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別來春半遠還生 > 正文 第四十章 天白

正文 第四十章 天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醫院人潮涌動的一天,秋意愈發的濃重,氣溫也隨之漸漸降低。

    屋子外的陽光難得的爛漫,整片天空有了一絲色彩的點綴,寒冷之下讓人有了一種舒爽的錯覺。

    詩遠征走到秦扇的病房門前,透過窗戶望了一眼屋內的人。

    窗前的簾子被拉起了大半,整片屋子顯得分外的灰暗。秦扇獨自坐在窗前,只在有光的一角望著窗外。

    她的視角所及的地方,漫漫的散著人煙味,川流的車道讓整個世界顯得異常忙碌。

    詩遠征的眼神透過一絲清冷,繼而推門走入。

    秦扇沒有反應,繼續望著窗外。

    詩遠征將手中的飯盒放在一邊,猶豫了會,走到窗前拉起了簾子,病房內晦暗的氣氛得以減輕了幾分。

    秦扇回頭,望著詩遠征。

    詩遠征與她對視,眼神多少有些游移,繼而又轉身回到另一邊拿起飯盒。

    “護士跟我說你這兩天幾乎沒有怎么進食,我擔心你這樣下去會拖垮身體,所以給你帶了一些我熬的雞湯。”

    秦扇望著詩遠征手里的飯盒,眼神又瞟了一眼窗外,淺淺嘆了一聲,緩步走回了病床。

    “今天外面的陽光很好,我想下去走走。”

    詩遠征走近她,將手里的飯盒放在床前,扶著她躺在床上。

    “現在外面有些冷,等過些日子暖和些了,我再帶你出去。”

    秦扇沉默,氣若游絲,緩緩嘆了一聲。

    詩遠征打開飯盒,香氣騰騰的散著。

    “先喝點湯吧。”

    秦扇沉默,垂首沉吟了一會,抬眼望著詩遠征。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的病能好起來,我就和你找個地方過完下半輩子。”

    詩遠征頓住,捧起雞湯的手僵在半空。

    良久,他的雙眼微微的發紅,發出了一陣苦澀的笑意。

    “別多想,會好的,先把湯喝了。”

    秦扇接過詩遠征手里的飯盒,聞著味道,淺淺蹙著眉頭,卻是一口喝完。

    詩遠征望著她,內心醞釀著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的酸楚,是已經是半百的年歲,不懂得該怎么表達感情,還是是一種自嘲,為著終于苦盡甘來?

    秦扇望向一旁的那本詩集,又緩緩嘆了一聲。

    “我知道,我這么說,對你很不公平。”

    詩遠征接過飯盒,望著秦扇,搖了搖頭。

    “我只是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你。”

    秦扇沉默,良久。

    “不用。”

    “如果當年不是我,一切的悲劇就都不會發生。你也許就不會得這個病,就算得了,也不會因為沒錢治病拖了那么多年。”

    秦扇望著窗外的天色,淺淺的沉吟。

    良久。

    “我乏了,你回去吧。”

    詩遠征知道自己不該提起往事,想要再說些什么彌補一下,思緒間望著秦扇的模樣,只得勉強的笑著收拾起飯盒。

    秦扇轉頭望著一旁的詩集,蹙著眉間。

    “等到日子了,幫我把它燒了給我。”

    詩遠征晃神,手中的東西滑落,跌了一地。他頓在原地,面色晦暗。

    秦扇望著他,眉目卻漸漸收緩了一些。

    “你我都是幾十歲的人,該學會面對了。我已經多活了二十多年,知足了。”

    詩遠征有些倉促的收拾著地上的一灘狼藉,垂首沉默。

    良久。

    “你不會有事的。”

    秦扇淺淺呼出了一口氣,微微的笑著。

    “我不喜歡這間屋子里消毒水的味道,你幫我跟護士說,給我準備茉莉味的空氣清新<!--中间广告位置-->劑,兩瓶就夠了。”

    詩遠征收拾完起身,望著秦扇。

    “我現在就出去買,我會多買幾瓶。”

    秦扇沉默,望著詩遠征轉身離開。

    (二)

    唐韻扶著詩末孜走在醫院樓下的花園里,末孜拄著拐杖,右腿纏著繃帶,額頭也貼著一塊紗布。

    “你知不知道當時情況有多兇險?你整個人都昏迷了!以后你要是再這么沒頭沒腦的跑開丟下我一個人,小心老娘跟你絕交!”

