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懷疑她的身份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懷疑她的身份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懷疑她的身份

推薦閱讀:

    花老太太看著黎欣可端來的荸薺,等到自己沒怎么咳嗽了,才告訴葉晚福道:

    “晚福,你看,可可兒給我送來了荸薺。你快去給我削幾個了,煮給我吃。我上次咳嗽,就是你哥哥給我送了這個來,給吃好了的……”

    葉晚福聽了,趕緊去辦。

    不過,葉晚福走到了門口,就回頭看著黎欣可,說道:

    “過元旦節了,你也回來了,就給顏嘉打個電話過去,幫我們也感謝他一聲兒吧。你看,舒總的工人們也幫我們拖了沙石料的,沒收我們一分錢……”

    黎欣可聽的出來,葉晚福是想找個機會,讓她走出花太太的臥房,好讓花老太太和她母親說說心里話的。

    這下就微笑著點了點頭,回答葉晚福道:

    “好的。”

    杜慕好端著盛了中藥的碗,扶著花老太太坐好了,喂中藥給花老太太喝。

    黎欣可跟著葉晚福去了客廳,給顏嘉打電話。

    這一次,顏嘉還和從前一樣,沒接聽電話,就回了電話過來。

    黎欣可心想著,這會兒也要到下午兩點了,顏嘉應該是吃了午飯的。不過,她還沒吃飯呢。

    伸手拿起了聽筒,很快就聽到了顏嘉的話語。

    “可可兒,元旦節快樂,新年好啊。你到家了?”

    顏嘉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有磁性。這一次,黎欣可聽的出來,顏嘉的聲音不怎么沙啞了,也就為他感到放心了許多。

    “是啊,顏嘉。我一到家,就來鄰居家給你打電話了。聽你的聲音,感覺你康復了。近來,帝都那邊也降溫了,你要記得保暖,記得要多喝水啊……”

    黎欣可在電話里說道。

    電話里傳來了顏嘉的歡快笑聲,“哈哈”,隨后問黎欣可道:

    “我正說要提醒你,梅嶺村那邊的風大,你要記得保暖的。結果,你還先提醒起我來了。”

    “咱們是好朋友,誰先提醒誰,還不都一樣?”黎欣可微笑著說道。

    帝都,顏嘉的家里。

    顏嘉這會兒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手拿著聽筒,在與黎欣可聊天。

    不過,他的視線,卻是落在電視機的屏幕上的。因為舒曜來到帝都了,還給顏嘉送來了碟pian,這會兒,顏嘉正在欣賞黎欣可他們表演的節目。

    越看,就越是覺得熟悉。

    趁著黎欣可給他打來了電話,就在電話里說道:

    “是的,都一樣,都一樣。”

    顏嘉看了黎欣可他們表演節目的碟,就把他們學校開晚會時,拍的一些相片,還有班上同學們給錄下來的歌,也拿給了舒曜。說道:

    “回去后,也給黎欣可聽聽。”

    舒曜微微點頭,“好的。”

    電話的另一端,黎欣可聽到了有些熟悉的男聲,就在電話里問顏嘉道:“嘉嘉,你家是不是還有客人?要不,你先陪陪客人。等到晚上了,我再打電話給你。”

    “哪有客人,是自己人。我的舒曜表弟來了,來過元旦節的。你和他是同班同學,咱們聊天,他看電視,這沒什么。”

    顏嘉說道。

    “看電視?”黎欣可在以前的那個世界里,對于看電視,不是特別的感興趣。但在來到了這個時空之后,就覺得,能看一次好看點的電視節目,也是件很奢侈的事了。

    就如實說道:

    “我都難得看一次電視<!--中间广告位置-->。你們在看哪個電視劇啊?”

    “沒看電視劇,我在看你們班的同學們表演的節目。”顏嘉眼底劃過一抹狡黠,說道:

    “你教舒曜他們跳的舞,還是很好看的。平心而論,比我們系的同學們表演的古典舞蹈,都還要好看。只是,有一個問題,讓我感到了好奇……”

    “什么問題啊?”黎欣可疑惑的問道。

    顏嘉微微思索了下,說道:

    “我怎么聽著你們唱的那首歌,讓我覺得,歌詞很熟悉呢?我就和舒曜說,我們的朋友黎欣可,還真是一位才女,不僅會跳舞,還會譜曲,會寫歌詞來著……”

    黎欣可一聽,感覺有些尷尬了。那些,可不是她的原創。想著顏嘉也不是別人,在顏嘉面前,就得實話實說。于是,說道:

    “那不是我譜曲的,也不是我寫的歌詞。”

    “我想知道,是誰的大作?”顏嘉眸底劃過一道精明的光芒,在電話里問黎欣可道。

    “是我一個朋友的媽媽譜曲,我的一個朋友寫的歌詞。因為那位朋友的媽媽經常會彈那首曲子,我的那個朋友也會唱歌給我聽。我聽的多了,就能銘記于心了……”

    黎欣可在電話里解釋道。

    顏嘉聽了,雙眼里不覺劃過一絲溫馨,問道:

    “你的那個朋友,我也想認識一下。不知……”

    黎欣可聽了這話,差點就在電話里告訴顏嘉:

    我的那個朋友,也是顏嘉。但是,我都不知他現在在哪兒,可怎么介紹給你認識呢?

    有時候,我會夢到,我在以前的世界所認識的那個顏嘉。在夢醒后,我甚至都還懷疑過,你也許就是我以前所認識的那個顏嘉。

    但是,我也只是敢那么猜想著,卻沒有任何的證據,去說明你就是原來的顏嘉……

    黎欣可伸手輕觸了下額頭,努力讓自己打住一些思緒,好回答顏嘉提出的問題。想了想,才問道:

    “顏嘉,你怎么想著,要認識我的那個朋友啊?”

    “我也想寫寫歌詞,就像張瀚一樣,多寫幾首歌,也沒什么不好的。只是,張瀚寫的好多的歌詞,都不是古風的……”顏嘉在電話里解釋道。

    黎欣可聽了,也沒聽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就很是遺憾的說道:

    “我的那個朋友,我可能聯系不到他了。不過,如果我以后還有機會聯系到他,還能和他相見的話,我就一定會樂意把他介紹給你認識的。”

    顏嘉聽的出來,黎欣可的聲音很低沉,說出來的話語,也透著憂傷感。

    很想在電話里安慰黎欣可幾句,卻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了舒曜的話語。

    “嘉嘉哥,你的手機響了。”

    “幫我接。”顏嘉說道。

    舒曜接聽了電話,就告訴顏嘉道:

    “是你的同學張作仁打來的。他說,他的一個老鄉來到了帝都,身份證和錢包什么的,都被盜了。那個人打電話聯系他的另一個老鄉,結果,人家去f國出差了,就只好請張作仁幫忙。張作仁就打電話給你,請你幫幫他的老鄉。”

    顏嘉仍然沒掛斷電話,就這樣拿著聽筒,看著舒曜,說道:

    “我能幫什么忙?遇到了這種事情,應該報jg。”

    舒曜只見顏嘉的眼神變得好冷了,這一下,面對著顏嘉,都感到很有壓力了。可是,舒曜也知道,張作仁要是還有其他的辦法可想,又怎么會打電話給顏嘉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7/31107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