮血。

    一眨眼功夫,五人遭受了數十次攻擊,艱難的進入缺口中,消失不鬼,沒有一人死亡。

    “嘖嘖,難怪口氣這么大。”

    金絕王本想看個笑話,但笑話沒看成。

    “金絕王,玄宗這些年,可是在逐步趕超你邪王樓,口氣大,理所當然。”遠方又來了一批人。

    這批人,一律身穿皂色衣衫,有五人胸前寫了一個巨大的獄字,另一人胸口雖然沒有獄字,但袖子上有,是獄門的人,獄門的實力比起邪王樓,有過之無不及,門主獄王也是和虛皇同一時期的王者,一身修為,足以和老龍王相媲美,而獄王繼承的是獄祖的衣缽,擅長封印,最厲害的武學是天獄封印**,十分恐怖。

    當初曾和林天一起,與葉塵起過沖突的穆云鶴正是獄門的大弟子,但六人中,沒有穆云鶴的身影。

    “刑王,好久不見。”

    金絕王眼睛一瞇,要說玄王秦柳的實力高深莫測,只不過和刑王比起來,他更忌憚刑王,此人是個儈子手,掌握了一部分獄門封印之法,和他決戰,就算贏了,自身也要傷筋動骨。

    “嘿嘿,是好久不見,不過現在不是說廢話的時候,我獄門先進去了,你邪王樓的人,最好別碰到我們,也最好別和我們爭什么東西,要不然我會讓你嘗嘗我刑王的刑法。”

    “誰倒霉還不一定。”

    金絕王可不是被人嚇大的主,毫不客氣道。

    “哈哈!禁地中見。”

    刑王大笑一聲,進入缺口,途中,有一人重傷吐血,可惜沒死。

    “我們也進去。”

    金絕王帶著人馬同樣進入缺具。

    (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50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