    詩末孜吃力的挪著步子,半個身子都倚在唐韻的懷里,苦哈哈的望著她,劉海垂下了幾根不停的在眼前晃蕩。

    “你應該這么想,辛虧當時是我一個人跑開了,如果當時是我們倆個人的話,那受傷的就是兩個人了。”

    唐韻瞪著眼睛沒好氣的望著她。

    “醫生說了,雖然你只是輕微的擦傷,但是因為你頭部的創傷所以你必須乖乖給我住院觀察幾天。我可不想明亦放心把你交給我,結果我把你還給他的時候你卻被撞傻了。”

    末孜念及明亦,仔細一想才發現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不由得思念漫上心頭,鼻間隱隱的透著苦澀。

    “你沒跟他說吧?你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受傷了。”

    “我敢說嗎?他倒是來了電話,說你的手機打不通,南希的人也沒有接到我倆。”

    末孜慌張的望著唐韻。

    “我只能騙他說我們倆私下里決定去別的地方,所以并沒有去南希,你的手機和你的大腦一樣都進了水,所以暫時無法接通。”

    末孜的眼神透出一絲黯淡,想要再說些什么,卻又沉默了起來。

    唐韻望著她,淺淺嘆了一聲。

    “現在好了,你就只能安心在醫院養傷,這樣我也算是間接的完成了明亦的囑托了。”

    陽光漸漸收尾,黯淡的光束穿過頭頂的枝椏打在了末孜的身上。她抬眼望去,在花園的另一邊,一個女人姣好的模樣印入了她的眼簾。

    秦扇獨自一人緩步走在醫院樓下的花園里,身上只披著一件絲質的外套。她的身上隱隱的透著一種古典的氣質,在人群中分外顯眼。

    末孜見著秦扇,不自禁的有些癡迷。

    唐韻好奇的打量著她。

    “望什么呢,快點回去休息吧。”

    唐韻扶著末孜,隨著她的視線望去。

    “她好美。”

    唐韻同樣瞧見了在不遠處的秦扇,她的氣質極像是一塊古樸溫婉的玉器,無論與末孜的可愛乖巧還是與她的魅惑天成都全然不同。

    唐韻聽著末孜的感嘆,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再美也不過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全天下除了我你就是最美的,快點回病房去!”

    秦扇往前走了幾步坐在了木椅子上,抬首獨自望著天色。陽光穿過蕭條的枝干打在她的身上,給她憔悴的身姿又無故增添了些許的華貴。

    末孜正準備挪動步子,一個熟悉的身影卻出現在她的視線之內。

    詩遠征從遠處趕來,手里提著一個袋子,頓足在秦扇的面前。

    秦扇抬首,望著來人,淺淺嘆了一聲。

    末孜只見得眼前的倆人在一旁含糊的說了幾句話,然后女人被父親扶起。

    唐韻怪異的望著眼前的一幕,想要開口說些什么,但顧及末孜還是住了嘴。

    詩遠征扶起秦扇走回了醫院的大廳,末孜狼狽的轉身躲在一側,在秦扇進電梯的一瞬轉身與她對眼相望。

    唐韻不由得打量著末孜的神情,想要說些什么,始終沒有開口。

    末孜沉默了一會,內心的不安轉而變成了某一種疑惑。不急不緩的嘆了一聲,同樣抬首望了一眼天色。陽光漸漸黯淡了下去,漸漸步入深秋的節氣,天白的時間總是愈發的變短。

    良久,末孜淺淺的微笑望著唐韻。

    “回病房吧。”

    “嗯。”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www.zhulang.com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52/4482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