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必須給我們道歉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必須給我們道歉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必須給我們道歉

推薦閱讀:

    黎欣可和那兩個女生不是同班同學,認不認識,倒也沒關系。不過,來到人家宿舍了,還是微笑著打了個招呼。

    那兩個女生只見黎欣可來了,和她們簡單的聊了幾句,就走出了宿舍。

    黎欣可尷尬的勾了勾唇,輕聲對布秀蓉說道“我一過來,她們就讓了。”

    “沒什么的。”布秀蓉輕聲說道

    “我們班的女生不多,她倆都還不錯的。”

    說罷,就去打開了柜子,找出了一大袋零食,拿給黎欣可了。

    黎欣可一臉詫異的看著布秀蓉,很想問這是誰買給我的?

    都和布秀蓉認識了多年,也知道,布秀蓉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節約的人。來到d大上學,一個月都才只有五百來塊錢的生活費,肯定不會舍得花錢買這么多的零食。

    喬恬恬倒是有足夠多的零花錢去買,但是,喬恬恬也很節約,不會買這么多的。

    布秀蓉只見黎欣可這樣看著她,也知道,黎欣可是想問什么的。就湊近了黎欣可耳邊,說道

    “這些,都是魚智婕給你拎過來的。她在過來之前,往你們宿舍打過電話。接電話的那個人說,你沒有回到宿舍來。”

    黎欣可聽了這話,氣的挑了挑眉,問布秀蓉道

    “誰接的電話,會說我沒回來?”

    宿舍里除了她和張彥檸,另外的那兩個室友,都是有可能接過魚智婕打來的電話的人。黎欣可很想知道答案。

    知道了,才好回去找她們問清楚。

    這也太過分了,她明明都在宿舍里,她們卻說,她沒回來……

    布秀蓉也知道,魚智婕和黎欣可都同桌了兩年多,還是關系不錯的朋友。黎欣可遇到了這種事,心里肯定不爽。

    “算了,可可兒,你還問這個做什么呢?”布秀蓉說罷,就從文具盒里找出了一張字條,拿給了黎欣可。

    “這是魚智婕去敲門,你們沒開,她碰巧記得我住在哪一間宿舍,就給我帶來了。這是她寫給你的留言條,你收著。她說,她的手機號碼,宿舍的號碼,都在這上面了……”

    布秀蓉說道。

    黎欣可伸手接過了字條,發現那上面的字跡,確實是魚智婕的字跡,娟秀的小楷。她把那袋子零食擱放在了布秀蓉的桌上,轉身跑回到她自己的宿舍里。

    回來時,只見鄺思玨正好就坐在她床上,在悠哉游哉的喝著茶。

    黎欣可是在下鋪歇息的,鄺思玨在她的上鋪歇息。那個鄺思玨坐了她的床鋪,這沒什么,但是……

    “我聽說,你接過一個電話,是我的朋友打過來,要找我的。可你卻和我朋友說,我還沒回來。”黎欣可說的是陳述句,沒帶半點的疑問。

    這讓鄺思玨聽了,一時也不好做出什么其他的判斷了,只覺得,肯定是某人給黎欣可說了這事兒的。

    只是,得想一想,是誰給黎欣可說的。

    不錯,她是接過一個電話,是個女孩子打來的。那人在電話里說,找黎欣可,叫什么魚什么的。

    鄺思玨知道黎欣可回宿舍了,就在浴室里洗澡呢。可是,她就是不想去敲門,也不想讓黎欣可的朋友聯系到黎欣可。才說,黎欣可還沒有回來的。

    可誰成想,她做過的事,會被人家說給黎欣可知道呢?

    當時,張彥檸下樓去買襪子了,根本都不在宿舍里。

    這么看來,給黎欣可說了這事兒的人,百分之百的,肯定就是睡在張彥檸上鋪的楊瑾芊了。

    楊、瑾、芊!

    鄺思玨在心<!--中间广告位置-->里用比較惡毒的話,把楊瑾芊的長輩們給問候了十來回,才很是無所謂的對黎欣可說道

    “對,我說了。我又不是你的話務員,沒有必要在你不在的情況下,去找你來接電話。”

    黎欣可沒想到,她只是試探了一下,就還真讓鄺思玨給承認了。

    這樣也挺好。

    至少,鄺思玨承認了,她說話就不必顧慮什么了。

    黎欣可只見張彥檸不在,心想,張彥檸應該是去浴室了。因為張彥檸說,參加訓練,很有點壞襪子,就在回到宿舍后,便去多買了些襪子回來。

    這會兒,張彥檸不在這兒,想問鄺思玨什么話,倒也很方便。

    “你這種愛嚼舌頭的人,想當誰的話務員,都難。”黎欣可鄙夷的看了鄺思玨一眼,說道

    “誰也沒看花眼,怎么可能找你當話務員?我只是想問你,你既然接了電話,就要對你說的話負責。你憑什么說我不在?你知不知道,她找我有重要的事……”

    “還是那句話,我沒告訴你的義務。”鄺思玨一臉傲嬌的說道

    “對于你們之間的破事兒,本姑娘沒興趣知道。”

    “不管你有沒有興趣知道,你害的我和我朋友沒說成正事兒,這賬,我必須得跟你算清楚。”黎欣可一臉憤恨的看著鄺思玨,說道

    “你欠我和她一句對不起。今天,你必須給我道歉!”

    鄺思玨冷哼一聲,冰冷的眼神自下而上的把黎欣可打量了一番。這個鄉下女孩子,口氣倒還不小,想讓她給她道歉。

    “你做夢。”

    鄺思玨瞪了黎欣可一眼,一字一頓的說道。

    “啪。”

    黎欣可氣的抬起右手,狠拍在了桌子上。對鄺思玨說道“你不道歉,我就把你的秘密說出去。你看,咱們誰能怕了誰。”

    “我又不和你一樣,一天到晚跟個花癡樣的,一朵生長在山谷里的無名花朵,卻還在惦記著d大的校草顏嘉。你做夢都在叫嘉嘉,真是想顏少想瘋了吧?我可告訴你……”

    還不待鄺思玨說完,黎欣可就劈手奪過了鄺思玨的茶杯,一把給她砸在了墻角。

    “砰。”

    只聽到一聲瓷器碎裂的聲響,鄺思玨氣的眼冒金星。當即就伸出右手,往黎欣可臉上打去。

    不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黎欣可,她都不好意思說,她是鄺思玨了。

    黎欣可在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后,可是沒少在家做農活兒的。這雖然是吃了不少的苦頭,但也練了些本事,輕輕的一出手,就把鄺思玨的手腕給攥緊了。

    要是稍微的再一用力,就能讓鄺思玨哭著求饒。

    這時候,既然是攥緊了,就不能這么輕易的放過鄺思玨。

    黎欣可憤怒的目光刺向了鄺思玨,右手再加大了一點力度,就讓鄺思玨感到了疼痛難忍。

    “放開我!”

    鄺思玨扯著嗓子叫道。

    “你大聲的說出來,看我放不放?”黎欣可無所畏懼的說道。

    鄺思玨咬了咬牙。

    “我和你向來沒有仇,也沒有怨,你憑什么在背后詆毀我?啊?”黎欣可冷冷的問道。

    “討厭你就是討厭你,不需要任何理由。”鄺思玨忍住手腕處帶來的疼痛感,對黎欣可說道。

    其實,心里卻在想要不是你做夢都在叫著嘉嘉的話,我能為難你嗎?

    黎欣可又加大了幾分力度,痛的鄺思玨直掉淚。

    jiulgshiguangweiweua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7/31108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