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七章 勤勞可敬的母親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九零時光微微暖 > 正文 第十七章 勤勞可敬的母親

正文 第十七章 勤勞可敬的母親

推薦閱讀:

    依麗縣醫院門診大樓和住院部大樓,都是新的。

    黎欣可牽著黎姍姍的手,就怕手一松開,會讓黎姍姍覺得沒了安全感。在離開了停車場之后,黎姍姍就有些悶悶不樂的。

    看那樣子,就知道黎姍姍有些失落。

    葉晚福帶著黎欣可她們走進了大廳,只見大廳里的幾個收費窗口前,都有排著隊在交費的患者家屬們。

    “這縣醫院是云總投資重新修建的,可比原來的縣醫院大了兩倍都不止了。但我也不明白,為什么都重新修建了,大廳里還是這么擠。”

    葉晚福湊近了黎欣可耳邊,輕聲說道。

    “依麗縣城不像瑜市市區,大型的醫院,還有好幾家。我好像聽誰說過,縣城的醫院,就屬縣醫院和婦幼保健醫院的條件好點兒。那些病人們來看病,當然會來到條件好點的醫院看看。”

    黎欣可從容的答道。

    其實,她也是頭一次來到這個世界的依麗縣城,對這里的一切,還是很陌生的。不過,她是聽一個同學說過的,在依麗縣城,還是有兩家大型醫院的。

    葉晚福點了點頭,對黎欣可說道:

    “這時候人多,咱們還是走樓梯上去,看你媽好了。要不,等個電梯,那么多人爭搶著去乘坐,熱都熱出一身汗了。”

    黎欣可很想說,上個樓梯,可能會出更多的汗。

    但她知道葉晚福是個急性子,也不好多說什么,就點頭答應了。

    偏偏在這時候,黎姍姍歪著腦袋看向了黎欣可,輕聲說道:“姐姐,我還是去景姐姐的宿舍吃飯時,坐過電梯的呢。我還想再坐一次電梯……”

    黎欣可給黎姍姍遞了個眼色,示意她乖一點。

    這時候,晚福姐姐怎么說,她們跟著照辦就是了。

    葉晚福當然也聽到了黎姍姍說的話,就說道:“咱們還是去乘坐電梯吧。”

    說罷,就帶著黎欣可們兩姐妹,去了電梯口。

    等到電梯門一打開,先前站在電梯口的那些人們,就一窩蜂的往里面擠。

    黎姍姍長的瘦,個子又不高,直接就被擠到墻角去了。

    黎欣可只好挨著黎姍姍站好,免得黎姍姍一會兒看不到她了,會嚇的哇哇的哭的。

    沒怎么出過門的孩子,確實是沒什么安全感的。

    一位高個子中年男人,左手拎著保溫飯盒,右手拎著一個洗的發白了的布包包。一走進來,就對站在電梯里的一位婦人說道:

    “大妹子,麻煩你幫我摁個12樓。我雙手不空,摁不了。”

    “好嘞。”婦人很快就摁好了12,微笑著說道:

    “大兄弟,摁好了。”

    婦人打量了那男人一番,思索了會兒,問道:

    “我記得,你的老娘和我的婆婆,就是住在同一間病房里的。你回老家去給你老娘湊手術費,湊齊了沒啊?”

    手術室在十二樓,這是黎欣可在走進了大廳后,看了圖,就知道了的。

    她感覺那個高個子中年男人,好像是她在哪兒看到過的,有點熟悉的感覺。聽那個男人說話的口音,也是鳳棲柏鄉那邊的口音。

    說不定那男人就是她們的老鄉呢。

    只聽到那個男人回答道:

    “我找我們村兒的鄉親們借了些,勉強湊夠了。”


    “我說大兄弟啊,我不是聽你的一個老鄉說,你的大舅子不還是開茶廠的老板嗎?做手術的幾千塊錢,哪兒還需要你去找老鄉們借啊?”

    婦人撇了撇嘴,在埋怨那個男人,沒去找親戚們幫忙。

    中年男人一臉尷尬,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事兒,我怎么好跟我的大舅子開口呢?我的大舅子去省城跟客戶談生意了。他做生意,也難得顧到家里。”

    “我媳婦兒倒是給她的兄弟和姊妹們,都打電話說了的。那人家都不來看,我和我媳婦兒,也不能強求著讓人家來。是吧?”

    站在電梯里的其余人聽了,都搖了搖頭。

    可能是都在想著,誰要是遇到了那樣兒的親戚,都是會覺得很無奈的吧?

    “他們不來,當然不行。”婦人不悅的說道:

    “你的老娘也是他們的老娘,他們憑什么不來看?你媳婦兒和你孩子在這兒照顧,忙前忙后的,我看了都心疼。”

    “我是回去找人借錢了,才把她們給累著了的。這我來了,就沒什么了。”中年男人憨厚的笑笑,說道:

    “老娘是在我家閑不住,非得那么勤快,趁著我和我媳婦兒去挖土豆了,就去河邊洗衣服。這不,讓玻璃渣子把腳給劃傷了,可憐啦。”

    葉晚福聽到了這里,就輕聲告訴黎欣可道:

    “你知不知道?剛剛說話的那個高個子胖男人,就是你的同學布芷憐的親姑父。被玻璃渣子劃傷了腳,還需要做手術的那個人,就是布芷憐的奶i奶。”

    黎欣可聽了,會意的點了點頭。

    葉晚福繼續說道:

    “其實,那個老太太要是只是被玻璃渣劃傷了腳,可能就不用來縣醫院接受治療了。主要是老太太有膽結石,才需要來縣醫院做膽結石手術的。”

    “做膽結石手術,不該讓布芷憐的爸爸他們,也拿點手術費嗎?”黎欣可疑惑的問道。

    葉晚福尷尬的看了黎欣可一眼,欲言又止。

    一直到走出了電梯,葉晚福也沒有回答黎欣可的問話。

    黎欣可牽著黎姍姍的手,跟著葉晚福,走進了位于六樓的一間病房中。

    她的母親杜慕好,就住在這間三人間的病房里。她母親的病床,在最中間。這時,她們的鄰居,也就是葉晚福的丈夫花念祝,正坐在靠近床尾的那把靠背椅上。

    躺在病床i上的杜慕好,已經睡著了。

    黎欣可看著杜慕好的那張毫無血色的臉,淚滴無聲滑落。勤勞可敬的母親啊,本是想著要出來打工,為她和妹妹攢一些學費的。可母親一出來,就病了……

    花念祝只見黎欣可她們來了,就趕緊站起身,把座位讓了出來。

    三人間的病房里,一共只有兩把靠背椅。另一把椅子,已經讓另一位患者的家屬給坐了。就只有這么一把椅子了。

    雖然花念祝讓了座,可是黎欣可和黎姍姍,都沒去坐那把椅子。

    黎欣可走到杜慕好的病床邊,伸手為她母親掖了掖薄被子。為了不吵醒她母親,她就給花念祝遞了個眼色,示意他借一步說話。

    走到了窗邊,黎欣可輕聲問花念祝道:

    “祝子哥,我知道,是你和晚福姐姐幫我媽交的醫藥費,還在這兒照顧著她的。我想知道,你們……一起……幫我媽交了多少醫藥費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7/31106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